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钓寒江》( 张公洪)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砂拉越的现代革命运动,从1950年代初掀起到1980年代末结束,历经40年左右。这场革命运动一则有完整的理论指导、严密的革命组织、明确的革命目标,再则是一项群众运动。革命过程涌现大批大时代的儿女,为伟大理想发挥自我牺牲的精神,进行大无畏的斗争.   

 

 

                            《独钓寒江》自序

                                                        张公洪

年过古稀才来舞文弄墨, 真有点“不知死”之感。可是想到死后我的人生经验,特别是对资本主义社会奸诈面的认识等,也就随死而去,真有点可惜。于是在老同学林臻化的鼓励、催促下,心就动起来,且留下一点黑白给后代和年青的朋友们,是非得失就不在话下。

 

我坚信所写下的都是真实的,分析难免会有主观,但努力做到客观。我无心要伤害任何人,但现实总是现实。没有受伤害怎样能醒觉!就如我自己没有经过伤害,那有什么经验可取!

 

为达到写实的目的,我把经历过的有关事件,先交给事件中的个别人物看过,认为真实才定案。我这一生走来跌跌撞撞,但总的说来还是顺利的,虽然难免有失败的时候,也亲历公司倒闭的穷境。但当我回顾这些经历时,冥冥中似乎有一条不破的规律——凡我自己一手开始负责,不管我占股分是大是小,基本上都有钱可赚,最坏的也只是打过平手,交回本钱给股东。这也许是我感到自豪的,但我不会因此自满,任何时候我都愿意与朋友分享自己的经验。本书内多篇的内容都可以印证这一事实。

 

由于自己生长在一个相当贫困的家庭中,小学时代的环境迫着我要努力工作,做完各种工作才有时间读书。中学时只能半工半读。这种生活的锻炼和教育给了我长大后个人具有较强、较勤奋的工作能力。贫困本是不幸的,若能自觉地努力改变贫困应是值得庆幸的。想到高中后,受反殖反帝的思潮影响,我积极参加各种校内、校外的活动,包括组织功课小组、搞学习课外书籍、搞旅行、定期帮同学搞家庭福利(如砍柴、除草,采胡椒,搭小屋等),这些奠定了我自己的能力。也证明了生活的教育重于知识的教育,没有实际的生活教育,知识教育显得虚浮无基。

 

就因为年少的贫困使我产生对社会现实的不满,就因为青年时对殖民主义的剥削制度使我产生强烈要推翻的激情,也经历12年牢内为坚持理想而孤苦的生活。就因为这些种种,那时间我确立了自己的人生观,多少知道人生要怎样才过得有意义。再加上我学习了唯物主义历史观、基本的辩证法,都为自己往后的奋斗打下了基础。

 

在必须放下创建心中的理想社会的梦想,而必须在现实生活中努力奋斗创设自己财富的过程中,我不得不注意国际经济形势的发展周期性。我基本上避开了低潮的困局,顺着经济高潮搞较大的发展,我只要顺藤摸瓜,常有所获。即便如此,我也常常感到资金不足而不得不将许多赚饯的计划和机会给放弃,也因为那时期只要多些投资,回报就会多一些。我曾设想若能走官商合作的路线,鞠躬哈腰的努力巴结,也许我会更有收获,但我可能丧失了个人的尊严和自主权,也或许可能以失败破产告终!

 

一起读过3年高中的同班老同学,也是我的老同志林臻化劝说我也写些学校生活、地下工作、诗巫监狱、古晋集中营等的实际情况。经多番考虑后,我想这些东西许多朋友、同学都有相同的经历,也有不少人写了。我经商的过程和经验看来对年青下一代较有阅读的意义,就让我从这方面下手吧!

 

最后,这本小册子能够出版,应再一次感激林臻化给我的鼓励,并在实际编写过程中帮肋我,他几乎动员了他的另一半及子女协助我。此情无法言传!试想一个得了重病,自信时日无多的人还能坚强的助人,这对我们这些年过70,且身体还较健康的人来说,应是一个好榜样!我在感激之余,也对早先自己要在这时过安乐、少惹事生非的自私心态而感到羞愧!

                                                               2010年3月

 

 

                      张公洪新书《独钓寒江》编后话

                                                                林臻化

2009年11月9日,我同班同学在诗巫举行年度聚餐。这之前我曾多次鼓舌,催促老同学老战友的张公洪,把他的奋斗经历写下来集结成书,他却推托再三。那天在我的追问下,他才答应出书。我便在聚餐会上公布,原意是堵住他后退之路。

 

出乎意料他快马加鞭,于2010年2月初即完成所有书稿,旋即按我的要求通过电邮传给蜗牛,2月12日我得窥全豹。全书除两篇是为卫中1957高三同学创作集《窗外天地》所写外,都在不足4个月内完成。我欣赏他“答应的事就办”的作风。

 

读他的书稿,还真庆幸曾经撺掇他出书之举。不流于一般的思想和见识,幽默的语言和文字,流畅的文笔,不出这本书恐怕就此埋没。虽然久不动笔,文词不免有不尽贴切之处,但也难掩他独特的文采。我希望他出这本书不是为了应付我;我们肯定自己的言行是促进社会发展的一份力量,岂能因别人不同的眼光而自我掩抑哉?

 

我之走上有意义的人生之路,始于在学校时作者的启蒙,于此我一直心怀感激。我曾编过几本书,深感自己的思想和看法和作者比较相通,可说于我心有戚戚焉。我激赏他独立的性格,果敢的行为,为别人着想的作风。

 

作者在书中有不少篇章对我有溢美之词,我相信他的话是真诚的。我在这里也讲了赞扬的话,不是谀词,也是肺腑之言。我们不惯互相吹捧,已经处于现在的情况,更是不屑为之。

 

编辑未完的事,全已交代蜗牛处理,完成承诺心情愉快。鞭炮声中,全家在吃团圆饭,写这篇《编后话》,我虽暂时独处一室,亲情友情却充满胸臆。

 

                                                             2010年2月13日

 

                                        牛年除夕

 

 

 

                                                          书·读书·写文章

                                               —《独钓寒江》书后

                                                      文:何苦

书籍记录了人类全部的生活。

 

从母胎出生是自然现象,进行各种活动是社会现象;生与活,活比生更具意义。说行走吧,我们把它看作与生俱来,太平常不过,却不知一旦失去行走的能力,就失去了全部活动。

 

书海浩瀚,反而引不起人们的注意。那些能读而不读书的是不识宝,那些不能读而无法读书的是失宝。能读而不读书的是咎由自取,不能读而无法读书的是人为剥夺了他们的权利。

 

那些能读又爱读的,一旦不能读书时,我想跟一则希腊神话所描述的情形一样。腓尼基国王Tantalos 是诸神之王宙斯的儿子,因泄露天机为其父罚站水中。水深及于下巴,头顶悬着结有美果的树枝。当他口渴想喝水,一低头水便“哗”地退走;当他肚子饿想吃,一抬头美果便“嗖”地升高。

 

前人的智慧记载在书里的都传了下来,我们后代人为了继承前人不论是物质还是精神的创造,这就要读书了。每个人接受启蒙教育,读书都有被动的意味。我从小学起就背书,甚至到初中还有这样做的,背得滚瓜烂熟朗朗上口,不求甚解也不管它。到了今天写文章,那些背熟的词语忽地泉湧,美妙的意境重现,真是好不受用!

 

到了高中,因为参与反殖民主义社会运动的需要,我主动积极地读了有关社会斗争知识和理论的书籍。一伙同学和我组织了学习小组和讨论会,採取个别学习集体讨论的方式,所学都较为深刻地印在脑子中。

 

我们读书,如果单是继承前人的智慧,还只是原地踏步,社会就不会进步。要有突破,有创新,才能发扬光大。在神权统治的重压下,哥白尼敢于根据自己天文学的实践,敢有“地动说”的创见是前无古人的。读了书,抄袭剽窃是拾人牙慧;把别人的话据为己有,以有学问之人招摇过市是骗子。

 

我们一伙以读书所得知识用于社会改革运动,是前人智慧的发扬。虽没有达致社会改革的目标,但有自己的论定,不人云亦云,也不埋没了所学。若说见到别人的葡萄要开花了,我们除予以祝福外,也不会认为自己吃过的葡萄是酸的。

 

我们之中有不少人写文章了,阐发了革命运动前后所做所为,並将之集结成书。虽不敢说是对前人智慧的向前推进,但总有丁点见识突破前人,为后人所接受吧!

 

                                                       (16-02-2010)

 

                       张公洪新书《独钓寒江》序

                                                          林臻化

砂拉越的现代革命运动,从1950年代初掀起到1980年代末结束,历经40年左右。这场革命运动一则有完整的理论指导、严密的革命组织、明确的革命目标,再则是一项群众运动。革命过程涌现大批大时代的儿女,为伟大理想发挥自我牺牲的精神,进行大无畏的斗争。

 

张公洪是大时代儿女之一。

 

革命覆灭后,大时代儿女“解甲归田”,重新成为当政者的“顺民”。但不论是从事社会工作,进行经济建设,还是“归隐故园”,都秉承了大时代儿女独特的情操和胸怀。

 

张公洪同样经历了革命运动和革命失败后两个截然不同的时期。大时代儿女中有许多表现突出者,他是其中之一。在革命运动中,他是地下革命组织第三省省委和第三省学运、工运和政党运动主要领导者之一。革命失败后,在创业过程,他看清钻营圈子里苟且和不顾廉耻者的嘴脸,领略过他们所以成为资本家的心狠手辣。虽然如此,他却在夹缝中成功积蓄一定的财富。

 

大时代儿女中曾经有一种隐约的偏向,在反对剥削者和压迫者骄横奢侈的生活时,以自身的贫困为荣。其实我们的追求应是高度的精神和充裕的物质相结合的生活,任何一种偏向都是片面的。从张公洪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传承革命精神和创造物质财富的结合。

 

当今世界存在着两种不同制度的国家,即称为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和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国家。特点是,资本主义国家物质生活发达,精神生活低落颓废;社会主义国家相反,物质生活落后,精神生活高尚积极。资本主义国家的资本积累靠巧取豪夺,但有高明的理财方法;社会主义国家崇尚高境界的精神,但经济欲振乏力。

 

高明的思想家和政治家,当从两种社会制度中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建立一个高度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辩证统一的社会制度。

 

我以为,张公洪的经历既有高尚积极的精神境界,又有可取的取财之道和理财方式。我钦佩他在遵循大方向的同时并不唯唯诺诺,保持了独立的性格和见解。我尊崇他“千山我独行”、“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

 

老实说,张公洪之所以写这本书是受了我“煽风点火”的结果。他只承认是为子女亲人而写,最多也不过是对朋友有个交代。我却认为,当今正道凋零,大时代的儿女陆续谢世,尚存者对我们走过的路来一个回忆和记录,也算是为历史留下一道辙。我又以为,他的经历值得大时代儿女及其继承者的深思。

 

作为同窗和战友,就所知于张公洪者写了上面的文字,聊以为他著作的序。

                                                                           20103

Thursday the 1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