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不一定像口头上的那么好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standard chartered bank Sibu, Sarawak

 《西方国家不一定像口头上的那么好》这篇短文,是 王鸣文在1952年遇到的一件事。1952年他妈妈和弟妹去福州之后,他也去了中国。64年前在诗巫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ared Bank的那件事仍然记忆犹新。

 

 

Standard Chartered Bank Sibu branch at Blacksmith road

 

 

 西方国家不一定像口头上的那么好

 

作者:王鸣文
时间:2016年1月22日
 

我想告诉你们一件往事,想说明西方国家对新中国不一定像口头上所说的那么好。

 
1952年母亲带弟妹回福州定居。当时Sibu有华侨开的钱庄,办理汇款到国内事宜。我看到收费不菲,而且,货币如何兑换,由他们说了算。我于是到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ared Bank)对我认识的余办事员说,我要开一张2000元支票(closed check)给新加坡中国银行.他说,他要请示英国经理(他的妻子也是我们英校教师)。经过经理同意后,他给我开了支票。我写了一封给中国银行信,请他们按我写的福州收款人地址,把英币换成人民币交给我母亲。那时Sarawak还是英殖民地。我把信和支票用双挂号邮寄给新加坡中国银行。不久母亲来信说,中国银行已派人把钱款如数交给她了,来人态度很热情,很有礼貌,收费也不太多。我于是再到渣打银行开一张3000元支票给新加坡中国银行,请他们照样把英币换成人民币交给我母亲。不久母亲来信说,她已如数收到钱款了。这样,我很放心,看来这套汇款方式可行,既安全,方便,又收费不太多。我第三次到渣打银行请开一张钱额较大的支票给新加坡中国银行。余办事员说 ,他要请示经理,他做不了主。他到经理室去请示,过了不少时间,才出来对我说,经理说了,这是最后一次给新加坡中国银行开支票了,下次不行。从这里,可看出,虽然英国很早就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但对“红色”中国银行有戒心。新加坡中国银行送我一张6吋银行大楼照片,我据实把情况告诉他们,渣打银行不让我再给他们开支票了。这件事已过去半个多世纪了,但,我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