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6日凌晨7时20分,我国最具传奇色彩与争议性的革命老前辈,马共最高领导人陈平同志不幸宣告逝世,享年89岁(1924-2013)。

巨星陨落,其遗体与骨灰如何安置仍然引起轩然大波,牵动着我国的政治局势,他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安葬家乡是生前最后希望

逝世当天,陈平的家属、亲密战友阿布杜拉西迪(Abdullah C.D.)及战友们的各有关组织,就正式向外发布陈平的死讯并宣布“定于9月20日将遗体移置Wat That Tong庙(第11亭)”以及有关各界吊唁、诵经、公祭与举行火化仪式的具体时间安排。

如此快速的决定在曼谷办丧事, 或者说明陈平的家属与战友对将总书记的遗体运回家乡的可能性并不存希望,因而不准备积极争取, 只期能够实现他“生前的最大希望,就是在死后,起码骨灰能够回乡安葬”。

另一方面,纳吉政权却采取了极其强硬的态度和立场,在第一时间就宣布禁止陈平的遗体和骨灰运回我国安葬,与上述低调的处理方式形成强烈的对照。

陈平逝世的第二天,《马来西亚前锋报》就在头版头条以大字标题“禁止将遗体运回”(Dilarang bawa balik mayat)来报导首相所宣布的政府立场:即使家属与亲戚提出要求,政府也不会允许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的骨灰或遗体运回我国。

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大马全国警察总长卡立阿布巴卡在同一天也纷纷大放厥辞,支持政府的上述立场。
国防部长指责“陈平过去的背叛与残暴行为”,国此他的逝世不是国家的损失。

内政部长污蔑“陈平是共产恐怖头子,不是独立战士”,“退伍军人和警察不可能接受他的遗体或骨灰被运回我国埋葬”。

全国总警长则胡说什么“陈平不是我国公民”、“相信被埋葬在陈平居留最长久的国家,他将会感到高兴”;他还指示警方进行戒备,“防止陈平的遗体或骨灰被偷运入境”。

违背和平协议和解精神

纳吉政权这种毫无人性,不顾死者家属、战友、支持者和普通老百姓的感受,不顾家属情感、习俗和宗教需要的强蛮、专横与狂妄的立场与言行,不但不符合文明社会的基本道德和伦理,尤其严重地违背了1989年合艾和平协议的条款及其和解精神。

把马共总书记任意污蔑、践踏成“共产恐怖头子”(ketua pengganas komunis),“叛国者”(pengkhianat),“罪犯”(penjenayah)等,绝对是合艾和平协议的条款与精神所不容许的。

陈平“落叶归根”的愿望,本来就是他在和平协议下所应享有的权利。以过期的技术性理由来剥夺他归国的权利,以司法迫害(不合理地要求他出示在战争中遗失的出生纸等证件)来否定他是我国公民的铁一般的事实,以战争难免的死伤(这是双方的)来企图抹杀他及他所领导的马共游击队在抗日反英,争取国家独立时期所作出的重要贡献。

如今巨星陨落,生时不能如愿还乡也就罢了,难道死后还要继续遭受如此不堪的侮辱吗?

9月19日,首相仍然坚持不准将陈平的遗体和骨灰运回我国的立场,并且扬言如果不满,可以上法庭挑战政府的决定。这是关系到维护马共最高领导人的尊严问题,也是涉及捍卫和平协议成果的重大问题。因此,必须认真的考虑接受这项挑战。

学者吁停止操纵军警情绪

维护和平协议的条文及其和解的精神是极其重要的。正如我国著名的宪法专家及国际伊斯兰大学法律系讲师阿都阿兹(Abdul Aziz Bari),在评论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和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有关不准陈平的遗体运回我国安葬的强硬声明时,就要求政府遵守和马共所签署的和平协议,不要在前马共领导人逝世的课题上混水摸鱼,以获得政治的利益。他也吁请有关方面“停止操纵退伍军人和警察的情绪,或者闭上他们的嘴巴!”

公正党最高领导人安华同样认为,既然马来西亚同意签署和平协议,而且政府内阁己经加以承认,就必须遵守。民主行动党的卡巴星主张根据和平协议,让陈平的遗体运回我国安葬。他提醒若不遵守协议,将会影响马来西亚在国际上的声誉。

伊斯兰党中央委员兼研究局主任朱基菲里博士则声称,虽然不认同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但为了公正起见,曾经先后与日本及英殖民主义者作战,并曾经获得英女王颁授勋衔的陈平,其遗体应该被允许运回我国安葬。

任何有法治精神的人都会同意,如果纳吉政权遵守和平协议,陈平回国的问题根本就不应该也不会发生,而禁止他的遗体或骨灰运回家乡安葬,更是荒唐到极点。

当局这么做的目的不外是想藉陈平遗体和骨灰问题,大搞廉价的反共宣传,妄想抹杀陈平及马共对抗日反英及促进国家独立的贡献。

因此,有必要在此引用汤米汤姆斯(Tommy Thomas)所撰写的一篇题为《讣文——陈平,马来亚的一位民族主义者》(“Obituary :Chin Peng, a Malayan nationalist”,刊于《马来西亚内幕者》网站9月17日)文章中的几个段落作为答复。该文作者是我国法律界知名人物,也是陈平辩护律师团的成员之一。

律师赞誉民族主义自由战士

汤米汤姆斯对陈平有极高的评价,他说:

“陈平将作为20世纪下半叶伟大的自由战士中的一员,为我们的子孙后代所牢记。他所领导的队伍,其实已经向两大帝国主义势力发动过武装斗争——从1941年12月至1945年8月面对日本,之后到1957年则面对英国。

“历史将如同它看待胡志明和苏卡诺一样看待陈平,(所不同的是),胡志明面对法国帝主义,苏卡诺面对荷兰帝国主义,(而陈平则面对日本军国主义和英帝国主义)发动民族主义的运动。把陈平视为对独立有重大贡献者,无论如何都无损于其他独立元勋,如东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敦阿都拉萨(Tun Abdul Razak)、敦伊斯迈医生(Tun Dr Ismail)、陈侦禄(Tan cheng Lock)及V.T.辛班登(V.T.Sambanthan) 等奠基者所作贡献的重要性。”

马共斗争使独立提前逾十年

“在2003年出版的《我方的历史》(“My Side of History”)这本书中,陈平说: ‘如果缺少了我们游击队军事行动这个因素,英国有可能在1957年这么早就让马来亚独立吗?在非正式的多次会谈中,这问题被反覆提出来探讨。最后,拉欣诺(Rahim Noor)在一次全程录音的会议中,以马来语从笔记中宣布说,马来西亚并不否认或争议马来亚共产党在争取独立的斗争中所作出的贡献。致于它所作贡献的大小,他继续说道,我们无需在此争辩。这个课题最好留给历史学家去解决’”(第490页)

幸运的很,我们终于找到适合的论坛,来解决拉欣诺留给我们的问题。根据汤米汤姆斯文章的说法:1999年2月,在坎贝拉澳州国立大学,一项由 Jamie Mackie教授, Anthony Reid, Anthony Short 及王庚武等马来亚现代史及政治学的杰出学者与陈平举行对话讨论会,其成果便是出版了一本由陈剑和 Karl Hack 共同编辑的书:《与陈平对话:对马共的新认识》( “Dialogues with Chin Peng: New Light on the Malayan Communist Party”)。

“在一项有关马共对独立所扮演的角色的对话中,陈平被援引说过这样的话:‘我们在施加压力给英国,让马来亚独立这方面并未遭遇失败。没有我们的斗争,我不认为英国会让马来亚独立。或者说即使会让马来亚独立,那也是好几年后的事。罗伯特汤普森爵士(Sir Robert Thompson,英国反叛乱专家, 越战时美国也曾借重他的服务)在去世前,曾经承认我们至少使马来亚独立日期提前10至15年。这昃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名职员告诉我的。可惜我没有机会与他见面。(第234-235页)

行文至止,显然上述阿都阿兹、汤米汤姆斯、安华、卡巴星、朱基菲里、拉欣诺、罗伯特汤普森和各杰出历史学家的评论、观点和学术研究成果,已经足以说明政府禁止马共总书记,1989年合艾和平协议马共方面的签署人陈平的遗体和骨灰被运回我国安葬,不论从道德伦理、宗教习俗、和平协议的条款与和解的精神,或陈平对国家独立的贡献等方面出发,都是错误的。

当局有必要立即纠正这项错误,以慰陈平同志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