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出殡火葬场面悲恸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马共总书记陈平今日出殡,移棺火葬,逾150人在阴沉天色笼罩下,送别一代巨人最后一程。出殡队伍最前头的是一名白发男子,相信是其儿子王武国。

这名男子看起来像60余岁,带着一副眼镜。他捧着香炉,领着送殡队伍缓缓而行,神色凝重。

在陈平灵柩起棺时,现场气氛悲伤肃穆。陈平生前的战友、知交与亲人一路相送,不少人显得相当悲恸,频频拭泪。

前泰国首相差瓦立(Chavalit Yongchaiyudh)、前泰国共产党总书记佟占斯里(Thong Chamsri)、退休泰国将军吉帝(Kitti Rattachaya)与阿卡尼(Akanit Muansawad)等也前来送殡。
哭成泪人需要搀扶

NONE生荣死哀,在陈平灵柩起棺时,现场气氛悲伤肃穆。陈平生前的战友、知交与亲人一路相送,不少人显得相当悲恸,频频拭泪,有者甚至哭成泪人,需要旁人搀扶。

他们扶灵环绕塔通庙内的一所殿宇走三圈,然后送灵柩入内,以进行火化。

过程中,有的低头饮泣,哀悼他们的陈老总从此永远离开。

前泰相等前来送殡

NONE前泰国首相差瓦立(Chavalit Yongchaiyudh)、前泰国共产党总书记佟占斯里(Thong Chamsri)、退休泰国将军吉帝(Kitti Rattachaya)、阿卡尼(Akanit Muansawad)与丕善(Pisarn Wattangawongkiri)等也前来送殡。

差瓦立在受访时,以场合不适为由,拒绝向媒体发言。他们也先后问候王武国,并向陈平亲友致哀。

在火化仪式前,出席者在灵堂内,对着陈平的灵柩三鞠躬,并一一献花,向他致上最后的敬意。

李学智止不住眼泪


NONE其挚友李学智与阿纳斯(Anas Abdullah)以华语及国语朗读陈平《我的遗愿》,但李学智一开始念就止不住眼泪,带动在场者也开始掉泪。

灵堂内也播起社会主义运动歌曲《国际歌》。在轻柔歌声下,李学智显得更加激动,数次中断哭泣,只有在稍微平缓呼吸后,才能继续朗读。

泰国将军赞为斗士

chin peng funeral 230913 former thai pm Chawalit Yongjaiyuth退役的泰国将军们在致悼词时,将陈平比喻为一名独立斗士,如同缅甸的昂山将军、印尼的苏卡诺与越南的胡志明。

他们也盛赞陈平,是一名真诚与勇敢的斗士。

丕善将军说道:“他将永活在我们心中。”

使馆官员忙着拍照

正当他们致悼词时,一名身穿印有“大马驻曼谷大使馆”外套的男子,在灵堂内拍照。

chin peng funeral 230913 malaysian officer take photo这名男子只能了解泰语,他较后受到记者访问时直言不讳,确实来自大使馆,而人在丧礼现场拍照的目的,是要索取一些“资料”。

他也声称,大马情报单位从上周五开始,就每天出席陈平的丧礼。

一生传奇充满争议

原名王文华的陈平是在9月16日逝世,享年89岁。他1924年在马来西亚霹雳实兆远出生,是马共与马来西亚政府签署停火协议前的最后一任马共总书记。

NONE陈平一生传奇,也充满争议。他在1939年加入马共,领导游击队先后对抗日本军与英国殖民统治。后来,我国爆发内战,马来亚进入紧急状态,马共与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领导的联盟在1955年进行华铃和谈,但以谈判破裂告终。

马共、马来西亚政府与泰国政府最终在1989年签订《合艾和平协议》,马共自愿解除武装,其成员则被允许选择在泰国或马来西亚定居。陈平在1990年按照和平协议申请回国,但却在1991年年杪被拒。

NONE陈平于2005年两度入禀法庭申请回国安享晚年,以及禁止新闻部诽谤他,并要求宣布《合艾和平协议》对政府有约束力的诉讼,但皆以失败告终。

一些历史学者认为,马来西亚历史应该记载陈平领导马共,对抗日军与英国殖民统治的事迹。
 
不过,政府则坚持认为,马共在紧急状态时期残暴不仁,滥杀无辜,并且表明不原谅陈平,也不允许让陈平回国。在陈平逝世后,政府也坚持不让陈平的骨灰回国安葬,否决陈平的遗愿。 


【点击观看图片集】2013年9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