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顺舸质疑砂政盟 为何放弃石油权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砂拉越全民团结党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质疑砂政盟与国油公司之间达何协议,以致砂拉越要放弃其石油权利,换取国油公司支付20亿令吉黄顺舸指出,砂立法议会列出了2019年和2020年的预计石油与天然气税总额,作为两年预算的一部分。这两项总值67.75亿令吉的款项,在砂议会是有白纸黑字记录的,而对方是否在挑战州议会所记录的真相? 砂拉越政府要向砂议会和砂拉越人民作出解释,为什么国油被允许仅支付20亿令吉而欠其38亿令吉。为什么需要大量的折扣砂政盟政府必须向我们解释为什么他们放弃了属于每个砂拉越人的权利

 

黄顺舸质疑砂政盟 为何放弃石油权

 
  

 

(古晋9日讯)

砂拉越全民团结党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质疑砂政盟与国油公司之间达何协议,以致砂拉越要放弃其石油权利,换取国油公司支付20亿令吉?

针对砂首长署助理部长拿督莎丽花哈斯达反驳其陈述“预计2年的石油与天然气税(即2019年和2020年)“总额为67.75亿令吉”的和解方案大大减少至20亿令吉是完全不真实和误导一事,黄顺舸今日发表文告作出回应。

黄顺舸指出,砂州立法议会列出了2019年和2020年的预计石油与天然气税总额,作为两年预算的一部分。这两项总值67.75亿令吉的款项,在砂州议会是有白纸黑字记录的,而对方是否在挑战州议会所记录的真相?他相信,莎丽花哈斯达并没有胆量这样做。

他只能猜测,对方指他的陈述“完全不真实且具有误导性”是因为砂拉越政府与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之间的和解仅针对2019年,而并非针对这2年,这只是他目前所取得的资料。但是,即使20亿令吉只是2019年的付款,这和解仍然太少了。

他引述及探讨砂首席部长/财政部长关于2019年预算案的谈话,即砂首席部长在第37页第44段中指出:2019年国家收入估算由以下组成:-
(a)税收收入预计为52.68亿令吉,占2019年预期总收入的50%,包括以下内容:
(i)营业税44.62亿令吉,其中38.97亿令吉来自石油产品; ……。

他质疑,砂拉越政府现在是否否认首席部长向砂州议会提出的2019年预算案的真相?莎丽花是否说首席部长在提交预算以供批准时误导了议会殿堂?

他续说,砂州政府在胜诉后仅从国油获得了20亿令吉,而不是38.97亿令吉。莎丽花告诉媒体,这20亿令吉不包括其他石油公司如蚬标石油(shell),墨菲石油,印尼国营石油公司(Pertamina)等支付的石油产品销售税。

黄顺舸认为,她才具有极大的误导性,因为他可以回想起其他所有公司都支付了销售税,而这些公司支付的销售税税款很少,只有几千万令吉。

他呼吁砂拉越政府以透明的方式公布蚬标石油﹑墨菲石油﹑印尼国营石油公司(Pertamina)和其他公司在2019年为石油产品支付的销售税。当政府公布事实以证实莎丽花所说的话时,他相信,公众将会看到38.97亿令吉的预期收入中的大部分来自国油公司。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砂拉越政府就要向砂州议会和砂拉越人民作出解释,为什么国油被允许仅支付20亿令吉而欠其38亿令吉。为什么需要大量的折扣?”

他表示,至关重要的原因﹐这就是为何要将2020年5月11日(星期一)召开的州议会延长至整整一周,以便州议会审查拟议的附加预算以及向砂财政部提出有关2019年预算的问题,现已显示由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达成的和解协议,将导致数10亿令吉的损失。

“为弥补短缺的钱从哪里来?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针对莎丽花指与国家石油公司达成的协议“是在国油上诉不被批准后达成的”,如果是这样,黄顺舸根据砂首席部长的预算演词,砂州政府应强制执行2019年销售税的全额付款,应约为38亿令吉。如果砂州政府以少于38亿令吉起诉国油公司,必须向人民交代砂州政府为何不追讨国油公司的全部款项,即砂首席部长在预算讲话中指出的全部款项。

莎丽花还提到“砂拉越州的权利受到联邦宪法,1963年《马来西亚协定》和1962年政府间委员会报告的建议的保护”﹐她也进一步表示“ 砂政党联盟政府仍然坚定地捍卫砂拉越对该州油气资源的主权”。

对此,他指出,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即砂政盟政府为何屈服并放弃了砂拉越的权利,质疑《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的有效性?

他表示,他的文告明确地提出了这个问题,莎丽花有必要给予回答,为什么砂政盟政府和首席部长没有解决这个基本问题?

更重要的是,砂政盟政府与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要求砂拉越放弃其石油权利,以换取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支付20亿令吉的微薄税款?他认为﹐砂拉越在这项放弃石油权利的交换中什么也没得到。

“不要告诉我们,砂拉越将来会参与某些上游或下游业务是含糊的承诺。为了某种模糊的,不确定的参与未来的承诺而牺牲我们的权利,这将是荒谬而愚蠢的!”

就砂拉越而言,他试问,砂政盟是否没有一直高喊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是无效的?在该法令曾非法侵蚀砂拉越时,他们是否不会呼喊我们石油权利的主权?

他质疑, 在与国油所谓的“和解”中,国油为此支付了应归给砂拉越的部分款项,为什么砂政盟认为有必要牺牲砂拉越的权利,即挑战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

砂政盟对于砂拉越有权挑战《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领海法》以及1963年《马来西亚协定》所赋予的权利一直充耳不闻。

黄顺舸说,其提出了这个问题,是所有砂拉越人都想知道的﹐即“砂政盟政府现在是否保持沉默﹐因为其国会议员在联邦政府内阁中?自从他们与国盟政府合作以来,发生了显著变化,这是有目共睹的。”

他也预计,砂政盟成员肯定会“跳上跳下”说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不应有政治。他认为,当此类关键问题受到威胁时,砂政盟不能躲在疫情的后面。

“如果砂拉越的权利被无缘无故地牺牲,而且当砂拉越根据法庭判决向国家石油公司追讨所欠的债务时,这些权利从未受到质疑,那么砂政盟政府必须向我们解释为什么他们放弃了我们的权利。这些是我们的权利,属于每个砂拉越人的权利。”

黄顺舸调侃,砂政盟不能说:“不要现在要求我们解释,因为我们正忙于抗击新冠肺炎的疫情”,因为这种借口是站不住脚的。

Tuesday the 2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