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安: 敢敢解散国会,还政于民!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星洲网- 言路

慕尤丁与国盟成员从后门登堂入室当政府,马哈迪与希盟+则想借议员倒戈相向,伺机破门而入抢回政权“破门”斗“后门”,马来西亚天空下,绝对没有道德伦理可言。今年2月底,马哈迪自砸门户把相位拱手让人后,心中却渴望回锅,但满途荆棘,只能千方百计“凑人数”。而慕尤丁 在情在理都不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宰相资格,要赢得人民信心十足是难题。很多人以为举办一场全国大选,要耗费6亿令吉经费,但我有不同看法:与其任由马慕私益之争、马安交棒矛盾、豺狼虎豹主掌官联机制而耗损国家资源让本届任期剩余的3年时间继续涂炭民间,长痛不如短痛,敢敢解散国会,还政于民

 

2020-06-05 20:00:00  

 
黄泉安:看穿希盟倒慕的如意算盘
 

 

眼前国家局势,曾有慕尤丁与国盟成员从后门登堂入室当政府,马哈迪与希盟+则想借议员倒戈相向,伺机破门而入抢回政权。“后门”斗“破门”,马来西亚天空下,绝对没有道德伦理可言。

我国政局若是扯掉道德大旗,相信可以七言绝句式讥讽来道尽人世冷暖:“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山中也有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

马来西亚不是枪杆出政权的极权国家,政党若想掌控国家大权就须事先掌控下议院民选代表人数。因此,朝野政权轮替纯是一场数字游戏,而最新游戏数字是222国会议席中,朝野双方不相伯仲,可能暂时已是112对110票的剃刀边缘,行情却也旦夕不同。

今年2月底,马哈迪自砸门户把相位拱手让人后,手中议员势力凋零,心中却渴望回锅,但满途荆棘,只能千方百计去重新结群,手法是“凑人数”

最新口水战是希盟+掌握129对93优势,但缺乏实质消息佐证,直到目前,推翻慕尤丁的最后一战,可谓“八字还没一撇”。讲到口水战,现时政治消息早已转向社交网络发布蔓延,假消息和旧截图的谣言已经不能止于智者,当事人得以隐身而无须负起正规责任感。

6月天的吹水话题,是希盟+领袖屡屡看见犀鸟,行动党林冠英秘书长与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不约而同在社媒上载“犀鸟”的照片,莫非意有所指?

法米借推特发文,说犀鸟最近两周到访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公正党)的住家。

林冠英则在同一天,前后分别会见马哈迪与安华,喝了两边茶后上网贴文,把犀鸟讲得龙飞凤舞:“人在吉隆坡飞禽公园里的咖啡厅,抬头一看,意外发现了一只美丽珍贵的犀鸟。它的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新马来西亚将会继续被希望的光芒所普照?”

众所周知,犀鸟也是砂拉越的象征,素来有“犀鸟之乡”(Bumi Kenyalang)之称。

莫非,西马政坛再也找不到好鸟,看见犀鸟倩影,令人想到砂拉越政党联盟(GPS)的18张票,马上见色起意了?

做个算数。首先,社团注册官记录里,根本没“希盟+”这个组织。希盟+只是为了迎合马哈迪政治平台早已无家可归,给他一个方便。但马哈迪下台以来,早已势力式微,在国会里,连自己本人手中也仅剩只手的5张票,如何遮天?

至于公正党分裂后,希盟原班3成员党也仅剩92票,加上沙巴民兴党11票,希盟+勉强凑足108票;若是一厢情愿在加新崛起的砂拉越全民团结党(PSB)2票,勉强也只能凑成110票。对手慕尤丁仍以2张多数票继续掌权,你奈我何?

名目上,四加亭国会议员沙鲁丁出走土团党慕尤丁派系,会使国盟政权陷入岌岌可危险境,但压断慕尤丁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力道仍算羸弱不堪。

希盟管道一直吹水,说砂拉越元首“白毛”泰益玛目与马哈迪都是耄耋俱乐部的友好,两人将挥使影响力,让砂拉越的18张票转换效忠对象,遗弃国盟,改撑希盟+,凑成128,这就非常贴近希盟吹水站所积极渲染的129假想票了!

有件事要非常小心,即使马哈迪成功倒慕,谁能保证不会故技重施?谁能保证以前讲好的制度改革承诺,不再跳票

原本,倒慕的大动作还没展开前,早有安排一场暖身戏码,要借州议员倒戈相向,制造柔佛州议会变天,然后翻滚全国倒慕动力,在国会一举推翻慕尤丁与国盟政权。后来,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殿下警告,若再有州议员争权,他将解散州议会重选。

苏丹依布拉欣是在脸书专页贴文,狠批一些领袖权力狂,依然顾着争权夺利。“人民现在已在受苦,他们完全不管,继续加重人民负担。我不容看见我的子民受苦,也不愿我的州被丢置一旁。”

一路来,希盟+的政治死穴,是不得马来社会的民心而失天下(包括倒戈相向的国州议员),使靠依3R意识(种族、宗教、皇室)的巫统及伊斯兰党能在希盟22个月短暂执政期内,重新树立捍卫马来人权益的号召。

相对之下,希盟因马安交棒产生内部矛盾而无暇兼顾防守和化解谣言的战略,被BossKu任意戏谑,更被政敌围剿描黑,只消短期间就在民声民望中节节败退,完全是咎由自取。

虽然,君主立宪制度下,苏丹是否有权直接解散州议会尚待商榷,但相信苏丹的警告,肯定会让很多柔州政治人物对号入座,自我约束,免得惹来“柔州叛逆者”(Derhaka)的罪名,间接也使倒慕的张力泡沫化。

其实,柔州变天未成,早已殃及池鱼,首当其冲者是行动党。相传柔州政局动荡,但柔州火箭群龙无首,天兵天将都逗留在都城活跃,使柔州火箭权益被人趁虚而入,媒体报道,柔州行动党流传黑函,绘声绘影柔州一旦变天,火箭行政议员席次分配将会减少,话题变大,造成州级领袖人心惶惶,箭头直插柔州党主席,可谓祸不单行。

至于慕尤丁毕竟也是处境堪虞,本身被巫统开除却又厚颜回巢与仍由涉嫌贪污者领导的巫统结盟、分权掌政,在道德制高点方面不能加分

此外,慕尤丁本身的健康状况一直受人质疑,党内分裂竟需对外借力来壮己,再以官联及政联机构高职来窜买支持在情在理都不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宰相资格,要赢得人民信心十足是难题。

很多人以为举办一场全国大选,要耗费6亿令吉经费,等于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0.02%,但我有不同看法

与其任由马慕私益之争、马安交棒矛盾、豺狼虎豹主掌官联机制而耗损国家资源,让本届任期剩余的3年时间继续涂炭民间,长痛不如短痛,敢敢解散国会,还政于民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5

 

Tuesday the 1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