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权者眼中 砂拉越和沙巴 一直被视为后娘养的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Image result for 当权者眼中 砂拉越和沙巴

 当年,新加坡和北加里曼丹人民要求独立的呼声风起 云涌,强烈冲击着英国在当地的殖民统治为了能够更长久 地维护英国人在当地的利益,英国人便把奴才提升为总管实行间接统治,即所谓新殖民主义的统治形式。这些殖 民地,美其名为“通过马来西亚取得独立”,实际上,当地人 民都感觉到它们只是变相的殖民地。在联盟(后来的国阵、希盟、国盟)当权者眼中,并没有什么 值得重视的名分,砂拉越和沙巴 也一直被视为后娘养的,或“小伙伴”,“小殖民地”。

 

 

马来亚争取独立的斗争

 

21老友网  http://www.of21.com/v1/《我们的主张
07-02-2021

 

争取独立的斗争

 

日本投降后 在国际反法西斯力量的联合战斗下,1945年8月15日, 日本法西斯宣布无条件投降。马来亚人民抗日军迅速进驻全 国大中城市,释放政治犯,维持公共秩序,没收敌产救济贫 苦群众,保护各阶层群众的正当利益。不久,英国人重回马 来亚,迅速恢复它的殖民统治,并且毫不迟疑地向过去共同 抗日的盟友进行残酷镇压。

那个时期,虽然超过50万各族 人民被组织起来,超过一百万各族群众被动员起来,反对饥 饿,反对压迫,争取马来亚的自治和独立。但是英殖民当局 对人民的强大呼声却置若罔闻,并于1948年6月20日进行全 马大逮捕,妄图一举扑灭人民要求独立的烈火。

 

抗英民族解放战争爆发

 

面对血腥镇压,马共和许多为独立而斗争的政党和人 民,被迫转入森林,拿起武器,再一次为了驱逐外来侵略者 而战斗。这就是1948年6月20日抗英民族解放战争爆发的重 大历史事件。

六七千名马来亚民族解放军,抗击着从英联邦 调集来最高时曾达40万的英国殖民军警。民族解放军苦战十 年,付出了极其沉重的牺牲,从根本上动摇了英国对马来亚 的殖民统治,迫使它提早结束其直接殖民统治,允许马来亚 联合邦独立。

 

人民的牺牲

 

在这场争取独立的战争中,数以百计的马共优秀干部牺 牲了,数以千计的马来族爱国志士被投入牢狱,有些牺牲在 绞刑架上,数以万计的马共党员和独立斗士付出了生命和青 春,几万名革命志士和爱国人士被驱逐出境,为数近百万的 乡村居民,被英殖民当局捣毁家园,赶到460个集中营(所 谓的“新村”)以及其他居民集中点。各民族人民为了争取 国家独立蒙受极其惨重的牺牲和损失。

 

英国人的日子不好过

 

当然,英国人的日子也不好过:从1948年6月到1954年 1月的5年半中,马来亚民族解放军总共进行了1万9千1百多 次各种战斗和其他军事行动,击毙击伤英殖民军警2万6千多 名。英殖民当局在我国的最高政治头目之一——马来亚联合 邦高级专员葛尼被游击队击毙。1948年6月到1956年7月的8 年里,英殖民当局一再撤换其军政头目:从甄特、葛尼、邓 普勒到麦基里佛莱

三换高级专员,从布却尔、布里格斯、罗 克哈特、邓普勒、奥利佛尔、波恩到鲍尔

六易军事司令,从 朗沃齐、葛雷、杨格到卡博奈尔

三次撤换警察总监。

在这些 代表英帝国来统治我国和屠杀我国人民的头面人物中,有的 因坠机而丧命,有的因中伏而身亡,有的则因失败与羞愧而 在卧病中一命呜呼。这个事实清楚地表明,英帝国的殖民事业并不美妙,它的处境每况愈下。

 

扶植代理人

 

为了摆脱困境,英国人急忙扶持本地代理人,以便继 续维护它在马来亚的利益。当时,拥有广泛群众基础、深得 人民支持的、要求国家独立的政党都被英殖民当局封禁。巫 统这个以维护苏丹和封建集团利益为号召,高喊“巫来由万 岁”口号的种族主义政党却被精心保护和扶持。

在英国人的 推动下巫统与马华公会结成了华巫联盟(后来印度国大党也 加入)。

初时,马华公会并不是一个政党,它不过是由英殖 民当局授意同它关系密切的一些人筹组成立的一个福利团 体。它成立的宗旨是为了对抗马共的影响,协助英殖民当局 处理赶搬家、设立集中营(新村)出现的问题。英国人给了 马华公会发行福利彩票,所得盈利充作工作经费,帮英国人 一个大忙。

经过1952年的吉隆坡市议会选举,再到1955年 的联合邦议会部分民选的试车,英殖民当局精心安排,慎重 挑选,对阿都拉曼为首的巫统,配以马华公会和印度国大党 的联盟组合感到满意,

加上当时也要求独立的巫统青年团发 出恐吓要与马共联合争取独立,

英国人最终便在1957年8月 31日承认马来亚联合邦独立,表面上将政权移交给巫华印联 盟政府,实质上直到1960年代后期,马来亚无论是经济、政 治、军事、文化教育等都仍受到英国的严密控制。

 

Image result for 当权者眼中 砂拉越和沙巴

 

新殖民主义怪胎——马来西亚

 

马来亚联合邦宣布独立以后,英国在东南亚的殖民地 还有:被从马来亚强行分割出去的新加坡,以及与马来亚联 合邦隔着南中国海相望的北加里曼丹(砂拉越、沙巴和汶 莱)。

当时,新加坡和北加里曼丹人民要求独立的呼声风起 云涌,强烈冲击着英国在当地的殖民统治。为了能够更长久 地维护英国人在当地的利益,英国人便把奴才提升为总管, 实行间接统治,即所谓新殖民主义的统治形式。它授意阿都 拉曼提出新殖民主义的马来西亚计划,并仓促地将新加坡和 北加里曼丹都交由其代理人――阿都拉曼政府管理。这些殖 民地,美其名为“通过马来西亚取得独立”,实际上,当地人 民都感觉到它们只是变相的殖民地。

后来新加坡由于李光耀 野心太大,手段太狡猾,和阿都拉曼闹翻,被踢出马来西 亚。

新加坡在1965年8月9日由李光耀在英殖民主义势力扶 持下,宣布独立。而汶莱则由于不愿丧失其石油利益,不同 意加入马来西亚,甘愿继续作为英国保护国,到1984年1月 1日才脱离英国而独立。

因此,东马来西亚只包括砂拉越和 沙巴。

由于“马来西亚”计划实质上是英国人仓促炮制的怪 胎,在联盟(也就是后来的国阵)当权者眼中,并没有什么 值得重视的名分,因此半个世纪以来,国家虽叫马来西亚, 却只庆祝马来亚联合邦独立日,马来西亚成立日“9·16” 是到了50多年后,2010年才被列为公共假期。砂拉越和沙巴 也一直被视为后娘养的,或“小伙伴”,即当地人说的“小  殖民地”。

因此,马来西亚成立时,曾遭到北加里曼丹人民 的强烈反对,甚至开展了接近30年的争取北加独立的武装斗 争。 以上所述,是马来亚联合邦独立和马来西亚成立的背景 和基本过程。正如许多非洲和亚洲国家建国过程都受到西方 殖民统治者的扭曲,马来西亚的成立也是英帝国主义强权下 造成的既成事实。

 

独立后前赴后继进行斗争的一代

 

马来亚各民族人民并没有屈服于英殖民者和它的代理人 的军事镇压和政治欺骗。英国人扶植其代理人上台的一个重 要条件就是必须把它的殖民战争延续下去,变成国内反共战 争。因此,“独立”后,一方面武装斗争没有停息,另一方 面,要求实现真正独立,人民民主,公平正义的斗争,在公 开的群众运动、合法的议会讲坛,广泛和蓬勃地发展。1969 年爆发“5·13”事件前后,联盟政府关闭议会、堵死和平 民主斗争道路,在全马各地实行大逮捕。许多热血青年被投 入监牢,有一些则转入地下斗争或走进森林开展武装斗争, 迎接突击队南下。一直到1989年马共与马来西亚政府、泰王 国政府在和解的精神下签署了《合艾和平协议》,以及1990年,马来西亚政府、砂拉越政府与北加里曼丹共产党中央二局、北加里曼丹人民军达成和平协议,整个 马来西亚才真正实现全面和平。

 

当前局势和我们的主张

 

进入21世纪,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接受良好教育 的新一代觉醒起来,特别可喜的是马来民族的新一代更是成 为“烈火莫息”(改革)运动的主干力量。而独立后积极参 加社会改革运动的老一代,重新汇集起来,组建了各种联谊 会,继续为我国新形势下的社会改革运动,发挥余热。在新 形势下,一股要求干净选举,要求透明施政,反对贪污腐 败,反对朋党专制的民主改革运动,以更大规模深入发展。

但是,英国人带给马来西亚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甚至到了 独立六十多年后的今天,“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独立斗士有 罪,服务英国统治的殖民地官僚和奴仆有功”,仍然是统治 集团价值取向的主流。

经过十多年的斗争,在2018年5月9日,人民通过选票, 终于把英国人留给我国的另一个遗产——由种族主义政党结 盟、上层朋党分赃的、以巫统为老大的国阵政府推翻了。各 民族人民期盼着一个以民为先、多元团结的新的治理模式会 在崎岖曲折的磨合中产生,期盼一个新的马来西亚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