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安:希盟夺权游戏已近尾声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黄泉安:有证据就控纳吉夫妇·“拉蒂法为何还要做戏?” - 全国新闻| | 星 ... 黄泉安

6月9日希盟+至高领袖会议不欢而散,画面只见各路枭雄夺门而遁,留下苍白文告草草了之,场面很难看。过后,传出各党对首相人选课题未能达致协议马哈迪因交棒安华事件触发希盟内爆、内阁崩垮,这次显见仍未卧薪尝胆,续因马安交替缺乏共识,终极反攻策略再次沦为空谈希盟衮衮诸公应知时不我与,政治思维若不自我突破,希盟“凑人数”夺权游戏,已近尾声。垂钓东马犀鸟和自夸手握129张国会代表权的烟幕战的假消息来自土团党,刘镇东已一语点破,坦承129神奇数字目前离希盟仍远。安华也从实昭然,希盟手中当前只有107张票。

 

2020-06-12 22:00:00  

 
黄泉安:希盟夺权游戏已近尾声
 

 黄泉安:有证据就控纳吉夫妇·“拉蒂法为何还要做戏?” - 全国新闻| | 星 ... 黄泉安

 

6月9日希盟+至高领袖会议不欢而散,画面只见各路枭雄夺门而遁,留下苍白文告草草了之,场面很难看。几天后,传出各党对首相人选课题未能达致协议,希盟原三党提议的首相人选是公正党主席安华,但前首相敦马哈迪依然毛遂自荐,要再续当短期首相。

希盟+之首相人选僵局能否在一周内定案解决,仍是个谜,但希盟丧失政权100天后宿命未改,是铁定的事实。马哈迪因交棒安华事件触发希盟内爆、内阁崩垮,这次显见仍未卧薪尝胆,续因马安交替缺乏共识,终极反攻策略再次沦为空谈。

希盟衮衮诸公应知时不我与,政治思维若不自我突破,希盟“凑人数”夺权游戏,已近尾声。

国会民主运作的程序是这样:7月13日的本年度国会第二次会议通知书,须提早28天(6月16日)发出,战略上一旦错失这个关键日期,希盟+国会议员只能及早做好心理准备,非王则寇,今后只能以反对党身分,无可奈何之下完成本届任期。

此外,例如行动党刘镇东、土团党前总秘书马祖基等辈于2018年5月出任三年一届上议员的任期也行将结束,处理不好就会陷入人事皆非的政治泥泞,甚至陷入洗牌阶段,更遑论再借国会平台议事。

根据联邦宪法,国会上议院是由70名议员组成,26名交由全马13个州议会各自推荐2名人选,余下44名额(包括4名联邦直辖区代表)则交由国家元首直接委任。

现在,行动党在柔佛、马六甲及霹雳州州议会代表权已被根除,刘镇东若要再次受委上议员,必须转而投靠槟雪两州议会赋权才能再次登堂入室;鉴于槟雪两州僧多粥少,刘镇东可能要冒着踩别人头往上攀的千夫指,才能保全自己利益。同样的,说到土团党掌控的州议会,至多只剩霹雳州仍是土团党担任州务大臣,但霹州大臣势力单薄,况且又与马哈迪派系敌对,马祖基要续任上议员也非易事。

上议员政治平台是如此脆弱易碎,虽是希盟败选议员的人生小插曲,但也突显“当朝当家当权”三部曲在政治运作,是如何的高风险,也是适者生存的游戏规则。

因此,所有希盟支持者的切身问题是:希盟+能在7月国会会议前及时推行终极反攻计划吗?先说希盟对外的政宣行动,从这里大家可以看出,希盟的反攻步伐是多么紊乱无序。

一、129张多数票的虚实真假。

无可否认,垂钓东马犀鸟(火箭把它联想为“乌巴” Ubah)和自夸手握129张国会代表权的烟幕战,假消息来自土团党政宣喽啰,理论基础原是不堪一击,先由刘镇东一语点破,坦承129神奇数字目前离希盟仍远。事后,安华也从实昭然,希盟手中当前只有107张票,根本不足以推翻慕尤丁。

国会多数票是推翻慕尤丁剃刀边缘弱势首相的民主游戏数字,这样或能避开解散国会、闪电大选的可能性。只是,双方各出险招来“买人头、凑人数”,党高层纵容属下人马将政治道义放两旁,空让待价而沽的青蛙议员利益得逞这是国家道沉沦的开始,朝野双方都不能推卸良知的谴责

二、希盟因内爆垮台,现在竟点火等待国盟内爆,不是黔驴技穷吗?

希盟长期刚愎自用,现处十面埋伏状态竟然匮乏军师献计突围,马哈迪军师是他本人,沙巴复兴党军师是党魁沙菲益,诚信党军师未彰显但有多名发言人,公正党军师何许人现在比较暗晦,非常时期好像只由安华本人发言,倒是行动党刘镇东口水最多,因他长期予人“被林吉祥化”的刻板形象,论调浮夸不接地气,给人误解火箭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伪命题。

综合过去100天希盟的政宣主题与政论主体,无不一概道尽慕尤丁背叛战友的罪行但对希盟各成员党(尤其是敦马及土团党本身)执政后在内明修栈道、对外暗度陈仓之内部颠覆不加检讨这对有识之士来说是一种极端的藐视,所以渐而不得民心,基本盘瓦解,在马来社会更不能靠岸

不信,请参考希盟最新一篇师爷政宣:“未来100天:马来西亚灵魂的斗争”,很难想象在疫情复苏阶段,希盟究竟是要如何激发人民共鸣,夺回民心?

三、希盟继任首相,为何非要先为慕克力设位不可?

媒体针对希盟正副首相人选,最新访谈对象是安华,询及安华坐正谁是副手课题,敦马公子慕克力名字又再浮出台面,为什么?

慕克力两任吉打州务大臣皆是半路被呗出局,予人现代阿斗的歹印象,在民联与希盟时期仅是单靠攀附家族登位的刻板印象,若论政绩与政治主张,皆都乏善可陈。持平而论,朝野天下,公正党、甚至巫统里面,更高领导素质的马来领袖,应该不乏其人才对。

这种意识形态,难免令人遐想,难道扶持马哈迪后人上台,就是希盟政治斗争的必经之路吗?联想下去,希盟要求选民继续鼎力支持,早日推翻后门政府,但希盟本身的政治主张,若也是这般封建承袭下去,马来西亚几时才能维新变法?

四、希盟如何抗衡巫伊专制?

谁来主导希盟多元主义本位?希盟政府的夭折早殇,埋伏线是马哈迪的政治基因作怪希盟政府赢选后,任由土团党和阿兹敏鼓吹马来人尊严大会,同时拉拢巫统种族主义议员加盟,企图以团结单一种族的朝野马来政党连线来展示政治势力,无形中已直接打击希盟本身多元化的政策。

马哈迪一心一意要重整马来人主导权来决定国家命运,造成希盟内爆垮台现在为了夺回政权,希盟成员党竟有人呼喊马哈迪与安华必须秉持大义联手合作,但对马哈迪摈弃多元本位、复辟马来人主导权的隐议程不加警惕希盟原三党之中,谁有胆识为民请命

说来说去,国盟与希盟+不外是为了权位而选择避免解散国会、闪电大选,但求不择手段夺回联邦政权,然后善用在职权(The Power of Incumbency),驾骑大选前过渡政府的机制方便,这样,全国大选才会比较容易开打,大做轻舟过关的美梦。你会允许吗?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2
Tuesday the 1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