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年前的沙巴六六空难 至今仍是国家机密档案 拒绝公布

打印
分类:犀乡之音

 Image result for 沙巴六六空难 Related image

六六空难(Double Six Tragedy)是一起发生在43年前的1976年6月6日,在亚庇(Kota Kinabalu)机场上空的一起空难11位罹难者当中包括 : 1.时任沙巴首席部长—Tun Fuad、2.交通公务部长—张天文、3.财政部长—Salleh、4.沙巴经济策划单位总监—Syed Hussein、5.地方政务兼房屋部长—Peter 等多位沙巴政权重要内阁成员。这是沙巴人心中的痛,因为一夜之间改变了沙巴40多年的命运。而联邦政府只是以“这是国家机密档案”为由至今仍为拒绝将调查结果公诸于世

 

Related image

 Image result for 沙巴六六空难

Related image

Related image

Related image

Image result for 沙巴六六空难

Image result for 沙巴六六空难

「六六空难」纪念日 反对党要员出席追悼 高喊延续敦法精神.

(亚庇2017年6月6日讯)   By  William_Sky    

沙巴六六空难纪念日成为一众反对党,高喊延续已故首长敦法史蒂文等人斗争的目标。

不管是全国性政党或本土反对党领袖,今日不约而同率领一众党员,前往新布兰六六空难纪念碑,向在一九七六年六月六日空难身亡的本州已故众领袖献花致意和追悼,他们过后均异口同声将延续彼等的斗争,同时让新世代觉醒他们为本州做出的斗争。

今日前往追悼的反对党,分别有以本土政党为主的沙巴联合阵线、民主行动党、公正党、马来西亚人民联合党和沙巴人民合作党。

亲沙巴联合阵线的非政府组织–沙巴精神主席哈鲁殊达明代表该阵线发言时要求公布六六空难事件的真,同时建议将六月六日列为公假。

他说,据其所知,当局以该事件列为机密为由,他对此感到费解

询及该起空难的家属曾要求将事件沉殿,以免触起伤心往事,哈鲁殊表示,家属是其中一方,人民是另一方。

「人民现在要知道真相,我相信他们(家属)也要知道真相。」

参与追悼仪式的该阵线领袖,包括该阵线主席拿督末诺曼梳、沙巴立新党主席拿督杰菲里吉丁岸、沙巴人民希望党主席拿督拉津奥金、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等。

据哈鲁殊估计,出席今天追悼仪式的该阵线成员约有五百至六百人。

另外,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也声称,包括「双六」在内,宣誓石的三大承诺精神也必须被延续,尤其是面临即将来临的大选。

他说,六六空难事件将本州人民凝聚一起,成为马来西亚精神的最佳典范。

他重申,在全球陷入恐袭阴影之下,本州各族人民的和谐相处可成为我国和世界的模范。

同时,沙巴人民公正党副主席拿督约翰干尼也强调,上述已故领袖为本州斗争的精神不会戛然而止,该党会持续彼等的斗争。「我们要让后代人看到我们的斗争。」BNN-SH.

 

 

#還原1976年沙巴六六空难事件

【 六六空难(Double Six Tragedy)是一起发生在1976年6月6日,在亚庇(Kota Kinabalu)机场上空的一起空难 】

11位罹难者当中包括 :
1.时任沙巴首席部长——Tun Fuad、
2.交通公务部长——张天文、
3.财政部长——Salleh、
4.沙巴经济策划单位总监——Syed Hussein、
5.地方政务兼房屋部长——Peter 等多位沙巴政权重要内阁成员。

这是沙巴人心中的痛,因为一夜之间改变了沙巴40多年的命运。而联邦政府只是以“这是国家机密档案”为由,至今仍为拒绝将调查结果公诸于世。

#事件之发生:
事发当天早上,当时的首长Fuad连同张天文和Salleh等几位内阁成员飞到纳闽(Labuan),欢迎当时的联邦财政部长,来自巫统的——东姑拉沙里(Tengku Razaleigh)和砂拉越首长——Rahman Yaakub到访纳闽的炼油厂。第二天,也就是1976年6月7日,东姑拉沙里原本要到亚庇签署一份沙政府与国油(Petronas)之间的石油合约。

但。。。
空难在6月6日下午发生了,第二天的签署仪式也取消,一直到6月14日,由新首长哈里士(Harris Salleh)代表沙巴政府签署,接受了5%石油税的合约。

#阴谋论:
据说,1976年6月6日早上,Fuad率领沙巴半数重要阁员飞往纳闽迎接东姑拉沙里(来自巫统的联邦财政部长兼国家石油公司创办人),和砂首席部长Rahman Yaakub,还有一位彭亨州王室成员。在参观了纳闽的炼油厂之后,东姑拉沙里和Rahman Yaakub原本是跟随Fuad等人一起乘坐专机飞回亚庇,准备次日代表联邦政府与沙巴政府签署石油合约。

当时,东姑拉沙里和Rahman Yaakub,还有彭亨州王室成员已经登上飞机,并且扣好了安全带,准备起飞赴亚庇了。可是却因为临时接到一通由当时的沙巴副首长Harris打来的电话,要求东姑拉沙里、Rahman Yaakub、彭亨州王室成员三人下机,另外安排他们去参观一座牧羊场。于是,姑里三人下了机,剩下Fuad和沙巴内阁成员11人飞回去亚庇。

当天下午三点左右,飞机抵达亚庇机场上空的时候,被通知由于正有一架空军大力士运输机准备起飞,Fuad等人的专机必须先在上空盘旋,等待降落的指示。当专机盘旋到靠近距离机场不远的森布兰(Sembulan)海面上时,飞机忽然爆炸;俯冲下海,接着又传来一声爆炸飞机支离破碎,机上11人被炸得血肉横飞,悉数罹难!

#疑点:
疑点一:为什么3人会因为哈里斯的一通电话,就下机而去?当时东姑拉沙里和Harris的解释,是说Harris临时邀请东姑,Rahman Yaakub和彭亨王室成员去参观牧羊场。

但是,这个解释是非常可笑兼不合理的。因为,Harris只是沙巴当时副首席部长,他何来权力对Fuad越权,改变堂堂联邦财政部长的行程?

再说,东姑此来,最主要就是准备于6月7日,在亚庇和沙巴政府签署石油合约。参观牧羊场,重要得过签署合约吗?更进一步的证据发现,所谓参观牧羊场,根本就不在东姑的行程表里面!那么,Harris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是第一个疑点。

疑点二:当飞机飞抵亚庇机场上空准备降落时,机场通知因为有一架空军大力士运输机正准备起飞。可是事后调查结果显示,当时的亚庇国际机场根本没有所谓的空军大力士运输机停泊在那里!

疑点三:空难的初步调查报告指出,Fuad等人乘坐的专机并没有发生故障;坠毁的唯一解释,是飞机超载。这一点更加不能令人信服!不要忘了,原本飞机还有东姑他们三位乘客的!多三位乘客都没问题,少了三位乘客,如何还能算【超载】?

疑点四:当时负责安排F行程的,是一个名字叫做李江宇(Lee Kang Yu)的人。他是Harris的秘书。当飞机坠毁爆炸之后,这个人忽然从沙巴完全消失!后来听说有人给了他一笔钱,他跑到香港去居留,再没有回过沙巴。

如果坠机事件跟他无关,他为什么要逃走?飞机是不是真的就像人民普遍怀疑的那样,被放置了炸弹?他,是不是那个放置炸弹的人?是谁指使他干的?

#沙巴主权被沙巴人出卖?

就在F等11人罹难之后,沙巴人民还在悲伤之中,代替Fuad成为新任沙巴首席部长的Harris,却在一个星期后,即6月14日,迫不及待的代表沙巴与联邦政府签署石油合约.。Harris对坠机空难的事件,是否非常清楚?

#阴谋导火线:
1974年,马来西亚国会通过《1974石油发展法令》(Petroleum Development Act 1974)之前,沙巴的石油开采工作,一直都是沙巴政府自行负责。所赚取的金钱,都归沙巴政府所有。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成立于1974年8月17日,是由当年的东姑拉沙里一手策划创立的,目的在于统一国家的石油业务,将沙巴、砂拉越、吉兰丹、登嘉楼、彭亨等等发现石油的州属,拿下石油开采权,收归国有。

东姑拉沙里是一位有远见的巫统领袖。他知道,国家的未来发展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石油收入。这种【黑金】的前景,将影响全世界的经济命脉。按照马来西亚当年成立的时候所制定的宪法,每一个州属所发现的矿物,都是属于有关州属所有。

石油是属于矿物的一种,因此也在宪法规定的范围之内。由于沙巴和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时,享有额外的特权。因此,在国家石油公司成立之前,沙砂两邦的石油收入,100%归于这两个邦政府。

1974年,国会通过石油发展法令之后,东姑身兼财政部长及国油公司主席;他负责与每个州属进行谈判。在东海岸的登嘉楼和吉兰丹州,谈判工作进展顺利;当时国油与吉兰丹与登嘉楼签署的合约规定,国油全权取得这两个州的石油开采、加工及销售权;丹登两州每年可以取得有关开采数量的5%税收。但是在于沙巴谈判相关事项时,进展却并没有联邦所想象的那么顺利。

1974年,当东姑第一次向沙巴提出【交出石油开采权,每年分享5%税收】的建议时,立刻碰了钉子:当年担任沙巴首席部长的敦莫斯达化(Tun Muszapha)马上一口回绝!

据说,当时Muszapha提出反建议,如果要沙巴交出石油开采权,那么,沙巴必须从中取得80%的盈利收入,剩下20%才归国油。后来经过数次谈判,Muszapha答应最后的让步,是三七分账;即国油拿70%,30%归沙巴政府所有;如果中央不答应,Muszapha甚至恫言将率领沙巴退出马来西亚!

#巫统阴谋的开始
由于谈判陷入僵局,联邦政府便通过政治手段对付Muszapha领导的沙巴统一党(沙统)。当年,由Tun Razak(Najib的爸爸)领导的国阵政府,先是以利诱方式,将Muszapha推上虚位的沙巴元首(Yang dipertua Negara)宝座;接着使用反间计,策动沙统副主席Harris造反。在沙巴邦选举前夕,与前任沙巴首席部长F联手成立沙巴人民党(Berjaya)。

并且在1976年邦大选挫败沙统,结束了Muszapha长达10年的政权。人民党上台之后,由Fuad上台担任首席部长。Fuad上台之后,联邦政府第一件急着要F做的事,就是将一份新的石油开采合约送到沙巴首付亚庇,并且排定1976年6月7日,由东姑亲自飞往亚庇,与Fuad签约。

#始料未及的沙巴人良心——Fuad
Fuad在看到有关文件的内容后,与内阁成员商量,决定提出反建议。这表示他们也不认同沙巴交出石油开采权之后只分得5%的税收。他们认为,这样做,对沙巴是一种非常不公平的剥削。无法对沙巴人民交代。

根据当年有份参与讨论的政界领袖后来透露;当时F和阁员们达致的协议,是沙巴只有在争取到至少20%的石油税收的条件之下,才能交出沙巴的石油开采权。据说,当时Fuad和阁员已经做好最坏的心里准备:如果中央不答应,就不签署合约;若中央欺人太甚,他们将不惜率领沙巴退出国阵!

#脱离马来西亚vs巫统阴谋成功
熟悉当年内情的人数甚至表示,Fuad曾经联络新加坡与砂拉越,希望取得共识,一旦谈判破裂,沙巴将与砂拉越联手退出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组成另外一个国家联盟。当然,这些机密档案是没有人可以触碰的;当年透露消息的人,也没有办法拿出证据证明消息的真假。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1976年6月6日,Fuad率领半数内阁阁员飞往纳闽的目的,就是希望向东姑当面提出他们的反建议。如果当年F争取成功,沙巴每年可以分享到20%的石油税收。

Fuad和阁员们,为了代表沙巴人民争取更大的利益而葬送了性命。另一边厢,迅速取代F出任首席部长的Harris,在人民正在为Fuad和其他丧命的阁员哀悼悲痛之际,在敦法等11条无辜死亡者刚刚过了【头七】的时候,就匆匆忙忙与姑里签署了石油合约。从此,沙巴的石油资源被中央政府掠夺,每年只能分享区区5%的税收。

因此,有人强烈质疑,Harris很可能早就被中央收买,做为一枚棋子放在Fuad身边,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将【不听话】的领袖干掉。Harris的做法,是置个人利益于沙巴数百万人民的利益之上。当然,这些针对Harris的指责,都无法阻止他在沙巴政坛开创【Harris时代】。

直到1985年,才被他的副手,同样是来自沙巴人民党的副主席拜宁吉丁岸( Pairin Kitingan),在邦大选中击败。当年的Pairin由于和Harris政见不合,被Harris开除出党,他另外组织沙巴团结党(Parti Bersatu Sabah,简称PBS),在1985年邦大选中,一句击败Harris领导的人民党多得政权。

#巫统东渡沙巴
到了1994年,为了斗倒Pairin,一些反团结党的人串联沙统,#要求巫统东渡沙巴,并且解散沙统,#成立沙巴巫统。这种没有政治远见的做法,为巫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沙巴从此引狼入室,更进一步成为国阵的玩偶。

经过巫统长达17年的蹂躏,今天的沙巴早已面目全非;
非法移民被马来亚暗中漂白合法化(IC计划)。如今沙巴拥有320万人口,其中只有150万是土生土长的人民;另外170万,则是来自菲律宾南部和印尼加里曼丹的移民,绝大多数为回教徒。这些菲律宾和印尼回教徒移民,通过IC计划取得合法公民身份,在大选中有投票权;成为了沙巴巫统的铁票。

看见了吗?巫统东渡沙巴的关键,就是:#沙巴(某些)人民自己要求马来亚巫统东渡来换取权力。沙巴的命运,是被沙巴(某些)人自己出卖给马来亚党的! 这就是历史的经验教训啊!

 

Thursday the 2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