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独立斗士 黄信芳逝世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Paper01.jpgabdulah C.D_C(jpg).jpg

 

一民挽词_C(jpg).jpg

Paper01.jpg

Paper02_C(jpg).jpg

一民01_C(jpg).jpg一民02_C(jpg).jpgAnas及家人_C(jpg).jpg

 

 

新加坡独立斗士、马共党员—黄信芳逝世
发布日期:04-12-2015   资料来源:21老友网

 

 

     

新加坡独立斗士、前马来亚共产党党员、前新加坡大巴窑区国会议员、本会总务黄信芳于2015年12月1日下午3时在邦朗和平村逝世,享年81岁。12月6日在也拉市的佛寺进行火化仪式。

  黄信芳,队名一民。1934年8月27日出生于新加坡。1954年参加抗英同盟。1954年任新加坡农协候补中委。农协被封后,到人民行动党支部当主席。1957年当选为新加坡第一届市议会议员。当时人民行动党以多数席位执政市政府,王永元任市长,王邦文副市长。

1959年,新加坡举行第一届自治政府大选,他当选为大巴窑区立法委员,行动党大胜,李光耀当上第一届自治政府总理。1960年黄信芳当建国队指挥官。1961年与一批立法议员因反对李光耀的加入马来西亚计划,退出行动党,接着参与成立社阵。1963年2月2日,李光耀发动“冷藏行动”大肆逮捕左翼人士时,到印尼避难。

1980年参加马来亚民族解放军第12支队第3中队,任后勤处副主任兼第8小队队长。后来3中分成一、二队,他被分配到二队当后勤处主任兼第14小队队长(阿沙小队)。1989年马来亚共产党与泰国政府和马来西亚政府签署了《合艾和平协议》后,定居邦朗和平村,曾担任和平村成长。历任邦朗和平联谊会会长。

2014年泰国和平联合会成立,任联合会总务.

 

亲朋友好、战友留言

   怀鹰写给黄信芳的信

12月1日下午 7:19 · 新加坡 ·

    黄信芳,1934年8月27日在新加坡出生(祖籍广东花县)。教育背景:新加坡云峰小学,技职中学。出身:农 民、工人,是50年代的政治活跃分子。前行动党大巴窑支部发起人和主席、前行动党市议员、国会议员(1957-1963);后来与行动党内部的左翼分子组成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简称‘社阵’),他是前社阵大巴窑支部主席发起人和主席、前社阵立法议员。在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中成功逃脱。       

       怀鹰(左)与一民合照

  1963年底至1978年底,流亡印尼长达15年。1979年至1989 年,在马泰边区参加国内革命武装斗争。1989年签署和平协议后,1990年随人民军下山,定居泰南邦朗和平村。他的队名是一民,曾担任和平村的村长。

   于2015年12月1日下午三点去世,距离合艾和平协议的签署日期(12月2日)仅仅一天。

 

谨以此诗献给黄信芳。     

 

历史在那一刻定格

所有的枪林弹雨

喋血的战斗

全都化成一叠诗魂

 

把一生交给革命

最终知道不过是

一段浪漫惨烈的乌托邦之旅

依然无怨无悔面对

“下山”后的两袖清风

 

站在时代浪尖

摔落在时代峰谷

过一天就是一天

年龄翻过逐渐模糊的年轮

 

只想回家走走

看看亲戚朋友

但只能伫立在长堤彼岸

“遥望”故土追寻亲人容颜

 

该遗憾吗?

墓志铭早已写好

《黄信芳回忆录》道尽峥嵘

祖国的天空少了你

总是一个无法弥合的缺角

------------------------------------------------------------------------------------------------------------

 

2015-12-02

退休律师-张素兰:

                           亲人的团聚会梦想成真吗?

  

      黄信芳,前人民行动党市议会议员、社阵国会议员,于2015年12日1日在泰国(合艾第9和平村)逝世。享年81岁。

    他在1956 年加入人民行动党,并在同年当选为新加坡是议会议员。他在1961年退出人民行动党加入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简称:“社阵”。)

     在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时,眼见超过133名反对党、职工会成员、学生和其他被视为威胁人民行动党生存的人被捕,黄信芳与其他5位被捕的立法议会议员陈新荣(Chan Sun Wing)、梁景胜( Leong Kling Seng)、刘波德( Peter Lau Por Tak)、王清杉 (Ong Chang Sam)和S.T.巴尼( ST Bani)当时以为自己的名字已经在政治部的逮捕名单上了。当时,当时内部安全委员会不批准对他们的逮捕。无论如何,黄信芳离开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被迫逃亡到印度尼西亚。这一走就是超过半个世纪。这是他自己未曾想到的。

      黄 信芳一直坚持要回返新加坡与亲人团聚。但是,他拒绝签署任何“安全声明”作为回返新加坡的条件,这样的“安全声明”是要他谴责共产主义。黄信芳长期以来一 直坚持自己是参与了政治活动。最早时期是人民行动党党员、负责市区支部的联络工作、人民行动党立法议会议员和社会主义阵线的党员。由于他是被迫逃出新加坡 而迫使他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下加入了马来亚共产党。

      在上个世纪1980年代,在德国巴林围墙倒下,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即一苏联为首的“华沙集团”)瓦解。在这是不分任何政治信仰者迎接和平的时刻,泰国政府、马来西亚政府和马来亚共产党三方于1989年12月2日在泰国的合艾市签署了《合艾和平协议》.数以百计马来西亚国籍的马来亚共产党党员在《合艾和平协议》下获准回返马来西亚定居。新加坡政府为了不让26名新加坡国籍的马来共产党党员回返新加坡定居而拒绝签署这份的协议。

    为此,泰国政府办法了泰国公民权给予包括黄信芳在内的26名新加坡国籍的马来亚共产党党员,同时也给了土地。这些土地上当时马来亚共产党党员当时活动的地区。泰国政府也为他们提供了住房和给予经济援助,让他们开始过左农民的新生活。目前他们居住在这地区就是叫“邦朗和平村”。(或称:“朱拉逢公主第九发展村”)

    今天是《合艾和平协议》签署26周年的纪念日。

       我们不满新加坡政府继续坚持剥夺了这批新加坡国籍的新加坡无条件回返新加坡的权利。据所知,这种拒绝这批新加坡回返新加坡的情况已经发生在其他往生在泰国的马来亚共产党党员。

    我不知道,政府是否会采取同样的立场看对待已故黄信芳的骨灰回返新加坡安置吗?他曾经支持人民行动党召集人之一并当选为市议会议员。他曾经为人民行动党和 新加坡做出来贡献。已故黄信芳家属期盼有关当局能够准许其骨灰回返新加坡安置。假设这样期盼无法获得实现,那么,新加坡政府可以自豪的说,他说恐惧症为往 生者。假设,新加坡政府核准已故黄信芳的骨灰回返新加坡,我们衷心祝愿他能够安息在自己亲爱的祖国

 

 

---------------------------------------------

 

  沉 痛 悼 念 一 民 同 志    追 求 真 理   永 不 言 弃

                                   老 战 友阿 山 阿 英    敬 輓

 

   沉痛悼念一民同志

      争取社会主义      饱经风雨考验

           服务劳动群众      言行贯彻始终

                                                    老战友  贺庆  陈焰  敬輓

--------------------------------------------------------

来自各地的花圈与輓词,向一民同志致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