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看看、想想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六月十八日我们一行二十七个老友展开了北加友谊之旅,共乘巴士一路向东北挺进,直至婆罗洲之角(Tip of Borneo)才返回,故此行为名副其实的北加友谊之旅。

 

—雁飞—

六月十八日我们一行二十七个老友展开了北加友谊之旅,其中两位古晋的老友从北加之西东行至民都鲁与大伙会合后,共乘巴士一路向东北挺进,直至婆罗洲之角(Tip of Borneo)才返回,故此行为名副其实的北加友谊之旅。

KK我是去过了几次,但这次比较特别,令人印象深刻,由于大家六天同处一辆车上(其中两天还增加了KK的十一位老友),有许多交流的机会,感觉也比较亲切些。不像乘飞机旅行那样,回到家不看照片,谁谁有去没去印象已不深刻。

这一路来回,民都鲁、巴都尼亚、美里、林梦、保佛、KK的老友和老保干盛情款待,事先帮我们安排好住宿、请我们吃饭,召开交流讲座会,甚至免费入住星级旅馆,让我深感几十年的革命友谊之花永开不败之外,更有受宠若惊之感。

人小时需要格外照顾,老了也一样,这次团员的年龄偏大,还好我们的团长老郭时刻上心,动一动就要点算人头,只一次疏忽就差点“漏掉”人。我们的当然公关余清禄不但把旅程衔接得天衣无缝,人员接待也都处理得妥妥当当。一路上,对景点的介绍更让人惊异他的知识之渊博。还有KK的“地陪”刘华荣一上车一开口,就没有“Stop”的时候,而且让全车的人笑口常开,我听过好几个老友反复惊异地问道:“为什么他的嗓子不哑的?”奇人就是奇人嘛,这大概就是他练就的特异功能。

这一路走去,经过了砂拉越、汶莱、沙巴三地,不免也有让人感慨之处。先说路吧。汶莱的路当然最好啦,砂拉越的路不分东西,皆为跑马路,我们都把巴士当马骑了,后座的老友甚至连头都被震晕。只不过是平地加些上陵地的主干路,建设了几十年,还是那样坑坑洼洼,见不得人不打紧,对道路使用者的安全造成威胁才是最让人担心的。沙巴不但多山,而且多高山,许多路甚至主干路也在山中绕,上岭、下坡、崖边绕不免让人提心吊胆,还好道路的建设比砂拉越像样。

砂拉越的民居除了偏僻的农村之外,有几间屋子是没有篱笆的?有者甚至高墙加尖刺,俨然监狱一座!可是汶莱境内绝大部分屋子都是没有篱笆的,即便是排屋也只不过在屋与屋间一层简单的隔离罢了,由此可见两地的治安之差距。

东行一路上我们会见的老友(包括民都鲁的)几乎原本都是诗巫(拉让江)人,结果逐步向东挺进,而这些离乡“出走”的拉让江人,到外地后经过一番艰苦奋斗几乎个个都干得风生水起,令人刮目相看。由此可见拉让江的气数已是江河日下,为什么?

Monday the 3r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