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于“政权更迭”的世界警察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美国的自由女神和秃鹰

政权更迭”政策乃是美国自由霸权主义的必然产 物。自由霸权主义以美国实力和价值观为支柱,以实力为后盾推广美国意识形态和政治生活方式冷战期间,美国卷入了14次外国政变从1947年到1989年共推行了63次隐蔽的政权更迭行动“推广民主”已成为“美国使命”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叙利亚可能成为 美国在中东推行“政权更迭”的一个节点“隔岸观火”式的隐蔽行动成为优选

 

 

热衷于“政权更迭”的世界警察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李永成    时间:2016-03-17

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弗朗西斯·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和新保守主义者的“单极时刻论”生动地反映了美国在意识 形态和实力地位两个方面的优越感,美国领导人因而滋生了强烈的动机,要在对外政策中抓住“历史机遇”,在海外推广“美式民主”,一些国家成为“政权更迭” 政策的目标国。然而,无论成败,“政权更迭”都给当事国国内社会和地区和平发展造成严重冲击,近年来尤以中东北非所受之苦为最,曾为“欧洲粮仓”的乌克兰 亦深受其害,何时能走出国内社会撕裂与地缘政治矛盾的双重危机仍不得而知。

2cc00007308bb90ff6c.jpg

今年1月,在位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东南部的巴斯马亚基地,美国主导的联合演习正在进行。

从“颜色革命”到“阿拉伯之春”

人 类进入21世纪不过十多年的时间,但在美国的推动下,前苏东地区和中东北非地区先后发生了十多起“颜色革命”,如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2003),乌 克兰的“橙色革命”(2004)与“广场革命”(2014)、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2005)、白俄罗斯的“牛仔蓝革命”(2006)、摩尔多 瓦的“葡萄革命”(2009)。2010年,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引爆中东的抗议运动,最终形成席卷利比亚、埃及、叙利亚、也门等众多阿拉伯国家的“政 权更迭”浪潮。

阿拉伯世界素来面临着意识形态极端化带来的挑战,矛盾的核心是世俗主义与各色伊斯兰主义之间的争夺。在美国学者看来,这种意 识形态争夺将阿拉伯国家的门户向美国的政权更迭政策洞开,使奥巴马政府能轻而易举地找到干涉对象国内部的“第五纵队”。然而,美国领导人低估了阿拉伯世界 世俗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之间的矛盾程度,用美国学者约翰·欧文在其著作《世界政治中的观念冲突》中的话说,美国卷入伊斯兰世界的世俗主义与伊斯兰主义的冲 突,非但不能终结这种争夺,反而使之长期化了。

而在经历“颜色革命”的前苏东国家中,乌克兰的形势无疑是最让人难过的。2004年的乌克兰 总统大选,尤先科作为亲美欧的候选人,在支持者的“橙色革命”推动下,如愿当选;2010年,尤先科的政治对手亚努科维奇当选总统,但2014年乌克兰再 次爆发“广场革命”,亲美欧派重新上台,乌克兰逐渐陷入严重的内部撕裂和武装冲突。2016年2月20日,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在所谓乌克兰“尊严革命”两 周年纪念日表态,强调“美国将继续站在乌克兰人民一边,支持他们选择转向欧洲”,呼吁乌克兰各领导人精诚合作,加速改革,尊重民意,创造满足国际货币基金 组织(IMF)项目所需的各种条件,扫除腐败,结束寡头集团对政治经济的控制。美国对乌克兰发展进程的无奈与失望溢于言表。

俄罗斯对美国的 “政权更迭”政策十分警惕,根据克里姆林宫网站提供的搜索结果,普京总统曾17次在不同场合提到要关注和防范“颜色革命”,2014、2015两年就有 10次之多。譬如,2014年11月,在俄罗斯安全委员会扩大会议审核《2025年前俄罗斯联邦对抗极端主义的战略》草案时,普京便强调,“许多国家发生 的颜色革命对于俄罗斯是一个教训和警告”。在2015年4月举行的第四届莫斯科国际安全大会的致辞中,普京批评一些国家试图在应对全球威胁和风险时“将不 可持续的单边方案强加于人”,“公然干涉主权国家的内政,推行‘颜色革命’,造成混乱与暴力大规模扩散,有百害而无一利”。2015年9月,在接受美国媒 体采访时普京也批评了政权更迭政策给地区和平与国际安全带来的严重问题。

“武力干涉”与“隐蔽行动”

美 国实施政权更迭政策主要有武力干涉和隐蔽行动两种方式。2001年的阿富汗战争和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虽然都罩着反恐战争的华丽外衣,但实际上是美国通 过直接的武装侵略实现目标国政权更迭的典型案例,这是美国学者都承认的。2011年,伊拉克战争结束8年后,借助“阿拉伯之春”的东风,美国牵头对卡扎菲 的政府军进行空袭、实施禁飞,支持反政府军的地面攻势,最终结束了利比亚的卡扎菲时代,创造了所谓“美军空袭+反政府军地面进攻”的“利比亚模式”。然 而,今天的利比亚“诸侯割据”,恐怖主义势力甚嚣尘上,国家重建遥遥无期,教训可谓惨痛。2015年12月,克里也明确承认这一点,他说,“我们绝不允许 利比亚的现状持续下去,这已危及利比亚的生存,置利比亚人民于危险之中。鉴于达伊沙有目的地向利比亚渗透,日益增加在利比亚的存在,这对所有人都是一大危 险。”

通过隐蔽的方式推行政权更迭也是美国常用的手段,美国领导人对此也从不讳言,认为隐蔽行动具有成本低、易执行的优点。美国学者发现, 隐蔽行动主要有刺杀、支持异议派、政变、操纵选举、海外推广民主等手段。20世纪70年代前,美国政府曾批准对时任古巴、叙利亚、刚果、伊拉克四国领导人 的刺杀行动,但无一例成功。冷战期间,美国卷入了14次外国政变,支持右翼军官推翻美国认为具有亲共倾向的领导人。

根据美国学者的统计,华 盛顿从1947年到1989年共推行了63次隐蔽的政权更迭行动,成功率为38%。但即便是所谓成功的案例,也不是按照美国政府的初衷所设想的局面发展 的。美国学者的研究表明,隐蔽行动的成功案例大都是在地缘战略价值不高、政府比较脆弱的国家实现的。不仅如此,隐蔽行动往往需要在目标国活跃着一支颇为强 大的反对派力量,才能确保行动具有较大的成功几率。

叙利亚僵局开启美“隔岸观火”模式

叙利亚内战肇始于“政权更迭”,若没有包括美国在内的外国装备和经费支持,叙局势充其量是大规模“暴乱”。譬如除了中情局提供装备和培训的秘密项目,五角大楼也启动了5亿美元的培训项目。

然 而,随着叙利亚局势的恶化,“伊斯兰国”上升为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头号关切,奥巴马政府转而支持库尔德武装,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的话说,“库尔德武装一 直是抗击达伊沙战果最好的战士”。因而,奥巴马尽管在国内面临较大的压力,但始终坚持“不干蠢事”的外交政策哲学,拒绝派出大规模地面部队直接进行武力干 涉。甚至有美国军事专家怀疑奥巴马对叙利亚“温和反对派”会“始乱终弃”,任其自生自灭。

“政权更迭”政策乃是美国自由霸权主义的必然产 物。自由霸权主义以美国实力和价值观为支柱,以实力为后盾推广美国意识形态和政治生活方式,小布什强调“推广美国意识形态不仅是维护美国国家安全的当务之 急,也是时代的呼唤”;奥巴马谓之,“世界正经历着深远的政治变革,美国要发挥有效的领导作用,就必须在国内践行美国价值观,同时在海外促进普世价值。” 正如一些美国学者所言,“推广民主”已成为“美国使命”,要看到它退出国际政治的风雨江湖,大约是比蜀道还难的。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叙利亚可能成为 美国在中东推行“政权更迭”的一个节点,“隔岸观火”式的隐蔽行动成为优选。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9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