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企图转变为马来亚殖民地的做法 必激起独立运动以反抗吉隆坡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Image result for 余清禄  肯雅兰全民党永久主席余清禄

北婆婆洲最后一任总督Sir William Goode :东姑必须避免将北婆罗洲据为殖民地的做法任何企图将北婆罗洲从英国殖民地,转变为马来亚殖民地的做法必将不可抗拒地激起独立运动以反抗吉隆坡。而曾经非常热心支持马来西亚计划的砂拉越第一任首席部长加隆宁甘很快地发现到砂拉越不能"通过马来西亚来达到独立",反而是在英国马来亚安排的计划下,再次地变成了马来亚的殖民地。宁甘说:我知道东姑对我很失望,那是因为他不能成功地利用我达到他把砂拉越变成马来亚殖民地的一个凳子。因为我反对他把砂拉越公务员马来亚化,和拒绝他把马来语做为砂拉越国家语文。

 

 

 Image result for 余清禄 余清禄

 

肯雅兰全民党余清禄在2020庚子年春节诗巫党部团拜会上致词
(2020年1月29日)

各位亲爱的同志们,同胞们,
大家初五星期三早上好!

我们的肯雅兰全民党自2013年8月28日批准至今已经7年了。2018年6月8日党大会推举温利山同律师当任主席,刘秘秀律师当任秘书长,赵燕芳同志当任总财政至今,咱们肯雅兰全民党主席温利山同志,已经在砂拉越最响亮地喊出了寻求独立的口号。这口号震撼了被压抑了半世纪的砂拉越人民的心。肯雅兰全民党已然成为这一场惊动各方的新时期独立运动的旗手。

下面就 《砂拉越走向寻求独立之路》这个课题从七个方面来进行回顾与展望

一, 砂拉越近代独立运动

经历了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惨痛灾难后, 全世界许多被殖民的国家, 不约而同的展开了国家独立, 民族解放的壮烈运动。砂拉越在饱受日本侵略蹂躏痛苦,再於马来民族英雄Rosli Dohbi(1932--1950)等在1949年刺杀第二任总督司徒华反抗让渡失败后,也不例外地走上了争取独立的道路。

二, 英国原计划:先独立后联邦

1951年初,英国驻东南亚最高专员麦唐纳提出建立一个“马来西亚联邦”概念,为英国未来退出东南亚的“替代统治工具”。这样,英国人就著手了以“马来西亚联邦”的概念作为新殖民主义蓝本进行谋划。

1955年和1957年英国先后在马来亚、新加坡搞“内部自治”的同时,也计划将英属北婆罗洲三邦合拼为一体。

1961年1月16日,英国共和联邦事务部及殖民地大臣邓肯·桑底斯飞抵马来亚,在金马仑高原召开英国、马来亚、新加坡高峰会议。这项会议被外界视为是制定“马来西亚计划”的秘密会议。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 日不落帝国 - 英国, 推出了从苏彜士运河以东撤退和去殖民化的国策。奉行国策的英国殖民部大臣波霭(Alan Lennox Boyd)
则在1956年制定了一个让远东五邦即, 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北婆罗洲、汶莱和砂拉越分别独立, 再组成联邦的计划, 目的是要把这个具有外交, 工商, 贸易, 旅游和军事实体的五国联邦, 打造成一个比较富裕强大的区块, 以抵挡来自北方的潜在威胁同时更有效地保护英国在这个区域的利益。

在这个政策下, 马来亚联合邦於1957年8月31日取得了独立。北婆罗洲, 汶莱和砂拉越以争取独立为目标的政党,也随之先后涌现。砂拉越独立运动的先锋 --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也在1959年6月4日
於古晋杨国斯私府邸进行第一次筹备会,后来将之确定为成立日。两个星期后的1959年6月18日,正在诗巫赵松胜环球书局开会时,接到电话通知, 自即日起批准注册。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成为砂拉越第一个获准注册的政党,正式拉开了砂拉越独立运动的帷幕.

三,   东姑幕后交易:把砂拉越纳入马来亚领土

不幸的是, 在这期间, 局势产生了新的变化. 1959年,
英国殖民部迎来新的大臣,同年,新加坡成立自治政府。把北婆三邦纳入马来西亚计划的事,现在相继有解秘文件明确显示也是李光耀的主意,后得英国同意。开始时东姑是不同意的,后在英国人授意下接受。但是,於此同时,  东姑强烈反对让新加坡(当时已经是自治邦)、北婆罗洲、汶莱和砂拉越先行独立,反而要把这四个还未取得独立的自治邦殖民地,,拼入马来亚联合邦做为领土扩张的一部分。这位新大臣竟然说英国政府同意把将之当作礼物送给东姑。

立国一百年后, 砂拉越于
1941年被日本人侵略占领;
1946年被英国以不到一百万英镑的代价强行佔据, 成为其殖民地;
1959年又被英国私下当作礼物送给马来亚, 沦为次等的殖民地.
1963年9月16日被正式强行拼凑马来西亚。

这就是砂拉越充满耻辱和悲痛的辛酸历史.

四, 英国殖民部与马来亚代理人无视联合国第1514和第1541决议案; 漠视"尚未独立的被殖民的国家或地区,必须先行独立,然后才具有同等资格和其他国家签署国际契约"的国际法和国际惯例,以软硬兼施的策略强势推行"大马"计划

众所周知,联合国第1514 和第1541决议案《去殖民地化宣言》赋予所有尚未独立的, 被殖民的民族、国家和地区神圣的民族自决权和完成独立权. 英国做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具有不可推卸的履行义务。

1962年科博特调查团访问砂拉越进行所谓的调查. 期间单单在古晋、诗巫、美里三地就面对至少十五万人的列队抗议. 在砂拉越总人口不过七十多万的当时, 这个数目不可谓不大.

1963年联合国调查团所进行的调查更为荒唐. 他们没有进行公民投票来获取民意, 只在冷气房内调查经特别安排若干人(号称四千人),得出结论说,当中三份之一反对, 三份之一赞成, 三份之一有条件赞成,就草率荒缪的下结论说大多数砂拉越人民赞成大马计划.

凡不具偏见者都明白, 当年砂拉越的某些人士, 被派到伦敦签署MA63是违法的, 所签署的契约在国际法上自然也是非法和无效的。

於是历史的镜头让世人看到了一齣软硬兼施, 糖衣炮弹, 刀光剑影, 肮脏龌龊的戏剧陆续上演.

软性策略
面对汹涌澎湃的抗议大潮,使用的软性策略是通过甜言蜜语, 以马来亚繁荣进步, 富裕发达, 提供经济拥助等谎言, 欺骗砂拉越上层人士和普通百姓, 谎称如果自行独立, 必遭印尼、菲律宾吞噬, 而通过马来西亚取得独立, 与马来亚联合邦享有平等伙伴地位才是最好的选择. 到时候, 马来亚一定会保护好砂拉越,并保证会使之达到马来亚一样的水平. 他们压根儿没有提起,砂拉越只是马来亚联合邦里的一个州而已, 地位和其他11个州 (雪兰莪、森美兰、槟城等) 是一模一样的. 就这样, 砂拉越人民误以为有了马来亚这个阔绰的兄弟, 好日子就在眼前.

缘此, 当时的砂拉越人民联合党 (SUPP) 经过详细分析, 确定所谓的马来西亚计划, 其实是一个假独立, 真殖民的扩大马来亚领土的大马计划. 所以,砂拉越各族人民一致高呼:
反大马 (反对扩大马来亚领土);
反新殖民地计划 (反对把砂拉越变成马来亚殖民地的所谓马来西亚计划).

强硬政策
强硬政策就是用政治高压, 威迫利诱, 逮捕下狱, 严刑拷打, 追捕射杀, 把爱国人士逼上梁山, 称他们为叛国者, 从而把他们彻底驱离砂拉越的政治主流, 为1963年中进行的砂拉越三层次选举扫除反大马的力量, 以期在议会里通过赞成马来西亚计划.

五, 1963年事件相关者的说法

请参看当年(1963)北婆婆洲最后一任总督Sir William Goode 说的话

东姑必须避免将北婆罗洲据为殖民地的做法。任何企图将北婆罗洲从英国殖民地,转变为马来亚殖民地的做法,必将不可抗拒地激起独立运动以反抗吉隆坡。

而曾经非常热心支持马来西亚计划的砂拉越第一任首席部长加隆宁甘,很快地发现到砂拉越不能"通过马来西亚来达到独立",反而是在英国马来亚安排的计划下,再次地变成了马来亚的殖民地。
宁甘说

我知道东姑对我很失望,那是因为他不能成功地利用我达到他把砂拉越变成马来亚殖民地的一个凳子。因为我反对他把砂拉越公务员马来亚化,和拒绝他把马来语做为砂拉越国家语文。

不可否认地,马来西亚首相的Greater Malaysia ( 大马来西亚 )是一个把沙巴和砂拉越变成马来亚殖民地的伪装衫( disguise fir) 的计划。

如果他(东姑)想,他能够把砂拉越变成马来亚的殖民地,那他将患上可怕的幻觉!

六,马来亚已经失去了融合砂拉越的黄金时期

57年了,砂拉越在磨难中走来, 光阴荏冉, 历史无情地揭穿了所谓共组繁荣马来西亚的丑陋谎言. 实质上砂拉越早已沦为马来亚的第13个殖民州. 尤为甚者砂拉越每年被剥夺的油气税收, 银行金融, 工农商贸利益, 超过千亿, 累计至今以数万亿计. 更可悲的是, 历经57年, 别说丰富油气资源被剥夺近乎殆尽,就连一条由联邦政府负责的不到一千公里的连贯高速公路至今尚未完成, 砂拉越人民也未曾有一天可以在一条全程完好的公路上舒服行车.

马来亚亏待砂拉越57年, 已经失去了融合砂拉越的黄金时期, 马来西亚已经失却了继续下去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七,砂拉越已在历史回旋中"回到原点"

57年, 历经三代, 不幸的事情从不间断, 而螺旋式上升的历史运动,似乎可笑的又回到"原点", 在咱们砂拉越这片悲哀而又亲爱的犀乡大地上再次响起了 " Sarawak for sarawakians!  In Quest Of Independence!" 的嘹亮呐喊声. 呼声,这呼喊声从Tanjung Dato 到林梦Bakelalan 高原, 从砂拉越河, 拉让江, 巴南河到老越河, 从城市到长屋, 各民族竞相呼应.

砂拉越的执政当局试图通过协商讨回砂拉越自主权和三邦平等地位;联邦执政当局为了实现竞选宣言, 也打着为砂拉越谋求平等地位和争取油气权益的旗号。 即使这些当权者可能是在策划骗局,但方方面面的风云际会, 已在砂拉越掀起滔天巨浪, 势不可挡. 而这次的寻求独立的愿望, 事实证明, 比57年前更为强烈, 层次更高了。

如今,肯雅兰全民党责无旁贷地传承这历史重责, 并愿意和所有的关心、同情、支持与同行者, 紧密坚强的团结在一起,行动起来,勇敢地、义无反顾地迈向寻求独立之路!

In Quest Of Independence !

Sa'ati !

Merdeka !

Kalau bukan sekarang,,Bila lagi !
Kalau bukan saya ,Siapa lagi !

Tues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