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木碎片堵塞巴类河流 情况若持续将影响砂水坝建设

大量浮木碎片造成巴类河严重堵塞,惊人情景,已经对巴类水力发电项目建设和邻近及下游社区人民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初步得出的结论是,浮木和碎片是从距离隧道导流入口超过1.5公里处的上游源头。据了解,在巴类河上游支流伐木活动持续活跃。砂拉越能源公司团队已开始尝试清理浮木和碎片的工作,找出阻止漂浮木屑流入水坝导流洞入口最有效的清理方法。

阅读更多……

不认同黄顺舸“首相应来自希盟” 人联:大马是奉行议会民主制

“从拿督斯里黄顺舸的言论,也凸显了由他领导的砂全民团结党,一直来是跟希盟走在一起,虽然该党自称是独立自主的本土最大政党,但从该党与希盟的暧昧关系,从该党力挺希盟主席安华任相来看,该党与希盟的关系已昭然若揭了。 ”

阅读更多……

国家元首颁布紧急状态 砂拉越政府表示感谢

针对国家元首颁布的紧急状态公告﹐砂拉越政府表示感谢﹐并将全力支持该即将在8月2日至2022年2月2日生效的砂紧急状态法令﹔另外﹐随着砂拉越紧急状态的颁布﹐原本需在特定时间内举行的砂拉越选举将展延到卫生当局根据数据确认新冠肺炎疫情相对安全﹐并且不会危及砂拉越人民的时候才举行。

阅读更多……

月薪900块无法温饱 一家六口吃炸面粉饼度日

 

一家六口因为父者收入微薄,而长期面对三餐不得温饱的问题,一家人甚至曾经试过只吃炸面粉来充饥,导致此家庭最终“挂白旗”寻求援助。这个清寒的马来家庭居住在兰奥住宅区。为父者是一名保安人员,每月薪水只有900令吉,而房租每月400令吉。每个月的薪水单单承担房租就已去掉一大半的收入,接下来一个月的日子全家只能靠剩余的500令吉过活。

阅读更多……

时评员:来届选举 砂盟料再获多数席执政

时事评论员蔡文铎认为,来届选举,预料砂盟(GPS)仗着当权者的优势,仍然可以再次获得多数议席而继续执政。他表示,虽然参与国盟组织中央政府,可能会因为中央政府的抗疫表现与民众的期计有落差而受到连累,但是,因为反对党在这段时间也未有甚标青的表现而淡化了负面冲击,特别是砂拉越的希盟。

阅读更多……

时评员:来届选举 砂盟料再获多数席执政

 

时事评论员蔡文铎认为,来届选举,预料砂盟(GPS)仗着当权者的优势,仍然可以再次获得多数议席而继续执政。他表示,虽然参与国盟组织中央政府,可能会因为中央政府的抗疫表现与民众的期计有落差而受到连累,但是,因为反对党在这段时间也未有甚标青的表现而淡化了负面冲击,特别是砂拉越的希盟。

黄培根:砂欲更好须换政府

在砂拉越独立的课题上,砂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表示,砂拉越要事实求是,联邦政府是不会让砂拉越独立的,在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的18条款中,其中一条就是不能独立。他说,马来西亚也没有如英国那样的公投法,可以通过人民公投而独立。他于昨晚赤包攀攀讲的直播上指出,要独立,我们必须要先开启民智,假如我们还是能够以50令吉买一张选票,我们要独立还需要挪后到50-100年。

阅读更多……

严榀胜:政府应果断落实行管令

严榀胜会长在接受本报联系时,这样表示。他说,长痛不如短痛,政府果断的封城,就像去年行管令1.0的时候,全面封锁,企业不可开业,人民不可流动,但政府给予企业及人民应有的援助。同时,政府必须加快进口疫苗,让国民在最短的时间内接种,恢复正常生活。

阅读更多……

砂拉越约五万人失业 政府受促提供财务援助

砂全民团结党哥打圣淘沙支部代表拿督刘邦亨是于昨早进行的砂全民团结党南区工作坊面子书直播活动中发言时,如是做出建议。他说,在今年的2月份,马来西亚的全国失业率为4.9%,而当前失业率也是我国过去23年来写下的新高记录。“砂拉越的失业率则为4%,即相等于5万人。基于佳节即将来临,所以我呼吁砂拉越政府为有关群体提供财务资助。“

阅读更多……

刘会耀:要求完全行管令呼声越来越高

国会上议员刘会耀表示,随着冠病确诊病例的增加,公众要求完全封锁(行管令)的呼声也越来越高。“然而,决策者面临着一个令人感到两难的决定,这是谋生与拯救生命之间的选择。全面封锁旨在实现两个结果,首先停止传播并将之从社区中消除,对于封锁的结果,这是最好的盼望。第二个目标是减缓传播(压平曲线),这是为了争取时间,以便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可以应付。”

阅读更多……

砂拉越新一轮CMCO 更新版SOP出炉

随着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日前宣布延长全砂条管令,从4月13日(午夜12时01分)至4月26日(晚上11时59分),该会今日公布最新的条管令SOP!在最新的条管令下,被允许的活动,包括工商经济领域;办理政府公务;接受医疗、处理紧急事故和丧事。根据最新的标准作业程序,跨区移动一律不被允许的,除非是必要性的服务,且也必须获得大马皇家警察的批准。

阅读更多……

许勋扬:首相提及砂是“邦”的确让人兴奋

“不过希望这不是口头上说罢了,而是真的能够让砂拉越不止在名字上称为“邦”,而在权利地位上也拥有“邦”的差别。”他指出,砂拉越人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是属于落后及被忽略的,多次在政治途径希望能够被肯定,因此出现砂拉越人的砂拉越。“从我们的已故砂首长丕显斯里阿迪南开始,砂拉越人被唤醒开始努力夺回属于砂拉越人应有的权利,一直努力和联邦政府取得认同,谈判,就为了能够让砂拉越人渐渐的享有更多权益。”

阅读更多……

Friday the 2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