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西加探访之旅(丹心)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在上个世纪西加人民为砂拉越人民的革命事业做了许多重大贡献,也付出了重大的牺牲,我们要在这里向西加人民致以最大的敬意!希望两地的朋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总结过去的经验,继续互相支援,互相帮助,继续并肩前进。

 

余清禄和老友们8月22日在坤甸赤道仪之前留影

 郑珠英、林世芳(第三排左起)... 、赖子铨(第二排左1)... 、张瑞泰(第一排左起1).... 、文太太(第一排右起1)等老友们8月22日在文多罗老友门口留影

8月23日 第二排左起炳河、楚庭、水源、庄贤、珠英、子铨、贤定、亚美,第一排左起保兰、淑贞、瑞泰、赛云、泽珠、清禄等老友在东万律烈士纪念碑前留影

8月23日  老友们来到红英和她丈夫的家里,在丰盛的茶点招待之后留影

8月23日  傍晚  宁静的上侯卡江  岸边有人在洗衣

8月23日  辽阔的卡江静静地由加里曼丹中央山脉发源,向西一路缓缓流去

月23日  夜幕降临之前 在上侯的卡江边  遥望上游  50年前的往事似乎依然清晰在眼前

8月23日  我(丹心)和夫婿阿禄在上侯地区华巫民族及庙宇与清真寺和睦并肩共列的现实景象之前留影

8月24日  老洪(左1)和阿禄(右1)在当年第二支队活动的实加央河与卡江的会合口留影

8月24日  热情的海英和她夫婿带领老友们到“橄榄山”旅游留影

8月24日下午 大伙来到老温和亚美当年住过的新当驻军指挥部前面

8月24日热情的海英夫妇招待丰盛美味的长桌晚餐

8月26日  离开Putusibau之后,直奔马罗河,啊!看到了,看到了当年在文铭权、杨柱中於阿桑山建立砂拉越人民游击队之后,由田主任(黄纪作)和罗支队长、江先芳副支队长他们建立北加人民军的卡拉央建军营地就在大桥栏杆前面的马罗河右岸边。

8月26日  左起 黄美华、郑赛云、卢保兰、洪楚庭、温贤定、赖子铨、郑珠英,右起 谢水源、张瑞泰、吴庄贤、林亚美、余清禄、沈泽珠等老友在马罗河大桥上留影

8月26日  从砂印边界崇山峻岭汇集千百溪流,一路奔流来到相对和缓的卡拉央(属于Mautinus行政区)。这里曾是众多人民战士奔驰的战场,三明曾在这附近跟随老温打过漂亮的缴获战。

8月26日  老郭和阿禄一起在兰扎山高点上留影  背后远处就是大家计划中要去过夜、钓鱼的兰扎大鱼湖

8月19日  雅加达和三发老友设宴招待晚餐之后,大家进行交流

8月20日早上  老田、世芳和泽林带领大家到三发的苏丹王宫参观并在门口留影

8月20日  大伙到访华莪 老郭和泽林在商量买榴莲

8月20日  於华莪小镇

8月20日  大伙到华莪水电站的大瀑布前参观

 

8月20日  午餐之后,到当年的华莪空军基地大Gate口拍下相片

8月20日  到孟加映镇拜访老友,看到她家里正在烘培的糕饼,主人家拿刚刚出炉的美食招待大家,还特地买来一大堆的上等好吃的榴莲给大家尽情享用,热情的西加老友们,朋友们都说太谢谢你们了!

8月21日  大伙来到山口洋 并在锦隆老友门口留影  前蹲者左3是主人黄锦隆,后排右3是锦隆太太

8月21日  在山口洋找到了亚美他们熟悉的当年给了来自砂拉越的同志们很大帮忙的公会,这是其中之一的潮州公会

这是当年培育了许多爱国爱民志士的南中的校友会山口洋分会

8月22日  热情的山口洋老友锦隆夫妇和世芳陪同大家一起去坤甸,途中到罗芳伯的兰芳公馆参观,并在公馆门口集体留影

 

难忘的西加探访之旅

 

作者:丹心

日期:2013年8月27日

 

西加的朋友在历史上曾经是我们携手并肩的战友,西加的土地与我们过去的斗争渊源很深,一部分朋友想探访旧时旧地,因而筹组了这西加之旅。未去之前,多方面探查路线状况,其中有两天的路途是有障碍的,讯息虽然过时,但因为没有新的讯息,所以大家都还是担着一份心,尤其是赴旅诸君多数年事已高,更多一层的忧虑。但无论如何,有我们的老温作领队,为我们壮胆不少,所以虽知山有虎,犹向虎山行!

 

满载古晋老友深情出发

 

首阵,我们是满载着古晋朋友的深情厚谊,他们为我们接风洗尘,商量旅途事宜,准备出发物质。老军医秀琴更悉心为我们准备了一个急救箱,这是我半生旅游得到的第一次的特殊的关怀,也许因为这样,所以后来一路上,病痛都避开一边去了。秀琴她一辈子都是我们的老军医。

 

比亚瓦-三发路况糟透

 

2013年8月19日7:30从古晋的Kuching Park Hotel准时出发,我们分乘老田由西加驾来的三架车,兴致高高的踏上旅程。从各方面考量,决定从Biawak 过界。这Biawak 有故事,我们部队曾在这条路上,打了一场最成功的伏击战,还缴获好多武器。

 

过去人民军打军战,这次我们是打路战。过了比亚瓦边境关卡,就进入印尼境内。这段路况真的是恶劣之至,颠颠簸簸,车震得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个别路段更是惊吓到我这个胆小鬼,某些段落我坐的小Bus 是走在后头,看见前面的车辆爬上坡后滑下来。我啊是捏紧拳握紧掌,全身使劲为前面的车出力,心中还默念以后千万不可走这条路线。

 

无论如何我们到了Galin 镇了,心想应该路况会好些了吧。但是并不如愿,状况依旧如故,盼呀盼的,我们终于看到一座白钢围栏的大桥,桥下躺着三发大河,不久又经过洋灰支架的大桥,桥下满溢着三发河水,三发终于到了,时间已是下午5点钟了。我们连午饭还没吃呢!还好这段路老田已探驶过,需时较长,早备了点心充饥。

 

感谢泽林、世芳和三发老友们

 

从雅加达特地飞来西加和我们会面的泽林、世芳与她夫婿,和三发的好朋友们已经在迎接我们了。故友相见,又是一阵阵的寒暄。看见朋友们活得好,真是多多的祝福了。吃过简单又合口味的“午餐”,6点入住三发酒店。

 

7点半开交流会,会上世芳介绍我们认识了沈时金老师,他说了一席感人的话,泽林说他是一位很得到三发朋友们尊敬的老前辈。

 

老洪说:当年西加人民为砂拉越人民的革命事业做了许多重大贡献,也付出了重大的牺牲,我们要在这里感谢西加人民的贡献,和向西加人民致以最大的敬意!希望两地的朋友继续并肩前进,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总结过去的经验继续互相支援,互相帮助。

 

老温说:西加之旅主要探访旧时旧地旧人。希望两地朋友能总结经验。尽量从实际情况去看问题。从现在看来,我们过去的好些想法是不够实际的。

 

老余说:在历史上砂拉越和西加的老百姓都是互相支援互相帮助的。如罗芳伯时西加有难,迁进砂,而砂拉越伊班民族在抗英失败时,也曾迁入西加。

 

晚上八九点了,世芳、泽林和三发的朋友们请我们吃团鱼餐,印象深刻,久违了马罗河的团鱼肉。

 

上华莪

 

20/8世芳和老田带领我们,由三发向孟加影前进,途中主要目标是经过华峩和孙空空军基地。这里的道路已没有第一天那样坏,只是两晚没睡,清晨起来我头昏脑沉的心里没底,吃了一粒晕车药。惨哉,吃了之后睡意缠着我不放,一路上除了昏睡外我的脑门似被锁住,开不了,没了神,啥事都不想做。不过看到那肥沃的土地,那美的可爱的泥土,那郁郁苍苍的金豆、木薯和那整齐的树胶园。脑门会被冲击的比较清醒些。上天给了西加人民极好的土地,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今天西加各族人民现在不再被挑拨离间,残害华族,而能和睦相处在这片热土上。

 

世芳和老田带领我们到了华莪镇,看见镇上有榴莲,老郭抵不过我一路嚷嚷吃榴莲,就买了给大家吃。老温叫我照了张华莪市面的照片,呆不久我们就朝向华莪瀑布和水电站走。这条路曾是我们同志1963年前越界西加经常活动的路段,更是叶存厚、杨柱中等老同志的活动地区。沿着路走,不久就到华莪瀑布和一个大水电站,这个区里面有一个大瀑布,风景很美,世芳和许多老友都在大瀑布前留下身影。

 

在花莪午餐之后,我们到一个地方稍作停留,等候世芳和三明他们去拍抗荷英雄彭勇士的墓地和拜会他的后人。之后,继续倒回头路,去孙空空军基地,那是个已放弃的军事基地,偶尔还会有军机降落。抵达时大门关着,有守卫,不得而入,只得看看周遭。还好泽珠姐,临时下车快手快脚,拍了一张难得的相片。我回忆回忆书里写的过去有关孙空空军基地被我们北加同志和西加同志共组成的火焰山部队,在一个夜里,一起拿走武器的许多情景,尤其是事件过后印军报复,施加在西加人民群众身上的残酷罪行。至今西加朋友还是有埋怨声。啊,是是非非让我们认清事实,诚实的总结经验吧!

 

孟加影访友

 

离开孙空空军基地,我们向孟加影走。傍晚时分我们到孟加影,入住酒店前,世芳带领我们去她当年领导的老友家拜访,这位老友曾来诗巫参加几次我们的会庆,我也是第二次去他家了。上次和老郭等去她家时,他煮了满满一桌子请我们,还有新鲜的大只鱼印象犹新。这次我们到她家,坐下不久就送来热腾腾的馒头吃,内有豆沙、花生等馅料,又好看又好吃,我家阿禄本来不吃馒头的,可今天他连吃三粒,连说好吃好吃。后来有人来卖榴莲,主人又买了一大堆榴莲给我们解榴莲馋。哇胜!真是好货,朋友们一粒进一粒出的全给解决掉了。这时已是傍晚时分,大家在担忧着今晚还能吃晚餐吗?

 

当晚我们进住孟加影唯一的一间好酒店,并且是三星级的,因为它具备游泳池。我和阿禄放下行李后就去游泳活动活动筋骨,解除连日来的旅途疲乏。晚餐因没有交代少煮,还是很丰盛。其中特出的有山中採来的“赤蕨”,好多朋友没吃过,我却曾做来吃,味道浅淡并不可口,但过去却可以充饥的,剩下好多菜,我们叫老友带回,免得浪费。

 

21/8由孟加影向山口洋驶去,路途弯弯曲曲的很,我曾来过,有些压力,有的来过的朋友预先吃了晕车药。我不吃,瞌睡怕了,我睁大眼向前看远景,口里不时哼着小曲转移注意力。这行程虽是弯曲,但朋友们却都被路边的榴莲吸引注意力而减轻了感觉。一路上我们买榴莲吃榴莲,最后一次我不吃了,怕给吃撑了。而其他老友,肠胃好又喜欢吃榴莲的,真是有口福了。其中一次老田买的榴莲还留到山口洋,送给人吃。

 

三口洋和邦嘎  感谢老田和锦隆老友们盛情招待

 

到了山口洋,我们放下行李后就去三发河口的邦嘎镇。因这邦嘎镇也很有历史典故的。当时,他们从古晋水路越界到山口洋的,都是从这里上岸,那是1963年的事了。再远的,就是抗荷时,彭良宝部队抗荷的英勇事迹,在叛徒的出卖下他们牺牲了4、5百名勇士,事迹壮烈撼人。

 

过后我们去锦隆家,他夫妇俩盛情以茶点招待。几位负责同志都讲了话,说我们真诚感谢锦隆等几位西加朋友的国际主义精神,他们参于当年在古晋的革命活动及当年的砂拉越人民游击队工作,而且和亚华等坚持到最后才回返家园。回想当年的诸多艰难困苦,我们大家都深深感谢他们了。

 

在邦嘎回山口洋市路上,老田下车买“老hai”(螃蟹)。我买不到海参,就买了包“Makalong”咸鱼,鲜美的很。在这里,是我第一次看见大数量卖蟹处,好多好多的大蟹。店里工作的一位小孩看我们有兴致,就热心地带我们去后边看,哇,好多好多,满满几个大房间,又好大的螃蟹,我忙着招呼老郭去挑选。这些螃蟹就成为我们晚餐的加菜佳肴。晚上住在山口洋旅馆,晚餐上锦隆、老田家人、阿光(司机)的孩子和我们共餐,很热闹。归途上问说花了多少钱(晚餐)?回应说,除了“老hai”,其他都是锦隆等朋友请的,我们又多承受了一顿友谊餐。

 

22/8走在山口洋去坤甸的路上,我们拜访了老田和世芳他们当年联系的郭氏兄弟。他们是西加老朋友的好群众,朋友们记住他们在当年最困难的时候曾给予的宝贵贡献和遭受残酷镇压,所以过路时都会去探访,我这是第三次探访他们了。但郭老大已去世,只见到郭老二的儿子,儿子出外有了很好的作为和成就,我们祝福他,他还买了好多红毛丹送给我们。

 

访兰芳公馆

 

我们和世芳接着去兰芳公馆,这是后人为纪念罗芳伯的丰功伟绩,特地在这里,当年(250年之前)他登上婆罗洲土地的地方,建了一座庙宇供俸香火,为了尊敬老前辈,我第二次礼拜并捐俸。他们的历时107年的共和国是早在1777年建立的(只比美国建国慢了一年),在公馆里面的两边写着一副对联,很棒,我记下与大家分享

 

对联:“芳以钢铁意志为万民创造辉煌伟绩 ;

           伯用鲜红热血成千载功勋荣耀西婆。”

横匾:浩然正气

 

据维基百科记载:蘭芳大統制共和國1777年1884年),別稱蘭芳共和國,是海外華人所創立的第一個共和國1770年廣東梅縣客家人羅芳伯東南亞西婆羅洲(今西加里曼丹坤甸成立了「蘭芳公司」,1777年羅芳伯將「公司」改為「共和國」,成為「蘭芳大統制共和國」。蘭芳共和國建立時,第一任總制是陳蘭伯,第二任總制是羅芳伯,蘭芳大統制名稱,取之於此;亦有人因第二任總制羅芳伯而稱其為方伯共和國。】

 

据维基百科记载:美国是在13個殖民地的公民自1776年脫離大不列顛王國管辖,建立國家,殖民地代表一同發表了《美國獨立宣言》。在經歷獨立戰爭後,於1783年與大不列顛王國簽訂了《巴黎條約》,從此受到世界各國的承認。】

 

午餐之前我们先参观坤甸赤道馆(大型的),地球赤道正好横贯过坤甸的这个地方。

 

盛情的西加老友文多罗夫妇

 

之前我们本来要在途中用午餐后才去坤甸文多罗家,但是世芳的这位火焰山老战友文多罗老友极为盛情,他一再叮咛一定要去他家用餐,不然他会生气的,因他的太太已为我们到来用的佳肴忙了三天了。之前还一再叮咛不可去住酒店,而要在他家过夜,我们真是盛情难却。

 

用了午餐,我们去逛逛想买海参,虽然路途遥远,文多罗太太和几位西加老友,还是带我们花了一个下午去海边小镇采购。阿禄跟世芳和几位老友去探访老友,等朋友们回来后,赶紧踏上归途。

 

回到文多罗家,文太帮忙我们张罗着睡处。行李安置好,我赶忙先争取时间冲凉,因人多要等的,过后我忙坐到文多罗跟前去听他讲他过去的故事了。

 

文多罗谈他的家事,谈他过去的种种。边听边看到有西加的朋友陆陆续续的到来,多数都是熟悉的,有个别个初会面。今晚可说是和坤甸朋友的大团聚,在餐座上泽珠姐还忙着采访西加朋友当年的灾难史,许多历史听起来都是很令人难受的。我们千里迢迢到坤甸,住进文多罗家,但也无法多谈,因时间是那么短促。坤甸的朋友到齐了,吃饭,饭后照一张集体照。过后又各自找故事听了,我累了,早躲到房间去休息了。

 

第二天本来说是到少波家吃早餐的,但是文多罗家还是准备了茶水饼干等,生怕把我们饿到,真是谢谢他们的不言烦的招待。世芳另外有事,她和夫婿就先回雅加达,我们大伙都深深感受到她们的热忱的心,真诚地感谢她们的深情厚谊!祝她们顺利愉快!

 

盛情的少波夫妇

 

到了少波家,他太太早早(昨晚已准备)就准备一桌子饭菜、茶点、那种热情我们真是咀领心领了。少波太太说你们一定要吃饱饱,不吃我就不高兴。我领了她的情,尽量的吃,走时还带走些能带的。如此盛情不受有愧呀!再见!再见,说不完的再见。坤甸朋友一再说要再来玩哦,朋友们,能去的都找个机会去探访他们吧,加强我们的友谊,让砂拉越人民和印尼人民的友情融入我们的血脉中吧!

 

万人坑日本法西斯暴行的铁证

 

离开坤甸沿卡江(Kapuas River)走向东方行,2小时之后到了东万律,那里有个记载当年日军残酷迫害残杀西加人民的巨大石碑,而且在汽车走一大圈的一个好大范围内堆砌了9个万人坑,那里都是埋着被杀害的西加人民,这里的一切都是日本军国主义犯下滔天罪行的铁证!在中国和东南亚,日本侵略者欠下多少血债,而到如今,还是那么的霸道,真是天理不容!

 

东万律也曾是过去罗芳伯的兰芳共和国的统治中心。

 

难得的达雅老同志

 

接着我们沿路去拜访一位达雅老保干同志,这位达雅老同志过去曾在苏哈多残杀印共和西加华人的时期,勇敢地保护了老田,而且还被扑坐了七年牢。老人家现在还健在,我在心里祝福着天下好人们都一路平安。

 

上侯热情的红英夫妇

 

越过“索索”,就一路坑坑洼洼,傍晚,我们才到上候市镇,一到达那儿,老友红英和她丈夫,早已在等候迎接我们了,他俩准备了丰富的茶点要我们先进去坐坐,然后才去酒店。夫妇俩热情洋溢非常,虽不曾谋面,但却如熟三生。我们共饮,我们交谈如鱼水相融。红英曾是已牺牲的前印共西加省委书记苏菲安的夫人,在那动荡的艰难局势下,失去了另一半的她,不知是怎么熬过来的。上天有眼,她又找到了很体贴她的,又很有才气的另一半。我们祝福他们合家平安。

 

晚上我们入住酒店了,他又送来豆沙饼,次日清晨我们未出发前他又送来了香蕉、看看吧,这是多么依念的情谊啊。

 

上候的酒店是落在Kapuas River卡普亚士江边,朋友们对卡江有着太多的回忆和思念。大清早,好多朋友们早早就起身晨走,阿禄也早早的去晨运了。我沿江边来回观赏拍照,寂静的江边有几户人家在浆洗,上上下下好些只小舟靠着岸边,江水平静的流着,江风习习的吹着,好一个安详的江边市镇。如果没人间烽火,这岂不也是蓬莱居处?朋友,祝你们平平安安的渡过烽火洗劫后的晚年。

 

准备好行装,盛满着上候老同志的友情我们向着Sintang新当市镇出发,这已是25/8了。一路上我们看到好多橡胶园,座座高山相接,座座山上满是绿油油的胶树。如果树胶有价,我看西加的人民是会过上不错的日子的。只是可惜,胶价被国际财团操控,一直低迷不振,老百姓的日子并不好过。不过只要没有战祸的纠缠,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老百姓还是能过上安详的日子。

 

海英  她不是一般的女性

 

从上候到新当,只须一个上午的时间,我们来到一间餐店吃午餐,店里老板也是老田的熟人。在吃饭间,新当的海英来电说要来接我们,叫我们稍等片刻,他夫妇俩到了,见她一下车就歉意连连的说,我本来要请你们吃饭的,但是太忙了,忙得来不及接你们。为什么忙呢,过后我明白了,原来他又准备糕点、又准备午餐的,人手不多,忙不过来。

 

接着她忙以地主的身份要带我们去玩,只是出来了四五天旅游的朋友们已疲乏了,个别老友的老毛病又发作了。在她夫妇俩一再动员下,我们跟她去参观了当地有名的景点“橄榄山”山里有座庙是海英她俩夫妇和当地的华人自己筹建的。在当地要想发扬中华文化并不易,他们能筹建一个庙宇已是难得,所以他们以此为荣,以此为耀,一定要我们去游游看看。在树胶园里的庙,倒是清清悠悠。海英把她带来的茶点摆在庙前,真是好多,朋友们虽然刚吃过午餐,但是还是吃了一些,以领地主的情。过后我们入住酒店,途中老温要求海英帮忙带去看看当年他们老连队的一个驻军指挥部。

 

傍晚6点海英夫妇来到酒店,带我们去她准备的地点晚餐,那是下午就特地为我们准备好的。到了那,一看又是满满的一长桌,真是太丰盛了。西加的朋友就怕我们沿途给饿到,所以不管是到了那一站,都是备好丰盛的佳肴美食,把我们的咀巴给宠坏了!

 

用完餐,我们摆好桌椅听海英讲她过去和她的领导蔡兰花一起坚持到最后,和睡在坟墓里面半个月的故事,大家都深受感动。她对过去的历史,也提了些意见和看法。海英,她热情、直率、待人掏心窝的、我喜欢她,尤其老洪特地拉她谈谈,并赞扬她不是一般的女性。

 

次晨她夫妇俩要我们走之前,用过早餐(也是她请客)顺路到她的新店看看。原来我们友协15周年时,她和丈夫来参加会庆(第二次)之前两个月,她的店屋不幸被火烧毁,在那种痛苦忧伤的情形下,她和丈夫还是来到诗巫,参加我们的会庆,真够朋友,我们由衷谢谢她们的情谊!临走时她俩还送来昨天剩下的糕点给大家路上享用,还送了榴莲糕和一件寒衣给阿禄,我俩谢谢她了。

 

卡江河尾的不都希包

 

25/8我们朝着卡江最上游的Putus Sibau不都希包市镇前进,一样的路程,好好坏坏的,它是一段路好,一段路不好,但凡是上山下山的路多是泊油路。路两旁还是一片片的胶林展现在我们眼前。

 

到此,我们的路程已是卡江河尾地带。本来河尾地带都是高山峻岭,但是在我们眼前的视线却是平原,可说是辽阔的平原。这最后的两天路程我们预计是深山僻野的,但出乎意料之外,当我们到不都希包时,看到的却是一个不小的充满活力的市镇,我们住的酒店还有点样。这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调查明天的路程到底是怎样的,是怎么样的危险,要怎样的应对,阿禄、老温、老田都在忙调查。结果是路况还比之前好,只是到兰扎鱼湖之前有一处下山斜度大,地势险峻,要小心。大家这时才放下心,尤其是老温一路承担了好大的压力,作为一个领队,他尽心尽力镇定沉稳,不愧是我们过去的战斗指挥员。老实说,这次的路程,如若他没去,我是不会去的

 

难忘的百令河事件

 

26/8这一天,我们过了两次百令河,那是我在1970年和秀琴她们留守边区马罗河基地时,向南开辟新区的宋妙枝、秀明、尽忠和阿莲被当地坏群众残害的地方,看到百令河,我不禁回忆着那风云岁月中的难忘经历和战友们的英容笑貌,啊,战友,战友,您们现在在哪儿啊,我们大伙路经这里,来看您们曾为之献身的地方了!

 

我们终於来到了马罗河

 

最使我们高兴的是我们终于看到了马罗河,那是我们依傍战斗了好久的河啊。看到它,那首战歌就浮现在脑际“波涛滚滚,浪滔滔,罗马河边武装红旗迎风飘!披荆斩刺,顽强奋斗,建立了人民的武装。”我曾多少个日子,就坐在马罗河边,看着那汹涌河水在奔流,虽然历史的种种并不尽如人愿,但那毕竟是我经历过的日日夜夜,终究是叫人好不回味的。

 

看看朋友们,有到过马罗河的,没到过的,都忙着拍照,这拍拍、那拍拍,我才拍了两三张,可他们那个拍劲,拍个不完。我理解他们,这就叫罗马河的魅力。

 

我们的马路,大桥越过马罗河处的下一边,刚刚好,就是我们北加人民军建军的地点卡拉央。从这里再沿河上去,也是大力开荒生产,大片开稻芭的2.4点,和三条一点,是三省国内和边区的新老同志大会师点,也叫老新点。在那风云岁月里马罗河的土地供养了大部队,我们吃着马罗河边稻芭长出的稻米、金豆、南瓜;我们还吃着马罗河里的鲜美百林、斯玛、恩不老,啊,马罗河!真是久违了马罗河!马罗河,您好!

 

兰扎大鱼湖

 

继续前进,最让我们兴奋得是我们在一个高山顶,就是那个危险的路段,我们下车时,登上一个高点,在哪儿,居高临下,可以看到那远处的大鱼湖。大家又是一阵忙碌着拍照,但太远了,我们的老爷相机拍得并不理想。

 

本来我们是想在鱼湖过夜,但是因为某种技术问题,我们居然超越过去了。虽然我们多少年来一直向往着的Lanjat大鱼湖有诸多不舍,但只好跟它说声拜拜,改次我们会再来探访您吧。

 

据说,现在的兰扎大鱼湖的水浅了很多,鱼只也少了,只有一些杂鱼。想当初,我们的罗平支队长,带领朋友到马罗河的鱼湖抓了又多又大的鱼,吃不完,就“鲁”起来,我们国内来到马罗河参军的朋友们,还吃到那时的用百林和斯玛做成都美味咸鱼呢?

 

提早一天过边界回程

 

既然越过去了,因为离印尼边境Badao关卡不远,那我们就到鲁博安都过夜吧。於是,就一路行驶,一路联络有关朋友,但不巧说是有什么庆祝会,鲁博安都旅店都满了。这一来我们只好今天(26/8)就结束旅途,大家分头打道回府了。

 

再见了亲爱的西加朋友们!

 

 

顺利过关卡之后,到了鲁博安都,和老田算好账,大家就准备驶向回家的路了。在这7天的紧密探访行程之中,我们这个老人团队在老领导老温和老领队老郭的带领下,在全团17位老友的有说有笑的配合下,尤其几位年纪大,身体亚健康的老友们坚持跟进全程,阿婆怀坚、二姐素贞、14号、海燕和忍着伤痛的三明,正是我们这些好汉秉持着坚持前进到马罗河的强烈愿望,和许许多多西加老友们的热情鼓励和帮忙,才顺利达到了目标。这次我们因沿路许多地方,都是西加朋友的招待,所以省下不少钱(最后还还回四百多元),再次谢谢西加的朋友们了,欢迎您们随时也再来砂拉越!再见了,亲爱的西加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