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著“政府只會對极端的案例采取行動”?談論脫邦是极端?還是鼓吹或提倡獨立就是极端?還是說要動用到武力實現脫邦獨立,才算得上是极端?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Image result for 符祥威

符祥威:劉強燕作為砂人民代表,當敦馬在國會里回答說不排除會動用煽動法對付造成國家動蕩不安的极端砂獨分离主義份子時刘强燕理應膽敢向敦馬說明砂拉越人都是愛好和平的良民,絕不會造成所謂的傷害或任何流血事件,而在MA63框架上談論砂拉越的去留更不應該視為“极端”的表現很遺憾,她沒有如此做到。我認為,身為立法議員,應該比平民老百姓更清楚什么是法律效應,而不是利用法律去阻嚇人民去談論任何合法性的議題

 

Image result for 符祥威

就日前符祥威(上图)回应黄庆伟的文告,以下是该文告的一些摘要 与大家分享:

(文中“我”为符祥威)


什么叫著“政府只會對极端的案例采取行動”?談論脫邦是极端?還是鼓吹或提倡獨立就是极端?還是說要動用到武力實現脫邦獨立,才算得上是极端?

 

首相敦馬“煽動法”的回應与首長阿邦佐的認同。我并非質疑首相對煽動的詮釋,即破坏國家安全及危害公共秩序。在我的文告里,我同樣的不認同以暴力或恐怖形式搞分离獨立,只是与敦馬持相左的法律意見(legal opinion) ,認為在MA63框架上談論脫邦獨立課題并無不妥(包括敦馬本身也曾在紐約公開談論砂沙人民并非想要脫离大馬尋求獨立),更無触犯任何法律條規,也認為這根本就是個偽命題。這是因為在大馬協議里(包括聯邦憲法里),并無任何條文有明文規定說明或阻止任何一方提出從聯邦中脫离,就像當年也是簽署方的新加坡,從馬來西亞聯邦分离出來(1965年)成為自主獨立的主權國家一樣。

 

劉強燕作為砂拉越人的人民代表,當敦馬在國會里回答說不排除會動用煽動法對付造成國家動蕩不安的极端砂獨分离主義份子時,理應膽敢向敦馬說明砂拉越人都是愛好和平的良民,絕不會造成所謂的傷害或任何流血事件,而在MA63框架上談論砂拉越的去留更不應該視為“极端”的表現。很遺憾,她沒有如此做到。我認為,身為立法議員,應該比平民老百姓更清楚什么是法律效應,而不是利用法律去阻嚇人民去談論任何合法性的議題。

 

與許多砂拉越人一樣,我熱愛我的國家,而砂拉越當年以邦國身份与其他邦國(馬來亞、新加坡与北婆羅洲)共組馬來西亞聯邦一事,也是不爭的歷史事實。

 

群眾最常問我的問題是,砂拉越政府到底要与聯邦政府談判到几時?人民告訴我不能沒年沒月的談,砂拉越政府必須設下一個談判期限。更為重要的是,万一談判破裂又如何?脫邦獨立如當年的新加坡是不是一個出口?還是還有其他更好的辦法?

 

作為負責任的從政者,我們不能不面對人民的提問,更不能逃避問題,甚至避而不答。

 

如果聯邦政府能真正公平公正對待參組大馬伙伴國之一的砂拉越,脫馬獨立的議題根本不存在。

Monday the 2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