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战争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光战争》

又一个军事变革高潮已悄然来临。2013年9月27日,美国一份报告《改变游戏规则:颠覆性技术与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提出,应当放在那些颠覆性技术上,进一步拉大与竞争者的“时代差。 把目光投向未来的战争,认真考察军事发展大势,洞悉军事革命的“显流”和“暗流”,努力把握核心军事能力的转移方向。这样,就会使我们对光战争以及其他新的战争形态,有比较清晰的认识和较准确的把握,进而确保我们能够从胜利走向胜利。

 

 

 

 

 

我们为什么写《光战争》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李炳彦 胡延宁 王圣良责任编辑:张硕
2015-10-29  

世界新军事变革再现新浪潮

——我们写《光战争》一书的逻辑动因及全书的内容简介

■李炳彦 胡延宁 王圣良

 

 

以信息化为标志的世界新军事变革,已经走过了它的高峰期,另一个新的变革浪潮正在兴起。

多年来,我们在跟踪世界新军事变革的发展大势中,多次组织召开“科学技术专家与军事战略专家关于战争走向的对话”,收集资料,调研学者,集群策于一体,融众智于一炉,历时两载,写出这本《光战争》一书,日前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发行。应该说,这本展现世界军事变革大势的新作,这本描绘未来另一个战争形态的草图,这本军事理论创新的成果,虽然还很粗糙,但因第一次提出,对于引发大家的军事创新思维,可能会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我们总的认为,在科技革命持续发生的时代,军事变革正将出现新的拐点。当我们的军事观念、军事斗争准备的参照还停留于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时,殊不知那已经是15、乃至20多年前的事情了。

霸权主义者全力寻求“颠覆性技术”,竭力改变“战争游戏规则”的实际步伐再加快,这必将引起世界安全环境的进一步恶化,承载着新的历史使命的中国军人,有必要从对世界军事变革的新趋势中,获得新的思想启迪,找到应对变革大势的新对策。

一、定向能武器的迅猛发展,正引发新的军事革命风暴

当1893年中学物理教师布卢什发现激光现象时,他绝对不会想到这种奇妙的东西——激光,在一个世纪之后竟将成为威力巨大,且节约高效的作战武器。在科幻小说和电影中,激光被称为“死光”。好莱坞的编导们描述交战者,用激光器将激光光束对准几百英里之外的卫星、枚导弹精确射中,就如一名高尔夫球手从40英里外的地方将球一击入穴。然而今天,这已经不是艺术家想象,新技术革命已经使光武器能够成为影响或者改变战局的战略性、颠覆性武器。

几年来,接二连三的关于军事科技创新的报道,正不断冲击着人们的传统思维,刺激着军事专家的敏感神经。《光战争》一书从总结已经过去的20年军事变革的成果与经验入手,分析现实中正在发生新事物、新事件,研究军事变革的“领头羊”美军的“抵消战略”,以及依此战略疯狂寻求、选择改变“游戏规则”的“颠覆性技术”的决心实践。

技术的发展与推动,是“光战争”的先决条件。作者从公开的新闻报道中,随手选出几例,供读者一叶知秋。

报道一:新华社电,美国军方官员2012年2月28日宣布,美海军工程师在弗吉尼亚州的达尔格伦对地作战中心,成功试射第一部由军工企业制造的电磁轨道炮。美国海军研究局说,这门炮试射6次,都成功实现既定目标。之后,研发人员重点测试炮管寿命和结构完整性。这是美国军方测试首台舰用电磁轨道炮,预计2017年可以供海军使用。这种新武器的炮弹由于速度极高,射程可以媲美中程导弹,引起世界各国军事专家的关注。

报道二: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好莱坞科幻大片《星球大战》中,激光武器是交战各方的主要武器。而这一在人们印象里的未来绝杀武器,现已和世人见面了。 美国海军近日在加利福尼亚海岸进行测试,用防空激光束射下了四架无人驾驶的飞机,并把这一武器配置在军舰上,在天空中上演了一出“星球大战”。 据介绍,这套激光系统是由美国海军和美国雷神公司共同研发的,装载有大功率的固态激光武器,能够发射高达32兆瓦的强激光束。值得一提的是:新一代的固态激光器是由电力驱动,而不是借由传统的化学作用产生激光束。也就是说,只要有电,这种激光武器就可以不停地发射。再加上雷达系统做引导,可以说它已经达到有发必中的地步,而且这种激光武器在击中目标之前,人的肉眼完全无法识别,从而给防御带来的困难是可想而知的。

报道三:据中国国防科技信息网消息,海军时报报道称,美国海军新型隐身全电驱逐舰“朱姆沃尔特”级,首舰于2013年10月28日下水,造船厂方面未就该舰的下水举行相关仪式。海军将大量先进技术,如全新的船型、计算机控制、全电力推进、新型雷达以及新型舰炮等,整合到了一艘舰上。特别是全电力推进系统的实际运用,为将来装备耗电量极大的高能武器——光武器,提供了前提条件。

报道四:“随着社会的发展,能源问题日益突出,各种能源的综合利用是个大问题,所以我提出建设全电社会——通过电网把各种电源所发电力,输送到用电负荷中心,在所有的能源消费末端,不光家电、取暖设施,还有交通工具,尽可能都用上电,这就是全电社会”。2013年4月19日,在第三届中国电力发展和技术创新院士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浚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全电社会必然成为“光战争”的基础。

以上报道使人们看到,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特别是激光技术、全电平台技术等基础核心技术的突破,将来必定有新一代与社会发展紧密相连的武器装备出现在战场上,从而引起作战方式和作战体系的根本性变革。而且,光电技术很可能颠覆现行武器设计发展的思路,即在继续推进信息化建设的同时,勇敢地挑战传统武器装备的物理极限,大力推进新杀伤机理武器的实用化,用新的“光电化硬件”,来匹配新的“智能化软件”;威力巨大的光武器在智能系统的支持下,精准无比且效果可控。从而把未来战争推向与新一轮产业革命发展相一致的高度。基于自主系统的“光战争”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应运而生。这是武器装备和当今社会创新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信息化战争向更高层次迈进的未来之路。

从军事发展史来看,革命性武器和技术的出现,必将引发新的军事革命。可以说,光武器及相关技术群突破性的创新进展,正在掀起军事变革的另一个新浪头,世界军事强国正在为“光战争”的到来进行紧锣密鼓的准备。

二、信息化战争之困,呼唤新战争能量的加入

战争发展的要旨,永远是用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胜利。信息化战争未来的发展趋势,必然是向作战效能更高、作战成本更低、作战风险更小、战争更加可控的方向前进。

当历史的年轮碾过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信息化战争呈加快推进之势,一时间各型精确制导武器在战场上得到广泛应用,信息化军队的数字化、小型化、模块化改组如火如荼,空间信息系统加紧布局或升级,无人作战系统初试锋芒,以网络为中心的一体化联合作战日趋成熟,信息化战争正在演绎不同以往的战争进程和战争场景。然而,任何事物都有成长的烦恼,在信息化战争迅猛成长的同时,一系列的“成长之困”正逐渐显现出来,并成为制约信息化战争向更高层次迈进的无法绕过的障碍。

1. 信息化武器生产使用成本高

信息化武器装备在提高作战效率的同时,也使生产使用成本大幅攀升。如第二代战斗机的单价只有几百万美元,第三代战斗机直线上升到几千万美元,第四代又比第三代提高了大约3-5倍(美军F-22战斗机的单价曾长期维持在2.2亿美元)。在使用维护成本方面,新一代信息化武器装备,通常比上一代提高一倍以上。所以,价格昂贵的精确制导武器一般只集中用于战争的初级阶段,以争夺战争的主动权,即使财大气粗的美军也很难做到全程高强度使用,甚至有时因为消耗过大,打赢了战争,却输了经济。可见,信息化精确制导武器在作战持续性方面难以满足未来战争的需要。尤其是在未来大国之间所发生的高强度、高消耗战争中,如何寻求一种效能更高、成本更低廉的可持续性作战武器,将成为战争胜负的关键。

2. 软硬件不匹配问题日益凸显

包括信息处理技术在内的信息系统的飞速发展,使得战场各要素通过网络连为一体,指挥决策指令的传送速度和目标信息的传送速度达到“秒”级,但是承担攻击任务的火力发射速度仍局限于音速或至多几倍音速。面对以“光速传播、以秒计时”的大量战场目标信息,以“音速飞行、以分或小时”计时的精确火力的攻击速度,显然跟不上信息的变化节奏。“大脑”和“躯干”不合拍、不匹配的问题日益凸显。另外,当今信息技术发展日新月异,武器装备本身电子信息系统的升级频率加快,效能越来越高,其载体的机械性能却没有大的突破,软硬件不匹配问题越发明显,突出表现为现有机械装置无法体现出先进信息系统的灵敏度要求,几十年来,机械化武器平台在结构和机动性能上没有大的突破就是例证。

可见,要想让“大脑”和“躯干”更加有效地协调一致,使软硬件相匹配,勇于突破物理极限并大力发展新概念武器是必然选择。

3. 信息化战争已呈现出攻守失衡的局面

在世纪之交的几场局部战争中,就初步表露出信息化武器装备的一个重要特征是:进攻性武器比防御性武器的效费比要高的多。首先是远程精确制导武器和防区外制导武器的广泛应用,使易拦截的传统武器平台往往超出了防御性武器的拦截范围,从而易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其次,防御性武器拦截概率不高。如对付一枚导弹的攻击通常需要3-6枚导弹进行集火拦截,且由于受战场多种因素的影响,命中概率也不稳定。再次,随着冲压发动机技术的发展,高超音速(5-10马赫)进攻性精确制导武器已开始步入战场,进攻与防御的速度差将进一步趋平,防御一方有时会面临追不上对方的尴尬,防御压力骤然增加,攻守两端更加失衡。弱势或防御一方的战争环境更加险恶了。

有矛必有盾,这是事物的对抗规律。如今战场上进攻气势压倒防御手段的攻守失衡的局面,必然会催生防御功能更强的新型武器系统的产生。武器装备发展的系统论告诉我们,有什么样的情报信息系统,就应该有什么样的火力攻击系统,先进的信息平台只有与先进的武器平台相结合,才会发挥出最大的战斗效能;“实时”的信息惟有与“零时”的火力相配合,才能取得“发现即摧毁”的作战效果。

4. 信息化战争仍不能解决大国对抗的巨大风险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尤其是世界各大国文明程度的提高,以往那种大规模毁灭式的战争样式很难再现。在信息化战争中,虽然作战效率较以往大幅提高,附带伤亡明显减少,但传统的火力毁伤仍不可避免,“撕破脸”式的大规模战争对于以战略博弈为主要特征的世界各大国来说,代价依然过于高昂。尤其是在信息传媒越来越发达、人们的反战情绪越来越高涨的现代文明社会,大国战略迫切需要一种兼顾软硬杀伤功能、毁伤效果高度可控的武器系统,来执行“亚战争”任务,在传统战争面前多设几道门槛,为毁灭性战争多上几道保险,无疑是各大国当前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真正的战略高手不只是要跟对手比硬功,还要跟对手比内功;不仅要擅于斗狠,更要擅于斗巧。

5. 信息化程度越发达,有时也会越脆弱

成熟阶段的信息化战争,应该是以网络为中心的一体化联合作战。即将各作战单元网络化,利用计算机系统把多维空间的战场感知系统、指挥控制系统、武器系统等集成为一个统一高效的作战体系,使各级各类作战人员能够利用该网络平台,共享战场信息,协调一致地打击敌人。然而,作战体系的信息化、网络化在大幅提高作战效率的同时,也给自身带来了极大的隐患和风险。随着信息化战争的不断发展,电子信息装备在武器装备体系中的比重越来越大,所面临的电子攻击和干扰也越发严重。特别是随着微波武器的逐步实战化,将会使信息化武器系统承受巨大压力,严重影响其作战效能的发挥。

总之,物极必反是事物发展的特定规律,武器装备的高度信息化之后,可能会在某些易受攻击环节,减少或简化对电子信息设备的使用和依赖,并提高武器系统的自主作战能力和可靠性。这一发展趋势,必将产生对新杀伤机理武器系统的客观需求。

三、 “光战争”成为一种全新的战争形态

今后一二十年,人类社会正走向比信息革命更深刻的技术革命。从社会形态的发展来看,现在是由工业经济社会向知识经济社会、环保低碳社会转型的新的历史阶段。与社会转型相适应,未来战争中的动能、化学能、机械能的主体地位将被智能、光能、电能所取代,未来的军队将实现信息数字化、装备全电化、运行智能化、多能一体化、战场全维化、行动隐形化;指挥体制扁平化、网状化;战争由传统的拼体能、拼钢铁、拼石油,转变为拼硅片、拼知识、拼电能。总之,新军事形态下的战争,必然会以崭新的组织形式、作战形式和保障形式呈现在世人面前。

1.光战争的大脑——智能

智能主要是指人们认识理解客观事物并运用知识、经验等解决问题的能力。随着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信息化战争形态日渐成型,但信息化战争形态并非新军事变革的终点。当今世界,各项新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人们已不满足于武器系统现有的信息交互能力和信息处理能力,而将目光转向了可以使人的智能得到最大限度解放和拓展的人工智能技术和自主作战系统。

随着各种智能技术特别是智能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人们主体认识自然的功能正在通过电脑来实现,这极大地减轻了人的负担。当人工智能技术实现微型化和生物化后,人的智能活动将得到前所未有的革命。人的辨析能力和解决实际问题的水平将会更加准确、快速、高效,从而大大改善人的智能。当这种智能本身和智能活动的过程及模式,被物化或应用到武器装备中时,智能化、无人化的作战系统就出现了。

武器装备的智能化,可以实现通常认为需要有人的智能才能做的事情,武器装备自身就可完成。能够推理、学习和自我改善修正的自主系统,工程设计、自动化管理、自动翻译、自动情报收集检索、自动程序设计和修改、自动控制和机器人控制等人工智能技术,正在迅速地向各种各样的武器装备渗透,从单兵枪械到作战平台,从传感器到战场互联网络,无不是以智能化作为下一步发展的目标。悄然而起的人工智能技术将成为解决新问题、满足新需求的主导性技术。从此,武器装备的发展进入了智能化、无人化阶段。

未来战场环境异常复杂,作战节奏明显加快,真假目标难辨,战机稍纵即逝,以程序化为行动准则的精确制导武器也很难及时、准确地发现并摧毁目标。这就需要一种“会思考、能辨析、速度快、打得准”的武器系统,在其他作战系统配合下,去自主搜索、发现、识别和攻击目标。更重要的是:这种新武器系统还能够在大数据系统的支援下,区分真假目标及其型号,以类似人的智能行为去筛选、判断和有选择地攻击敌方目标的关键环节,提高毁伤效率,减少消耗和误伤。这种武器系统由于采用了脑神经计算机、大规模集成电路及相应软件,具有人类大脑的部分思维功能,不仅能利用自身的探测和信号处理装置自主地对目标群进行分析、区分和识别,而且能把搜索区内的目标排出先后顺序,在最佳攻击时机攻击最有价值的目标,这不仅大大提高了作战效能,还减少了战斗消耗和战斗损失。在以激光武器为核心的“光战争”时代,天基光速武器和空基光速武器的大部分将实现智能化、无人化操作。由此,对敌目标及各种威胁的反应灵敏度将大幅提高,更有利于先机制敌。不仅如此,激光武器本身就是一个能通过波长调节或与光电探测系统同轴,进而集探测、打击于一体的高智能武器系统,这种“探测—打击自主化”的特性,将会显著提高武器系统的抗干扰能力和独立作战能力,同时,激光武器的这一特性自然更容易实现无人化操作。

总之,从未来战争发展趋势看,只有高度智能化的军队,才能更好地适应光战争“先敌发现、随机制敌”的作战需要。

2.光战争的拳头——光能

在我们迄今所认识的物质当中,还没有发现比光的速度更快、威力更大、资源更广的物质。想想我们现在使用和将来可能使用的新战争武器,计算机、雷达、电磁波、红外、太阳能飞机、太空武器等,那一种和光没有联系呢。光武器、光通讯、光计算机、光医疗、光制造、光能源,光的这些优势潜力巨大难有匹敌。现在已经在军队开始使用,并在不远的将来就会成为颠覆性武器、战略性武器、主战性武器。正如恩格斯曾经指出的:“一旦技术上的进步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目的,它就会立刻几乎是强制地、而且往往违背指挥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战方式的改变甚至变革”。

激光技术与原子能技术、信息技术一样,同为20世纪的伟大发明之一,只是由于原子能和信息技术先期快速发展,使其声名响亮,激光技术则少为人知。实际上,光作为武器应用于战争,已有2000多年。公元215年,罗马战船大举入侵古希腊。阿基米德组织防御,参战者手持镜片,将太阳光聚集到一处,成功将罗马战船烧毁。这大概是使用光能作为武器的原型

与太阳光相比,激光的高方向性使其能量非常集中,例如,总能量不足以煮熟一枚鸡蛋的激光束,因方向高度集中却能击穿厚达0.33厘米的钢板。其杀伤机理是:激光武器是将激光束远距离传输至敌方目标上,使激光能量与目标材料或器件耦合形成光热、光电效应,以此实现对目标的软、硬杀伤。低能量激光能使敌方人员致盲,或使某些光电测量仪器的光敏元件受到破坏甚至失效。据报导,脉冲功率100兆焦的激光,可使500米处人眼的玻璃体溢血,在2公里处可烧坏视网膜,目前已研制出的激光致盲武器,可使500米处的人永久失明,使2公里处的人暂时失明。在反坦克、反潜艇、反卫星中,激光致盲武器也有很大发展潜力,如侦察卫星靠装在其中的各种光电传感器侦察地面目标,如果用激光束照射其中的光电传感器,也会使侦察卫星变为“瞎子”。据悉,前苏联就曾多次使用陆基激光武器,干扰和致盲经过他们领空的美国侦察卫星,且不留痕迹。另据测算,使用轨道高度为1000公里、功率为20~30兆瓦的激光武器,对地面连续照射150秒,即可引起大火,数分钟即可摧毁一座城市!天基激光武器还可以用作气象武器,比如,使敌方国土持续干旱,引发森林大火、草原大火、油库及军火库爆炸,或使敌方的水库枯竭。如果多个天基激光武器与空基激光武器组合成激光网,高密度地持续照射敌方藏匿导弹核武器的山岭,就可能引发核武库爆炸,使整座山岭成为熊熊燃烧的“火焰山”。我们还可以想象,未来最有可能实现的是装载高能激光的轨道轰炸飞行器,平时在低轨道运行,一旦接到攻击指令,就可迅速脱离轨道进入大气层,对指定目标实施强激光照射,瞬间就给敌方造成毁灭性打击!

高方向性和高能量这两大特性使激光从诞生之初起,很快就与军事结下了不解之缘。当前,激光技术在制导、侦察、通讯、预警及杀伤武器等,都已获得广泛应用。目前,激光武器正以超出我们想象的速度在发展,制造激光武器所需的各项技术在经过50年长期酝酿后,正处于井喷式发展阶段。可能从当前来看,不论是天基、地基、机载、舰载还是车载激光武器,要真正成为战略性主战武器系统还面临诸多问题,特别是在高能量的稳定获取方面还有待突破。但它们毕竟代表着未来武器的发展方向,一旦完成实战部署与应用,很可能会彻底改变当前战场环境和作战方式,使未来战争形态发生革命性变革。

3、光战争的心脏——电能

电能与以往的体能、热能、化学能、机械能和信息能相比较,都有着质的不同。从能量释放的角度看,战争形态的时代性转变是能量质的改变。

在农业时代,冷兵器战争形态释放的是体能,是依靠人的体能来发挥冷兵器作用的。在热兵器战争形态下,枪炮所释放的是热能,热能与体能是不同质的能量,因而大力士身强力壮的优势,在枪炮面前无法发挥出来。信息化战争中使用的主要是信息化武器装备,释放的主要是信息能。所谓信息能,是指信息武器装备本身所具有的能量(如信息本身可用于软攻防作战,计算机技术、多媒体技术、虚拟现实技术等本身就蕴藏着一定的能量)及信息技术主导下的热能。信息能还便于与人工智能、知识能相结合,从而在组织指挥领域发挥效能,因而信息能是能量释放形态又一次质的跃升。

当21世纪第二个十年到来之际,信息化革命的热潮逐步趋于从属地位,战争研究者们开始重新打量承载未来战争的武器平台体系,重新审视新杀伤机理武器的实用化问题。一股重新改变“游戏规则”的颠覆性力量,成了军事变革持续发生中的主潮流。为了进一步提高武器平台的机动性能,减轻后勤保障压力,并为新型高能武器和越来越多的信息系统提供电力,降低平台的信号特征,提高生存能力,和降低全寿命费用,一些国家开始大力研制电力推进系统或更多使用电力的计划。从武器平台的运行到武器弹药的发射,从作战系统到后勤保障系统,从太空武器系统到单兵武器系统,“电能”这个自诞生以来都处于战争辅助地位的能量,随着社会的创新发展和战争形态的演进,终于攀上了与化学能、机械能和信息能同等高度的历史巅峰。

众所周知,电磁武器、粒子束武器、微波武器和最具发展前景的激光武器等新概念武器,都是以消耗巨大的电能为前提的,电能是这些武器实施杀伤功能的主要推动力。电能或电能脉冲释放的大小决定了这些高能武器杀伤力的大小。同时,全电化武器平台的综合电力化,在为高能武器提供充足电能的同时,也在为比重越来越大的信息系统,以及各种推进系统和作战武器提供电能。电能的供给充足度,决定了这些信息系统和机械用电终端的工作功率。

毋庸置疑的是,在未来的武器装备发展中,更强大的武器系统,取决于更强大的电力系统和其所输出的强大电能。由此看,电能是战争传统能量释放形态质的提升。以电能武器系统为主体的“光战争”,也必然会登上历史的舞台。

新的战争能量必将催生出新的战争形态。智能、光能和电能,相对于支撑传统战争的信息能、化学能和机械能,无疑是更高或更新层次的能量,“光战争”的实质,就是依托于智能信息系统,并在电能系统的强大支援保障下,主要利用光能对目标实施毁伤或破坏。由此可见,智能、光能和电能都是实施光武器作战的主要因素,是催生光战争形态的主要力量。所以,光战争的全称应该是基于自主系统的战争。

四、光武器系统将演绎未来战场新奇观

激光武器是新概念武器系统的主战装备,在未来战场上具有无比的优越性和鲜明的时代性。

1.光武器攻击具有“不可躲避性”

由于激光武器这种“零时打击”的特点,必将给传统意义上的攻防作战带来巨大冲击。由于激光武器的不可躲避性,特别是面对来自天基和空基激光武器系统的密集攻击时,传统的机动躲避、机动转移、拦截阻击和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防御行动等,都将失去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尽快地动用已方的激光武器系统消灭来自空中的不速之客,才是最有效的办法。正所谓“防不如藏,藏不如攻”,“以攻对攻”将成为光速武器时代的主要作战形式。这也意味着战斗将异常激烈,短时间内损耗巨大,主要战事可能在几小时内就会结束。

2.光武器攻击的战略突然性更强

激光武器系统的作战特点非常适合于战略突袭。激光武器系统特别适合于对诸如信息系统、电力系统、油气管网等敏感目标的瞬间毁伤,并可持续压制,短时间内就可让敌人陷入首尾难顾、被动挨打的境地。进攻方能争得先机,进攻一方如首先破坏了对方的信息系统,防御者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恢复信息系统的运行,即使其拥有强大的激光武器系统也难以扭转局势。

3.光武器攻击的火力持续性空前提高

取之不尽的载弹量是激光武器系统的独特优势,因为激光武器只消耗化学燃料或电能(后者可能会成为主要补给源),因此,它所能发射的次数只受所能获取的化学燃料的数量的限制,对发展前景更好的固态激光武器来说,它在一段时间内所能发射的数量取决于它处理废热的能力和储电的容量。如果在作战中激光武器能够得到及时的燃料加注或电能补充,那么激光武器系统将会成为一个“循环往复”的作战系统。只要部署合理、维护得当、电能充足,激光武器系统在强大信息系统的支援下,就不会有弹尽粮绝的时候,就可以不给敌手任何喘息之机。从而,极大地降低战争消耗,简化后勤保障,缩短战争时间。

4.光武器攻击的火力可控性更好,适应性更强

激光武器系统在雷达或其他传感器的帮助下,可先使用低能激光束来获取和跟踪目标。然后再用高能激光束对该目标实施预定的精确毁伤。精度高、可调节性强,使激光武器具备极强的精确打击能力,并能够避免或降低附带损伤,可有选择地实施致命或非致命杀伤。激光武器采用模块化设计,并可调节大小,几个相同的激光模块可集成在一起形成一台高能激光器。激光武器也可根据不同作战平台的容积来改变其体积。火炮和导弹通常需要针对不同任务进行不同设计,而一种型号的激光武器则可履行多种任务。

5. 光武器系统更青睐于体系作战

体系对抗、体系作战,愈来愈让武器系统在综合中发挥出各自的特殊功效。离开“体系”,任何“杀手锏”都是不好使的。

激光武器时空上的局限性,受天气影响较大。同样性能的武器系统在不同作战区域和不同气象条件下作战,效果差异较大。一般说,激光武器对信息装置、易燃易爆物品等敏感目标和点类目标,毁伤效果好;对其他战场目标,则毁伤效果较差。激光武器,特别是最具战略性的天基激光武器系统,循环攻击时间长,损伤修复慢,补给维护困难。以上这些问题,仅靠激光武器系统自身的发展是难以解决的。但要看到,未来作战是体系对抗,激光武器的局限性,可以在体系作战中得到弥补。从另一方面看,以激光武器为代表的新概念武器,其实是各有特点,优缺点都很明显。有的易受天气环境影响,杀伤力受限,但具有一击制敌之功效;有的易受干扰和反制,但隐蔽性强,适合压制面状目标,杀伤范围广;有的射程和速度相对差一些,但毁伤力强,且适于全天候作战。更重要的是这些新概念武器系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需要以“电能”为主要补给源,这就为将这些功能各异的新概念武器集于一体成为可能。试想,如果将这些不同的作战功能集于一身,实现作战功能的优势互补,打造出一体化“全能型”的主战武器装备系统或“多维战士”,将会极大地提高新概念武器系统在未来战争中的整体作战能力,使其成为未来战场的真正“霸主”,从而引发战争形态的根本性变革。实际上,我们在美国好莱坞拍摄的一些科幻战争片中,已经看到能发射各种武器弹药的超级战舰了,相信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6. 光武器必先称雄未来防空反导领域

超高声速精确武器,被视为信息化战争时代,能突破现有防空反导网的最有效利器,特别是与电子战手段配合使用,会使敌方防空和反导系统瘫痪或失效,从而增强并提高常规空中进攻手段的能力和效率。超高声速精确武器在效能上,可与战术核武器相提并论,而且应用范围广泛,陆基、空基、天基武器平台都有了长足发展。超高声速精确武器的使用,将使未来战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在超高声速精确武器时代,空天战场将成为未来战争的主战场,传统雷达和防空导弹系统的作用将越来越小,常规防空手段在超高声速导弹攻击面前将无能为力,取而代之的将是新兴的、能及时发现并消灭空天敌人的高能激光武器系统。

激光武器系统与传统的防空和反导系统相比,具有一系列压倒性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反应时间短、速度快、瞬间杀伤能力强、命中精度高、应用范围广泛、武器成本低等。激光武器可用于杀伤和非致命军事行动的许多领域,包括目标探测和识别、武器精确制导、攻击目标、非致命防御等任务,随着时间的推移,激光武器将积极用于各层次防空和反导系统中,并逐步淘汰现役的传统武器系统。以发展水平最先进的美军为例,陆基战术高能激光武器系统已经试验成功,并将装备美陆军部队,舰基激光武器系统也将随新型驱逐舰服役,空基激光武器系统的研制进展已经取得重大突破,天基激光武器系统的前景虽然还比较遥远,但其研制基础已经具备。总之,由传统雷达无线电定位系统构成的现役防空导弹系统退出历史舞台,将只是个时间问题。

7. 光武器“一击毙敌”,作战样式似乎回归

在光速武器时代,空战样式是否会回归导弹出现之前?就战斗机而言,由于体积和载重量的限制,只能携载小型激光武器,杀伤距离大概在几十公里之内,特别是由于激光束的直线特性,虽然省去了弹道计算的麻烦,但却需要机载发瞄装置对准敌机才能给予有效杀伤。这样一来,敌我双方战斗机之间的缠斗就不可避免,导弹出现之前“相互追逐”的机炮战样式就会重现,但杀伤距离特别是命中率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那么,在舰载激光武器成熟后,海战是否会回归于传统的舰炮战样式呢?首先,从目前的发展态势看,激光武器作为防空武器,对于各型导弹的防御最具有天然优势。主要体现在,只要功率足够大,其作战距离和杀伤机理对于精密制导武器特别有效,而且速度极快,是典型的直瞄,即发即到,目标无法规避。这些特性,也使激光武器系统少了复杂的弹道、提前量计算和后期制导过程,火控装置将更简便,更高效。在“一击制敌”的激光武器面前,任何高机动导弹只要被瞄准,就难以逃脱。这对于体积庞大且价格昂贵的军舰来说,其意义非同一般。同样,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随着电磁技术的成熟,各型电磁炮也要进入实用化的阶段。在激光防空系统和电磁炮打击系统的组合下,海战样式是否会回归到舰炮战的情景呢?从战争史的发展规律看,有什么样的武器,就有什么样的作战样式。在舰载激光武器和电磁炮成熟的条件下,舰炮战应该是最有效率的作战样式。当然,这一作战样式看似的回归,必然不是对历史的简单重复,而是各种高科技子系统相互配合的、高技术含量极高的舰炮战,是在新的“否定”中发生质的变化,是作战样式、方式螺旋式发展的体现。

五、辨清前进方向,打开胜利之门

在海湾战争之后,新军事变革已经已经走过的路程,是信息技术成为新的核心军事能力,实质是军事认知领域里的革命。在伊拉克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出现了单向透明的战场,精确打击大出风头。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美军对军事变革的呼声似乎越来越小了,那场轰轰烈烈的军事革命仿佛已经随着几场战争的结束而烟消云散。

然而,又一个军事变革高潮已悄然来临。或许有一天,有人认为在传统武器上我们和世界军事强国的差距已经快要接近、或要赶上、甚至超过他们时,却突然发现对方已经不再使用传统武器了,他们和我们打得不是一种形态、样式的战争。2013年9月27日,美国一家知名智库发布了一份给国防部的建言报告,报告的名称是《改变游戏规则:颠覆性技术与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提出,美军“下一代技术”创新的重点,应当放在那些颠覆性技术上,进一步拉大与竞争者的“时代差”。报告提出的所谓颠覆性技术,是指那些可以改变战争“游戏规则”的新技术。美国为独霸全球,始终把打造绝对军事优势作为第一要务,着力发现和最快最早使用颠覆性技术,必然成为其战略选择。

今后一二十年,人类社会将迎来比信息革命更深刻的技术革命。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大数据云计算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微机电技术、高能激光技术、综合电力技术等。这些新技术与特殊材料技术、新能源动力技术、生物技术、纳米技术及隐形技术等相融合,其物化的成果将突破现有的物理极限,从而使作战环境、作战方法、时空关系、组织编制等产生质的飞跃。信息技术的浪潮还未退去,一场由新概念武器为代表的新一轮冲击波接踵而至。在这群正在登场的新武器系统中,在大数据时代为背景,以智能自主系统为支撑的“光能及电能武器系统”,正以其不可比拟的打击速度、自动感应的超敏捷性和低廉的作战成本,更加受到军人的青睐,并不可避免地导致核心作战能力的转移和军队体制的重大变革。

军事现代化的真谛是持续研发未来作战系统,新军事变革的实质是建设一支永不落后的创新型军队。把目光投向未来的战争,认真考察军事发展大势,洞悉军事革命的“显流”和“暗流”,努力把握核心军事能力的转移方向,辨清军事革命的发展轨迹。这样,就会使我们对光战争以及其他新的战争形态,有比较清晰的认识和较准确的把握,进而确保我们能够从胜利走向胜利。

作者简介:

 

 

李炳彦,解放军报社原高级编辑,专业技术少将军衔。

1965年2月入伍,曾任师、军新闻干事。1978年6月调解放军报社军事部工作。1988年被评为主任编辑,1991年被评为高级编辑,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先后获全军首届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第二节韬奋新闻提名奖,第三届韬奋新闻奖。

被聘为国防大学、石家庄陆军学院兼职教授。任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孙子兵法研究会理事,军事统筹学会谋略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孙子兵法网专家委员会首席顾问,军事统筹学会全军管理研究会副会长,全军新闻系列高级专业技术职务评审委员会委员等职,是我军军事谋略学科的奠基者,学科带头人。

独立、与人合著有《三十六计新编》、《兵家权谋》、《军事谋略学》、《说三国•话权谋》、《纵横捭阖》、《斗智的学说》、《隆中新对》、《草庐谈谋》、《大谋略与新军事变革》(当代中国军事学资深学者精品丛书系列)等十多部专著。在报刊发表学术论文近百篇,在军内外享有崇高威望,主要学术成果已收入英国剑桥大学名人传记中心编辑出版的名人录。

 

Thursday the 1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