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月亮是中国人的”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美军承认“月亮是中国人的”

夜战,有利于隐蔽行动企图,减少伤亡,出奇制胜。善于夜战的军队,常能战胜装备占优势的敌人。云山之战,是一次出色的对运动之敌的夜间进攻战。从云山开始,志愿军在夜幕下渡过临津江、跨过三八线,几乎是在黑暗中完成了5次战役。著名战斗英雄邱少云,就是趁着夜色进入潜伏阵地的,为隐蔽作战企图光荣牺牲。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各个战役,都是在夜间发起,有时甚至是夜打昼停,以至于美军不得不承认:“月亮是中国人的”。 

 

 

上甘岭战役:美军承认“月亮是中国人的”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6-03-17 

资料图

1950年10月19日,彭德怀带领十几万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战员悄悄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境内,与世界上装备最为现代化的美军进行了一场不对称战争。其中上甘岭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最著名的典型战例,我志愿军和美国、李承晚军队双方动用的兵力之多,持续时间之久,战场对抗之激烈,世为罕见。重温上甘岭战役的胜利,我军克敌制胜的因素很多:在政治上,我军参战是正义战争、保家卫国。在战斗精神上,我军具有坚定的理想信念和保家卫国的壮志豪情,涌现出许许多多英雄人物,如黄继光、邱少云、胡修道、孙占元;敢打必胜、英勇顽强的牺牲奉献精神,誓与敌人血战到底,誓与阵地共存亡;紧密团结、严守纪律的精神,我军将士们可以身着单衣在长津湖零下28摄氏度的气温里整夜潜伏,可以在烈火中一动不动、坚持到战斗打响的最后一刻。

在战役战术上,我军采取以运动歼敌为主,配合以部分的阵地战和游击战的方针,实施带有战略反攻性质的作战,进而适时调整方针,坚持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基本原则,扬长避短,趋利避害,以我军擅长的近战、夜战为主要作战手段,并将夜战发展为战役规模。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各个战役,都是在夜间发起,有时甚至是夜打昼停,以至于美军不得不承认:“月亮是中国人的”。此后,尚未发现哪支军队在纯战役、战术角度,将夜战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

上甘岭战役是志愿军消灭敌军最多的一次战役,同时也成为付出代价最大的一次。志愿军的阻击部队在接到彭德怀“死守铁原15至20天”的命令后,以血肉之躯,最终阻止了美军钢铁洪流向北的冲击。这场战役自1952年10月14日始,至11月25日结束,历时43天。美、李军共投入步兵10个团加两个营,共6万余人。另有105毫米口径以上火炮300余门,坦克170余辆,飞机约100架,消耗炮弹190余万发,航空炸弹5000余枚。志愿军先后投入了两个精锐野战军的9个团,11个炮兵营,一个火箭炮营,共计4.3万余人,一共打炮弹45万发。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将夜战发展为战役规模,并在实战中摸索出一整套实施夜间运动进攻的作战原则。整个战役中,我军一般在黄昏或夜间发起,集中兵力于第一个夜间突破敌人的防御,深入到敌人的纵深断其退路,动摇其布局,以利于从战术上分割包围,各个歼敌。

夜间因美军飞机不能出动,其地面部队也停止作战,用大炮机枪构成环形阵地,不断发射照明弹,等待天亮。这时正是志愿军充分发挥自己夜战特长的好时机。志愿军不顾疲劳,连续作战,趁着黑夜的掩护悄悄接近美军阵地,突然用轻武器和手榴弹发起攻击。一些美军士兵在睡袋里就送了命,活着的抓起重机枪,漫无目标地乱打一气。打到天亮时他们惊奇地发现,中国人居然无影无踪,不知去向了。战后,中美交战双方都在总结这场战役,而出发点却完全不同。我军从中总结出精神力量足以支撑血肉之躯对抗飞机大炮。美军则看到了机械化部队在“近战”、“夜战”方面存在严重缺陷。美军从此开始大力发展夜视技术和防弹技术,注重发挥自己的技术优势,避免消耗战。

人类在战争中很早就学会了利用月光来达到作战目的。许多将领在制定重大战役计划时,月亮成为考虑的因素,甚至成为重要因素之一。过去,在夜战器材不十分发达和没有大量装备军队的情况下,夜暗能极大降低现代化兵器的作战能力,给军事行动带来很大困难。朝鲜战争期间,美军之所以在仁川登陆,除了考虑此地是朝鲜人民军防御薄弱环节之外,其中还有一个时机把握问题。美军在朝鲜仁川实施登陆作战时,美军利用了那天的月牙在天黑之前刚露头不久就消失了但潮水却在大涨的这一情况。少有的大潮水,可使登陆舰艇很容易地冲向滩头,漆黑的夜晚又为登陆部队提供了很好的掩护,使登陆一举成功。

夜战,有利于隐蔽行动企图,减少伤亡,出奇制胜。善于夜战的军队,常能战胜装备占优势的敌人。1950年11月1日,志愿军第39军完成了对当面之敌南朝鲜第1师的进攻准备。当时,美骑1师8团正在组织与其换防,志愿军对这一情报一无所知,看着军车进进出出的云山,志愿军以为敌军发现了我军,准备逃走,遂于当夜提前发起攻击。志愿军充分发挥我军近战、夜战特长,利用暗夜大胆穿插、迅速分割、勇猛突击,很快就与美军形成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的胶着态势,一向奉行“唯武器论”的美军,可能第一次有了“瓷器店里捉猫”的感觉,强大的火力根本不能发挥作用,只能依靠轻武器与志愿军作战。聪明的志愿军终于将美军拉到了同一起跑线。中美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次较量,以志愿军的胜利而告终。不仅如此,云山之战,是一次出色的对运动之敌的夜间进攻战。从云山开始,志愿军在夜幕下渡过临津江、跨过三八线,几乎是在黑暗中完成了5次战役。

抗美援朝战争中,著名战斗英雄邱少云,就是趁着夜色进入潜伏阵地的。1952年10月11日夜,邱少云所在部队500余人,神不知鬼不觉前进至敌前沿60米的地域实施潜伏。天亮后,敌军发射警戒性燃烧弹,邱少云为隐蔽作战企图光荣牺牲,但他们利用夜暗前进至如此距离,而不为敌察觉的功夫确实了得。

抗美援朝战争中长津湖一战,让人们真正认识到一支军队需要怎样的战斗精神才敢将夜战进行到底。1950年11月27日,在朝鲜最寒冷的盖马高原上,志愿军第9兵团,经过6天的潜伏,终于堵住了美陆战第1师。是夜,9兵团突然在70公里的战线上,向这支美军精锐发起攻击。当冲锋号吹响时,在零下40摄氏度的气温情况下,被冻得快神志不清的志愿军士兵,立即从雪地里爬起来,有的人脚上连鞋都没有,猛攻公路上的美军纵队。志愿军战士视死如归的战斗精神起到了决定作用,有些步兵团在只剩下几十人的情况下,仍然利用夜间不停的进攻。曾自认意志顽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最终承认:比长津湖呼啸风雪更可怕的是志愿军那撕心裂肺的冲锋号。

 

Thursday the 1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