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国民主改革运动的期许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人民之友工委会主席团:我们主张国内各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党与非政府组织,包括 董总,兴权会,以及在沙巴砂拉越为州内主要民族争取权益的党团,在为埋葬巫统霸权统治的前提下,将各族人民群众的诉求(包括反对“国家马来化”和反对“国家伊斯兰化”)提出来进行民主的讨论,从而形成新阶段的民主改革的总诉求,才能团结最多数的人民群众,推进埋葬巫统霸权统治的斗争。

 

 

 对我国民主改革运动的期许 
•人民之友工委会主席团在第14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人民之友于2015年8月23日下午2时在柔佛永平隆城酒家举行成立14周年纪念大会新闻发布会。部分人民之友工委出席了发布会。(左起)覃志强(Mohd Nasir Prayitno)、陈成兴、朱信杰、严居汉、洪佩珊、杨秀丽、郑晖、江仁瑞与陈伟忠。

人民之友在2015年9月6日(星期日)在柔佛古来福临门酒家大厅举行人民之友工委会成立第14 周年纪念论坛暨午宴活动,并宣布新届(2015年—2017年)工委会名单。以下是朱信杰代表人民之友工委会主席团(主席团成员为詹玉兰、朱信杰与严居汉)在会上的讲话内容——
 
谢谢大会主持人。各位受邀主讲人,各民主党团的领导们,所有关心马来西亚民主改革前途的同道以及朋友们,大家中午好。
 
人民之友成立于2001年9月9日,今天是举行第14周年纪念。人民之友举办这场主题为“马来西亚民主改革的新阶段”的论坛,主要的考虑是以下所述的因素。
 
从第12届全国大选到今天,在这不到8年的时间里,领导当前阶段的我国民主改革运动的民联经历了一个从孕育诞生到瓦解消亡的过程。这个过程标志着以民联模式的跨族群政治联盟对抗巫统霸权统治的斗争以失败告终。这个过程对接下来的民主改革运动是有着重大的启示作用的。
 
民联是按照人民反抗国阵统治的意志,起先是为联合组成州政权而形成的政党联盟。它的瓦解,是伊斯兰党以哈迪阿旺为首的保守派领导,坚持推动符合国家伊斯兰化,侵蚀各族人民的宗教自由,特别是非穆斯林群众权利的伊斯兰刑事法所导致的。
 
这是伊斯兰党以哈迪阿旺为首的保守派领导,背弃人民反抗巫统霸权统治的意志,采取准备接受巫统霸权的收编的政治立场所造成的必然结果。
 
在民联发展的阶段,除了民主行动党的已故领袖卡巴星采取鲜明立场之外,各成员党的许多重要领袖对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大都采取尽量回避的态度,而对于国家伊斯兰化的现实问题也都采取视若无睹的态度。事实证明,这种搁置主要矛盾的做法,是错误的。
 
我们认为,巫统统治集团对国内少数族群进行“民族压迫”和“民族同化”,是通过实施“国家马来化”和“国家伊斯兰化”政策来体现的。巫统统治集团也正是通过实施“国家马来化”和“国家伊斯兰化”政策来掩盖统治阶级在压迫和剥削马来民族以外的少数民族的同时也压迫和剥削马来民族劳动人民的事实,来转移马来民族的斗争视线,并阻止或分化处在被压迫地位的马来民族劳动人民和其他被压迫民族的团结和他们的反抗斗争。唯有如此, 巫统霸权集团才得以延续他们对各族人民的统治。
 
经历了从“国家马来化”到“国家伊斯兰化”的统治和压迫,国内少数民族以及非穆斯林群体对巫统霸权统治更加强烈不满,希望民联能够采取维护少数民族以及非穆斯林群体的权益,鲜明反对巫统霸权的马来主权和国家伊斯兰化制度。当民联采取搁置这个主要矛盾的态度,维护少数民族以及非穆斯林群体权益人士,必然质疑民联进行民主改革的诚意。这对团结最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工作是有害的。
 
此外,当民联搁置这个主要矛盾,那些潜伏在民联里边的骨子里认同马来主权和国家伊斯兰化制度的力量,在时机成熟时就扮演第五纵队的角色,分裂民联, 以延长巫统霸权统治,让各族人民继续被压迫和被奴役。
 
因此,我国所有反对党领袖理应吸取民联瓦解的教训, 坚定不移地反对“国家马来化”和反对“国家伊斯兰化”,唤醒同样处在被压迫地位的马来民族劳动人民和各族人民团结起来,坚决对抗巫统霸权统治,避免重蹈民联失败的覆辙;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致力于成立一个新政党的马来政治领袖、倡议成立更加广泛的政党与非政府组织联盟的人民公正党领袖以及正在促成民联2.0的民主行动党的领袖理应明确表达他们对“国家马来化”和“国家伊斯兰化”主张的政治立场。
 
国家伊斯兰化的主要特征是由政府行使伊斯兰教的意志,将伊斯兰教义强加于原本信仰不同宗教的全国各民族人民身上,并以成立伊斯兰国家为最终目标。马来西亚是多元民族、多元宗教的社会,巫统霸权统治集团强行国家伊斯兰化,特别是马哈迪擅自宣布“马来西亚就是伊斯兰国”,显然是不符合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和愿望的。因此, 反对国家伊斯兰化,对我国非穆斯林来说,是维护各族人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基本权利,也是伸张人权的合情、合理、合法的正义行为。因此,反对国家伊斯兰化,跟实际上侵犯人权的“反对伊斯兰教”的立场,是截然不同的;两者之间不能画上等号,是清楚明白的。若把”反对国家伊斯兰化”说成“反对伊斯兰教”显然是别有居心者的恶意扭曲和诬蔑罢了。
 
目前有反对党领袖为了本身得以实现分享政权的梦想,竟然提出“反对党可以跟巫统国阵领袖或成员党进行合作以‘拯救马来西亚’”的主张,特别是试图跟曾经自上世纪80年代主导国家伊斯兰化的罪魁祸首的马哈迪为首的部分巫统权贵集团,组成联合政府的提议。这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已经引起了国内民主党团和民主人士的关注和议论。普遍认为,这是没有吸取上述民联失败教训的主张,这是背叛人民利益和愿望的提议。
 
我们主张国内各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党与非政府组织,包括长期维护华社母语教育权利的董总,致力争取兴都教徒群体权益的兴权会,以及在沙巴砂拉越为州内主要民族争取权益的党团,在为埋葬巫统霸权统治的前提下,将各族人民群众的诉求(包括反对“国家马来化”和反对“国家伊斯兰化”)提出来进行民主的讨论,从而形成新阶段的民主改革的总诉求,才能团结最多数的人民群众,推进埋葬巫统霸权统治的斗争。


这是我们的一点浅见供大家参考,欢迎大家就此进行坦率的交流。谢谢大家。

Thursday the 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