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从报表中神秘消失人联震惊 台湾毕业牙医回国无法注册

打印
分类:犀乡之音

2018年牙医法令是在国阵当权时通过的。今天,希盟夺得了政权,它有义务想方设法来拨乱反正,把7所台湾牙医大学重新纳入第二表,让台湾毕业的牙医能回国做出贡献。砂人联党教育局认为,大马牙医理事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把7所台湾牙医院校全面删除,是不合情理、不透明和不人道的,因为这样不止令已经毕业和正在就读牙医系的同学进退两难、浪费时间和精力,更让家长们焦虑不安,严重违法大马呼吁海外精英回国服务的政策。我们一定要让7所台湾牙医系院校,重新无条件的回归到2018年牙医法令的第二报表当中

 

名字从报表中神秘消失人联震惊 台湾毕业牙医回国无法注册

 
  
出席新闻发布会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教育局成员合摄。左起为郑元顺、拿督孙春德医生、拿督钱本统、教育局主席拿督陈冠勋州议员、黄振渊及钱进一。

 

(诗华日报诗巫17日讯)台湾牙医系毕业的大马籍牙医,竟然不获准向大马牙医理事会(Malasian Dental Council)注册,导致他们毕业后不能在自己国家的医院实习成为合格牙医,砂人联党对此深表震惊!

该党教育局主席拿督陈冠勋指出,该局上个星期接获数位台湾毕业的牙医和他们家长的投诉,声称不知从何时开始,台湾牙医系毕业的大马籍牙医竟不获准向大马牙医理事会注册,无法为合格牙医。

他今早在一项新闻发布会上称,1996年后,大马牙医理事会承认的7所牙医院校,分别是台湾大学医学院、国防医学院、阳明大学医学院、台北医学大学、中国医药大学、中山医学大学和高雄医学大学。

他说,该党教育局调查后发现,在2018年牙医法令第二报表( Second schedule)中,全部1996年后已被大马牙医理事会承认的7所牙医院校,如今已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从名单里被删除了,而1996年时任联邦卫生部长和首相的,分别是蔡锐明和马哈迪。

“教育局感到十分震撼,因为一路来,大马华社都知道台湾的医学和牙医学位,在1996年后就已经受到大马医药理事会和牙医理事会全面承认。许多台湾毕业的医生和牙医都回来祖国服务。”

并非第一次试图删除

由于上述7间院校的名字都已从第二报表中删除,他补充道,这些毕业自台湾的大马籍牙医今后将不能在2018年牙医法令第102节下注册,成为合格牙医。

陈冠勋透露,其实这并非大马牙医理事会第一次试图把台湾7所牙医院校从大马牙医法令中删除。早在2012年,他进一步指出,当2013年大马牙医法令呈到国会辩论时,大马牙医理事会就尝试把这些院学从第二报表中删除了,幸好被大马留台同学会知晓而及时向当时的卫生部长廖中莱反映,并要求他拨乱反正。

2012年10月4日,他说,出席由廖中莱主持的交流会者,包括当时的口腔卫生组主任兼大马牙医理事会注册官凯丽雅和理事会秘书诺米,以及留台联总会署理会长陈治光。当时,大马牙医理事会当场答应廖中莱,把7间台湾的牙医系院校重新纳入被承认牙医系的第二报表中。

“从今天的事故,大马牙医理事会很显然的违背了当时向廖中莱卫生部长许下的承诺。由于技术原因,2013年大马牙医法令一直没有在国会通过,一直到2018年6月26日在宪报公布正式实施。”

因此,他指出,大马牙医理事会主席兼大马卫生部总监拿督诺希山,有义务向人民解释这项严重问题的来龙去脉,因为自2013年来,他一直都是大马牙医理事会会长和大马卫生部总监。

需无条件回到报表中

“2018年牙医法令是在国阵当权时通过的。今天,希盟夺得了政权,它有义务想方设法来拨乱反正,把7所台湾牙医大学重新纳入第二表,让台湾毕业的牙医能回国做出贡献。”

砂人联党教育局认为,大马牙医理事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把7所台湾牙医院校全面删除,是不合情理、不透明和不人道的,因为这样不止令已经毕业和正在就读牙医系的同学进退两难、浪费时间和精力,更让家长们焦虑不安,严重违法大马呼吁海外精英回国服务的政策。

他还表示,砂人联党愿意积极和大马华社、大马华团总会、砂华总、大马董总以及大马留台联总配合,高度重视这项问题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我们一定要让7所台湾牙医系院校,重新无条件的回归到2018年牙医法令的第二报表当中!”

Satur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