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失蹄的感想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马失前蹄,错不在你  陈耐成:马失前蹄? | 中國報China Press

众所周知,社团注册局是隶属内政部所管辖,而内政部长是由首相委任的。试问社团注册局怎会理会如今无权无势的马哈迪至于法律行动,马哈迪本身在1980年代的巫统党争险胜后发动修改社团注册法令阐明政党的决定不可在法庭上被挑战。此外,他参与草拟和通过的土团党章清楚阐明党员若将党内纠纷带上法庭,其党籍将立即被终止上述两者都是当权者为了巩固本身权力而设,失势后的老马可谓作茧自缚,自食其果老马曾多次承诺会将相位交给安华。结果言而无信,何其厚颜 !

 

 陈耐成:马失前蹄? | 中國報China Press

马失前蹄,错不在你

 

 

刘泰安:老马失蹄的感想

《南洋网》2020年6月9日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驰骋大马政坛逾70载,什么风浪没见过?他打遍天下无敌手,实难想像有一天会马失前蹄,失算和栽跟头。

土著团结党在5月28日由执行秘书发函开除该党创党人兼名誉主席马哈迪、其宝宝及3名爱将的党籍,不啻是“老马失蹄”,大快人心!

俗语有云:“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马哈迪当权20多年来开除过的党同志不计其数,最轰动的是在1998年开除时任巫统署理主席兼副首相安华。他本身则在初出茅庐时炮打司令部,在1969年被巫统开除。这次是他时隔51年第二次遭所属政党开除,可笑的是,他被自己创立的政党开除。

作茧自缚自食其果

马哈迪在5月29日现身土团党总部,坚称仍是名誉主席,并表示要召开最高理事会开除主席慕尤丁。同日,他向社团注册局提出“拒绝终止党籍”通知书,并要求该局介入此事;他的代表律师则宣称考虑采取法律行动。

众所周知,社团注册局是隶属内政部所管辖,而内政部长是由首相委任的。试问社团注册局怎会理会如今无权无势的马哈迪?至于法律行动,马哈迪本身在1980年代的巫统党争险胜后,发动修改社团注册法令,阐明政党的决定不可在法庭上被挑战。此外,他参与草拟和通过的土团党章清楚阐明,党员若将党内纠纷带上法庭,其党籍将立即被终止。上述两者都是当权者为了巩固本身权力而设,失势后的老马可谓作茧自缚,自食其果!

另一方面,土团党在6月4日马大毕业生协会会所(而非党总部)召开了由慕尤丁主持的最高理事会会议,通过了终止马哈迪等5人党籍的最终决定,同时认可慕尤丁在马哈迪于2月24日辞职后,出任该党的代名誉主席。

值得关注的是,社团注册局在3月16日宣布所有注册的社团及组织禁止进行活动、会议、聚会及常年大会等,直到6月30日。所以,我所属的大马工程师学会原订在4月8日举行的常年大会,被迫展延到9月,连我担任秘书的资讯及出版常务委员会,以及月刊编委会的小组常月会议,也从4月起在线上进行。

此外,前土团党总秘书马祖基在5月31日指出,马哈迪派的土团党想要革除主席慕尤丁,必须等到6月30日后才能召开最高理事会会议做决定。然而,为何慕尤丁派的土团党却能违反有关规定,在6月4日召开最高理事会会议?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合法和合理吗?

无论如何,马哈迪在6月5日记者会上发表的谈话,有两点值得玩味:他自称与安华没问题,但不知安华对他有没有问题。老马曾多次向世人指天誓日,强调会遵守承诺将相位交给安华。结果言而无信,背信弃义,这都不成问题吗?加害者反问受害者有什么问题,何其厚颜!

遭“政治青蛙”反噬

他认为,由于我国面对冠病疫情,不能有拉票活动或群聚,而且大选要耗费很多金钱,目前不宜闪电大选。其实,如果现在举行大选,已失党籍的他及其亲信们,将以什么身分竞选?独立人士或像上届大选一样借用“蓝眼”党徽上阵?

土团党在2018年上届大选中只赢得13个国会议席,马哈迪施展了“吸蛙大法”,积极拉拢巫统国会议员跳槽(包括今年3月26日被慕尤丁委为土团党新任总秘书的韩沙再努丁),使到该党截至今年3月中,共有25国席。

“吸蛙大法”与金庸武侠小说里的“吸星大法”雷同,即将別人的內力吸收,化为己有,唯一害处是有内力反噬之险。老马所吸收的“政治青蛙”之中,如今身为内政部长的韩沙再努丁就是反噬他的一只。

基于“西瓜偎大边”的道理,相信大部分的党内同志和青蛙们都会支持慕尤丁,而抛弃马哈迪。时也,命也,老马只能叹息自作自受!

 发布于六月 9, 2020分类-2020-06

 

Saturday the 11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