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原住民维护祖先习俗地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4月,宜力独木莪水坝范围最大的原住民部落群,Kemar,部落水源河尾分水岭另一侧的木材商开始砍伐过分水岭,侵犯到原住民祖先习俗地和破坏部落群的水源,於是原住民开展了一系列斗争。

 

 

维护祖先习俗地

Photo

4月,宜力独木莪水坝范围最大的原住民部落群,Kemar,部落水源河尾分水岭另一侧的木材商开始砍伐过分水岭,侵犯到原住民祖先习俗地和破坏部落群的水源,於是原住民开展了一系列斗争。在一场预约的谈判中,伐木商原以为不过是一批要捞点油水的原住民团伙,买了十多个饭盒和几箱矿泉水,就可以轻易的打发过去,没想到竟是几十人前去为他们的代表助威。

Photo

由国阵勉强执政的霹雳州政府,自忖政权寿命有限,于是官商勾结,加紧疯狂砍伐森林,根本就无视联合国宣言中保障原住民的习俗地的神圣权利。

大马是个多元民族国家,在殖民地和之后扶植起来的联盟国阵的分治挑拨下,民族的觉醒的步

伐,始终是前后

不一的。

有人说,六七十年代社会运动的弄潮儿主要是华族,90年代烈火莫熄主要是马族,308立了一功的是印族,505则是三大民族步伐较一致了,还是没把国阵埋葬,原因就是少了原住民一族,想想有一点道理。东马不是国阵的定存州吗,这里大量的原住民一旦觉醒,应该就是国阵的末日了!

 

里曼和民儿回马后不久就扎根这里,经20年的打拼,家业已稳稳地打下坚固的基础,不仅在部落,甚至在宜力,拥有不小的知名度。两老也从不讳避自己前马共的身份 ,获得尊敬。

这次斗争不过是原住民系列维权运动中比较“壮观”的一桩,下来晋见土地局官员,到霹雳州务大臣官邸请愿呈备忘了,里曼和民儿与人权委员会的骨干们都在台前幕后,出钱出力,出谋划策,大力支持。

当然,在突击队做过阿沙工作的会明白:阿沙族个性善良、自由、乐天,对于真心实意帮助他们的突击队,他们是由衷支持的,但是一旦碰到敌人的恐吓,威逼利诱,他们也容易变化,不过要

亲自参加杀伤突击队员的事是极少有的。他们

可以整个部落一夜之间撤离家园,与队伍隔绝,以掐断敌人胁迫的口实。

因此21世纪原住民的斗争有其新的特点,存在更多的反复和曲折,波浪似地发展。这需要友族更多的理解和援助。

Wednes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