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联邦陈述独立梦想 温利山吁砂人做后盾

肯雅兰全民党主席温利山呼吁砂拉越人民成为该党后盾,支持该党成为来届州政府!如此一来,该党将能够向联邦政府做出必要的陈述,以退出或采取法律措施,以确保实现砂拉越独立的梦想。温利山强调,新加坡当初能脱离马来西亚,所以砂拉越要寻求独立不是不可行的。他表示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中,没有法律 程序指明,砂拉越不可以独立。温利山称,若肯雅兰全民党执政砂拉越,该党首要的工作就是通过砂拉越议会退出马来西亚,或是将问题带入提交国际法院,寻求解决方案。

阅读更多……

砂选举或明年举行 陈超耀:做好备战工作

陈超耀:有鉴于砂立法议会将在2021年6月届满,加上2021年初至6月期间又有许多佳节,因此有理由相信砂选举将于明年举行!他是昨晚出席人联党实打干支部常年会议上,致词时如是表示。他呼吁实打干支部做好选举备战工作,以确保砂政党联盟的胜利。他也提到,人联党中央委员会和年度党员代表大会将于本月9日和10日在人联党总部召开

阅读更多……

明年砂经济增长 阿邦佐:可达6.0%

砂拉越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声称,预计砂拉越2019年的经济将增长4.5%至5.0%,至于2020年则预计将增长5.5至6.0%。也是砂拉越财政与经济策划部部长的阿邦佐哈里,是于今早召开的砂拉越州立法议会中提呈2019年供应(2020)法案二读,即2020年砂拉越财政预算案时,如此表示。他表示,砂拉越在2019年的前7个月中,经济经历强劲的增长,在出口增长强劲和进口增长放缓的带动下,对外贸易表现有所改善,预计这一积极趋势将持续到今年下半年。

阅读更多……

罗克强促敦马让砂公投 看看砂人是否想独立

 

罗克强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活动时,我国首相敦马哈迪曾经说沙巴与砂拉越不要独立,而只要自主权。为此,他挑战敦马哈迪让砂拉越进行公投,以决定砂拉越人民是否想要独立。首相曾经反覆说要遵从法治,那为何国油公司却能够成为唯一不缴付5%石油产品销售税予砂拉越政府的石油公司?  ... 他提问,沙巴当前是由希望联盟政府所执政,但沙巴为何却未如我国财政部部长于第14届全国大选前承诺般,享有30%国会议席代表权及30%国家发展金份额在当前的222个国会议席当中,砂拉越也理应享有三份之一的议席代表权

阅读更多……

美国大多数年轻人偏爱社会主义而不是偏爱资本主义

Image result for 在美国拉美裔民众的权力 四成居民支持社会主义

美国总统的选举(2020年11月3日)出现了一种支持进步的甚至是社会主义的候选人的倾向 。特朗普确保美国永远不会是社会主义的,但是他甚至没有确定什么叫“社会主义”。美国大多数18岁至25岁的年轻人偏爱社会主义而不是偏爱资本主义,也许他们想到的是北欧国家如瑞典、瑞士、挪威、荷兰和德国,与此同时资本主义遭遇一种负面的语义学瑕疵,在集体的想象中与贪婪和残忍的态度相结合。美国人支付在医疗救助中每一美元的19美分(是发达国家人均费用的两倍),他们必须支付多至药品价值的三倍。这已经让他们不能忍受。


 

西媒:在美国拉美裔民众的权力 四成居民支持社会主义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阿拉姆·阿罗尼安 魏文编译 时间:2019-10-17
 

由于接近美国总统的选举(2020年11月3日),出现了一种支持进步的甚至是社会主义的候选人的倾向,直到两年前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与此同时担心现任的元首唐纳德·特朗普的政策将国家引向一次新的衰退,或一场气候的毁灭或是核毁灭。

特朗普确保美国永远不会是社会主义的,但是他甚至没有确定什么叫“社会主义”。大多数18岁至25岁的年轻人偏爱社会主义而不是偏爱资本主义,也许他们想到的是北欧国家如瑞典、瑞士、挪威、荷兰和德国,与此同时资本主义遭遇一种负面的语义学瑕疵,在集体的想象中与贪婪和残忍的态度相结合。

由于特朗普的共和党在2018年控制着立法的权力,他的政府和国会做到通过法律,执行调控,实施违反或破坏人权的政策。

特朗普的政府制止了旨在减少监狱里过多的犯人的倡议,实施一系列反对移民的政策,采取措施破坏一项帮助美国人得到可以接近的医疗救助的全国医疗保险计划。美国人支付在医疗救助中每一美元的19美分(是发达国家人均费用的两倍),他们必须支付多至药品价值的三倍。这已经让他们不能忍受。

他们也没有忘记特朗普政府对在国外滥用权力的政府提供它的军事支持以及资金和外交的支持。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9年的一份报告。在美国除了因为吸食毒品过量自杀和死亡的数量增加之外,预期寿命已经下降,这已经影响到寿命的缩短。财富和收入的分配越来越分化,因而40%的居民是穷人,超过1983年的比例。报告的结论是美国的公共债务“处在一条不可持续的道路上”。

报告没有说的内容是今天美国的债务达到72万亿美元,包括家庭的和非赢利机构的债务;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债务;金融公司的债务以及所谓世界其他人的债务。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是21万亿美元,债务是它的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倍半以上。

我们计算一下。如果我们考虑到美国的居民是3.27亿人,这个债务的总额代表着每个白人、黑人、拉美裔美国人、穆斯林和新的五旬节教徒的居民有22万美元的债务。如果只考虑公共债务(占债务总额的29%)达到21万亿美元,每个美国人在出生的时候就欠下6.4万美元的债务,但是这并不只是特朗普和他的推特的一项“雄伟业绩”。

到1980年初,这种债务没有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倍半。但是1883年的第一季度到2009年的第二季度,债务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分量增加了,最高时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倍。债务最多的三个部门--从现在的重要性来说--是政府(占债务的30%)、金融公司(占债务的23%)和家庭(占债务的21%)。

最重要的债权者是金融公司(占债务的70%),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债权者中中国和日本,它们持有美国债务总额的16%。

根据官方的数字,2016年美国有4100万人(居民的13%,其中1400万是孩子)生活在贫困状态,面对2010年衰退寒冷期间记载的15%。在特朗普政府期间贫富的裂缝扩大了。

我们说的是社会主义吗?

下面提出的进步的建议将关注国家政治辩论的中心,从“新政”到普遍的医疗保险,或是免费上公立大学以及更多的问题。特别是由于令人吃惊的表现是40%的居民支持社会主义,大多数人尊重对移民权利的立法,以及维护所有人的公民的自由。也许在美国的历史上最高表现的抗议示威在特朗普政权两年半的时间里已经出现。

这是反对想强加于人的历史的终结的斗争的继续。但是并不是一切都丧失了。在这次对所有的机构的攻击中和将集体的形象强加于人是从历史的忘恩负义和掩盖现实出发的,美国人(其中有数百万出生在那里的拉丁美洲人或是文化人)显露出一种真正的复兴的可能。

对于墨西哥分析人士安东尼奥·格什森来说,在美国从80年代起社会主义一直在发展,他引述的例子是“全民医保”引起的觉悟,这是对所有的人的免费医疗,也是在这个方向与其他的社会层面 一起在贝拉克·奥巴马总统的政府期间得到发展。

显然当时遭到右派和霸权主义的通信媒体的拒绝。但是选举运动的开展—仍为时过早—社会的要求迅速增加,面对担心一次新的衰退和它随之而来的失业,正在越来越多地谈论劳动者阶级的权力。

媒体每天归纳的这个诉求的词汇对劳动者的阶级有利,特别是拉美裔的居民利用这个词汇,尤其是最年轻的居民,他们看到自己面包和工作的梦想消失。由英国BBC公布的盖洛普的一项民意调查确认年轻的居民更为激进,表现出一种对于社会主义更加积极的视角。

BBC还搜集了民主党预备候选人的数据,他们反对共和党的特朗普总统官方的候选人。第一个提到的是乔·拜登,此前他曾经担任过副总统的职务;第二个候选人是伊丽莎白·沃伦,她坚决批评华尔街;第三个候选人是伯尼·桑德斯,佛蒙特州的参议员,他有很长的政治历史,认同社会主义。存在另外 23名民主党的候选人。

但是民主党之星是亚历山大里亚·奥卡希奥—科尔特斯,出身波多黎各,生于布朗克斯,她在29岁时当选国会议员,变成最年轻的众议员。她作为新的社会主义的象征出现,自豪地高谈她的出身和拉美裔身份,确定非常熟悉工人阶级的问题,承诺保卫它,因为她本人曾遭遇这些问题。

在她的父亲过早地死于癌症之后,她作为服务员工作,仍在支付大学的贷款,她因9月在昆斯和布朗克斯地区民主党的初选中获胜而出了名,她有一个明显的进步的计划,要求对权利打上社会主义的标签,她变成了应对民主党的建制派的妇女和少数族群一个新的浪潮更显眼的人物。

她维护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主张取消移民警察,扩大医疗求助的覆盖面,取消公立大学的注册,还承诺进行反对气候变化的斗争,打击在纽约日益上涨的住房的成本。她确定自己是社会主义者,很快变成了属于少数族群的民主党妇女大浪潮的象征,对民主党的现状和特朗普政府感到厌倦,这正在使她的党的精英们革命化。

美国民主的社会主义者已经做到让他们的另外一些成员进入国会:拉什达·特莱布。她是密歇根州的女律师,是第一个巴勒斯坦出身的女众议员,她在宣誓就职之后引起很大的争议,他们要求对她进行政治审判。出现了另外的穆斯林女政治家,她是明尼苏达州的女众议员伊兰·奥马尔,她是马里出身,加入特莱布的运动,以便减少亲以色列的院外游说集团的影响,这使她遭到一场反对她的伊斯兰排外由特朗普主持的运动

分析人士承认从几年前开始,许多美国人已经表明是社会主义者:某些人加入了“新美国运动”的组织,另外的人加入了美国社会党。但是这些进步阶层的的大多数以至社会主义者都要求--在其他的事情中要求结束排外和排斥,药品和医疗为了所有的人--成为民主党今天处于反对派地位的一个重要阶层的组成部分。

对于已经动员起来和感到愤怒的年轻人,他们要问的是为什么成年人允许到达否认气候变化的地步,是由科学家们说出关于对存在的灾难预测的真相的时候了,面对生活非常明显的不稳定和政府的行动无效。这个政权的官方回答完全是奥威尔式的:所有这一切都纯粹是“虚假新闻”。

这些愤怒的青年面对美国历史最黑暗的时期之一,自己宣布“我们是我们期待的变革本身”,霸权主义的媒体很少揭露,而是掩盖现实,让人看不到诉求。

最近两年它们隐瞒数万名教师的罢工,马里奥特旅馆业数千名工人的罢工,在医疗部门人员的罢工,隐瞒在快餐业数千人为了得到基本的劳工权利采取的行动。隐瞒8月美国电报电话公司在9个州的2万电信工作者因为业主滥用权利的实践和和缺乏劳工权利举行的罢工。

6000万拉美裔美国人

尽管特朗普种族主义的和排外的冗长演说,现实表明在这个国家大量存在拉丁美洲人的后代,多数是墨西哥人或他们的后代。

在美国拥有的3亿多居民中,近6000万是拉美裔美国人,也就是说他们占美国居民总数的18%。在这个比例中60%以上是墨西哥裔美国人,其次是其他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的人,主要居住在迈阿密、纽约、芝加哥、达拉斯和休斯顿。

美国歧视外国人特别是拉丁美洲人的政策是持久不变的(对于一个美国人来说,来自布拉沃河以南的人都是“墨西哥人”),这是最近几年排外的特朗普总统实施的政策,被跨国的和本国的广泛的媒体阶层重复。

可以设想生活在美国的这个阶层的居民大部分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将不会支持特朗普。

应当记住阻止“墨西哥人入侵”美国曾经是帕特里克·伍德·克鲁休斯8月3日在德克萨斯的圣安东尼奥实施的恐怖活动中坦诚的目标,他杀害了22人,其中19人有拉美裔美国人的姓名,9人是墨西哥人,打伤了26人。由此开始了一种国内的恐怖主义,严重地影响到拉美裔美国人在这个国家的日常生活,对它的严肃处理和法律的制裁我们整个大陆都在等待。

改变他们的国家而不转移他们,入侵他们

哥伦比亚人、田园诗人观觉家埃德加·贝尔特兰在一篇有趣的文章“杀害墨西哥人”中揭露了关于拉美裔“入侵”美国的谎言和骗局,因为拉美裔美国人在这个国家的存在远在说英语的人之前很久。说西班牙语的人到达美国领土比说英语的人到达美国早一个多世纪:朋斯·德莱昂1515年到达佛罗里达,有名的“旅行者们”在107年以后,即1620年才到达普利茅斯·罗克。在美国讲西班牙语比讲英语早100多年。

在克里斯托瓦尔·哥伦布的冒险之后,埃尔南多·德索托1539年从佛罗里达出发,以便穿越今天所说的乔治亚、北卡洛莱纳和南卡洛莱纳、阿拉巴马、路易斯安娜,发现了密西西比河,他死在这条河的附近。佛朗西斯科·瓦斯克斯·德科洛拉多1540年进入亚利桑那、新墨西哥、奥克拉荷马和堪萨斯,与此同时弗雷·胡安·德帕迪利亚1542后到达堪萨斯,他在那里被打死,是那片土地上的第一个殉难者。

在同一个时期,胡安·罗德里格斯从南到北穿越了加利福尼亚。在佛罗里达北部的圣奥古斯丁是第一个由佩德罗·梅嫩德斯在1565年在美国建立的第一个城市。在“旅行者们”到达美国55年之前。

贝尔特兰是在哥伦比亚的麦德林拉丁美洲天主教主教区第二次大会的秘书(1968年8月),他的结论是拉美裔人500年前(1515--2019)就在那片土地上,现在想驱赶或是杀害他们。

当对他们说到他们的国家去的时候,拉美裔美国人用西班牙语和英语高贵地回答:“这是我们的国家,欢迎你,刚到达的亲爱的人”。他们补充说,是美国“入侵”了墨西哥。19世纪的中期美国兼并了墨西哥一半以上的领土,从格兰德河向北,沿太平洋几乎到达加拿大和这个国家中部的许多州。

贝尔特兰回忆说,对这些居民改变了国家,没有转移他们,而是侵略他们。他们以奇特的方式进行一场军事入侵,尽管还不够,因为他们控制土地,但是没有控制住人。这些人继续像以前一样,保持他们核心的家庭的形式和扩大的形式,由于他们的语言和文化,以及他们的宗教信仰,特别是由祖辈保留的宗教信仰不会让人“入侵”。

今天拉美裔美国居民达到6000万人,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少数族群,甚至是在某些州。此外,它的居民是这个国家最年轻的。他们的语言西班牙语使美国成为世界上居民讲西班牙语第二多的国家,仅次于墨西哥的1.26亿人,超过哥伦比亚的4800万人,西班牙的4600万人,阿根廷的4300万人。

事实上西班牙语在政治上人们讲得最多的第二语言,参议员蒂姆·凯恩(弗吉尼亚的民主党人)2013年6月11日完全用西班牙语发表了一个演说。教皇佛朗西斯科在他访问美国时用西班牙语向这个国家的主教们发表了他的官方演说。

变化的是年轻人和受到歧视的人

并不少见的是1950--1960年代民权运动的斗争、抵抗和希望的颂歌在大学里,在街头再次听到,当时大肆威胁将有一场气候的或核的世界末日景象。

戴维·布鲁克斯指出,这些对抵抗、前景和信仰的赞歌有时说服力不大,特别是在历史上暴力最多的国家中的一个,现在在一个准备不仅取消他的人民的前途,而且取消整个世界的前途的政权之下。(作者阿拉姆·阿罗尼安是记者和通信学家,生于乌拉圭,在拉丁美洲有广泛的经历。是一体化的专家,南方电视台的创始人,主持拉丁美洲一体化基金会,领导通信与民主观察机构和拉美战略分析中心)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9月17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culture/info_34485.html

联邦成立MPKK乡管委会有政治目的 法兹鲁丁揭露 : 联邦是为夺砂政权!

 

杜邦州议员法兹鲁丁联邦政府成立乡村社区管理委员会(MPKK)之举实际上是一项政治操作,目的是为了颠覆砂拉越!联邦政府透过成立该委员会这实体,提供津贴让人来推动,以便拿下砂拉越,针对这点,他坚持其立场,即砂拉越必须由砂拉越政党来领导。法兹鲁丁说,首长早前已表明会与联邦政府配合,共同推动砂拉越发展,但如今他个人看来,这表明联邦是要向砂“宣战”,借成立乡管委会试图分裂和破坏砂拉越的团结他为此呼吁砂民清楚了解整体局势,别被蒙骗

阅读更多……

温利山:宪法没说不可脱马 非不行,是首长不愿

温利山于昨晚在“肯雅兰全民党寻求独立之路”晚宴上进行政治演说时表示,MA1963建国契约是一份无效的诈骗合约,因为砂沙是不被允许和无权与英国殖民政府签署该份契约。他说,根据大马宪法,没有法律阐明砂沙不可以脱离马来西亚,因此首相马哈迪医生也不敢说砂沙不能脱离马来西亚,而是砂不愿意。“现在是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不愿意脱离马来西亚,砂政盟、人联党、土保党等都不想走出来。”

阅读更多……

在宪法中的2c和8j条文都明确的保障砂拉越征收销售税

 

阿邦佐哈里:“有人”不要还我们(石油)销售税,那么我们就等着瞧。他指出,在这事件上,砂拉越是绝对有理,而且也有坚厚的法律条文支持,因此,他认为砂拉越的人民终究会在此事中获利。他说,征收石油销售税是州政府发展计划的资金来源,这也是政府如何获得发展基金的重要来源。砂拉越的所有发展计划都需要资金,而这些资金怎么来,这是存在宪法中保障砂拉越权益,他说,在宪法中的2c和8j条文都明确的保障砂拉越征收销售税在这些宪法条文下,砂拉越拥有权力征收销售税。 

阅读更多……

宪法专家赛沙林法鲁基: 砂沙自主权被削弱

 

宪法专家拿督赛沙林法鲁基指出,在这56年来,砂、沙许多自主权都受到削弱。他说,马来西亚成立以来,沙巴及砂拉越与联邦关系并不是保持的很良好,尤其自主权日益被侵蚀。拿督赛沙林法鲁基进一步指出,其中石油及天然气开采税课题已经出现争议,因此有必要提呈一个解决方案。他说,砂拉越共有31名国会议席,而沙巴25个,加起来共56个,是总数222个国会议席的25.2%相较于1963年砂拉越、沙巴及新加坡占了总数的33%来得少。砂拉越及沙巴的上议员人数也仅有各2人。

阅读更多……

新达雅党注册被吊销 据说是因为没呈交常年报告

 Image result for 砂拉越新达雅党

新砂拉越达雅党是在2013年8月28日被批准注册成立。该党第一任主席为路易斯查劳律师。新砂拉越达雅党于2010年3月26日提呈申请该党目前的主席是波比威廉﹐他是在前主席柯博约翰于今年3月7日因心脏病去世后上任。砂拉越人民党主席占玛欣新砂拉越达雅党被吊销注册对达雅政党是一个教训﹐他们必须依照社团注册局的条例﹐成立一个政党很容易﹐但是﹐保持它很难。除非你了解我们的目标及挑战﹐请不要成立一个新政党。 

阅读更多……

已注资80亿美元 中资进军砂拉越

中国驻古晋总领馆总领事程广中表示,2018年中国与砂拉越的贸易额突破46亿美元,双方相互投资不断增多,今年以来,中国对砂拉越的投资及意向投资已达到80亿美元他强调,中砂合作成就的取得,离不开砂拉越州政府对中国的高度重视和对促进中砂友好合作的努力。

阅读更多……

国民登记局表格 删除”其他种族”栏目

国民登记局在在官方申请表格中,在种族栏删除了“其他种族”(lain-lain kaum),显示尊重砂拉越的达雅民族及其他少数民族,并非凭空得来。他们也认为,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延续前首长阿迪南砂登政策,中庸照顾砂各族权益,使到砂拉越并没有如联邦,特别是马来亚所出现种族紧张关系,是砂拉越一大特色。

阅读更多……

Wednesday the 13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