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猎象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当回到哨岗,我望见哨站两旁站着许多同志,排着长长的队伍。同志们听到打到2头象,太高兴了!我还隐隐约约听到掌声。这种情景,只有迎接领导或主要干部才会出现。可以理解,战争岁月艰苦、缺粮!同志们期望打到象!晚餐时,象肉任吃。

 

 

 

我第一次猎象

作者:南征

20个月反“围剿”,部队转移,驻扎在深山老林。那时靠平时所储藏的粮食,另加装吊打猎、采野菜充饥;收藏多年的花生、黄豆就派上用场。还好深山老林有较多的动物如珍贵的山羊、鹿、山猪等。那时,还装过超大的山猪呢!不过,这样大的部队,猎一头山猪也只是吃一餐而已。

有一天,巡吊的同志报告看到有象活动踪迹。党委开会后决定打象。由于是反“围剿”期间,英雄豪杰都冲往前线了;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我有机会被安排跟随一位猎手和一位阿沙同志同往。阿沙同志被分配一支小口径步枪,意味着没猎到象,打小动物也好。 我们快速地跟上了象,是一头母象带小象。

有经验的猎手一看情况就知道象是在找吃,不是过路的。如果是找吃,它走得慢,反之是走得很快的,要跟踪,需翻越几座山垄都跟不上。好猎手是用打火机来看风向,看到大象是在逆风处,嗅不到人气,可以摸到近距离才开火。我们慢慢摸到离象约20米,正猎手吩咐瞄准要害──心脏部位,开火一排3发子弹。我很惊奇,不像第一次2位一流猎手打象那样,我们第一排火,受伤的大象逃跑了,我们赶紧猛追,越过两座山垄,再发第二排火,才把象打倒。

也不像在一次长途交通归途中,发现象的新痕迹,中心同志派出3位猎手,配备强有力的AK47、自动来福和卡宾。我们当时听到第一排火,不久第二排火,接着零星枪声。有经验的老同志说:“拉屎枪,快去找野菜吧!”同志们找着野菜,看到3位猎手的表情,不必问阿贵,象逃跑了!更不是在非常时期,少武同志用3发子弹击毙3头象!

这次,开了排火后,象好好站立着,动都不动。第一次打象,哪里有经验,怎么知道象已死去。看到这样的情况,再扣几发子弹。有经验的猎手喊道:“不必开枪了!”

正因为多打数发子弹,第二天早上集队,多来了一位老常委。当时我在想党委有好消息公布;哪里会想到公布的是:不要以为边区子弹来源充足,方便打猎,没瞄准,多浪费子弹! 母象死了,小象不愿离开,只好开枪击毙,这样就打到2头象了。

如果不是由我回部队报告打象情况,也不会在游击战争岁月里留下这样一个美丽的误会。当回到哨岗,接通讯号后,我望见哨站两旁站着许多同志,排着长长的队伍。同志们听到打到2头象,太高兴了!我还隐隐约约听到掌声。这种情景,只有迎接领导或主要干部才会出现。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可以理解,战争岁月艰苦、缺粮!同志们期望打到象!晚餐时,大家吃了象心盖,象肉任吃。

 

Wednes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