詹雪梅:MA63,一口一口吃的恐惧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Image result for 詹雪梅:MA63,一口一口吃的恐惧

讲谈会上即席做了项“民意调查”当问道有多少人认同要“一次过吃”时,现场八百多位出席者中,近80%兴冲冲地举起手来,在欢乐的氛围中表态。 要“一次过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砂拉越人心中有不信任和恐惧这样的恐惧,来自于砂拉越长期落后,不受重视和不公平享有资源的情感创伤。对长时间处在样情感创伤的人们而言,“一步一步来”或“一口一口吃”都不是承诺,而是推诿。 当白纸黑字写在《希望宣言》的承诺都未必能落实,“一步一步来”又岂能叫人心安吃了第一口还会有下一口吗?又或者要等多久才会有下一口

 

邓伦奇认为希盟政府主张先修宪,其他的要求一步一步来,在法律上没错,但在政治需求和砂人情感上,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在合乎法律程序之余,砂人更关切的是,既然已同意修宪何不甘脆“一次过吃”,而还要“一口一口吃”

 

 Image result for 詹雪梅:MA63,一口一口吃的恐惧

2019-06-19 07:50:00  

 
詹雪梅:MA63,一口一口吃的恐惧
 

 

在刚过去的星期天,诗巫星洲日报和诗巫省华团联办了一场“新旧政局迷茫否?”讲谈会。这场希盟执政联邦后,砂拉越的第一场跨政党、跨地域政治讲谈会邀来了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砂拉越资深政治领袖邓伦奇,以及政治学博士吴益婷,三人同台对谈。在两个半小时里,3位讲员,平和、理性及风趣地触及不少受关注的严肃议题,台上台下轻松自在,笑声连连。

Image result for 邓伦奇吃饭论 令人笑翻

在最后的观众发问环节,一位观众询问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MA63)修宪进展,台上坐在同一张长沙发的邓伦奇和倪可敏,分别发表了代表东西马不同看法的两种声音,各自表述,各有气势,却不面红耳赤。

简而言之,倪可敏的说辞是希盟的标准说法,即希盟政府依据当初砂已故首席部长阿德南的要求,恢复平等合作伙伴关系,但砂方却冒出了附加条件,以至修宪受阻。邓伦奇认为希盟政府主张先修宪,其他的要求一步一步来,在法律上没错,但在政治需求和砂人情感上,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在合乎法律程序之余,砂人更关切的是,既然已同意修宪何不甘脆“一次过吃”,而还要“一口一口吃”?

讲谈会上即席做了项“民意调查”,当问道有多少人认同要“一次过吃”时,现场八百多位出席者中,近80%兴冲冲地举起手来,在欢乐的氛围中表态。当然这不能代表所有砂拉越人的意见,但起码可反映,想“一次过吃”的不会是少数。

要“一次过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砂拉越人心中有不信任和恐惧。这样的恐惧,来自于砂拉越长期落后,不受重视和不公平享有资源的情感创伤。对长时间处在样情感创伤的人们而言,“一步一步来”或“一口一口吃”都不是承诺,而是推诿。 当白纸黑字写在《希望宣言》的承诺都未必能落实,“一步一步来”又岂能叫人心安?吃了第一口还会有下一口吗?又或者要等多久才会有下一口?

砂拉越人不是刁民,也没有将建国契约修宪视为儿戏,我们可以在一场平和的讲谈会上用友善的方式表达我们的不安,也愿意用平和的方式表达我们的恐惧,是在某个程度上表明,只要环境许可,和砂拉越人好好谈并不难。只要砂拉越人的不安和恐惧可以被理解和多些体谅,僵局不会总僵着。

政治需要耍刀弄剑稳固政权,可平民百姓,要想的不外是和平安稳,免于被忽视和欺压,免于被视为二等甚至三等,好好过上我们的小日子,如此而已。

作者 : 詹雪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19
Satur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