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在拉让江分水岭上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拉让江分水岭上的 Pantak山,诗巫第二高山。

 

刘仁祥    2月15日

〝我站在高山之巅,望鹅江滚滚,奔向西方〞。去年中,我第一次开车上主垄顶 Bukit Pantak段,运望南方的拉让江,心头不禁涌起1972年第一次登上分水岭高处望见拉让江滾滚流水时唱出改编自《黄河颂》的《鹅江颂》时的激昂之情。

 

  当天我重登主垄顶,看一望无际的江山,只见大片狼籍。当年的大好江山经当权家族40年的摧残己是面目全非,当年古树參天的茂密森林己是稀稀落落,大小河流浑浊不堪,到处汙泥沉积、残木堆塞,多么心疼啊!

现在的 Ulu Pasai Enkabang主流

  朋友介绍一块子青笆,价格合适,我考虑不多决定买下来作为种植之用。因为是我黄金少年时期曾经服役过的北加人民軍拉让江的OMT 武工队(后改编为北加人民軍第三支队) 游击活动、战斗过的区域,是同战友们为崇高的理想流汗、流血过的土地,我深深地热爱它。我要重新回来耕耘它至老,什至有将来长眠于此的願望。

今年春节前的1月29日,雨后的入夜时分我独自开着越野车从Ulu Pasai Enkabang开上主垄顶,沿着当年的木山路往西方向的 Ulu Sengan行驶。森林中的夜幕降得特快、特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中行驶在两边徒峭而且湿滑的山路上,心中不免有些虚惊。近5公里路到了油棕种植笆。

  

 我携帶一支猎枪,想碰碰运氣,也可壯胆。说来真怪,30年之后,枪握手中,心里还是踏实许多。

 

 我先到离油棕地2公里外的林中,爬上工友预先搭制的树上打猎平台,重新感受林中黑夜的氛围。各种各样的虫嗚鸟叫,还听见久違了的〝一天六角〞口哨声(福州话译音)的鳥叫,当年我初參軍在诗巫郊区活动的9.30特工队曾用的联络暗号,后曾被敌军冒用;偶而巨烏展翅拍打树叶的响声传来些许掠吓;点点荧火虫在黑林中格外显目。

 生物学家说森林富含生命,我体会到了。我感觉到一草一木的动静、百千种不知名的生物在四週活跃、在鸣叫,可谓是自然的交响乐曲,虽然有些雜乱无章,但它是大自然最纯真最真实所在。在这天然世界中所有生物都在相对的条件中互相制约又互相依存地生存、生长、繁衍。只有最高级的生物--人类踏足之后,迅速地破坏了这种自然平衡,尤其是贪婪的当权家族。

 思绪无章地转动。人家说森林最阴深最〝脏〞(有鬼) ,进山有许多禁忌。我独自在林中树上的平台上坐了数小时,再次以现代人的身份去见证森林是否有鬼。我雖是顽固的无神论者,但在方园数公里内独自一人在林中,心中还是有些无名的惧怕感觉,各种畫面中看到的牛鬼蛇神模样也偶而闪现脑中。数个小时过去了,再次未发现有鬼神!

 我回憶当年最后一次行走这条木山路是在1980年底,伙同4位战友白天从Ulu Jih的据点出发上到主垄顶的木山路,天黑之后沿路向西去诗巫方向,目的地是郊区的松山坡后山。尖兵是学民同志,我走第二负责战斗指挥。行走至 Sg. Sengan河尾路段己是夜半时分,忽然发现前方有持枪的人,尖兵眼明手快举枪就打,我也毫不犹豫地以手提机枪向目标方向连射数枪并蹲下静静现察。怪了,怎么敌方不还击?猜疑之际前方传来〝Akai Ngai〞的喊声,我即知坏了,误把伊班猎人当成敌兵耒打了,还好夜暗沒打中。我转身欲告诉后边的战友真相时,环顾前后只剩我一人,其他战友已迅速撒向山脚。

 当时我万分不願意离开木山路下到山脚,因为那意味着要开路走,要比原定路线多费数倍的力氣和时间,恐怕当夜不能越过卢仙公络。惟不得已,必须隨多数同志走。一路沿着又塞又烂的Sg.Sengan

小支流而下,眼见即将天亮,又切上木山路强行军抢在天大亮之前越过了公路,搞得精疲力尽。选择安全地点扎营休息一天后还召开了〝战斗〞总结会。

 思绪又转到1977年8月,我同户友爱夫婦、欧官倪四人于Sg. Pasai Enkabang 地区的遭遇战,欧官倪当场牺性,我的脚踝严重受伤不能行走。突围的当夜像极今晚,同样在烏云之后的一勾弯月,一样地偶下小雨、嘯静的大地,不时鸟嗚虫叫,偶而夜鳥长声嘶叫。上山自个艰难地跪着爬行,下山友爱同志背着走,阮赛兰同志在前边开路,最终突出敌军追剿。往事历历在目,难以想像当时的革命意志。

近夜11点嗚雷闪电,似要下雨,趕紧趕去油棕芭员工宿舍。前一天告诉印尼工人说可能今晚会来宿夜,他当真等到11点我的到来,非常高兴。

我本想住隔壁房间,他卻邀我同宿他的宿舍。同他聊天至午夜,困了,躺上从中国费120元人民币买的充氣床褥,感觉相当适舒。久不睡木板床,睡久满身会疼,退化了。

刚过夜半下起暴雨,噼叭洒在锌瓦顶上,剧风滲进房内,别有一番滋味。

雨后的山林特涼,毛巾被已遮不住寒冷。宿舍建在山谷小溪边,万籁俱静的夜里,暴雨之后的小溪流水特别清脆,泉水叮咚伴我半梦半醒的后半夜,沒睡好。

天将亮,林中传来阵阵猿啼鳥唱声,起身到室外伸懒腰、深呼吸。雨后山林中的空氣特别清新,半山白雾瓢绕,感觉非常精神。

一早到园中巡视一遍,既工作也当锻练,回到宿舍浑身大汗。稍息后到小溪沖涼。大自然的山溪泉水,涼涼的、帶有特别的天然芳香,几乎捨不得仃止手中滔水的小桶,尽情冲个夠。

近午重新上到主垄驰向回家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