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 国油官司激化本土意识

打印
分类:犀乡论坛

Image result for 何俐萍: 何俐萍

国油入禀法庭的举动,如同点燃了燎原之火,也立即触动了砂拉越人捍卫自主权的敏感神经线表面上看来国油入禀的动作是挑战砂拉越政府,有威胁砂拉越主权的意味,但往深层探究,国油打官司反而在砂拉越裹足不前的争取自主权的道路,发挥临门一脚的决定性作用。官司会是输或赢是后话,但这次在关系砂拉越利益和未来的大课题题上,势将进一步激化砂拉越人的本土意识在本土意识将进一步抬头的情况下,将微妙牵动砂拉越政治局势的变化,产生最新的政治格局

 

 Image result for 何俐萍:
 
 
 

何俐萍: 国油官司激化本土意识

 

星洲日报/绵里藏心·作者:何俐萍·《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2018.06.09

国油于6月4日发文告宣布入禀联邦法院,普遍的砂拉越人即涌起利益被侵犯的不安情绪,甚至感到愤怒。这已经不是悠关商业交易的单纯举止,官司是输或赢,最终将影响砂拉越近4年积极开展的争取自主权运动。不仅如此,最迟必须在3年后举行的砂拉越州选举也会因为这一波法律行动带来的深远影响,产生微妙变化的效应。

国油入禀法庭的举动,如同点燃了燎原之火,也立即触动了砂拉越人捍卫自主权的敏感神经线。

目前位处联邦在野,州在朝尴尬局面的砂拉越国阵成员党,把国油诉诸法律的举动归咎于获希盟政府的支持,尤其是首相马哈迪的默许和祝福,指责砂拉越的权益将因为希盟政府的放行而面对被侵蚀的危机。平心而论,这种刻意的政治炒作(也难以避免与政治牵扯)无助与厘清真相,国油入禀联邦法院要求判决独拥大马的石油资源,虽将带来难以预估的变数,但以目前双方各说各话的情况看来,诉诸法律行动是唯一能有效厘清实况的管道。

砂首长阿邦佐哈里今年3月初单方面宣布,砂政府由今年7月起将全面取回开采砂油和天然气的监管权力,国油若要在砂领域开采必须先提出申请。阿邦佐哈里公开放话是展示砂拉越有绝对的自主和话语权,但是单方面的喊话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即使搬出了大量的历史论述来佐证砂拉越自参组大马后地位不升反降,各方面的权益在55年来不断受剥削和侵蚀,一味呛声和制造舆论施压并无法带来显注的效果。在纳吉掌政的时代,砂拉越通过和联邦政府共同成立的工作委员会磋商下放的权力范畴及拟定分阶段下放程序,但始终缺乏实质和叫人雀跃的成果,充其量仅在一些行政和职务分配上交回给砂拉越全面掌控,砂拉越人最关切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始终是卡在只能不断喊话和画希望大饼的泥沼。应对砂政府的单方面宣布,国油既不愿乖乖就范,也不愿坐视不理,在商业利益或受损的大前提下,采取法律行动已是唯一可行的途径。

国油坚称在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下,国油是大马石油资源的独家拥有者,而砂拉越政府一再重申依据联邦宪法第9章第8(j)条文,砂拉越掌握开采与执照发出权,同时也坚持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当年是在违宪的情况下通过,已违反1963年建国契约。各执一词的情况无异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除了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2012年领海法令也被指是在未谘询砂拉越政府的情况下通过,导致砂拉越领海范围领域从原有的12海哩缩减至3海里,同样是违宪的举动。在双方各依据有利于本身利益的法律条文据理力争,而过去不受重视,甚至已被刻意忽视的1963年建国契约能否因为这次的官司,而在关键时刻对东马权益起有效的保护作用,甚至在这之后成为恢复砂拉越作为邦属伙伴地位的一股重大推力,是接下来受到关注的一大焦点。

因此,表面上看来国油入禀的动作是挑战砂拉越政府,有威胁砂拉越主权的意味,但往深层探究,国油打官司反而在砂拉越裹足不前的争取自主权的道路,发挥临门一脚的决定性作用。官司会是输或赢是后话,但这次在关系砂拉越利益和未来的大课题题上,势将进一步激化砂拉越人的本土意识,在本土意识将进一步抬头的情况下,将微妙牵动砂拉越政治局势的变化,产生最新的政治格局。

对“暂时”还留在国阵的砂拉越成员党,在酝酿筹组本土阵线联盟时,国油的举动不也间接助了一臂之力?砂拉越政府在表面危机当前,获得朝野一致相助,而砂拉越律师公会更义务组织律师团协助州政府应对官司,这不但取得空前的团结,也意外塑造全民站在同一线的气势。

砂国阵摆出“对着干”的强硬姿态,赢得人民好感,凝聚人气之际,也在砂拉越国阵威望因509变天而连带受冲击之时,重新拉抬威望。眼前是扳回劣势的绝佳契机,就看砂拉越政府会否懂得顺势寻找突围之路,开创本土的政治春天。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