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人厌恶种族主义 张健仁:砂选举面对的情况

打印
分类:犀乡之音

砂拉越本土情意结向来是左右砂州选情的一大因素,砂州希盟主席张健仁指出,本土情意结是砂州人民对联邦政府政策的一种反映,若砂州人民不满联邦政府时,本土情意结就会很强烈。他分析,砂盟在来届砂州选举将面对的3个情况,一是保持现有议席;二是失去10多个州议席,但保住州政权;三是失去州政权。

砂人厌恶种族主义 张健仁:砂选举面对3个情况

在Facebook上分享
 
分享到twitter
  
 
 

备受瞩目的第12届砂拉越州选举随时到来,朝野政党积极部署,而这个在中央政府改朝换代后迎来的州选举,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

砂州希盟主席张健仁不讳言,对于来临的砂州选举,希盟拥有优势和不足,优势在于希盟已是执政联邦政府,因此拥有一些资源,但不足的则是人民还未切身感受到希盟政策的成效。

因此,他表示,希盟政府应该更积极、更快速地兑现大选承诺,落实人民感觉得到的新政策,如果这两点做得到的话,希盟就有机会在来届的砂州选胜出。

他强调,希盟必须尽快在短期内推出更多利民政策,让人民感觉到新政策的成效。

张健仁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指出,目前执政砂州的砂州政党联盟(GPS)也存在著许多不明朗因素,包括第一,过往的选举委员会倾向砂盟,但现在的选举委员会更为中立,这可以遏制对方使用一惯的伎俩,比如用钱买选票。

他说,过去在砂州郊区的买票行为非常猖獗,目无法纪,现在较难明目张胆地进行。

“第二是,砂盟无法掌握联邦政府公务员投票的趋势和倾向,包括军警票。对于这几个票仓,他们不像过去那么有信心掌握。”

他指出,第三则是现任砂州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在砂州土保党也面对挑战。

面对3个情况

鉴于此,他分析,砂盟在来届砂州选举将面对的3个情况,一是保持现有议席;二是失去10多个州议席,但保住州政权;三是失去州政权。

 

“可以看到的是土著选票有很大变动,尤其是达雅族的草根选票,而砂拉越有约30个达雅族选区,这会对砂盟造成相当程度的影响。”

他分析,就算阿邦佐哈里能够保住砂州政权,但损失10至15个议席是极有可能发生的,若是如此,阿邦佐哈里届时有可能面对内部逼宫的情况。

来临的砂州选举也被视为第15届全国大选的风向标,虽然砂州最迟须在2021年7月前举行州选,惟很多人猜测砂州选或在今年举行。张健仁不排除砂州选举或会在今年下半年举行,不过拖到明年的可能性也很大。

“对阿邦佐哈里来说,反正他是继承前首长丹斯里阿迪南的位子,因此没有必要提前去冒险,所以这样的局势下,我认为,砂州选举有可能会拖到最后。”

2011年第10届砂州选举,行动党藉著当时华人区反风狂胜12个州议席及公正党赢得3个州议席,而到了2016年第11届砂州选举,因著“阿迪南效应”,行动党折损5席,只赢得7席,公正党依然赢得3席。那么,来临的第12届砂州选举,行动党将放眼夺下多少州议席呢?

张健仁仅笑著表示:“越多越好,多多益善。”

过去一年希盟在西马的补选频频失利,张健仁不否认,希盟在补选失利会为砂州选举带来一些影响,但这并非关键因素,同时他也点出希盟在沙巴山打根国会议席补选大胜的事实。

“尽管西马多场补选败选,但是山打根的情况与砂拉越较为相近。”

砂州人厌恶种族主义

砂拉越本土情意结向来是左右砂州选情的一大因素,砂州希盟主席张健仁指出,本土情意结是砂州人民对联邦政府政策的一种反映,若砂州人民不满联邦政府时,本土情意结就会很强烈。

他认为,砂拉越本地情意结一向来强烈,其中的关键原因是,联邦政府的政策是否对砂拉越公平。

他指出,砂拉越人民若认为联邦政府的政策或表现不佳时,本土情意结就会变得更强烈。

“砂拉越主权意识是人民对联邦政府政策的反映。比如说,不久前雪州蒲种一间中学发生拆除灯笼事件,而这种影响种族关系的事件,是我们砂拉越人所不要的。”

他在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说,在西马偶尔出现的种族主义事件,让一海之隔的砂拉越人民感到厌恶,让砂州人民对西马的既定印象根深蒂固,会加剧砂州人民排斥联邦政府的情绪。

不过,他表示,这次“拆灯笼事件”处理得好,因希盟四党的领袖一起把灯笼挂回去,以一致的行动来抗衡极端种族主义分子的行动。

 

他也说,一件好事并不能完全扭转砂州人对西马的既定印象,因此必须要有更多类似的行动来对抗种族主义,以展现希盟政府的决心。

“创造一个种族和谐的马来西亚,这是其中一个环节,当然还包括教育政策、经济政策等等,这些都必须去处理。”

推动权力下放

另一方面,针对砂拉越人非常关注联邦政府会否归还20%的石油开采税给砂州政府?张健仁解释,希盟的承诺是将20%石油开采税和50%税收归还砂州政府,条件是砂州政府必须承担州内的教育与医疗开销。

他举例,砂州每年的教育行政和发展开销不超过50亿令吉,医疗开销则达30亿令吉;而20%的石油开采税和50%的税收相加也有80亿令吉。

“我们还是要推动权力下放,因我国的机制太中央制,导致许多区域的发展被忽略,行政和发展方面都会被打折扣。”

“我们推出新的制度也是权力下放,比如说将教育和医疗主权归还砂州,在税收方面做出调整,这是我们大选的承诺。”

他感到遗憾的是,希盟的承诺无法兑现,是因为砂州政府不愿意承担医药和教育的开支。

“不愿意拿这笔钱用在教育和医疗领域,而是要花在他们认为该花的领域。所以这方面也不算我们失言。”

他指出,若要希盟兑现上述承诺,除非砂州政府改变主意,或者砂州政权变更。

对战阿邦佐 希盟较有利

2016年和来临的砂州选举,砂州希盟虽面对同样的敌对阵营,惟领军人物却不同。砂州希盟主席张健仁认为,相较于个人形象鲜明且受人尊重的已故前砂州首长丹斯里阿迪南,现任砂州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表现差强人意,因此来届砂州选举的形势对希盟较有利。

在阿迪南与阿邦佐哈里两者之间,他表示,阿迪南肯定是比较难打的对手。

他指出,阿迪南的行事作风具有个人魅力,因此也受到很多砂拉越人民的尊重。

“阿邦佐呢,就有些差强人意,包括他所提出的意见,有些甚至非常荒缪。”

“比如说,在砂州建设横跨西连、古晋、山都望近100公里的轻快铁,以人口计算,根本不可行,随后这个计划也在他发表的一年后就夭折了。”

他说,相较之下,阿迪南做事踏实,推出许多惠及人民的计划,阿邦佐则推出许多华而不实的计划。

他坦言,阿迪南肯定是比较难打的对手,但在一场选战中,对手的实力是一个因素,惟自身的实力必须纳入整体情况。

砂盟旧酒新瓶

询及2016年州选时的对手是国阵,但来届州选举的对手则是退出国阵的砂拉越政党联盟,这会否对州选带来影响时,张健仁说,虽然他们已脱离国阵,但现在的砂盟还是旧酒新瓶,除了是同一批人以外,他们依然与国阵、巫统和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走得很近。

他举例,砂盟、巫统、伊斯兰党在国会的几个重要议题上投票表决的立场相同,因此人民并不会因为砂盟退出国阵,就认为他们已经痛改前非。

“这一方面倒不是我所顾虑的,反而是希盟的政策和好处是否能即时见效,承诺是否能够兑现。”

“在大选时,我们给人民的是我们成为政府能够做到什么,而不是去强调对方是什么角色。”

至于砂州华人票走势,他认为华人票主要是看政策,没有到最后时刻,都不能够断言。

Monday the 3r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