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加-我们无法忘怀的地方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西加这片土地,虽属于印尼,但却与我们砂拉越当年争取独立解放,结下了深深的缘。

   赖子铨

     西加这片土地,虽属于印尼,但却与我们砂拉越当年争取独立解放,结下了深深的缘。1963年—1964年,数百个砂拉越勇士,为了反帝反殖反大马,在印尼共产党人、左派人士的支持下,发扬艰苦奋斗,不畏牺牲的精神,越界来到这神圣的地方——西加。西加各族人民为了同情、支持我们的斗争,奋起送粮、递情报、送子女,和给予各种帮助。这情,我们永远不能忘,这义,将永载入史册。

            然而,1965年印尼发生930事变后,西加的三发、孟加影、华莪、山口洋、坤甸等地的革命青年,甚至有者全家人都卷入这场风暴中去。许多人被捕入狱,受尽严刑酷打、折磨,许多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更有许多西加优秀儿女参加了火焰山部队和后来为了反对苏哈多军人残暴独裁统治,奉献了自己美丽的青春和生命。据称,当年在西加地区牺牲的西加北加同志共大约有300个,群众大约1000多位,没人收尸。西加完全没有烈士墓,但愿他们永远安息。

            1974年印尼革命几乎已经结束,砂州也已出现“斯里阿曼行动”时,他们尚有20多个人在蔡兰花的领导下,在山里坚持斗争,他们多么希望印共和北共能派人与他们联系,东山再起呀!可是,1977年蔡兰花因病(麻疹)去世,他的战友仍坚持战斗,有的被印军杀害,有的被捕,直至1978年才结束斗争。

            这动山河,泣鬼神的壮丽史事,凝聚了西加人民的血和泪,爱与恨,让后人肃然起敬。

            我们对西加人民和勇士,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为缅怀这段情,和探索过去走过的路,我们十七位老朋友在温贤定老友、田芳盛老友的带领下,进行了总共9天的西加之旅。

 

 

19/08(星期一)三发之旅

 

            19/08约8.00AM,我们十七人分坐三辆车,从古晋旅店启程,9.35AM来到伦乐与三马月路口休息。10.18AM抵达比也哇关口,签证办好后,面对马边界JPJ与Kastam的介入调查,经一番努力,终于顺利抵达印尼三发关卡。于11.07AM再启程正式进入印尼境内。

            从比也哇通往三发的道路,真的是不好走。除大多数路程为石头路外,更因它路上凹凸不平,“窟窿”很多。汽车如蜗牛爬行。我们坐在车内也随汽车颠簸而“起舞”,很多老友(多为上了年纪)因此坐到腰酸背痛。由于冷气不够冷加上天气炎热,我们都满头大汗,大家都感觉很疲劳。虽然如此,老友们都能正确对待,体会路上所见所闻,更加体会印尼的社会和人民的生活。

一、所见所闻:

1,去三发的路上,可以说道路二旁都刚种了许多整齐的橡胶、油棕、胡椒等农作物,有的已经收割。由此可见印尼的农业已逐渐走向进步、发展。

            好长的路上二旁看不到住家。比较集中居民地多为土著,几乎看不到华族。

            2,惊险过桥。由于板桥年久失修,已塌陷!居民们只好用木条和板暂时铺之,小型汽车要过此桥,车底容易损伤,为了减轻重量,我们三部车搭客全部下车行走,汽车过桥可谓惊险万分。

            3,我们看到好大的园地,同时种上橡胶树和油棕。不知他们是否真的来个“鱼与熊掌”双得还是其他原因。对此我们还没有这么专业的研究,只是对此感到好奇。

            4,印尼人用大叶树做胡椒柱。由于大叶树生命力强,只要砍了树枝栽在泥土都不会枯死而且还会生根长叶。因此当胡椒向大叶树爬长时,大叶树同时也在树尾开枝散叶一起成长。这可能是印尼农民缺椒柱或经济有问题而用引用这经济的大叶树一样能够用。 

 

大叶树当椒柱

            二、我们于4.40pm顺利抵达三发。

            印尼老友已在三发等待已久。他们是林世芳夫妇、陈泽林等。我们在三发一间餐馆饱餐后,被安排进入INDA酒店休息。并决定当晚7.30PM在旅馆楼下开个简单的交流会,然后于七点多吃晚餐。

            我们的晚餐有丰富的鳖肉、鸭肉、青菜、虾、蟹等。并由印尼老友宴请,非常谢谢他们的热情招待。

            三、座谈会

            座谈会由印尼老友陈泽林主持。他简单对砂老友来访表示热烈欢迎,并邀请印尼老友沈时金老师讲话。

 

(左一是陈泽林,中间是沈时金,右是郭炳河)

 

沈老师是位数学老师,三发人,1965年被捕坐牢约十年,现住在布刚巴鲁,搞木材生意,是位德高望重、社会敬仰的长者。他知道我们会来三发,特地赶来相见。

他感到高兴能与砂来的老友相见,大家相见欢,特感亲切。并祝愿今后多来往交流。

接着由洪楚廷老友讲话,老洪特别提到砂与印尼有着特殊深厚的感情,由于当时历史原因,回顾过去我们二地为了理想共同战斗、互相帮助,为当时革命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老洪特别提出当时引发的战争,由于历史原因、领导素质等问题造成印尼同志和群众的牺牲、被捕、惨遭迫害等感到难过和歉意。并向西加人民致以深切的慰问和谢意。

温贤定团长在被邀请讲话时,同时表示感激西加老友从远方赶来接待。他说,我们来访的目的是一次路线探索和体会追思感恩当年的斗争的地方和事件。所走的路线,主要是为了能进一步体会印尼社会的民情、地情、人情,再一次来走走看看,从而能较全面的总结历史,特别是总结过去所发生的事。他再一次肯定了当时西加人民对砂革命所做的贡献,没有西加的支持,砂拉越的武装革命队伍是无法顺利成立的。

余清禄老友提到了印尼罗芳伯事件,他们斗争失败后许多斗士来到砂拉越继续斗争。还有当时抗日时期,他们也是互相帮助,为打倒日本侵略者作出贡献。由此引发了陈泽林老友和世芳老友进一步从探东的角度,深入谈了罗芳伯事件。从荷兰政府当时来印的人写的历史事件得知,罗芳伯会失败是因内部有叛徒勾结荷兰政府,出卖自己人,造成惨重伤亡,结果很多下属潜入古晋持续斗争,有的参与了刘善邦领导的华工事件。

交流会上泽林老友重点谈了二个问题。即一,现在印尼华社,公会、社团很多,山头林立,但只要大家立足点是为了人民为了大众,我们还须团结一致。二、提议,在山口洋举办一个《印尼华裔和砂拉越华裔歌唱比赛》通过这种组织来进一步联络、增进感情。

世芳发言时,特别感激古晋老友在晋连路26哩为西加老友做个烈士墓。她特别提到印尼杨国豪老友知道后非常感动,几个晚上不能睡并作诗一首纪念。(附一)

我、泽珠大家和林亚美也作了简要发言。

(附一)

念奴娇·中元节悼念西加大屠杀受难者

 

念奴娇

卡江西去,

洗不尽、义愤哀伤怔怵。

犹忆风云多变幻,

骤雨还兼雷击。

压顶乌云,

狼嚎鬼啸,

华族遭屠绝!

五洲惊愕,

群情发指悲切!

 

九七烽火高烧,

暴君夹尾逃,

万民鞭伐。

牛鬼蛇神形毕露,

千岛族群欢悦。

今日中元,

设坛祭祀,

超度永生偈,

 

涅磐安息,

一樽还酻先烈

交流会进行中,右起洪楚廷、温贤定、林世芳、洪惠莉、张瑞泰、谢水源。

 

 

20/08(星期二)华莪之旅

 

我们8.30AM从Sambas启程。路过当年印尼苏丹旧址。由于太早抵达,工作人员未开门,我们就在四周跑跑,照相留念便搭车继续行程。

今天是行驶在打马油路上,平坦,路虽弯曲,但我们特感轻松、兴奋,一起观看路二边的景色和农作物。

去华莪路上的农作物多为橡胶树和油棕。而这些橡胶树和油棕也较有规划,长得很美,像是大财团的杰作。我们也深刻体会到这地区农民生活水准已大有提高。这里的房子虽小但整齐美观。

 

(在华莪购买榴莲,陈泽林老友(右一)在杀价)

 

11.30AM我们抵达华莪(Sanggau Tado)并在当地购买榴莲,大饱口福。由于时间还早,在田方盛老友和老温团长的带领下,我们驱车参观游玩了当地一个小型的发电厂和瀑布。

据田方盛老友称,这个水坝就是当时华莪去火焰山部队必经的路线。而林世芳老友还缅怀了当年和她一起上火焰山部队,有一个女同志在经过水坝河时,跌落水中,被激流冲走而牺牲。

 

(参观瀑布。左起谢水源、余清禄、田芳盛、赖子铨、林亚美。)

 

            我们在当地一个看守员的带领下,遊了瀑布和参观了发电厂。直至1.00PM才从水坝出来。

            在华莪小镇饱餐后,驱车前往当年华莪“孙埪”空军基地。1967年我们(火焰山部队)曾攻打这个基地并缴获了很多的武器和弹药。可是因这次的攻击,也加速了印尼右派军人对当地华族展开血腥的屠杀和镇压。据称有500-600华人惨遭杀害,家破人亡。

            据说华莪空军基地至今尚有操作,有直升机等上下降。因此门口有守卫看守。抵达时,我们被挡在门外,只好失望而归。

            无奈,我们只好回程,继续向孟加影方向赶路。

            在前往孟加影民众聚居的路上,看到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燕屋。为印尼人民带来了可观的收入。

 

 

(星期三)21/08 孟加影(Benkayang)和曼戛(Pemangkat)之旅

           

3.50PM我们顺利的抵达孟加影(Benkayang),并拜访了当地一位早年的革命群众。这位群众过去是由林世芳联系的。我们还在他家大享榴连口福。

据林亚美回忆称,孟加影地区当时有一个我们的训练营。据称,就在这位群众住家附近。由于时过境迁,当时的营地已作废(暂时性的),如今已增加了房子和道路,已无法辨认了,只能当做回忆,永远记在心中。

吃完饭后,我们来到潮州公会旧址(尚在),由于晚上没人开门,我们只在门口拍照留念。潮州公会是当年老友在孟加影的居住处和联络处。

 

早期,孟加影和华莪都属三发管辖。如今华莪已由孟加影负责。

市区做生意的多为华人经营。如今生活已较稳定。祝愿当地华裔同胞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生活下去。

 

吃完早餐后,转入市区的大同华文小学暂停侯(因田导游有事要办)。我们趁机参观了附近的商店。商店多为客家人开的,他们很难用华语交流,只能用客家话或马来话对谈。

一路随着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慢慢向山上驶去。路上我们在三个地点停下买榴莲吃。味道很好而且便宜,真有吃完“流连忘返”之乐。

我们于10.50AM抵达山口洋的旅馆。

由于时间充足,司机趁机把汽车驶去service,以备以后几天的艰苦行程。   

吃完午餐后,我们去Pemangkat(曼戛)遊玩。路上二边种了很多的椰树。椰树整齐而立,郁郁葱葱,充满生机的气息。

曼戛曾是过去我前老友从海路去印尼的必经之地。林亚美抵达Sambas河口时,很振奋地讲解了当年他从古晋的伦乐坐“歌达”渔船。经过砂的尖嘴弯转入印尼海域而在曼戛(即Sambas河口)上岸,然后搭车沿路走,在高高的椰树林底下穿过,经山口洋再上孟加影,抵训练营。由于当时印方供给的粮食很少而且饮食口味有异,因此生活是相当艰苦的。他说,当时的饭盒里除了饭,只有一小块2吋方厚的牛肉,而且是用指天椒煮的,非常的辣。他说当时他一边吃牛肉一边留下眼泪来(不是哭而是辣到流泪)。

林世芳老友也谈了孟加影曾是当时罗芳伯反荷的地区。孟加影地区曾有当年一个抗荷将军命名的路以示纪念,9.30后就被苏哈多政府废除。

回程,我们参观了①曼戛“中央大伯公庙”的七七中元节。②我们沿途在一个买海产的小店停下。由于价钱便宜,老友们纷纷“出血”买了许多“战利品”。③拜访老友邓锦隆。邓老友为第一省最后一批出来的老友,非常感激他为北加的革命事业作出了有意义的贡献。他备了丰富的茶点招待我们,并在他家大门口摄影留念。

 

郭炳河老友在选购大螃蟹

 

邓锦隆老友在招待老友

  

 

22/08/2013(星期四)坤甸(Pontianak)之旅

 

从山口洋去坤甸的途中,我们去了几个地方。

①  半路,我们拜访二个早期的保干群众。其中之一是郭生文老伯,已不幸逝世,无缘再相见。另一个叫郭科文,见到我们时特别高兴,还特别叫他的孩子去买了很多红毛丹、柚子,驱车追着送来。我们非常感动。

②  祭拜罗芳伯庙。庙虽小,但庄严,庙正中是一副“浩气长存”的扁碑,二旁写着二副对联。

对联是:“芳以钢铁意志,为万民创造辉煌伟绩,

伯用鲜红热血,成千载功勋荣耀西婆。”

            两边还写有“进退连还道运通,途迎远近逍遥过。”

            罗芳佰的丰功伟绩,为万人称颂,也为西加华人做出卓越贡献。

 

(赖子铨在罗芳伯庙前留影)

 

③  参观“赤道地标”景点。由于坤甸的特殊地理位置,是在赤道点上,因而有此世上独有的地标。免费入内参观。

④  参观Kaka海港。我们从文多罗老友家去甲甲海港,驱车一趟约须2个小时,本来用意是去那里买海参。听说当地很便宜,到那里了解价钱后,一公斤好的也要马币三百多元到2百多元。只好割爱不买。很多老友买了一些江鱼子和虾干。同时当地是林世芳的老家和早年革命工作活动的地方,我们乘机也拜访了一家当年的老群众、老朋友

 

(参观Kaka海港。左为林亚美,右为赖子铨)

 

⑤  当天我们在文多罗老友家吃午餐和晚餐,非常感激他一家人对我们的关怀和热情招待并在他家过夜。文多罗性格开朗、直率、健谈、好客,是当年火焰山部队的小队长,出生入死于当年的革命斗争事业。(西加风云中有详细记载)

同时见到的老友有少波夫妇等等,当晚文多罗家来了好多当年的老友和群众。有一位讲述了当年他一家数口的灾难事迹……。

第二天早上,我们在少波老友家吃丰盛的早餐,才继续我们的行程。

看到文多罗、少波和印尼老友事业有成,经济条件好转,感到非常欣慰。祝愿他们生意兴隆,身体健康,合家平安。

同时也感谢一路来,林世芳老友的专程陪伴,她于22/08晚上在文多罗家与我们告别,回返椰加达。也感谢她在往后的路途上,还不断打电话联络和问候。

(文多罗老友在家里热情招待大家)

  

访问团于22.08.2013在坤甸文多罗家里合影

 

 

(星期五)23/08/2013坤甸——上候(Sanggau)之旅

 

①  坤甸到Mandor(东万律)到Ngabong(万那)到Sosok、Bandok的路还好。Sosok与Bandok的路虽弯曲但有平坦的泊油路。可是,Bandok去Sanggau(上候)的路实在坏,由于有重型车在跑,加上年久失修,泊油路窟窿很多,结果车快到上候时,轮胎因插到铁钉而只好下车换轮胎。

②  参观Mandor(东万律)被日本侵略者屠杀的印尼人民9个“万人坑”,并在死难同胞纪念碑前默哀鞠躬。

 这是“万人坑”的其中一个

 在那里我们看到了当年日本侵略者是多么野蛮、残忍杀害印尼人民的铁证。

③  到Sinakuin时,已是中午12.35PM了。我们拜访当年与田芳盛老友一起工作、战斗的火焰山老联络员Sukinmas等。

Sukinmas,达也族,印共,也是火焰山的成员,后因暴露被捕,坐牢十几年,出狱的时候信奉佛教,并在那里(Sinakin)建立一个佛堂。现已72岁,身体还很健壮。

中途,我们第三次买榴莲,并大饱口福。肉很黄而且甜,非常好吃。

我们在Ngabang(万那)吃午餐,过了S.Ngabang桥,继续行程。

在蹦蹦跳跳的行驶中,于5.00PM多抵达Sanggau红英老友住家。并在他家用餐。感谢他一家人对我们热情招待。

红英的前夫是印共领袖苏菲安。苏菲安牺牲后,她仍坚持战斗。直至被捕出狱后,与晃波结识,组织了新家庭。如今儿女都学有所成,成家立业,大家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今天的旅馆(Pantai Mutiana)已开始较差了。水是带有点茶色(不够白),房间设备也差,没有毛巾、被、肥皂等的事前准备。厕所抽风机也粘了许多黑色的肮脏物。个别房间冷气不好,窗口也脱落了,房间甚至已有蚊子在活动。但在这偏僻的异乡,能有这安身之所,也算享福了。

在上侯旅馆附近,我们看到了华人庙宇(大伯公庙)与回教堂并排而立,大家和睦共处。没有歧视、没有回避、没有对立,多好呀!

“和平共处”

 

24/08(星期六)向新丹(Sintang)出发

 

早晨天气很好,在红英等带领我们吃完早餐后,便向新丹出发。

            我们于中午到Pinoh(比鲁)路口吃午餐。新丹海英老友等知道我们已来到,驱车约一个多钟头来到Pinoh接我们。彼此相见,格外亲切温馨。在她安排下,我们参观了巴公山,并得悉当地有一坟石头的来历。然后到了一个由华人自己建造的神庙(无敌山中),并在庙里吃点心(海英老友准备的糕饼和水)。

(在庙前吃点心)

 

            约傍晚5.00PM,我们到了当年我旧连队队员的驻扎地。那是一个当年印尼左派军官住处。时过境迁,这个建筑物尚在,老温等忆当年,慷慨万千。并在篱笆门前拍影留念。

            新丹,当年是我军东部地区成员活动的地区,因地处西加中部,再加上特殊的地理位置,现在成了一个新兴的市镇。新丹分为新旧二地。新开发的新丹大多聚居华人并在当地做生意,比较繁荣。老友们都在开玩笑,要在新丹投资发财。旧新丹多聚居马来人。

            当晚在海英老友安排下住宿了旅馆,并于晚上7.30PM到一个酒店饱尝海英老友宴请的丰盛晚餐。

            海英老友是山口洋人,当年印共成员,在山口洋地区活动。从小在蔡兰花区委书记带领下,忠于革命忠于党,在敌占区、森林里、在枪林弹雨中,英勇与敌人斗争。

            在交流会上,我们听她讲述当年是如何同敌人展开英勇的战斗。在叛徒出卖下,她如何被捕,又逃跑又被捕。墓穴、树洞、地洞都是她们的住处。她不是在编故事,而是叙述当年亲身的血、泪、爱、恨的经历。我们感动万分。(海英的事迹,在《北加风云》书中,林世芳有详细的记录)。

(海英在当年旧连队驻扎点门前路上留影)

            海英老友现在已60岁了,身体还健康,还在努力创业。前年,夫妇俩经营的小店被一把火烧成灰。但他们还是参加了我们去年的由砂拉越中区友谊协会主办的《12.8》十五周年纪念庆典。现在的新店是刚开张半年多。生意很好。祝愿海英老友一家生意兴隆,身体健康。

 

 

 

 

 

 

 

 

 

(三位老友在新丹当年旧连队驻扎地留影。

左为林亚美,中是温贤定,右是张瑞泰。)

 

 

 

25/08(星期日)新丹去布都西包(Putussibau)

 

            早晨,我们兴致勃勃来到海英老友新店参观。经火劫后的今天,生意兴隆、楼上是住处,楼下还有一个储藏室(仓库)。充满生机。

            于7.30AM启程,往布都西包进发。我们对印尼政府能修完这条路感到佩服。因为这是一条通往卡江河尾的路,在军事、政治、经济上都将有很大的作用。

            这是一条沿卡江右岸直抵河尾布都西包的公路。初时一段路较不平坦,坑洞多,过桥时都会有高低的震动。于Nanga Tepua吃午饭,我们行驶于好长刚修完的打马油路。在快进入布都西包时,地势较平坦,约行驶8个小时比预计的要快抵达。

            公路二旁种有油棕和橡胶树,但以橡胶树为多。由于公路的建成,路旁建有很多农民的房子。许多内陆达雅人也乘机向路旁移居,形成热闹,有生机的农村乐园。

            早上,我们在一个农村的油站打油。然而油站要到8点或9点才开,打油的车整齐的排列等候。我们与油站人员商量后,同意到前方排队先打油。已等候多时的驾驶员也没发怨言,还看到一张张带笑的友善脸孔,给人以亲切感。

            另外,油站工人的工作地点并不在办公室里,而是在打油的地方。他们把巨款公开放在抽屉里,每一部抽油机有三位工人。一个打油,一个计算,一个坐椅子上收钱,一直以来,大家平安无事,多好呀!

            一路上,看到好多的天主教堂,相信聚居者多是陆达雅人。

            当年,我东部北加人民军、旧连队都在此活动。当地群众都会同情或支持我们的斗争。后经镇压后,群众起了变化,给我们带来惨重的牺牲和损失。

            布都西包地处卡江(S.Kepuas)河尾,地势平坦,是一片广宽的平原地。早期交通工具是船,路通了,现在多用车。人民务农为主,路边也看到一些小型的锯木厂和傢俬厂。

            4.30PM抵达布都西包入住旅店,晚上在一餐馆用饭。由于地处偏远,20个人的晚餐竟用了百多万LP。约合马币300多元。

            我们与当地群众和罗里车司机(油棕车)了解后,知道布都西包到Mantinus到Lanjak到Badau的路,基本上是好的,一段石头路又一段打马油路,而且印尼当局还在逐步建造之中。

            从Putussibau通往Badau(边界小镇)的路,我们在路边看到了好几架较石机和虑沙机。原来河尾地势高,石头泥沙也多。只要稍作加工,就有大把的石头和泥沙,这种就地取材,减低了运输等费用,方便筑路。

       但因路处偏僻区,较少人烟。对此我们三部东都有安全意识的警惕,前后互为照应。

 

 

26/08(星期一)最后一天的行程

 

在旅馆简单用过稀粥早餐后,我们驱车向Mantinus进发。由于道路好走,我们很快于11.30AM来到马罗河(S.Embaluh)。

大家都很高兴,很多老友都在桥上拍影留念,还拍了一张全体照。

最为兴奋的是老温了。他一下车即奔马罗河桥过来,指着桥下方不远处的河边,高声跟大家解说:那就是我军成立的第一个建军点。讲述当年马印联合时期,我们利用了当时的好形势,在Mantinus设行政中心与当地政府联合,并在马罗河对岸边建起了自己人民军队的总站。印尼政变,我们才逐步向河尾深入地区转移,后来返回国内。1979年9.19会议后决定重建边区基地后,又来到马罗河支流的S.Tekalan开荒生产,并于1986年返回国内。

(马罗河桥上留影。左起温贤定、赖子铨、驾驶员)

 

马罗河确是一条伟大的河,它孕育了北加人民军,为北加的革命事业做出很大的贡献。今天我们重游故地,感到无限的慷慨和怀念。

我们本来有意思要在马罗河边钓或买白鳞鱼和钓“恩不劳”。据河边小摊店主称:“昨天还有,但都被砂拉越来的人扫去了。”有位老友笑称:“找到会老的,不会老的找不到”(意思是没有找到恩不劳)。

我们于12.30PM就已抵达Lanjak(鱼湖)的最高点。老友们都下车,远眺前方一片宽阔蓝色的鱼湖,並摄影留念。我们本来的目标是在Lanjak鱼湖旁过夜。她是我们向往的地方,因平原地形成了很大的湖,很多鱼。当年连队回来的同志在湖中钓到很多鱼,吃不完还晒成盐鱼、鱼干等储藏之。后期上边区的同志都曾品尝过。

(去Lanjak鱼湖路上留影。后面便是大鱼湖、左是吴壮贤,右是赖子铨)

 

但下山启程后,由于错过转入Lanjak的路口,车继续驶向边界Badau方向。越驶离鱼湖越远。再返回鱼湖过夜的机缘越小。再加上,老田的车也出了点问题。大家商量后决定当天返回鲁勃安都。

我们于2.30PM抵Badau边界小镇。

由于卫生设备奇差,苍蝇在食物上指指点点,我们只好叫路边摊主煮Maggie快熟面加蛋当午餐。并于4.00PM安全出关来到鲁勃安都。

大家在大路边的一个休息站分手。七个搭巴士直返诗巫,十一位搭原来的车顺利抵达古晋。成功完成了九天西加之旅。

Monday the 3r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