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保党已就退出国阵加入土著团结党一事和马哈蒂尔进行协商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Image result for 伊斯兰国家发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马岩岩  马岩岩- 伊斯兰国家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未来马来西亚政坛斗争,可能将由原来的马哈蒂尔对纳吉布转变成马哈蒂尔对安华。马哈蒂尔完全可以利用这段时间,不断接受或收买原来巫统国会议员以及国阵其他的成员党,加入土著团结党,或者以对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各个击破的方式,使他们分裂,从而站到土著团结党一边。目前沙捞越土保党,已就退出国阵加入土著团结党一事和马哈蒂尔进行协商。马哈蒂尔也表示,欢迎巫统或国阵其他的成员党加入希盟,并不排除给他们高级官位的可能性。这将成为未来马来西亚政局变化的看点

 

Image result for 伊斯兰国家发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马岩岩 马岩岩- 伊斯兰国家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目前东马沙捞越拥有13个国会议席的土保党已就退出国阵加入土著团结党一事和马哈蒂尔进行协商而马哈蒂尔也表示,欢迎巫统或国阵其他的成员党加入希盟并不排除给他们高级官位的可能性这将成为未来马来西亚政局变化的看点。

 

马来西亚大选之后的政治演变

马岩岩:马哈蒂尔首先要处理民粹经济挑战、执政联盟内部各党政治利益平衡、以及与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关系
 

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结束,结果让很多人吃惊,执政61年的执政党联盟“国阵”获得79个国会议席,败给获得122个国会议席的反对党联盟“希望联盟”,至此终结了马来西亚长达多半个世纪的一个执政联盟连续执政的局面,也是马来西亚建国以来首次实现了政党执政轮替的局面。

希盟胜利的原因

而希望联盟的胜利,可归结为几个因素,包括:马哈蒂尔的个人影响力,消费税课题,纳吉布家族的贪污印象,以及影响乡区垦殖民区的联盟土地发展局贪腐案。

在选举前的竞选期,4月28日前后,可以看到每当有马哈蒂尔的政治讲座,都会迎来人潮爆满的情况,这一状况一直延续到大选日的前一天晚上。面对这一状况,从纳吉布首相发言和出席活动可以看出,他对马哈蒂尔的影响力显出了些许担心。对城市区的选民来说,毫无疑问,会始终支持反对党联盟,从原来的民联到现在的希盟,而马哈蒂尔的出现,给他们期望的胜利增添了强有力的信心。

对于城乡交界处的选民来说,实施消费税引起物价上涨,使得这一区域的选民受到的影响最大。这一经济困境,加上马哈蒂尔的个人魅力,以及纳吉布家族带给政府的贪污腐败的负面印象,使得城乡交界处的选民做出了不同以往的政治选择。

而被国阵和希盟同样看重的起到“造王者”作用的乡区垦殖民区的选票,在第14届大选中出现了投票意向的改变。例如,一个垦殖民区霹雳州丹绒马林国会议席,其种族比例为:巫裔(马来人):55.56%,华裔(华人):25.56%,印裔(印度裔):13.02%,其他:5.87%。在第13届大选中,该区代表国阵的候选人黄家泉以多数票4328票赢得对手、代表反对党阵营民联的候选人陈仪乔,而在第14届大选中,代表反对党阵营希盟的候选人郑立慷反而以多数票5358票赢过对手、代表国阵的候选人马汉顺,以两届的大选多数票计算,希盟等于比上一届多赢了9686张选票。这说明,在丹绒马林这个国会垦殖民区,选票从国阵流向了希盟。而影响部分垦殖民选票投向的原因,除了消费税课题,就是纳吉布家族给政府带来的负面印象,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课题是联邦土地局的贪腐案,使得垦殖民区村民的经济利益受到损害,而这时马哈蒂尔以其过往对国家的贡献以及对马来人族群利益的维护,给了垦殖民另外一个政治选择。

马来西亚
92岁马哈蒂尔复出 赢得大选
曾在1981年至2003年担任马来西亚总理的这位反对党领袖宣告赢得大选,在92岁高龄实现史无前例的政治东山再起。

第14届大选是否预示着种族政治消失?

大选次日,无论是网媒,纸媒还是社交媒体,都在渲染全民海啸的政治氛围,并预言主导马来西亚政治长达半个世纪的种族政治即将消失。

但实质并非如此。首先,如何定义“全民海啸”的基数?第13届大选时,全国大约有90%的华人把选票投给以民主行动党为首的反对党阵营“民联”,时任首相纳吉布把这一现象以及华人基数称为“华人海啸”。在第14届大选中,几乎相同基数的华人依然把选票投给反对党阵营希盟,而马来人选票是否也存在相同基数,也就是90%左右的马来人把选票投给反对党阵营希盟,才叫“全民海啸”呢?

根据政党状况以及投票结果来看,并非如此。第14届大选中,同时并存五个马来人政党,包括执政党联盟国阵中的巫统,希望联盟中的土著团结党,公正党,诚信党,还有作为反对党单独竞选的伊斯兰党。而马来人选票会被这五个政党分裂成五个部分,巫统总得票:2525713,土团党:718648,公正党:2046394,诚信党:655528,伊斯兰党:2038157。其中希盟中三个马来人为主的政党的选票不单纯是马来人的选票,还有华人及其他少数族裔的选票,而投给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选票几乎都是马来人的选票,足以看到巫统和伊斯兰党还是赢得全国大部分马来人的选票。希盟中的民主行动党柔州主席刘镇东率先提出“马来人海啸”这一概念,而他所指的所谓的“马来人海啸”,并不是和第13届大选所提的“华人海啸”具有相同基数,而是存在5%~10%的马来人选票从国阵转投给希盟这一现象。所以事实上,导致希盟获胜的原因,并不是“全民海啸”或“马来人海啸”,而是“马来人分裂”。

种族政治的政治规律是,“马来人海啸”和“华人海啸”不可能同时发生在同一政治联盟身上。如果在同一政治联盟身上既发生“马来人海啸”也发生“华人海啸”,那么种族政治就不复存在。导致希望联盟胜利的是“华人海啸”和“马来人分裂”。可以看到,在竞选期间,种族政治依然是政党争取选民支持的最有力工具或武器。例如,巫统会向马来人宣讲,如果希盟执政,那么取得国会议席多数的民主行动党华人领袖林吉祥就要做马来西亚首相,到时就没有人为马来人争取权益了。而希盟为了避免马来人误解,推选了维护马来人权益的最具影响力的领袖马哈蒂尔,而且希盟选用马来人政党公正党的旗帜竞选,避免使用具有华人特征的民主行动党的旗帜竞选。在大选日前几天,马哈蒂尔宣称,如果胜选,要举办保护马来土著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具有种族性质的“土著大会”,以赢得马来人选票。

大选后的政局演变

希望联盟执政后,马哈蒂尔作为首相,首先要面对和处理几个重要及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民粹经济挑战,执政联盟内部各党的政治利益平衡,以及怎样处理与安华的关系。

在大选前,希盟宣布了大选十大宣言,其中涉及经济方面的宣言包括:废除消费税,废除大道收费,恢复汽油柴油津贴。但是依照目前马来西亚的经济状况,很难履行这几项经济改革,加上前首相纳吉布1MDB事件,使得部分国家金融系统遭到部分损害。马哈蒂尔像1998年应付亚洲金融危机时一样,组建了一个金融经济专家顾问团,包括前财政部长达因,前国家银行总裁洁蒂,前国油主席哈山玛历甘,大马富豪郭鹤年,以及经济学家佐摩,来一起应付大选前后的经济困境。

而作为一位弱势首相,马哈蒂尔也需要平衡党与党之间的利益分配。执政党希盟中,国会议席最多的党是公正党47席,接下来就是民主行动党42席,马哈蒂尔所在的党仅占到13席,最后是诚信党11席。在委派内阁部长时,需要协调平衡每个政党的利益诉求,如在委任部长时,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就提出这个委任只是暂时的,因为马哈蒂尔没有争取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建议,毕竟公正党是全联盟中拥有最多议席的政党,而马哈蒂尔过后,就去医院见了安华,与安华交代部长委任的情况。

但从过往的执政经验与历史中可以看出,马哈蒂尔本人的性情绝不是一个弱势领导,而是以铁腕著称的强硬派领导,而未来马来西亚政坛斗争,可能将由原来的马哈蒂尔对纳吉布转变成马哈蒂尔对安华。虽然马哈蒂尔答应释放安华,并举行一场国会议席补选,使安华再度成为国会议员,并成为国家第八任首相,但这些技术性环节需要时间。马哈蒂尔完全可以利用这段时间,不断接受或收买原来巫统国会议员以及国阵其他的成员党,加入土著团结党,或者以对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各个击破的方式,使他们分裂,从而站到土著团结党一边,使得土著团结党的国会议席数增加,最终成为执政联盟的最大党,拥有像之前巫统在联盟中所有的绝对话语权。目前东马沙捞越拥有13个国会议席的土保党,已就退出国阵加入土著团结党一事和马哈蒂尔进行协商。而马哈蒂尔也表示,欢迎巫统或国阵其他的成员党加入希盟,并不排除给他们高级官位的可能性。这将成为未来马来西亚政局变化的看点。

(注:作者是伊斯兰国家发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Friday the 1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