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雅兰之歌(李采田著於1977年)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Mail & Comments -1056- 李福安——从报业到华文作家

《肯雅兰之歌》是一篇以犀鸟的生活为题材的虚构自然科学儿童故事,故事发生的地点,是在砂拉越的乡村地区——第二省(今天的斯里阿曼省)的林岗山和史达腊河一带。

 

肯雅兰之歌

 

内容大意


这是一篇以犀鸟的生活为题材的虚构自然科学儿童故事,故事发生的地点,是在砂拉越的乡村地区——第二省(今天的斯里阿曼省)的林岗山和史达腊河一带。

故事将犀鸟都人物化了,写一对犀鸟生了三粒蛋,几经辛苦孵出小犀鸟,其中一只十分勇敢,飞遍了砂拉越的大地,成为一只很有见识的犀鸟,后来它带领了大批的犀鸟,飞翔在砂拉越的广阔天空中。另一只为人捕去,后来虽曾重获自由,却再也过不惯山野里的生活,留恋不愁食不愁风吹雨打的笼里生活,最后终於因为主人出门,无人供应食物逃不了死亡的命运。

故事中还提到伊班人和犀鸟的关系,森林中大蟒蛇吞野猪肚子被竹笋长穿、狗熊学爬树和犀鸟的装饰价值等材料。作者希望通过这个故事,加深少年儿童对犀鸟的认识,提高保护野生动物意识,并鼓舞少年儿童们努力向上。


一、犀鸟之乡


我们的家乡一一砂拉越,是一个美丽而又可爱的地方,在这块富饶的土地上,不但有许多有价值的物产,那些奇花异草和珍禽走兽也不少,犀鸟(BURONG KENYALANG)就是砂拉越著名的一种珍贵的鸟类。

砂拉越有「犀鸟之乡」的称号,犀鸟不但已经成为砂拉越的标志一一砂拉越的州徽就是一只展翅的犀鸟,也象徵着砂拉越人民的英雄气概和奋斗精神,它的形象,已经广泛而且深入人们的脑海中,成为砂拉越人民的精神文明的一部份。犀鸟的故事和传说,不断在流传着,并且越来越多姿多彩,越来越生动。人们不断在创造美丽的故事,也不断在修饰这些故事,这里所写的,就是一则有关犀鸟的美丽故事。


二、在林岗山的森林里


在砂拉越第二省(斯里阿曼省)境内,接近砂印边界的地方,有一座高山,达雅名为「武吉克林岗」(BUKIT KELINGKANG),我们则称它为「林岗山」。在这座山上,长满着树木,有些还是未经砍伐过的原始森林。这些年代久远的树木,长得又高又大,是犀鸟喜爱栖息的地方。

在这一片原始森林中,有一棵高大的「古农」树,树梢离地面至少有二百五十英尺的高度,由於年代久远的关系,枝叶并不是分茂盛,但却具有顽强的生命力。

就在这棵「古农」树上,距离地面大约一百八十英尺高的地方,在一枝树叉旁的树洞里,住着犀鸟「汉汉」和它那就要生蛋的太太「嫦嫦」。

汉汉和嫦嫦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它们也非常疼爱那未出世的小宝宝,因此,最近这几天,它们正在重修它们的屋子,以便它们的小宝宝出世后,能有一个十分舒适的环境。汉汉辛勤地劳动着,从森林中衔来了树皮块,又从米拉河畔(SUNGAI MERAH,红水河)衔来了泥土,再混合它的粪,先把房子上方的天窗封起来,嫦嫦则挺着大肚子,清理房子中的杂物,再找些羽毛干草,把屋子布置得整洁而又舒服,它们一边劳动,一边以愉快的心情,哼着它们的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歌儿。

修好了房子,嫦嫦也生下了它的小宝宝一一是四粒犀鸟蛋,这代表了它们的下一代,再经过三个月的孵卵时光,四只小犀鸟便会来到这可爱的世界。於是,封洞的时刻已经到来,初次升级为准父亲的汉汉,再找来了那些修房子的材料,把洞口封起来,只留下一个小洞口,让住在洞里的准妈妈嫦嫦,可以接受食物和把粪便喷出来。封洞的工作完成后,汉汉并不能轻松下来,它从此必须更繁重的工作一一找食物喂养在洞里孵蛋的嫦嫦和担任守卫的工作。

(插图一、犀鸟素描,黄亚威作)


三、伊班人的战神


在这座大森林里的另外几棵大树上,居住着不少汉汉的同类,有脱光了头发的老韩韩、顽皮的及及、多嘴的皮皮,好管闲事的时时,最会生蛋的光光,嘴巴最大,犀角最漂亮的就就等等。这些犀鸟,有的是汉汉的近亲,有些则是他的朋友或者邻居,他们都能和睦地一同居住在大森林里,当它们得知嫦嫦已经下蛋,且已封在洞里,便带了礼物,前来探望她,当天还在「古农」树上,汉汉的屋子上天窗旁边,开了一个联欢会,祝贺汉汉的小宝宝顺利出世。

犀鸟老韩韩,年龄最大,见识最广,它经常在集会的场合,把它的经验告诉大家。在这一次的联欢会上,它们谈起了米拉河另一边住着的伊班人和他们的长屋,还有更远一点的史达腊河边班杜地区种胡椒的华人。

多嘴的犀鸟皮皮,首先发言,它说:「前几天,我和及及飞到米拉河那一边的伊班长屋附近去,听到一片鼓声和欢呼声,我飞到屋旁的榴连树上去看,原来他们在举行庆祝会,他们还扛着一块刻成我们的样子的木头,装饰的十分美丽。我好像记得,他们伊班人每年在这个时候,都有举行这样的庆祝会,老韩韩,你年纪比我们大,又见多识广,你能告诉我们那些伊班人是
在做什么吗?」

犀鸟皮皮刚说完,及及就接着下去说:「是啊,老韩韩,你告诉我们吧,他们是在做什么,我还看到他们有几个人的帽子上还插着我们的羽毛哩。」

老韩韩打起精神,先在树干上把嘴巴磨了一下,然后说:「这件事,我已经和其他的犀鸟讲过许多次了!这是一个古老的故事,是我们的祖先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故事。我的年纪已经老了,也许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我把这个故事告诉你们,希望你们将来也把它告诉你们的子孙,一代一代传下去,直到永远。」

「那您老人家快告诉我们吧!」汉汉说:

「这个故事,说起来话可长,我只把主要的告诉你们吧。很久很久以前,在砂拉越这块美丽的土地上,并没人类居住,这里是一望无际的森林,是我们飞禽走兽的天堂。不但居住着许多山猪、鹿、山猫、山狗,还有大象和鳄鱼。在飞鸟方面,由最大的老鹰到最小的蜂鸟,不知有多少种,就是没有我们「犀鸟」的存在。我们的祖先,是后来才出现的。虽然如此,我们犀鸟的存在,也已经有千千万万年的历史了。」

老韩韩说到这里,吞了一口口水,润一润喉咙,然后继续说道:「米拉河边的那些伊班人,他们的祖先是由西加里曼丹迁移过来的。这已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有一位勇猛善战的伊班英雄,名字叫做「星雅兰」,带领了他的族人,由西加里曼丹越过吉八斯山口,移居到
砂拉越来。这一批人,就是砂拉越伊班人的远祖。后来,星雅兰死了,变成一只鸟,这就是我们犀鸟的祖先。伊班人为了纪念星雅兰,就把我们称为「勿郎肯雅兰」。而我们的形象,从此成为伊班人的战神,他们用木头,雕刻出我们犀鸟的样子,再加以美化,增添许多的图案,也把我们的样子大大加以夸张,成为他们祭拜的偶像。每年丰收季节到来的时候,长屋里的伊班祭师,便把这偶像拿出来祭拜,祈祷平安和年年丰收,以及战胜一切敌人。皮皮和及及前几天所看到的木像,就是这样来的。伊班人和我们犀鸟,原本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但也许是年代太久远了,大家有了隔漠,或者是有些人忘记了传统。因此,有些伊班人并不放过我们,他们把我们的一些兄弟姐妹用弓箭和喷筒射下来,吃它们的肉,拔它们的羽毛,把它当做帽子的装饰物。」

老韩韩说完了这些故事,把眼睛闭起来,像是在沉思,要把更多的事情告诉大家,又像是在回忆,重温它过去的历史。好管闲事的年青犀鸟时时,看见老韩韩没有再开口,它便出来讲话了,
它说:「几个月前,就在米拉河畔的那株「里连」树下,我们失去了三位同伴,及及在长屋那边所看到的羽毛,就是从那三位同伴的身上拔下来的。」

多嘴的皮皮,急不及待地问道:「那三位同伴,是怎样失去的?」

时时说道:「这都怪我好管闲事,而害了他们。那一天,我飞过那棵「里连」树的时候,看见一只小鸡被绑在树下,我好奇地飞前去,想停在它旁边的一枝木棍上看个究竟,没想到那是一个陷阱,等着我去自投罗网。原来那木棍上涂有粘胶,一下子我的脚就被粘住了,我想用翅膀大力一拍飞走,没想到更糟,翅膀也被粘住了。过了不久,有一个伊班猎人来到,很高兴地把我捉住了,他还说他本来是要抓老鹰的,因为一只老鹰吃掉了他的三只小鸡,没想到却抓到我。后来,他把我绑在树下,然后走开,我以为他走远了,便大声喊救命,希望有同伴能够听见,前来救我。后来,一位同伴飞过,听到我的叫声,便飞下来看个究竟,没想到却一下子就被躲在一旁的猎人射死了。我吓的半死,再也不敢求救了,以免害到更多的同类。可是,那位聪明的猎人,听过我的叫声,竟学会了,还学得很像,那另外两位同伴就是这样被骗下去射杀的。我后来被带回长屋去,他们看见我没有受伤,便把我养起来。过了一些时候,他们看见我很驯服,便不再把我关在笼里,只有一条绳子绑住我的脚,带我到处跑,后来还让小孩子,牵着绳子带我走动。有一天,我奋力挣开小孩子牵着绳子的手,飞了回来,我足足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把这条绳子完全啄断,恢复自由」。说着,举起了它的右脚,让同伴们看看脚上的痕迹。

犀鸟们听了时时的叙述,都为它的重获自由而高兴,也对於人类提高了警惕,它们都说时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最后,老韩韩说:「人类好久以来,就是我们的克星之一,」它指着北方,继续说道:「在龙牙山的山顶上的树林里,住着一只比我还要老的老犀鸟,名字叫做「古古」,大家都叫它做「老古爷爷」,它的年龄很大,连它自己也忘了有多少岁,单看它那金黄色而又巨大的犀角,我想全砂拉越就数它最大了。它曾经告诉我,它年轻时曾经飞遍整个砂拉越,到过拉让江和加毕高原,知道很多古老的故事,尤其是关於人类捕杀我们犀鸟的故事。它老人家每两年一度,在龙牙山上的森林中,召开一次犀鸟家族大会,去年我就去过,听了很多古老的故事,明年六月,又是犀鸟家族大会召开的日子,我们大家都去参加,增广见闻。汉汉,到时你的孩子也该长大了,带它们一起去见识见识吧。」

犀鸟们都对这个远征的计划表示兴趣,他们都希望日子过得快些,六月早日到来,也希望在这一年中,勤练飞行,到时不致掉队。汉汉更是兴奋,想到将来能和嫦嫦带着四个孩子飞翔在砂拉越广阔的天空,脸上充满笑意。

 

(插图二、犀鸟素描,黄亚威作)

 

四、森林里的新闻


日子过得很快,六十多天过去了,古农树上的「小汉汉」快要出世了,汉汉和嫦嫦都愉快地等待那一天的到来。封洞两个多月,嫦嫦吃得胖多了,该换的羽毛也换过了,比过去了长得更加漂亮。汉汉虽加倍努力地寻找食物,并没有把它累倒,反而长得更加有力和结实。每天傍晚,汉汉找寻食物归来,都在洞口和嫦嫦谈天,把森林中发生的新闻告诉它,以解除嫦嫦的寂寞,一天,汉汉飞回来时,对嫦嫦说:
「今天,森林里发生了一件大新闻。」

「什么大新闻呀?快讲给我听。」

「那只喜欢到处挖山芋的野猪鲁鲁,今天死了。」

「它正年青,它不是好好的吗?前几天还听你提起它,怎么就死了呢?」

「它交上毒运,碰到大蟒蛇,来不及逃走,被蟒蛇吞了下去。那只蟒蛇身体比鲁鲁要小些,但它的咀吧却可以变大,终於把鲁鲁吞了下去,它吞得好辛苦哩。现在,那只大蟒蛇吃得太饱了,走不动啦,就在那地方躺着,一动也不动,我想它要在那儿躺好久,才能把鲁鲁完全消化掉。让我们看它躺到什么时候吧。」

野猪鲁鲁,是汉汉和嫦嫦都认识的,也可以算是邻居,因为它一向来在这个森林里找生活,常到「古农」树下,曾和汉汉嫦嫦见过几次面,它们对鲁鲁不幸的遭遇,都流下几滴眼泪。至於那只大蟒蛇,则是从来不曾见过的。前几天,「亚兵」地方的一片森,因伊班人烧芭而发生一阵大火,也许它是由那儿逃过来的。

过了十几天,汉汉看见蟒蛇又有新闻了,它对嫦嫦说:「鲁鲁虽然死在蟒蛇肚子里,但它的仇却报了。那只蟒蛇太贪吃,它不该吞下像鲁鲁那样大的东西,使到它无法动弹。今天我飞过那儿,看见了一件怪事,原来那只蟒蛇正好躺在一丛竹子旁,一棵尖尖的竹荀,竟穿过了它的身体,正在往上长,别说那只蟒蛇还不能走动,现在就是要走也不能够了。」

在原始森林里,百兽齐集,千鸟活动,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像大蟒蛇吞下野猪鲁鲁的事情,不过只是其中一件吧了。犀鸟汉汉每天出门觅食,把所见所闻,回来时告诉洞里孵卵的嫦嫦,因此,它们的日子过得倒也不十分寂寞。

有一天傍晚,该是汉汉回来的时候了,它却还没有回来。嫦嫦等得十分焦急,并非它肚子饿了,因为在汉汉辛勤的劳动下,巢里已经稍有存粮——一些比较不容易腐烂的果子,可以维持好几天,嫦嫦非常着急,那是因为汉汉出门,一向来有固定的时间,很少逾期不归的。嫦嫦担心汉汉发生意外,它几次想冲破封在洞口的泥块,出去找寻汉汉,但又恐怕小宝宝被偷走,终於又忍住了。它不断地把头伸出洞外,盼望汉汉早点归来。

当天快要暗下来的时候,汉汉终於回来了,它的翅膀淌着血,原来它受伤了。嫦嫦接过口中衔着的一条小虫,关心地问道:
「你怎么啦,翅膀怎会受伤的?」

汉汉回答说:「米拉河畔的长屋里,最近来了几个红毛人,那些伊班人带着他们,到森林里来打猎,他们带来了一种不知叫什么名字的武器,只要对着目标一指,只听见「碰」的一声,就是相距几十码,都能够把东西打到。前几天,我第一次看到他们用那种武器,把一只相隔好远而且是在奔跑中的雄鹿打中。今天,我又在森林里遇见了他们,我那时正捕到这条小虫,想要飞回来,却被他们发现了,只听见「碰!碰!」两声,我的翅膀一痛,差一点就掉下去。我一想到你,便强忍着痛苦,死命飞回来。我听见他们一边喊一边追过来,也再传来两响,但却没有打中我,我的翅膀受了伤,飞得不快,也不远,只好停停歇歇,总算回来了。」

汉汉受伤和森林中出现了红毛人,带着不知名的武器的消息,一下子就传开了。犀鸟们都来慰问汉汉,并带来了虫子和野果,使到汉汉和嫦嫦能有更多的存粮,可以多休息几天,把伤口养好。
对於那些红毛人所使用的武器,它们也找出了答案。原来,那种武器红毛人叫做「干」,伊班人叫做「新拿邦」,华人叫做「枪」,也叫做「铳」,是红毛人由西洋带来的东西,用火药发射子弹,可以射得很远,大大超过弓箭和喷筒的威力。早在「拉者布律克」来到砂拉越的时候,就带来了这种武器,只是还不曾有人将这种武器带到林岗山的森林里来。这一次,那几个红毛人是来这儿探险的,顺便猎一些鹿角和犀鸟冠回去。汉汉运气不好,被他们碰上,幸好它命不该绝,只是受了伤。这些答案,都是由犀鸟老韩韩那儿得到的。据老韩韩说,它年青的时候,曾经在西连的「兰樟」山上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就是因为红毛人和一些伊班人经常用枪在那儿打猎,使它们没有办法居住下去,才一步一步迁移,最后才搬到林岗山上的森林居住。从此以后,林岗山上的犀鸟,要多提防人类的「枪」所带给它们的灾害了。老韩韩说过,到了不能居住的时候,只好搬到龙牙山上去和老古爷爷做邻居了。

 

五、小犀鸟学飞翔


九十多天过去了,古农树上增加了三只小犀鸟——汉汉和嫦嫦的孩子破壳而出,为这个犀鸟家庭添了热闹。

那一天,嫦嫦出洞的日子已经到来,它一飞冲天,冲破封洞的杂物,再次翱翔在林岗山的原始森林中,和汉汉共同为哺育下一代而努力。

过了一段时间,该是小犀鸟学飞时候了,汉汉和嫦嫦合力把房子上边的天窗喙开,叫孩子们由天窗走出去,停留在那枝桠上,然后再作示范飞翔,要孩子们尽快学会飞翔。在树林里,生存竞争非常激烈,能飞就是犀鸟们生存的重要条件。

汉汉的大孩子,是一只雄犀鸟,取名能能,第二是雌的,名叫支支,老三是雄的,没有另外取名字,就叫做「小汉汉」。能能跟它的父亲一样,自小就很勇敢,它很快就学会飞,支支的体力也不坏,不久也跟着学会飞,只有小汉汉,也许是最小的关系,给父母宠坏了,胆子又小,一直不敢展翅膀飞翔。它只好站在「古农」树上,看着哥哥姐姐在父母的保护下,自由地在「古农」树周围飞来飞去。

一天,天刚刚亮,小汉汉就被汉汉叫醒了,并被带到树枝上去,小汉汉贪睡,太早被叫醒了,有一点不高兴,很勉强爬上天窗外的树枝去。

汉汉指着不远的一棵小树对小汉汉说:「你看见没有,狗熊妈妈正它的宝宝在练习爬树,你看,小狗熊多勇敢,你应该向它学学。」

小狗熊学爬树,在大森林里算不得是什么新鲜事情,但对小汉汉来说,却是一件令它大开眼界的事。学爬树的小狗熊,跟着它的母亲慢慢地爬上树去,到要下来的时候,爪子一放,就从树上滑下来,然后再爬上去,又滑下来,反覆练习,从前猎人看见此种情景,称之为「狗熊练胆」,其实是狗熊懂得爬上树,却不懂得转头爬下来,只好让自己滑下来,这是它的一种本能,说穿了就是这么简单。在森林里的一些有蜂窝的大树上,你可能看到狗熊的爪痕,就是这样来的。

小汉汉看得入神,学飞的勇气虽有增加,但却不敢就此飞出去。过了一段时间,能能和支支都学会了飞翔,能能离开父母而飞行好远的路途了,小汉汉却还不敢学飞,虽然它的翅膀已经长得很丰满。能能看不过眼,经常讲它,并鼓励它,它却一直不敢飞出去。有一天,能能设计,叫父母和妹妹在「古农」树戒备,然后把小汉汉骗到树枝上去,乘它不备,将它推了一把,於是小汉汉便从一百多英尺高的树上掉下去。当它掉下数十尺时,本能地展开翅膀,然后安然地降落在离地面几十尺高的另一棵老树头上。

当时,汉汉、嫦嫦和支支,都大声欢呼,「小汉汉敢飞了」。从此以后,它对飞翔才怯意全消。相反的,对飞出去看看世界深具兴趣,从此跟着哥哥姐姐勤练飞翔,终於能和哥哥姐姐一样翱翔於米拉河畔和林岗山一带。


六、小汉汉失去了自由


日子过得很快,三只小犀鸟也渐渐长大了,再过几个月,就是伊班人的丰收节,也就是犀鸟「老古爷爷」在龙牙山上召开「犀鸟家族大会」的日子。林岗山一带的犀鸟都打算去参加,能能和它的弟姐也决定和父母同往,因此正加紧练习飞行,以应付将来行程上的困难。

那一天,能能和弟妹又要去学飞,汉汉说:「别飞得太远,你们的羽毛都长得很漂亮了,要特别提防人类,尤其是那些猎人。」小汉汉说:「知道啦」说完已经飞了出去。能能和支支只好跟着它飞去。它们三个,一直飞到史达腊(Sungai Strap)河边,后来又在「班杜」地区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一座华人胡椒园里的一棵榴连树上。

能能提醒弟妹说:「这里是很多人类居住的地方,要特别小心,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小汉汉笑道:「哥哥,你怎么变成这么胆小了?一看到有人,我们再飞走也还来得及呀,我们飞得比爸爸妈妈还要快呢。」

过了一会,小汉汉突然发现在胡椒园中的一块平地上,放着一个奇怪的东西,里面传来其他鸟类的叫声。小汉汉好奇心重,一下子便飞了下去,能能连忙喊道:「小心,那可能是一个陷井,」它还没有说,小汉汉已经飞下去了,并且停在那怪东西附近,向能能和支支招手,要它们一同下去看。支支飞下去,但没有停留,又飞回榴连树上,并说道:「我们还是赶快飞回去吧,不要多事了。」能能就飞了过去,看个究竟。只见那怪东西是一个长方形的箱子,里面隔着一层铁丝网,一只野鸽子正在里头叫。由於不是同类,能能和小汉汉都不知它在叫什么。只看到那箱子里外,都撒着谷子和一些野果。能能看了,便催小汉汉快走,说那可能有危险,小汉汉却回答说:「怕什么,又没有人类在这儿,看看有什么要紧。」於是它便走进那个箱子中去,想看看那只野鸽子在做什么,能能要拉它出来,已经来不及了,只听见「得」的一声,小汉汉踏中机关,箱子的门已经关了起来,把小汉汉关住了。

能能大急,拼命想喙开箱子,救出弟弟,并却一点用处也没有,而小汉汉在箱里也拼命冲撞,且大喊救命,照样没有作用。

能能弄得精疲力尽,仍不能救出小汉汉,只好叫支支先飞回林岗山去,向父母报告,叫多一些犀鸟兄弟来想办法。过了不久,胡椒园的主人带着孩子从巴刹(小镇)回来了,那孩子一回到家,便到园里来看他安置的机关,一看到捕到一只犀鸟,非常高兴,大声喊道:

『爸爸,你快来啊,捉到一只大头鸟了,捉到一只大头鸟了。』

于是,那个孩子的父亲走前来,把小汉汉从箱子里捉了出来,再关进一个鸟笼里,那孩子高兴地拿了一些米饭,放进笼里给小汉汉吃,小汉汉只是在叫,对那些米饭看也不看。

能能看到这一切,非常伤心,悲鸣了几声。那孩子听见了,便对他的父亲说:『那边还有一只大头鸟,再安排机关,一起捉到来。』

不一会儿,支支带着一大群犀鸟,包括它的父亲汉汉和母亲嫦嫦,还有好管闲事的时时,顽皮的及及,多嘴的皮皮,最会生蛋的光光和老韩韩等。

这一大群犀鸟一起飞来,那叫声混合着翅膀迎风发出的声音,有如暴风雨来临。它们在胡椒园上空盘旋数匝,然后停在榴连树上。能能看见大夥儿都来了,忍不住哭出声来,把情况一一告诉大家。

胡椒园的主人,看见那么多犀鸟一起飞到园子里来,知道是因为那只被捉的小犀鸟,不禁有些担心,恐怕这些大头鸟攻击他们,赶快把孩子们拉进屋子里,关窗锁门,不敢出来。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听见犀鸟们仍在鼓噪,久久不肯离去,心中十分害怕,便打算把犀鸟小汉汉放掉,那么多『大头鸟』一齐飞来,这还是他听都没有听过的事,怎不令他害怕。无奈他的孩子都不肯放掉小汉汉,大哭大吵,他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自从小汉汉被捕后,汉汉一家人每天都飞到胡椒园来,想看看有没有办法救出小汉汉。最初几天,那些犀鸟邻居都随着它们飞来,但一直无法找到救出小汉汉的机会,几天过后,大家都劝汉汉一家人不必飞来了,因为没有希望救出小汉汉了。但是,汉汉爱子心切,每天除了觅食之外,便是飞到那棵榴连树上,发出呼唤的叫声。小汉汉在笼子里,也不断回应,就是没有办法逃走。

汉汉和嫦嫦,在思念小汉汉的日子中渡过了两个多月,一直在龙牙山上的『犀鸟家族大会』要召开的前几天,犀鸟们都来劝慰它们,并催它们早日作好准备,以便到时集体飞往龙牙山,聆听犀鸟『老古爷爷』的教诲,汉汉才稍为放松对小汉汉的思念,并开始作远道飞行的准备工作。


七、飞向龙牙山


六月到来了,丰收节亦已过去,林岗山上原始森林中居住着的犀鸟,倾
巢而出,集体向着北方的龙牙山飞去,参加两年一度的『犀鸟家族大会』,
去听『老古爷爷』讲故事,还有那些古老的传说。
林岗山上居住的犀鸟,少说也有一百几十只,当它们集体飞翔时,那是
自然界的奇观。当它们飞过时,遮天蔽日,翅膀拍击和迎风发出的声音,再
加上它们的叫声,有如狂风暴雨来临。这景象,给米拉河畔长屋里的伊班人
和史达腊河边班杜地区的种椒华人,留下难忘的印象。
往年,每隔两年,人们在六月间就可以看到犀鸟成群向北飞去,但数目

不多,而且是分批飞去,断断续续,不令人们感到惊奇。但是,这一年,因
为小汉汉的关系,成群结队的犀鸟,飞到史达腊河边的时候,它们在小汉汉
被捉的那座胡椒园上空盘旋了一阵,像是在向小汉汉道别,又像是在作最后
一次的努力,看看能不能救出小汉汉。它们在天空中大声鸣叫,小汉汉也在
笼中回应,鸣声震耳,吓得在椒梯上采椒的主人翻跌下来,拼命跑回家去,
一边跑一边喊道:『大头鸟来了,大头鸟来了,孩子们,快回家去,快回家
去。』然后他们就躲在屋子中不敢出来。
犀鸟们盘旋了一阵子,都飞到那棵榴连树上去,由于数目太多,压断了
不少枝桠,直到今天,那棵榴连树还留下许多枝桠折断的痕迹,十几年后的
今天,那些折断的地方,变成又粗又短。那座胡椒园的主人,现在已经七十
多岁了,当有人提起那棵榴连树时,他还会告诉你,那是被『大头鸟』压断
的,而居住在史达腊河边的老一辈的人,却还回记得当年『大头鸟搬家』的
情景。
犀鸟们在榴连树上歇了一会儿,便向龙牙山飞去。
龙牙山,是一座又高又大的山,山上长满原始森林,它的位置就在史达
腊河下游与双溪格(SUNGAI KLAUH)交界处附近。由林岗山上,可以望见
它蓝蓝的影子。它的形状,就像一只倒盖的石臼,山顶平阔,接近平台的山
崖非常陡,稍低处才斜斜发展,山麓广阔。这座山,当地人叫做(BUKIT
LESUNG),它和林岗山相距约十馀哩,人们乘小船前往,大约要七八个钟头
,但犀鸟们直线飞去,一个多钟头就飞到了。但是,犀鸟们不善久飞,它们
沿途停歇,有如出外观光一般,因此这一次的远征,花去了不少时间。
在沿途中,它们除了看到史达腊河蜿蜓流向北方,和鲁巴河汇合,然后
向南中国海流去之外,还看到史达腊河两岸的大片原始森林,还有那建立在
史达腊河口附近的木板厂,正在向原始森林一步一步迈前的简单载木桐火车
铁轨。犀鸟老韩韩是识途老马,由它担任领队,它沿途不断地向年轻的犀鸟
好像能能、支支和皮皮等讲解沿途风光,它还预言,那间板厂的简单铁路,
有一天会伸展到林岗山山脚下去,老韩韩的预言,今天已经差不多应验了,
那间木板厂的运木铁轨,已经铺到晋成路边,距离林岗山山脚,不过两三哩
而已。
傍晚时分,这一大群的犀鸟,沿途找寻食物,终于飞到龙牙山了。夜晚
,它们就栖息在山上的原始森林里。在那儿,它们见到了闻名已久的老犀鸟
——『老古爷爷』。它已经很老很老了,头发差不多已经脱光,头上的角,
又大又红,下巴充满皱纹。样子虽老,但却还有力,能飞,这也许是鸟类的
本能吧,直到它们临死前,还要找寻食物,当它不能飞时,已经是死神降临
在它的身上了。
在那人烟少到的龙牙山原始森林里,住着更多的犀鸟。除了老古爷爷和
它的子孙外,还有犀鸟家族中的其他成员。此外,还有其他地方飞来的各种
犀鸟,它们都是飞来参加『犀鸟家族大会』的,它们歇宿在森林里,等待太
阳升起,等待明日的到来。

八、犀鸟家族大会


龙牙山上的原始森林,是人类罕到的地方,但是,当第二天太阳刚升起
来,曙光照耀着原始森林的时候,早起的能能,便发现了一个『人』,正在
它们歇息处不远的一株果树山找果子吃。小犀鸟能能赶快飞到老韩韩身边,
把睡眼朦胧的老韩韩叫过来,指着那『人』问道:
『老韩韩,在这森林里,怎会有人类居住,而且这么靠近我们,那我们
不是要非常小心吗?它爬树真快哩。』
老韩韩揉一揉眼睛,笑着说:『那不是人,而是猩猩,只是它的样子有
点像人而已,你看,它全身有毛,头很短,额向后倾,手长,没有穿衣服,
怎会是人呢?』
能能问道:『我们居住的林岗山森林,有这种猩猩吗?』
『有的,这种猩猩,伊班人叫做「乌冷胡丹」(ORANG HUTAN),华
人有的叫『山人』,是婆罗洲的特产,从前很多地方都有,林岗山也有一些
。但这些年来,比较少看到了。假如人类继续射杀猩猩的话,相信不久它们
就会绝种了。听说在北婆罗洲地方,设有这种猩猩的保护区,除了不准人类
射杀它们外,还加以人工饲养。砂拉越如果要设立猩猩保护区的话,龙牙山
倒是一个好地方。』
它们谈了一会,犀鸟们纷纷醒来了,在这座原始森林里活动,寻找食物
,然后就飞向『老古爷爷』做窝的那棵大树上去。许多犀鸟,歇在同一棵大
树上,远远望去,看见黑白相间的羽毛,布满树上,不断摇动,叫声混杂,
蔚为奇观。
这一天,老古爷爷起得特别早,它把那不很齐全的羽毛整理得好好,把
它那顶冠也磨得光滑,然后走出窝去。于是,『犀鸟家族大会』便开始了。
这是各种犀鸟齐集的大会,主要由年纪最大的老古爷爷讲解老祖宗留下来的
古老故事、它的经历和见闻,还有就是回答犀鸟们的询问,再下来就是由那
些有一定年龄的犀鸟好像老韩韩之流补充谈话。
老古爷爷以它毕生的经历和学识,和犀鸟们讲了以下的故事:
『砂拉越被称为犀鸟之乡,顾名思义,这儿有很多犀鸟,事实上,过去
一向来都是这样的。在这里,我们犀鸟有八个家族,样子相近,都有冠或角
,尾巴的羽毛大而长,嘴巴比同体形的其他鸟类来得大很多。』
『在最早的时候,在砂拉越的森林里,到处都有我们的家族,但后来由
于人类的捕杀,犀鸟已经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大财』(TAJAI)、『肯雅
兰』(KENYALANG)和『河佬伯达拉』(ALAU PEDALA)三种,因为人类喜
爱我们的喙和冠,他们任意捕杀。在过去,人们捕杀犀鸟,取了冠,有的卖
给中国商人,他们带回中国去,雕刻成美丽的艺术品,例如十二生肖、小巧
的亭台楼阁,作为摆设的珍宝;也有人雕刻成鼻烟壶,再卖到世界各地,包
括砂拉越。有的则落入加央人和加拉毕人手中,他们做成耳垂和耳夹,刻上
花纹和图案,做为耳朵的装饰品,他们称为『砂婆达汶』(SABOU
TABUN)、『阿倍巴固』(ABEY PAGU)和『鸟浪波多』(UDANG
BETO)。』

『我年青时候,和同伴们到过拉让江——那是砂拉越最长的河流,和加
拉毕高原,我的好些同伴,都丧生在土人的弓箭和长矛下,它们的嘴和角质
的冠,都成了人类的装饰品。我们的最大敌人就是人类,大家要十分注意,
有人类的地方,要十分提防……』
老古爷爷还没有说完,多嘴的皮皮便插嘴道:『是呀,能能的弟弟小汉
汉,不久之前才被住在史达腊江边的人抓去了。』
老古爷爷接着说:『那真是一件不幸的事。不过,只要那人不杀它,而
它又还想念森林中自由的生活,它还有恢复自由的一天。』
老古爷爷接着又讲了许多故事和见闻,它一件一件地说,不时陷入回忆
的境界中,像是回到它年青的时代。最后,老古爷爷作出预言:『由于人类
和犀鸟祖先有着不寻常的关系,终有一天,人们不再捕杀犀鸟,人们将会尊
敬犀鸟,犀鸟之乡,将到处是犀鸟。』
许多老犀鸟接着发言,使这项大会热烈进行,成功结束。


九、到外面去看世界


「犀鸟家族大会」结束后,那些别地方飞到龙牙山来的犀鸟,有些陆续
飞走了。
汉汉挂念着被捕的小汉汉,便要带领家人飞回来岗山的老家去,可是,
能能却不愿回去,它在听了老犀鸟们的描述后,对砂拉越大地充满向往,它
决定到外面去看看世界,它要飞翔在砂拉越所有的原野上。它说,将来它一
定会回到林岗山去,去看看爸妈,去探望小汉汉。孩儿长大了,翅膀硬了,
它要往那儿飞,做父母的又怎能阻碍,於是,能能告别了汉汉的家人,告别
了老古爷爷和其他犀鸟,向西飞去,它要到砂拉越的西方——首府古晋先看
看,然后再向东飞,到鲁巴河、到拉让江,到加拉毕高原、到巴南河,到老
越河谷、到全砂拉越去看看。它还跟老爷爷说,飞向拉让江的时候,再经过
龙牙山时,它会再来探望老古爷爷。老古爷爷听了能能伟大的志向,大力鼓
励它,说道:「砂拉越本是我们犀鸟的家乡,应该到处去看看,增广见闻,
年轻一辈,也应该有这样的理想。去吧,勇敢地飞出去,看看辽阔的天地,
别做井底之青蛙,外面的天地是广阔的。」於是,能能展翅飞走了。它是一
只勇敢的犀鸟,代表肯雅兰精神。
汉汉带着嫦嫦和支支,离开了龙牙山,飞回林岗山。

再说小汉汉的遭遇。

自从大群犀鸟飞过之后,椒园主人一连几天没有看到犀鸟再飞来,渐渐
放心,而他的孩子胆子也大了起来,敢用绳子绑着小汉汉带它在胡椒园里到
处玩了。那天下午,小孩子用一些冷饭喂饱了小汉汉后,又带它出门,没想
到绳子绑得不够紧,脱了开来,小汉汉发觉脚上没有束缚,便展翅高张,一
下子就飞到那棵榴连树上。
那小孩子走失了小汉汉,便拉着那截绳子,边跑边哭,回到家中去向他
的母亲哭诉说:「你别哭,等我引它下来,再把它抓住。」於是他又故技重

施,把上次那个捕捉小汉汉的箱子再拿出来,在里面放下冷饭,然后躲到一
边去。
小汉汉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禁暗笑,心中道:「还想骗我,我可没
有像上次那么傻了,我要回到爸妈那儿去了,再也不上你们人类的当了。」
它歇了一会儿,便展翅向林岗山飞去。而那个小孩子,在榴连树下大哭大闹
,直到天黑,才被他的父亲拉回家去,他对於不小心让小汉汉飞走,感到万
分的懊悔。
且说小汉汉飞向林岗山去,刚飞一段路程,就觉得疲倦万分,因为在笼
里关了几个月,翅膀不灵活了。但它还是停停歇歇,慢慢地飞回老家去,一
心只想念着爸妈和哥哥姐姐,连米拉河畔美丽的景色也无心观赏了。
小汉汉满怀希望回到林岗山来,虽然已经精疲力尽,全靠一股希望在帮
它飞回古农树上。但是,当它回到家门,看见老巢已经荒废多时,有些青苔
败叶塞在洞中,又潮湿又肮脏时,只觉得眼前一黑,差一点就掉下古农树下
去。幸好它还能在最危急的时候抓住洞口,没有摔下去。它明白了,它也想
起来,父亲母亲和兄姐都飞到龙牙山去参加「犀鸟家族大会」,还没有回来

在大森林里,天黑得很快,不一会儿,夜就来临了。小汉汉又饥又累又
冷,无处可去,只好在旧巢中胡乱过了一夜。
第二天天刚亮,小汉汉就冷醒了。它好饿,得先找些食物来充饥。但是
,它的捕捉能力已经大大退步,抓不到昆虫,又找不到野果。最后,它在绝
境中,又想起了那被关在笼里的日子,虽然失去自由,但却不愁饥饿,也不
愁风吹雨打。於是,它在走头无路的情况下,又向史达腊河边飞去,回到那
座胡椒园去,重过它的「囚徒」生活。
当小汉汉飞回到那棵榴连树上时,那个小孩子看见了,大声叫道:「大
头鸟回来了!」便拿了一些冷饭,放在不远的地上。小汉汉实在太饿了,便
不顾一切的飞下去,啄吃那饭粒,而那小孩子却一步一步慢慢移动走近来。
小汉汉看在眼里,知道他要抓自己,却也不害怕,因为它已经决定重过「囚
徒」生活,要不然它也不会飞回来。因此,那孩子一把就把小汉汉抓住,然
后高兴地嚷道:「大头鸟又被我抓到了,大头鸟又被我抓到了。」一边嚷,
一边抱着小汉汉回到家里去,把它再关进笼里,并且说:「这一次再也不能
让它跑了。」小汉汉饿极了,只顾吃那些放在笼里的饭粒,其他的事件一概
不在乎。
傍晚的时候,孩子的父亲回来了,知道那只大头鸟又被抓回来,便对孩
子说:
「看样子,这只大头鸟已经给我们养驯了,昨天并不是它要逃走,而是
要出去玩玩,玩累了,今天它就飞回来,那以后就不必把它关在笼子里了,
在屋旁的杨桃树上架一枝木棍,顶上盖几片珍片,就让它在那儿住吧。」
第二天一大清早,那小孩子在喂饱小汉汉之后,把笼子打开。小汉汉一
下子就飞出去,先停在那棵榴连树上,然后又向林岗山的方向飞去。那小孩
子看见了,又大哭大闹,说他的爸爸害了他使他的「大头鸟」又飞走了。他

的父亲安慰他道:「你先别哭,它只是飞出去玩玩,玩累了就会回来的。」
他口中虽然这么说,心中却没有十分把握。他的这一项决定,好像是在下赌
注,能不能赢,要看今天傍晚才知道。
且说小汉汉一得到自由,便高兴非常,它再次飞回老巢去,看看能碰到
什么亲人吗?这一次,他比较习惯了,没有前天那样累,但是到了古农树上
,看到旧巢仍然空着,又失望了。但是,它还想,找不到亲人不要紧,自己
也可以生活,於是它决定留下来,先整理旧巢,住下来再说。
小汉汉打定主意后,便动手修巢,它先到森林里,打算先找些木块,然
后去衔些泥土来。可是,刚开始工作,倾盆大雨就来了,还夹着一阵阵的风
。小汉汉在笼子里住惯了,好久没有被风吹雨打,这次再面临风雨,竟然受
不了,牙关不断在打战。它又想起笼中不愁吃不愁风吹雨打的生活来了。
风雨停了,小汉汉又暂时忘记笼中的生活,它想在森林里奋斗。它觉得
有点饿了,便飞到半拉河畔去,想捕些小虫来充饥。到了那里,小飞虫倒不
少,只是小汉汉的体力已经衰退,也不够准确,竟然没有办法捕到那些往日
它喜欢的飞虫。后来,它总算抓到几只不大合口胃的昆虫,胡乱吃了。它的
滋味和笼中的冷饭相比,相差很远,它又有点动摇了。然而,当它望向林岗
山时,勇气徒增,它又往上飞去,继续修巢。
到了中午,小汉汉又累又饿,意志又动摇了。傍晚时分,它终於决定飞
回笼里去,它已经是一只退化了的犀鸟,再加上意志不坚强,它已经不能适
应山林间的生活了。


十、留恋寄人篱下生活


汉汉带着家人回来林岗山的时候,已是小汉汉回到笼子里去后的第五天
。它们发现巢穴有异,却没有想到是小汉汉曾经回来。当汉汉修好旧巢,把
生活安定下来,那已是两个礼拜后的事了。它挂念小汉汉,当天便飞到史达
腊河边来,到胡椒园里的榴连树上,大声叫唤。小汉汉一听见叫声,便从杨
桃树上飞过来,一看到是汉汉,久别重逢,十分高兴,大声的叫,自然也引
起了那小孩子的注意。当他看见小汉汉跟着汉汉飞向林岗山时,又哭喊「我
的大头鸟被另一只大头鸟带走了。」他的父亲却说:「不要紧的,说不定明
天它会带更多大头鸟回来。它过惯了这里的生活,会倒回来的。」
小汉汉跟着父亲,回到林岗山,和母亲姐姐见面,非常愉快。问起哥哥
,知道它怀着远大理想,飞到外地去看世界,心中又羡慕,又是惭愧。它的
决心又有些动摇了。
小汉汉又决定回到了林岗山来生活了,於是,它随着父母和姐姐,飞翔
在森林里,寻找食物,捕捉昆虫。山林中的生活总是艰苦的,要提防猎人,
又要受风吹雨打,还要辛劳地寻找食物,小汉汉过两天就有些吃不消了。於
是,它向汉汉提出,说它对山野里的生活适应不来,它要回到胡椒园去,那
儿一切都不用愁,并劝它的父亲全家人都搬到那儿去。
汉汉听了,大为生气,大骂小汉汉丢尽了犀鸟家族的脸,并说将不再把
小汉汉当着是犀鸟的一分子,要把它逐出去。说完狠狠在小汉汉头上啄了一

口。小汉汉忍着痛,飞回史达腊河边,重过那种靠人喂养的生活,於是,那
孩子又笑了,它再也不担心小汉汉会一去不回头了。不但如此,他还常常让
小汉汉站在肩膀上,带着它到处跑。
有一天,那孩子带了小汉汉到班杜小镇去,镇上的人看见小汉汉驯服的
样子都围拢来看,有的人还用手摸它的羽毛,那孩子非常得意,把小汉汉的
故事大大加以夸张,而小汉汉也觉得飘飘然,再也不想念山野中自由自在的
生活了,也渐渐忘了父母和兄姐。
可是,汉汉一家人并没有忘记小汉汉。汉汉虽然非常生气,但它还是派
了嫦嫦带着支支,到史达腊河边的那座胡椒园来探望小汉汉。
那一天,嫦嫦和支支把小汉汉叫到榴连树上去,再劝它回到林岗山去,
过山野的生活。小汉汉说:「我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呢,不愁住不愁吃,
而且也很自由,主人并没有把我关起来,和你们相比,我觉得好得多,为什
么要那样辛辛苦苦,去受风吹雨打,去辛苦找寻食物呢?我也劝你们,不如
和我一起生活,我们照样可以在天空中自由飞翔,而且舒服得多。」支支听
了,便说道:「你接受人类的喂养,失去了生存竞争的能力,有一天你会吃
亏的,你没有真正的自由,你已经不是一只勇敢的犀鸟了,哥哥从外地回来
时,会瞧不起你的,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嫦嫦也说:「你不要忘了,人类是我们犀鸟的敌人之一,他们不会真得
对你好的,有一天,当他们要你的冠或者羽毛时,他们会杀了你。还是回去
吧!」然而,小汉汉始终听不进去这些劝告,没有回到山野里去。嫦嫦和支
支失望而又伤心,从此很少再来探望小汉汉了。
过了一段时间,飞遍整个砂拉越大地的勇敢的犀鸟——能能回到林岗山
来了。它又回到林岗山的原始森林里,回到古农树上,和它的父母妹妹见面
。它经过磨练,长得更加结实,羽毛更加丰满。它的经历,足以成为犀鸟中
的英雄。
於是,犀鸟们又在古农树上,召开一项欢迎大会,并请能能把见闻讲给
大家听。当年参加联欢大会的那群犀鸟,大多数还在,好像脱光了头发的老
韩韩、顽皮的及及,多嘴的皮皮,好管闲事的时时,最会生蛋的光光,嘴巴
最大的就就等。它们都热烈地欢迎能能回到林岗山来,为林岗山上的犀鸟争
来了荣誉。
能能在众多犀鸟的要求下,它以愉快的心情发言了。它说:
「各位亲爱的父老兄弟姐妹们,托大家的福气,我终于平安顺利回来了
。在我出外的日子中,我飞过许多地方,也增长了不少见识。首先,我要给
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从今以后我们犀鸟八个大家族的成员,再也不
必害怕和提防人类了,因为我们犀鸟已经在砂拉越野生动物保护法令下受到
保护。在这项法令规定下,任何人不得随意猎打、杀害、捕捉、售卖或者拥
有我们。如果有人违反这项法令,他将被关一年到两年并且罚款二千元到五
千元。」能能说到这里,犀鸟们齐声欢呼,为它们光明的前途而高兴。
能能接着下去说:「当年龙牙山上的老古爷爷的预言已经灵验了。老古

爷爷曾说说:由於人类和我们犀鸟祖先有着不寻常的关系,终有一天,人们
不再捕杀犀鸟,人们会尊重犀鸟,犀鸟之乡,将到处是犀鸟。现在,这一天
已经到来,人们不单将我们列为受保护动物,还将我们的画像,列为州徽,
作为一种标志。它正被广泛使用,到处都是。除了在文件上可以普遍看到我
们的画像外,在拉曼桥头,可以看到我们展翅的形象,正高置在纪念碑上。
在古晋诏安路,有一个全砂拉越最大的卫星镇,是以肯雅兰命名,还有,州
元首颁赐给有功人士的勋章,也以肯雅兰为名。我们的名字——肯雅兰,已
经成为砂拉越的代表,这是我们的光荣,让我们高呼,肯雅兰万岁。」
最后,能能号召林岗山上所有的犀鸟:
「从今以后,人类不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无需再提
防人类的捕杀,我们还可以通过人类的法律,救出那些以前被捕而被人养在
笼子里的兄弟姐妹。父老兄弟姐妹们,我们不必再躲在大森林里了,让我们
都到外面去看看广大的世界吧。一星期后,我要再次飞到外地去,谁愿意跟
着我飞遍祖国的大地,请做好准备。」
许多犀鸟,包括好久都不曾飞出第二省的老韩韩,都热烈欢呼,它们都
决定跟着能能飞往更加广阔的天地。


十一、小汉汉死在杨桃树下


能能回到林岗山的第二天,就决定去探望它的弟弟小汉汉,它已经从家
人的口中,得知了小汉汉留恋那依人篱下,不必劳动就有冷饭吃的那种生活
,它决定把外地广阔的天地和自由的可贵这问题和小汉汉谈谈,并带它一同
飞出去。
那天早上,能能、支支和嫦嫦,便离开林岗山,飞到史达腊河边,飞到
那座胡椒园来。在那儿,静悄悄的,听不到小孩子的声音,好像没有人在,
也看不见小汉汉身影,后来,它们发现屋子的大门和窗子都关着,那家人不
在,於是它们便越飞越近,到处寻找小汉汉,它们终于在那颗杨桃树下找到
了它,小汉汉并不是被绑在那儿,而是死在杨桃树下,就在它常栖息的那枝
棍下面。看样子,是刚死去不久,而且是由棍子上掉下来的,嫦嫦等看到此
种情形,非常悲痛,大哭了一阵,伤心地飞走了。
小汉汉深得主人喜爱,为什么会死呢?是生病死的吗?它的主人又去了
那里?这一切答案,在它的主人回家里后,从小孩子的哭声中找到了。
原来,在好几天前,胡椒园主人的小儿子生了病,一家人便带着儿子,
到班杜小镇给乡村医生看病。原以为当天下午就可以回来的,没想到那孩子
得的是急症,乡村医生没有把握医治,便写了一封介绍信,赶快送他到成邦
江医院去。这一去,就去了七八天,家中没有人照顾,也没有人拿冷饭给小
汉汉吃。小汉汉饿了几天,又没有能力捕捉昆虫,再加上好久以来吃冷饭吃
惯了,吃不下其他东西,而且好久不必自己寻食,也不知道那儿有可吃的野
果。一向依赖主人供食,一旦主人离开了,它便活活饿死了。
小汉汉死了之后,它的尸体被制成标本,后来据说流传到古晋去,被一
家博物院搜购,阵列橱窗内供人永远参观了。

十二、飞遍砂拉越


远征的日子终于到来了。那一天,林岗山上的犀鸟起得特别早,它们都
集中在古农树上,等待出发。它们准备先到龙牙山去探望老古爷爷和其他的
犀鸟,把好消息带给它们,然后再邀它们参加漫游砂拉越的旅程。
能能是远征队伍的先锋,而老韩韩则是领队,当所有的犀鸟都到齐后,
它们便启程了。为了不使能能的家人触景伤情,这一次它们飞向龙牙山时,
不经过史达腊河边的班杜,以免能能的家人看见那座胡椒园而伤心。它们绕
着飞过米拉河,然后再经过「不烂尧」山,沿着双溪格拉(SENGAI KLAUH)飞
行,直向龙牙山飞去。
到了龙牙山的原始森林里,犀鸟们才发现,它们来的正是时候。原来是
老古爷爷病重,就快要死了。当老古爷爷看到能能时,对它说:「小伙子,
你真行,总算我没有看走眼,说一些经历给这儿的弟兄们听吧。」
於是,能能又把那些好消息告诉大家。老古爷爷听了以后,感动得流下
眼泪来,它说:「我的预言——犀鸟之乡,将到处都是犀鸟——已经实现,
我们犀鸟得到了应有的地位,我总算知道了这一切,不枉活了一辈子,我死
也暝目了。」说完之后,安祥死去。
能能和那一大群犀鸟,便为老古爷爷举行一项大规模的追悼大会,许多
飞鸟都来参加,使整个龙牙山轰动起来。
追悼大会过了以后,它们又在龙牙山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和那儿的犀鸟
会组成一支更大的旅行队,远征整个砂拉越。
它们飞过高山和河流,参观过了大城和小镇,自由自在地飞翔,一边在
唱歌。

它们唱道:

肯雅兰,肯雅兰,
你是伊班人的战神,
你是砂拉越的代表,
在这块美丽富饶的土地上,
到处都有你的存在,
充满你的精神。
肯雅兰,肯雅兰,
你是勇敢的代表,
你是英雄的化身,
你的名字与砂拉越共存,
你的形象永远象征光明,
自力更生,发奋图强。
肯雅兰,肯雅兰,
在森林和原野,

在高山和大河,
都有你的呼声,
你永远向前,
自由自在飞翔,
肯雅兰,肯雅兰,
肯雅兰,肯雅兰,
肯雅兰,肯雅兰……

(完稿於1977年8月)

Tuesday the 1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