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要求砂独的意识并不可怕,砂已有人寻找第三条路

打印
分类:犀乡之音

Image result for 何俐萍:复邦路坎坷 Image result for 何俐萍

目前,砂出现三股声音,除了支持和反对的声音,一股要求砂走公投寻求独立之路也愈见强烈。从砂到大马都不存在公投法案,“脱马”之举更被视为危险之举,但从寻求公投声音的发出,显示砂已有一群人对两方的处理手法都不满意,而筹划寻找第三条路。这种情况让我回想起在上届州选前,砂也出现“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情绪的酝酿和鼓吹。砂独是否存在可能性,暂且不谈,这股要求砂独的意识也并不可怕,它甚至可促使双方阵营省思和拟定对策在为砂沙争取复权的努力上,该如何以诚意服众。 

 

Image result for 何俐萍:复邦路坎坷

 

 

Image result for 何俐萍

2019-04-10 15:19:00  

 
何俐萍:复邦路坎坷
 

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案因未能获得三分二国会议员投票支持以致闯关失败,这样的结果并不叫人感到错愕。

从法案于4月4日一读,包括砂政党联盟(GPS)在内的反对党国会议员已诸多意见,甚至认为止步于字面上的修宪并无助于恢复东马与西马平权的地位,这不完全如希盟成员抨击般是为反对而反对,而是在复权的重要关口,利害关系必须拿捏得准。

在4月8日的投票中,最玩味的是,没有投反对票,反而有59人不投票。不投票意味是放弃投票,在弃权的背后是有不为人知的政治考量。若是投反对票,即会落得“反对砂沙复邦”的话柄,而不投票又可以“修宪诚意不足,唯有以无声的抗议”为自己解套。

但不得不慎防的是,若59人,尤其是代表砂政党联盟投票的国会议员不能得体又具备让人信服的理由,说明不投票背后的用心良苦,从舆论上已出现排山倒海的“卖砂”声浪,终究会不会在发挥“三人成虎”的效应而让人信以为真?

首相马哈迪指他事前未预料到修宪不获通过,这说法其实有待商榷。修宪,尤其关乎纠正历史错误,还原东马平等伙伴地位是国家大事,但希盟很清楚,他们在国会并未掌握三分之二的优势,若要反对党在修宪法案上给力就必须做足功课。

但很明显的是,希盟这次然正因为功课做得不够,在备课上又显露有欠认真的一面,让反对党既有机可乘,又能捉准势头在维护东马权益的角度上,以“支持修宪,但反对含糊其辞的修宪方式”为理由,作出连环反击。

 

沙巴因为是由希盟掌政,反对党议员仅占区区5个,因此在这次修宪争议中,表现及反应不及“州在朝,国在野”的砂政党联盟来得踊跃和激烈。而沙巴政党在修宪一读时反应出乎的冷静,这与砂拉越政党出现隔空交战的硝烟味,更是出现强烈的对比。

目前,砂拉越出现三股声音,除了支持和反对的声音,一股要求砂拉越走公投寻求独立之路也愈见强烈。

从砂拉越到大马都不存在公投法案,“脱马”之举更被视为危险之举,但从寻求公投声音的发出,显示砂拉越已有一群人对两方的处理手法都不满意,而筹划寻找第三条路。这种情况让我回想起在上届州选前,砂拉越也出现“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情绪的酝酿和鼓吹。

砂独是否存在可能性,暂且不谈,这股要求砂独的意识也并不可怕,它甚至可促使双方阵营省思和拟定对策,在为东马争取复权的努力上,该如何以诚意服众。东马,尤其是砂拉越政府在微妙的政治关系中,该思考如何在既对立又不得已得在某种程度上合作的框架上,积攒砂拉越的谈判筹码。

修宪法案闯关失败成定局,但不意味恢复东马的伙伴地位的谈判之门就此关上,双方若继续把心思花在数落彼此的不是,未免也太对不起人民。

复邦之路纵使坎坷,但考虑到最迟将在两年后举行的砂拉越州选举,希盟若想再下一城,而砂政盟也若想保住政权,双方都不能在复邦和恢复的努力上交白卷。

这是此次修宪不成功,看似努力又打回原形的局面中,双方阵营必须认清的事实。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10
Friday the 2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