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主义而不骂人(李祺绵)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早期的马华与人联党,在政见方面各有不同,但未听到当时的陈修信或王其辉(上图)咒骂民主行动党,或社阵线的领导层。

他們有时候还会彼此问候交流与尊重各自不同政见的政党的尊贵议员,从来未有在公开的场合或议会里大声骂对方。

李祺绵         

     中国共产党在建国后,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互不共认是事实。当时的中国,一开收音机,就在呛美帝国主义,說资本主义是只纸老虎。但,他們只有责骂帝国主义 与资本主义的政见与政见之不同而已。从未听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有责骂美国总统或其执政议员的言论。         

     五十年代中期至六十年代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未取得政权之前,或在执政时,在每次的议会或群众大会,从来未听过他们对工人党的领导层作出人身攻击,或咒骂当时 的马绍尔与林有福的那种甘为五斗米而折腰的败家子的政治叛徒。总而言之,當時多是强调其政治的路线是不是适合星洲人民的意愿而已。  

     

      王其辉(中间持帽者)在50年代末,马不停蹄的奔走全砂各省,为刚成立的人联党召兵买马。       

     据所知早期的马华与人民联合党,在政见方面各有不同,但未听到当时的陈修信或王其辉咒骂民主行动党,或社会主义阵线的领导层,或對其他的反对党的人身攻 击。他們有时候还会彼此问候交流与尊重各自不同政见的政党的尊贵议员,时而讨论时事的趋向,或探討未来的走向与方针,从来未有政见不合而在公开的场合或议 会里大声巨呼地骂对方。早年的這批政治工作者这种有人性与有政治道德的政治風範,是值得大家学习的。         

     這些年來的大馬政治文化,正日益走下坡路。许多政治议题不顺在朝的耳目,或不符合个人的劣见,而大声巨呼在呛那些获得人民大力支持的政党。这种政治文化是 从二零八的308学起。在近几个月来,一些领导层不但不向那些人民看齐,反而以个人的劣见粗暴地在咒骂对方的一些符合人民需求的政治方向与诉 求。         

     “顺者昌,逆者亡。”“顺民意者得天下,逆民意者失江山”大把的江山,再重建并非易事。本在天下为王者突违民意,其王者之位必有跌失。虽为在位而狂喜,但 如今已知大势已弃,而更加的狂妄而为。时在咒骂那些顺民意而将获天下的人选,或其政党将在未来之日,目见光明之降临。而不识其气,必定是走上穷途末路而身 亡。         

     回教断肢法,那是回教徒的顺归回教法的一种尊重与执行,而非回教徒并无关联。在吉兰丹州与吉打州,在回教党的政治势力之下,还未能执行断肢法,更何况又有 非回教徒参予的国会,更加无法通过宪法来执行回教的断肢法。真是愚人说梦话。反对回教国为国教,那是非常不利於非回教徒的一种执法。任何有意识与有灵性的 非回教徒议员或人民都会反对的。何怕会有回教宪法的议案呢?         

     在马来西亚许多非回教徒,都不希望有回教国的存在。但是在前首相倡导回教国的提议时,却只有势单力薄的议员在议会上唱反对声。但身为在朝里的非回教徒,何 以沉默而不抗声?。今天就是这些“英雄”又大声巨呼在呛其他在野党的不是等等。其实身为真正的政治家,当时就不该默然不抗声,而今其大势将去,却以大声巨 呼反对回教党。         

     大势已去正的,已在黑暗中摸索的政党,早已不获得选民的支持,他们,那是在做垂死挣扎,希望奇迹出现。明白道理的人民都会爆出其心中的不满现在的当朝执政 者。在朝的执政者的势力日逾式微与薄弱,是现在时势的必然走向,怪不得现在当政者们普遍心慌意乱,唯恐明天的权势滂落而不再成为人民的代议士。“识时务者 为俊杰“。不要每天唱伊党回教法,不要把民联视为深仇大恨,何苦呢?把你们的力气集中去办理老百姓期盼你们做的正经事,真正去纠正现在执政当局的种种执政 弊病,以挽回民心。紧记得: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3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