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健平:民意离希盟远去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民意离希盟远去

那些畏首畏尾,一时要跳回马哈迪阵营的土团议员,一时又辟谣绝无此事,其中一个重大考虑就是,民意不站在马哈迪希盟那边。撇开道德因素,弄垮希盟政府,在大多数马来选民眼里,是俯顺民意的行为如果从国盟跳回希盟,就是和这些选民作对既然身在国盟内有官位封,又何苦冒险跑回希盟?民意大量流失,是希盟现在最大的问题。 占大多数的马来选民认为希盟重夺政权,不是“拿回自己本来的东 西”,而是 “抢”民意和人民的正义感,全部都离希盟远去了。重夺政权谈何容易

 

民意离希盟远去

 

2020-06-10 08:10:00  

 
郭健平:民意离希盟远去
 

 

上个星期,工程部副部长沙鲁丁突然辞去官职,复而会见前首相马哈迪,有人因此幻见犀鸟即将带来佳音。不到24小时,首相慕尤丁透过全国电视演说公布短期经济复苏计划;同一天,马哈迪也召开新闻发布会,但是老人家在整个发布会似乎只是发牢骚,看不到什么随时可以入主布城那种不用特别说明但已溢出的自信和气势。忽然间,犀鸟的幻影不见了,人民对希盟这一刻的印象,大概停留在“自己讲自己爽”的处境,对变天不大抱有希望了。

慕尤丁的演说,同时宣布了政府将通过电子钱包向符合资格者发放50令吉的电子红包。这一宣布,让国盟的支持者兴奋不已。一直坚称慕尤丁将了希盟政府一军。年初,希盟政府发放30令吉的红包,那时的立意是要加速提高电子钱包的渗透率,30令吉希望能带动和提升电子钱包的下载和使用率。

不爽希盟的人,就嘲笑希盟这里减那里扣,本来人民应有的福利,通通都扣掉了,发个30令吉的电子红包就想要收买人心,门都没有!也有人抱怨电子钱包麻烦云云,或者不是很多人都有手机。奇怪的是,大马的智能手机使用率颇高,有些人家里有两三部智能手机,也不见得有一台电脑,何来通过电子钱包发放红包会麻烦的论点?

公道的说,在国家进入行动管制后,许多对希盟政府有意见的人可能才意识到电子钱包的重要性。在刚进入行动管制的时候,大家都草木皆兵,能减少接触就不要接触,甚至有人打油还要穿手套等。而如果商家和民众那时都有电子钱包,各自都可以不用让对方触摸各自的仪器下,就可以完成交易。有多少人是因为希盟政府发放了电子红包,才跑去下载电子钱包的?

现在国盟政府又透过电子钱包发放红包,支持者不认为这是抄袭希盟政府的政策,当然我也不会这样认为。甚至大家应该意识到,如果疫情结束后,也不能排除将来还有其他类似这种具备杀伤力的病毒来袭。如果我们能够提高电子钱包的渗透率,将能减少人与人之间许多没有必要的接触。所以,提升这种无接触电子付款的设施,是绝对要加大力度去进行的。

我带出以上的例子,是想说,希盟现在面对的困境,并不是被人横刀抢位,而是希盟再怎么做,已无法挽回民意。希盟派电子红包,被嘲笑这个那个,国盟也派电子红包,却很少听到有人说智能手机渗透率不高。甚至政府加入必须下载MY Sejahtera应有程式,才可以拿到电子红包的条件,但是抱怨的人一边抱怨,也是一边下载了。

然后当希盟自己喜滋滋暗示已筹够超过130多数国会议席时,有人劝希盟要让政府专心对抗疫情,不要出来抢政权。同样的东西,在国盟要从希盟抢政权时,却很少人义正辞严的去抨击这种行为。

那些畏首畏尾,一时要跳回马哈迪阵营的土团国会议员,一时又辟谣绝无此事,其中一个重大考虑就是,民意不站在马哈迪和希盟那边。撇开道德因素,弄垮希盟政府,在大多数马来选民眼里,是俯顺民意的行为。如果从国盟跳回希盟,就是和这些选民作对。

既然身在国盟内有官位封,人民又开心,又何苦冒险跑回希盟?民意大量流失,是希盟现在最大的问题。当初投希盟的,跑票的已经一天比一天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占大多数的选民认为希盟重夺政权,不是“拿回自己本来的东西”,而是“抢”。民意和人民的正义感,全部都离希盟远去了。重夺政权谈何容易?

作者 : 郭健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0
Sunday the 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