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苏禄军入侵事件(求实)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苏禄人的百年亡国悲哀,苏禄人感受自然和我们局外人不同。设想,如果现在的苏禄人是我们马来人或许华人,我们又如何想?马来西亚官方媒体一面倒地,一味指责他们,实于事无补。

 

 

沙巴苏禄军入侵事件

作者:求实

沙巴总警长韩查泰益(上图)3月10日称:大马保安部队在丹绒巴都的防线昨晚遇袭,并与苏禄军展开彻夜枪战,结果我方2名警员中枪受伤。他说自3月5日的海陆空总攻击和多番空军轰炸、扫射之后,大马军已经击毙了34名武装分子。而从2月12日苏禄军侵沙巴以来,大马军警已经射杀了53名敌军,大马方则有8名警员殉职。

此次大马政府调动军警数万(官方公布有七个营,800人/营) 、战机、直升机十几架,战车、坦克数十台,还有战舰巡弋的海陸空立体作战方式应对这批菲律宾苏鲁禄民间武裝(按照2月初的官方报导,这批苏禄人员,有武装的才30多人),像是高射炮打蚊子。

短期内入侵苏祿軍的完全溃败是预料中事。但是不可能被全歼,估计部份人员已化裝成平民潛出围剿区。类似事件也绝对不是最后一次,僅是为患的开始。过去引进的数十万人中的部份不时将会转变成兇猛的狼和虎,里外配合长期为患沙巴。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等地步,真正应证了一句老话: 引狼入室、養虎为患,但最多受患受罪的是沙巴本土人民。长期来巫统的错误政策及在处理与苏禄苏丹关系上的失误是此次事件的祸根,而罪魁祸首是前首相马哈迪为首的巫统。

看来菲律宾苏禄军入侵沙巴事件似乎还不会真正落幕,究竟这件事的由来和演变及解决情形如何?这里是我个人的看法给有兴趣的人参考:

一、苏禄与沙巴

根据历史记载,汶莱第五任蘇丹博爾基亞於1473年至1524年間的統治下,汶莱蘇丹國的領海延伸到沙巴、北方的蘇祿群島和馬尼拉,以及南方的砂拉越一直到婆羅洲島南端的馬辰。
在1658年,汶莱蘇丹將婆羅洲北部和東部的一部分割讓給蘇祿蘇丹,以答謝協助弭平文萊蘇丹國的一場內戰。


W. C. Cowie, Managing Director of North Borneo Chartered Company with the Sultan of Sulu

苏禄苏丹在1878年把沙巴租给当时的北婆罗洲公司(North Borneo
Chartered Company),1888年成为英国的保护国,1946年至1963年期間成为英国的皇家屬地 (British North Borneo )。1963年却在没有征求和得到苏禄苏丹的同意之下,按照其宗主国英国的旨意,通过马来西亚“独立”。
在马来西亚50年来,马来西亚的历届政府都有付给苏禄苏丹租金(大约马币5800元 相等 1600美元)

二、北婆罗洲特许公司(North Borneo Chartered Company)

北婆羅洲在1882年至1946年期間由北婆羅洲特許公司控制的領土,1888年成为英国的保护国;而在二次世界大戰后的1946年至1963年期間,北婆羅洲成为英国的皇家屬地,这段期間,它被称为英屬北婆羅洲(British North Borneo )。

北婆羅洲的位置處于婆羅洲島的東北部,也即是如今的東馬沙巴州。

三、北婆罗洲

首都: 山打根(战前)
           爵士頓(战后)
面積:
- 1936年 76,115 平方公里
人口:
- 1936年估計 285,000
密度: 3.7 人每平方公里

三、大马执政当局和苏禄的关系

1,非公开地承认苏禄苏丹租借沙巴给当年北婆罗洲公司的事实,苏禄苏丹曾受邀成为巫统大会嘉宾,苏禄苏丹弟弟还曾指称“巫统没有实现的诺言”。

2,每年付给苏禄苏丹租金大约马币5800元(1600美元)

3,成立马来西亚以来,沙巴与菲律宾之间的海关长期来形同虚设。实际上,乃是大开沙巴海域门户,让苏禄及其他菲律宾人自由进出沙巴,而且轻易取得马来西亚身份证(到沙巴的菲律宾人可以付50令吉就获得身份证)。

巫统与历届执政当局有预谋的进行身份证计划、M计划,以改变沙巴的原有人口成份(现在菲籍沙巴居民已达80多万,其中取得兰色身份证者有20万之多),最终为巫统在沙巴取得了主导地位。

四、此次拉哈拿督、仙本那的苏禄军事件,据菲律宾友人的“内部”讯息是:

1,苏禄苏丹不满意长期来只给区区大约5800元马币的租金,而要求提高租金,而马来西亚方面不但不同意,反而已经持续几年没有付给租金;
2,苏禄苏丹要求更多苏禄人回返家园定居,说,沙巴本来就是他们的,现在他们要”Balik kampong“;

3,菲律宾政府内的部分人鼓励苏禄人的上述要求,为他们的索土强化理由;
4,苏禄人方面说马来西亚政府曾给他们一些承诺,苏禄苏丹弟弟还曾指称“巫统没有实现的诺言”。而为了直接寻求马来西亚政府的实现承诺,并且马来西亚政府历来都很宽松对待菲律宾人,进出都很容易,所以就安排了此次武装人员进入拉哈拿督,并且要求和马来西亚政府进行谈判,结果却演变成后来的恶化僵局,爆发血案,持续迄今未了。

五、解决方案

1, 哈里士曾于1976年至1985年担任州首长期间,建议大马政府给予苏禄苏丹2亿令吉赔偿金,作为永久性解决索取沙巴土地课题。

哈里士(上图)说2亿令吉,大约是守卫沙巴海岸的每月开销。5000万令吉是给予苏禄苏丹后裔,其余1亿5千万令吉是在棉兰佬进行土地垦殖计划。
当时的吉隆坡当局不同意哈里士的方案。
但沙巴民间却有议论认为,在道义上,马来西亚的确需要给予苏禄苏丹后裔以适当补偿,哈里士的建议有其可取之处,大马政府应该予以考虑。
2,马来西亚政府采取的方案是不公开承认这个从苏禄苏丹租借的事实,而是应附式的每年给大约1600元美金的租金,对苏禄方面的其他要求和马方曾给的承诺,也都采取拖拉搪塞的态度,以至终于酿成此次惨剧。

六、我的看法

苏禄人的几百年来的亡国悲哀,苏禄人感受自然和我们局外人不同。设想,如果现在的苏禄人是我们马来人或许华人,我们又如何想?
我个人是同情苏禄人的处境,理解他们的悲哀,而希望当政者尊重他们的合理要求,用人道的方法处理,避免进一步恶化事件。
苏禄民族是一个有着坚韧和强悍性格的民族,强硬的手法,只是压着一时,并非根本解决之道。
马来西亚官方媒体一面倒地,一味指责他们,实于事无补。

Wednes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