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莱“12.8”起义对砂拉越政局的冲击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12.8”武装起义是英雄的汶莱人民用鲜血谱写的光荣而伟大日子,永远值得汶莱人民纪念。


主持:刘仁祥(右)

主讲:王连贵

今天是12月8日,五十年前的今天,1962年12月8日,英雄的汶莱人民勇敢的拿起枪杆向英国殖民主义开战。可敬的汶莱人民为了完全摆脱殖民主义统治,争取独立自主,为了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策划的新殖民主义计划——马来西亚,果敢的举行武装起义,给新老殖民主义以痛击,为汶莱最终获得完全独立,做出不可磨灭的宝贵贡献。因此,“12.8”武装起义是英雄的汶莱人民用鲜血谱写的光荣而伟大日子,永远值得汶莱人民纪念。

 

            (一)汶莱人民为什么在“12.8”举行武装起义?

 

1,英国殖民主义者侵占汶莱做为殖民地

            汶莱、砂拉越和沙巴位于加里曼丹岛的北部,原本是一个政治实体,后来被英殖民主义者分割成三部分。

            汶莱虽然是个小国,但在十六世纪初,最强盛时,除了征服整个加里曼丹岛,还征服过菲律宾南部的苏禄岛。然而随着欧洲殖民主义於十七世纪开始向东扩展和掠夺殖民地后,英国殖民主义者於1847年以武力占领了汶莱西部的砂拉越,接着1882年又占领了汶莱东部的沙巴做为殖民地,最终於1888年又以武力征服汶莱,使之成为其所谓的保护国,实际是殖民地。从此埋下了汶莱人民反抗英殖民主义的火苗。

 

2,为了赶走英殖民统治,争取汶莱独立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各地殖民地人民纷纷起来反对殖民统治,民族独立运动风起云涌。受印尼独立运动胜利影响的汶莱几位马来族进步青年带头组织“青年阵线”

,开始争取汶莱独立运动,得到热烈支持,各地纷纷成立支部,不多久便遭到英殖民当局的疯狂镇压而转入地下,随后逐渐沉静。

            1953年一批有民族主义意识的马来族青年,从印尼回到汶莱后便积极进行反对英殖民统治的宣传活动,并於1956年组织公开政党——汶莱人民党,其领导人包括主席阿扎哈里,多是年龄不超过三十岁的年青人。

            人民党成立后便积极招收党员得到大力支持。第二年,1957年便派代表团去英国与殖民大臣谈判,要求修改汶莱宪法,结果失败而归。接着1959年人民党主席阿扎哈里又率代表团去英国,提出让汶莱自治的要求,仍然被拒绝。由于人民党在短短几年内就发展成为一个拥有二万多名党员的党,其党员占汶莱人口的四分之一还多,是唯一得到绝大多数人拥护的政党。迫于压力,1959年9月29日汶莱苏丹阿里塞夫丁和英殖民

(1)

 

当局达成协议,颁布了一个半民主的新宪法,答应在两年内实行分层选举。可是在选举时间将届时,英殖民当局却宣称“由于某种未预见的情况”选举不能按时举行。

       对于英殖民当局的无耻耍赖,人民党除了强烈抗议,同时组织群众大规模游行示威,最终迫使殖民当局不得不於1962年8月20日举行首届选举。选举结果人民党得到

绝大多数汶莱人民的拥护,四个县的全部55个席位和立法议会的16个民选议席全部为人民党胜出。选举胜利后,人民党准备在12月5日举行的第一次立法议会上提出反对“马来西亚”计划,要求建立一个完全独立自主的北加里曼丹统一的议案。为了阻止人民党在立法议会上提出上述议案,英殖民当局以卑鄙手段,对由苏丹委任,经殖民当局同意的官委议长施加压力,要他拒绝批准在立法议会上讨论该议案,同时还延迟议会召开日期。

            总之,汶莱人民党从一开始就积极努力通过和平合法斗争形式去争取汶莱独立,并获得绝大多数人民的支持,然而英殖民当局为了保护他的殖民利益总是再三的不断耍手段加以阻扰和拖延,不让汶莱独立。完全可以说,如果当年英殖民主义者肯让汶莱独立,答应人民党的独立要求,汶莱人民党就不会也不必举行武装起义。因此为了独立,汶莱人民党只能被迫举行武装起义。

 

3,为了反对英殖民主义炮制的新殖民主义计划——成立“马来西亚”,实现北加里曼  

       丹统一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民族要独立人民要解放的浪潮风起云涌,共产主义运动也再次掀起。当年作为英国帝国主义在远东地区的主要战略要地的星加坡已深受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做为英国殖民地的汶莱和砂拉越也同时掀起了反对殖民统治要求独立的浪潮,已经严重威胁英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战略地位和经济利益。为了防止星加坡、汶莱和砂拉越被共产党和民族主义控制,就泡制了“马来西亚计划”,改变其统治策略,由原来的“分而治之”改为“合而治之”,把马来亚联合邦、星加坡、汶莱、砂拉越和沙巴连成一体,组成“马来西亚”。如此集中起来利于加强控制和镇压,同时美其名谓各殖民地可以通过加入“马来西亚”获得独立,以达到阻止及缓和各殖民地人民争取独立的要求,利于其继续控制这五个地区的目的。

            老奸巨猾的英殖民主义者为实现其新殖民主义产物——“马来西亚”的目标,便利用其认为可信赖的当时的马来亚联合邦首相东姑阿都拉曼为主导,如此又可以满足马来亚联合邦扩大领土的欲望,因而首先争取得东姑阿都拉曼的支持,并授意他於1961年5月27日在东南亚外国通讯员协会的午宴上提出将星加坡、汶莱、砂拉越、沙巴与马来亚联合邦合并的建议,为了让“马来西亚”计划能按英殖民主义者预定的於1962年底前实现,紧接着东姑的建议后,英殖民当局就大造舆论,到处推销“马来西亚”计

(2)

 

划,争取乃至收买各地所谓领袖人物到伦敦与英殖民当局会谈,还委派所谓民意调查团到汶、砂、沙等各地进行所谓民意调查,以及一系列有利促成“马来西亚”计划实现的活动。

            然而,“马来西亚”计划一经提出立即就被各地人民识破是一项新殖民主义统治的阴谋,即刻遭到星加坡、汶莱、砂拉越和沙巴,乃至马来亚等各地政党和人民的强烈反对,同时也受到国际上尤其是邻邦印尼的强烈反对,星、马、汶、砂、沙等五个地区各政党不但联合发表反对声明,同时向有关当局呈备忘录,並准备派代表团去联合国进行申诉。经过一年多的采取和平合法手段强烈反对“马来西亚”计划,英殖民主义者依

然一意孤行,因此汶莱人民党被迫通过武装斗争来粉碎“马来西亚”计划,争取实现北加里曼丹统一。

 

(二)汶莱人民党领导“12.8”武装起义

 

            汶莱人民党领导“12.8”武装起义是抹杀不了的事实。然而近年来有些人仅仅根据推论和传说就认为“12.8”武装起义是英国人的阴谋而没有真凭实据。历史是事实,应注重事实以事实为准,不能只凭推论和传说。

            “马来西亚”计划一经提出,汶莱人民党立即采取和平合法形式进行强烈反对,眼看英殖民主义者对各方的强烈反对置之不理,又得到可靠消息得知英殖民当局不但不顾一切的强行成立“马来西亚”,而且决定要在1962年底之前实现该计划。因此,汶莱人民党便决定只能以武力破坏该计划,从而成立北加里曼丹统一国取代之。於是1962年4月人民党便派一批包括汶莱、砂拉越和沙巴的人民党员秘密的去印尼东加里曼丹接受军事训练,为武装起义做准备。并於同年5月,在未决定武装起义的具体时间之前,由人民党主席阿扎哈里派三位代表邀请砂盟领导人文铭权在砂拉越的美里加拿大山秘密会面,讨论人民党准备武装起义之事。

            人民党预定於1962年年底前举行武装起义,因此从10月开始便在汶莱和砂拉越的林梦进行秘密的军事训练。12月6日,人民党老越支部负责人沙利哈密被捕,唯恐武装起义计划被泄露,因此武装起义总司令耶欣·阿芬迪临时紧急改变起义时间,将起义时间提前至12月8日凌晨二时举行。起义后,起义军很快便包围了汶莱皇宫,占领首都大部分地区及诗里亚市和油田区及瓜拉马来奕、都东、淡布廊等地和各地的警局以及电台,等等政府机关和设施。同时,砂拉越的林梦和实务地及沙巴的实必丹也被起义军占领或攻击。开始几天,起义军声势浩大。接着英殖民主义当局火速从星加坡和香港调遣远东军进行疯狂进攻,起义军军事总指挥,柴士哈志卡林英勇牺牲,另有数百人伤亡,人民党员两千多人被捕,因敌众我寡、敌强我弱,人民军退入森林,坚持数周后终

(3)

 

告失败。

汶莱人民党发动武装起义后,其主席阿扎哈里在起义后的第二天,便在菲律宾的马尼拉宣布成立北加里曼丹合众国,随后去印尼与砂拉越的马来青年阵线共同组建北加

里曼丹国民军并和砂盟领导的部队合作,共同作战,直到1965年“9.30事件”之后,国民军才告瓦解。总之,汶莱人民党於1962年初就准备武装反对“马来西亚”计划,武装起义的总司令是其秘书耶欣·阿芬迪,其主席阿扎哈里在起义后的第二天就宣布成立北加里曼丹合众国,起义失败后其主席阿扎哈里继续组建部队进行武装反抗至到1965年。

汶莱人民武装起义虽然失败,但是武装起义充分体现了汶莱人民强烈反对新老殖民统治和争取祖国独立的无比决心和勇气,汶莱人民的这一壮举,给殖民主义者以痛击,打乱了英殖民主义者的“马来西亚”计划,延后了“马来西亚”的成立,避免了汶莱沦为新殖民主义产物马来西亚的殖民地,为汶莱最终获得独立做出可贵的贡献,是汶莱人民反殖斗争史的光辉一章。

 

(三)汶莱人民“12.8”武装起义对砂拉越政局的冲激

 

            汶莱与砂拉越政治上本是一体,砂拉越原来是汶莱王国的一部分,地理上汶莱与砂拉越更是骨肉相连,密不可分。只是砂拉越比汶莱更早的沦为英国的殖民地。然而砂拉越人民从未屈服于英殖民主义者,也从不间断过反抗英殖民者的统治,历史上比较著名的有从1849年开始由伊班民族英雄仁达领导的“反拉者战争”、1857年石隆门华人矿工武装起义、1946年开始的马来民族的“反让渡斗争”以及1953年开始的由砂拉越解放同盟及随后的北加里曼丹共产党领导的反对马来西亚,争取砂拉越独立的斗争。.

 

1,汶莱12.8武装起义前的砂拉越政局

            上世纪五十年代,世界反帝反殖运动风起云涌,伴随着共产主义运动潮流的掀起马克思主义 、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四处传播,1953年7月,一个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反帝反殖、争取砂拉越独立解放的革命组织——砂拉越解放同盟(以下简称砂盟)应运而生。砂盟是时代的产物,它一经诞生就明确规定了自己的奋斗目标,即争取砂拉越独立解放、维护人民民主,建立一个独立、自由、繁荣富强的新砂拉越,最终彻底推翻一切剥削阶级,实现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

       根据这个目标,砂盟制定了路线、方针和政策,采用和平斗争形势,以公开和秘密、合法和非法相结合的进行积极的宣传、教育和组织工作,广泛动员和组织群众,培养大批干部,在短短的几年内,砂盟组织迅速壮大,群众工作也取得显著成就。尤其是

(4)

 

推动公开政党人民联合党成立后,利用人联党公开合法形式,更加有力的推动砂拉越政

治局势的蓬勃发展,因此开始惊动英殖民当局。其实老奸巨猾的英殖民当局早就有防范

共产主义和反殖运动的措施,它一方面於1950年1月6日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后,不到几个月的5月便宣布禁止大量中国出版的书报入口,防止共产思想的传播。从1950年至1963年8月,英殖民当局在砂拉越就制定了数十项法令、法案,包括内安法令、紧急法令、限制居留法令、煽动法令、集会结交法案、印刷出版法案,等等,用以镇压和对付反殖反大马及左派人士。在1962年12.8汶莱人民武装起义前,砂拉越就已经有近百人被逮捕和被驱逐出境,比较著名的有1952年8月9日发生所谓的“砂拉越印尼人民解放军”在古晋西连袭击警察,英殖民当局立即引用“紧急法令”一举逮捕了

28人;1958年6月25日引用“不需要人士法令”将《新民报》创办人黄声梓强制驱逐出境,並令《新民报》停刊;1962年6月22日更将砂盟主要领导人亦是人联党中央委员的文铭权、黄纪作、雷皓营及陈绍唐等人逮捕。英殖民当局除了公开逮捕和镇压外,同时还进行秘密监视、恐惑和扣留审讯,等等。尽管英殖民当局采取各种镇压手段对付砂盟领导的反殖斗争,也阻止不了反殖斗争的不断高涨。       

            因此英殖民当局泡制了“马来西亚”计划,欺骗砂拉越人民声称可以通过参加马来西亚获得独立,妄图以此缓和乃至阻止砂拉越人民反殖和要求独立的愿望和斗争。“马来西亚”计划一经推出,砂盟立即揭穿所谓的“马来西亚”计划是一个新殖民主义统治的花招,企图将砂拉越从英殖民地统治转换成为马来西亚的殖民地。因此,砂盟继续领导人民争取独立斗争,坚决反对“马来西亚”计划。在砂盟领导和推动下,轰轰烈烈的反对“马来西亚”计划在全砂各地展开,从城市到农村成千上万的各族人民包括华族、达雅族和马来族都纷纷加入反“马来西亚”计划的斗争中去,全砂各地都开展各种形式的反“马来西亚”的活动,诸如散发传单、举行各种集会、发起签名运动、进行大规模游行示威,等等。同时还联同汶莱、星加坡、马来半岛以及沙巴人民和政党共同举办各种集会,并向英殖民当局呈备忘录,等等活动,把砂拉越人民的反殖和争取独立的斗争推向更高潮。

            面对砂拉越人民的强烈反对“马来西亚”计划,英殖民当局开始加紧镇压行动。砂盟也从英殖民当局加紧的镇压行动中预感到势将面对疯狂的大镇压。因而1962年初,砂盟中央便制定了一个应对局势恶化的布署,包括中央人员逐步撤退到砂印边区加速民族工作及进入印尼境内开展工作,加紧了战略撤退,以便保存势力坚持斗争。其实,砂盟从建立之初就有意识砂拉越的革命也必将如东南亚其他殖民地人民的革命斗争一样,要有两手准备,即合法和非法、武装和非武装,至於采取什么斗争形式,要根据当时的主客观条件来决定。因此早在1958年砂盟就开展深入地区的民族工作以备将来不得不进行武装斗争时创设条件。1962年中,黄纪作已派人到印尼坤甸开展工作。1962年底

(5)

 

 

林和贵也派田云端等几位同志到印尼西加开展工作。遗憾的是英殖民当局的疯狂镇压和

汶莱人民武装起义都出乎意料快的到来。

 

2,汶莱人民“12.8”武装起义后的砂拉越政局

            1962年12月8日汶莱人民举行武装起义,英殖民当局於11日就开始对砂拉越反殖斗争进行疯狂镇压,至16日就有48位砂盟干部及左派人士被捕,12月12日当天四间左派报社被禁止出版,紧接着人民联合党许多支部和进步社团被封闭,到处追捕左派人士,大批左派人士被捕入 狱,砂拉越陷入白色恐怖。面对紧急局势,砂盟不采取紧急措施就可能被一网打尽,于是砂盟将大批干部转入地下及农村,并作出了进行武装斗争的决定,随之派大批人员越界去印尼,即保存了势力,又可延续反对马来西亚计划的斗争,将革命继续下去。

            “12.8”汶莱人民武装起义后,砂盟依然设法领导公开合法工作,并留下少数比较没暴露的干部坚持在公开战线包括人联党,但是那些干部最终还是被逮捕入狱。随着地下干部的不断被削弱,砂盟领导的地下和合法工作逐步被瓦解。砂盟用之以推动公开合法斗争的最主要阵地人联党,也逐步被中间派和右派掌控,最终改变原来宗旨和路线加入执政的国阵。从此砂盟领导的公开合法斗争走入低潮。

            汶莱人民“12.8”武装起义后,砂盟各省领导不约而同纷纷将干部转入地下和农村。第一省方面留下第二梯队的干部,不到两年由于主要干部陈传淦被捕后叛变,做了内奸,重新潜回组织,並控制第一省盟组织,使第一省革命受到重挫。第四省美里方面的盟干部在转入地下后也不断遭到追捕,大部被捕,在领导人古春辉被袭击牺牲后,於1970年完全结束斗争。第三省方面,在汶莱武装起义后大批干部转入地下及农

村,随后在农村、市郊和各别长屋进行军事训练,准备武装斗争,由于迟迟没有把武装斗争发动起来,加上敌人的不断追捕,盟的干部大批被捕入狱和分化,革命步入严重低潮。

            汶莱人民“12.8”武装起义后,英殖民当局使用各种恶法,尤其是臭名昭彰的内安法令,对砂拉越的左派人士进行肆无忌惮的大逮捕,成千上万的革命者和革命群众被捕入狱,在牢狱中不但人身基本权利丧失殆尽,还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迫害和各种极刑乃至被迫害致死。面对残酷迫害,可敬的狱中战友们仍以高昂的斗志、钢铁般的意志,进行一场又一场的包括绝食和绝水斗争,充分发挥革命大无畏精神,展现了砂拉越儿女们不畏强暴,强烈反抗殖民统治,渴望自由和独立的坚定决心。在那白色恐怖下,在魔窟般的黑牢里,牢友们满怀崇高理想,异军突起,开辟一条新的对敌斗争战线,展开震天憾地的轰轰烈烈的斗争,既有力的鼓舞牢外战友的斗志和教育群众,又很好的配合了

(6)

 

其他战线的斗争,为砂拉越革命史增添光辉又一章。

总之,汶莱“12.8”武装起义后,砂盟所采用的合法、地下和非武装的斗争形式

不是失败就是受重创,只有在采取武装斗争形式后,斗争才得以恢复和延续。

汶莱人民“12.8”武装起义激励和促进了砂盟提前步上武装斗争之路。汶莱“12.8”武装起义后,面对英殖民当局的疯狂暴力镇压,砂盟大批干部即时转入地下和农村,随之将大批人员转移去印尼边界。到印尼后,部分人员参与汶莱人民党和砂拉越马来阵线组建的北加里曼丹国民军;部分人员加入由印尼政府建立的反对马来西亚志愿军;大部分人员参加砂盟组建的砂拉越人民游击队和北加里曼丹人民军,由此开创了进行武装斗争的首要条件建立武装部队,从此拉开了武装反抗马来西亚的序幕,开始了利用武装形式进行宣传动员、教育和组织群众发展武装力量。可惜好景不长,两年后的1965年9月30日,印尼突发了“9.30”事件,印尼政局发生巨变,印尼左派政府下台,由反共反人民的苏哈多掌权后与马来西亚联合共同“围剿”反马来西亚的武装部队,随之北加里曼丹国民军被瓦解。砂盟领导的砂拉越人民游击队和北加里曼丹人民军继续在印尼边界英勇抗击马印联合的军事“围剿”,尽管遭到巨大牺牲,依然坚持战斗至1968年才陆续转回砂拉越境内,继续武装反对马来西亚,为砂拉越独立而战。砂盟领导的部队撤回砂拉越境内后,激发起国内开展武装斗争的热潮,部队很快获得扩充,各地纷纷成立武工队或战斗队,深入农村和长屋进行宣传和组织群众,时而开展各种战斗,包括麻雀战、地雷战和伏击战等等,武装斗争如星火燎原的迅速发展。十分遗憾的是到了1973年出现了“斯里阿曼行动”,致使武装斗争受到重挫,结果约千人的队伍仅留下一百多人继续顽强的再坚持战斗,最后经过十七年艰苦斗争,在主客观形势巨变后,与马来西亚政府和谈,达成协议后走出森林,从此结束了长达二十七年的反对新老殖民主义的武装斗争。

            砂拉越人民反对新老殖民主义的武装斗争虽然失败,砂拉越还是被英殖民者强行拉入马来西亚成为马来西亚的变相殖民地,但武装斗争却挫败了英殖民主义者妄图在汶莱人民“12.8”武装起义后,一举扑灭砂盟及其领导的反殖反马斗争的狼子野心,并提早结束其在砂拉越的直接殖民统治,给新老殖民主义以沉痛打击。

       由砂盟和北共领导的二十七年反对新老殖民统治的武装斗争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争取砂拉越独立,还付出巨大牺牲和犯上不少错误及产生了消极影响,但我们的旗帜是鲜明的,方向是正确的,斗争是正义的,我们坚定的捍卫了砂拉越人民的根本利益,提高了人民的政治觉悟,发动了广泛的群众斗争,促进砂拉越的民主进程和社会进步,以及丰富和提升了人民斗争经验,等等,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宝贵贡献。砂拉越英雄儿女们的奋斗没有白费,英烈们的血没有白流。

(7)

 

 

            由砂盟和北共领导的漫长而艰苦卓绝的斗争历程,是砂拉越人民反殖历史前所未有的可歌可泣的一章,充分展现了砂拉越儿女为正义而英勇斗争的崇高精神,是砂拉越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是砂拉越人民的骄傲,是砂拉越历史的光辉篇章。

 

 

 

 


近5百人出席聆听犀乡论坛

Tuesday the 1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