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焦点,沙巴政局

打印
分类:犀乡之音

蓝志锋 :高庭將在10月26日针对这宗「沙菲宜为首长是否符合州宪法案」做出判决阿尼法退党后,慕沙肯定不会加入民兴党,他与沙菲宜是竞爭对手,从巫统內斗到外,幕沙弟弟阿尼法也应该不会选择民兴党。慕沙儿子雅玛尼是实必丹国会议员、女婿阿里芬是王麻骨州议员、亲戚古郎海达为高坑州议员、慕沙妻子亲戚查卡利亚则是里峇兰国会议员。6名家族成员担任3国3州议员,此景只发生在沙巴,其他州属的领导懂得避嫌的重要性。11月之前,沙巴政坛预料將有另一波变化,巫统、民兴党和土团党將成为主角

 

下一个焦点,沙巴政局

 
  

评论: 蓝志锋

又有一名巫统国会议员出走。他是没有全国知名度的纳闽国会议员罗兹曼,他离开巫统加入沙巴民兴党。

 

 

表面上的退党说法冠冕堂皇,希望通过民兴党藉此增进与沙巴州政府的关係,推动纳闽发展,离开巫统是为了纳闽人民的未来与福利。其实跳槽背后充满政治计算,檯面上的理由仅供修饰用途。

纳闽是非常特別的地方,它是东马唯一的联邦直辖区,之前属於沙巴州政府管辖。纳闽在1984年4月16日,成为大马第二个联邦直辖区,也是大马的离岸金融中心,但受关注度不大,也非媒体焦点。儘管它是是离岸金融中心,財经新闻对它的报道也不多。

沙首长爭夺战

纳闽因罗兹曼跳槽到民兴党,引起人民关注沙巴政坛走向和政治发展。纳闽属於联邦政府管辖,隶属联邦直辖区部,不过,它与沙巴有密切关係。纳闽与沙巴的关係就如吉隆坡与雪兰莪,州政府的政策会影响联邦直辖区。

民兴党不是希盟成员党,却跟希盟结为盟友,也是联邦执政党之一。民兴党在509大选期间结合希盟力量,以不过半的微差议席拉下巫统/国阵,成为沙巴执政党。

儘管民兴党主席沙菲宜受委为首长,但首长之路並非一帆风顺。第14届大选后第二天(5月10日),巫统的前首长慕沙阿曼获得州元首朱哈委任为首长。他才当了2天就被撤换。州元首於5月12日,改以委任沙菲宜取代慕沙。

慕沙以自己没辞职为由,指州元首委任沙菲宜为首长是违反州宪法,入稟法庭提出诉讼,把州元首和沙菲宜列为答辩人。

高庭將在10月26日针对这宗「沙菲宜为首长是否符合州宪法案」做出判决。这个裁决为沙巴政局增添许多变数,诡异气氛笼罩著沙巴政坛。一旦沙菲宜败诉,被宣判为非法首长,慕沙將回锅担任首长。

这段日子沙巴政坛充满各种谣言,比如沙菲宜可能解散州议会,宣佈闪电州选举。另一种传闻是,退出巫统的前外交部长阿尼法(慕沙的弟弟)可能拉拢其他巫统议员,跳槽至土团党,进行政治利益交换。

不管传闻是否属实,民兴党与希盟,民兴党与巫统的关係都可能出现变化。民兴党收穫罗兹曼,削弱巫统的东马势力,民兴党则进一步站稳沙巴政坛,强化谈判筹码。

48议员成拉拢对象

目前民兴党在中央获分配3个部长职(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首相署法律事务部,以及旅游与文化部)和2个副部长职(內政部和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和环境部)。该党只有8名国会议员,5人当官,命中率63%。罗兹曼跳槽后,民兴党增加1国会议员至9名。

巫统在509大选时贏得54个国席,尔后发生退党潮,迄今共有6名国会议员出走,剩下48席,不再是国会最大党。新任主席阿末扎希无法为陷入低潮的巫统注入新方向和斗爭路线,巫统的户头被当局冻结,党內士气低落,军心溃散;他也自身难保,因基金会款项疑被挪用案,5次遭反贪会传召录供。

巫统最值钱的王牌是手上的48名国会议员,特別是想要国会2/3优势的希盟。48人將成为希盟和其他政党吸纳、拉拢、爭取,甚至利诱的的对象。民兴党先动手,接下登场的应该是有巫统DNA的土团党。

聚焦慕沙动向

阿尼法退党后,焦点落在慕沙身上,他会否离开巫统成为独立人士?或加入希盟的其中一个政党?慕沙肯定不会加入民兴党,他与沙菲宜是竞爭对手,从巫统內斗到外,阿尼法也应该不会选择民兴党。

慕沙是盘踞沙巴多年的诸侯,担任首长期间多位家庭成员担任国州议员,是沙巴的第一政治家族,深具响力。

除了他和弟弟阿尼法之外,慕沙的儿子雅玛尼是实必丹国会议员、女婿莫哈末阿里芬是王麻骨州议员、亲戚古郎海达为高坑州议员、慕沙妻子法丽达的亲戚查卡利亚则是里峇兰国会议员。6名家族成员担任3国3州议员,此景只发生在沙巴,其他州属的领导懂得避嫌的重要性。

11月之前,沙巴政坛预料將有另一波变化,巫统、民兴党和土团党將成为主角。

Satur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