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来到越南

打印
分类:老友通讯

 

王枫今年伊始,再次来到越南,十八天的行程,从南到北走了六个城市,均受到故友新朋的热情欢迎和接待。所到之处发自内心的友好和首肯,都让我对中越民间深入交往的前景,充满乐观。 从2008年赴越至今,中国和世界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越南更不在话下。2017年初越南之行的收获萦绕心中,现将我连日来的印象和感动记录于此,希望与国内外亲朋好友们一同分享

 

                              再一次来到越南

    作者:王 枫   日期:2017年5月12日

    故乡在游子心中,是妈妈的亲吻,是袅袅的炊烟,是满目青山环抱下的遥远的小村庄,和潺潺溪水般流淌不尽的童年…而我从小因父母工作的缘故,曾被带到越南生活,在幼小的心灵中就有了敬爱的胡志明主席,有了河内淳朴热情的民众和沸腾的建筑工地,还有那高大挺拔的椰树、香气四溢的百花、摄人心魄的歌曲和飘飘欲仙的奥黛……这些印象和感受,让我在成长的岁月中不断地追寻,伴随我走过了半个多世纪。想起越南,我的心总会回到那片美丽的国土上,回到慈祥可亲的胡伯伯身边。这些,正是我把越南视为第二故乡的情感所在。

    离别四十多年后重返越南,已是2000年冬季。魂牵梦绕的越南之旅,曾让我情不自禁地写了篇长长的游记《我心中的越南》;两年后,我应越通社邀请再访越南,从北到南看过来,深感民众对幸福生活的浓浓向往和为之不懈奋斗的勃勃生机。回北京后,我又写了篇《在越南美丽的国土上》,发表在亚、欧、美洲的十几家华文报刊上,与朋友、同胞们分享我在越南的见闻和喜悦之情。2008年,我参加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与多国华文诗人聚会胡志明市,并一同沿海边进发,前往美奈、潘切、芽庄这些美丽的海滨旅游胜地。旅游资源之丰厚和革新开放力度之大,以及民众尤其是青年人的学识和能力之强,都让我再次意识到越南的发展前途无可限量。最让我动容的是青少年心地的纯良、美好,于是我在短诗《美奈的小姑娘》中,记录了刻在心头的、久远而又切近的、溢满情怀的感动。

    自中国倡议“一带一路”经济合作以来,一直致力于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共同发展,为充分发挥归侨侨眷与各国间天然的桥梁、纽带作用,我便和朋友们商量,筹建集多种功能于一体的会馆,借着这股东风,在我曾经生活过的越南,开展经济、文化、科技方面的交流,与越南人民共同奋斗,共同富裕,这一点也得到了许多越南友人的认可,诚邀我们再次踏上这片热土。今年伊始,再次来到越南,十八天的行程,从南到北走了六个城市,均受到故友新朋的热情欢迎和接待,我们带去的项目,由于适合当地需求和顺应天时地利,得到了有关公司、企业和机构的积极回应。所到之处发自内心的友好和首肯,都让我对中越民间深入交往的前景,充满乐观和共同收获幸福与美满的向往。

    从2008年赴越至今,八年一晃而过,中国和世界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越南更不在话下。2017年初越南之行的收获萦绕心中,现将我连日来的印象和感动记录于此,希望与国内外亲朋好友们一同分享。

                被大使馆的“照会”关照了

“照会”这个词,我以往仅在广播里听到过,感觉应该是国与国政府间对于彼此相关事件的意见进行使馆间交往的官方行为,却从来没想过它会与我有什么关系。这次,我却意外地被“照会”关照了。

赴越之前拿护照办签证一切顺利,万事俱备,就等着出发时刻的来临。一次上网时我忽然发现,按国家规定:护照在回国后还要有半年有效期才行。想起2008年去砂劳越之前曾办过10年有效期的护照,赶紧翻出定睛一看,我的护照按赴越行程算,回来后仅剩三个月时间了,遂抱着侥幸心理去西钓鱼台附近的出入境管理处寻求通融,却被告知“按这护照的时间根本不能出国”,斩钉截铁的回答让我几近崩溃。因为机票已定,并向越南相关城市的朋友一一告知了我们的行程,对方有关部门也已回复做出了相应的安排。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啊,我急出了一身冷汗,赶紧乘的士到城东的出入境管理局了解如何破解这个困局,幸而被告知:除非对方国家证明事情紧急,才能办理加急护照。

一线希望就是曙光,我连夜发微信和电邮找越方联系人,请求写明情况发回给我,以争取时间。对方是胡志明市国家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大学中文系负责人、北京语言大学毕业的张家权博士,接到来信时刚刚下班到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他告知立即着手处理此事,安慰我别着急。待收到他写来的证明信,时间已过夜里零点。感激之余,我立即打印放好,就等第二天带去换护照。

躺下后,心里却怎么也不踏实,万一有什么没想到?万一对方办事员不认可这封信?万一又白跑一趟,时间就没了,还需要准备什么……我猛然想起: 越南大使馆参赞在我取签证时,不知从哪里找出我和胡志明主席的照片,在下面写了几行字交给办事员,我前些天已交付的签证费被立即退回了。如果我拿护照和家权的信去使馆,不知他们是否会帮我证明?

第二天早上我怀揣着希望,向签证官说明情况并递交了家权的来信,他们商量后告诉我,将照会出入境管理局解决此事。我听了感到愕然:大使馆为我发照会?一会儿工夫,他们拿来一封中文信让我带上,并给了出入境管理局某警官的电话,对我说:把信交给他就能为你办理新护照了。

或许中国警官也对越南大使馆照会关照一个退休老记好奇吧,我猜想。警官向我提出了各种问题,包括我与越南的交往从何时开始,这次去越南所为何事等等,在我急切而毫无保留地一一答复后,警官笑着对我“放行”了。当我如释重负地拿着新护照走出管理局大厅时,幸福得有些不知所措,心想:这真是一段难忘的经历,一定是胡伯伯在天之灵佑护着两国人民久远以来的友好;一定是这次代表会馆筹建处出行的初衷,使我的心愿得以开门红;也一定是家权漏夜复信的努力和越南大使馆的重视与工作的高效,为我带来了这莫大的惊喜!

                           骄人的业绩

    飞机降落在胡志明市,来接机的是从北京语言大学硕士毕业的赵美欢。想当年我随越通社驻北京的梁益坚分社长到首都机场接美欢来京入学时,她的普通话还讲不利落。十多年过去,依旧娇小、灵秀的她,已历练成了《西贡解放日报》的部门负责人,在工作中挑起了大梁,真让人刮目相看!

我在胡志明市的熟人最多,其中有从北方《新越华报》南来的老报人陆进义先生,他不仅担任过《西贡解放日报》华文版总编,积极参与该市华文教育辅助会的创立和发展,并推荐了包括杨迪生、李伟贤、赵美欢、张家权、陈福生等优秀的华人子弟赴中国留学。他退休后与当地朋友们合作,协助越南同安堂国药店与中国著名的中药集团同仁堂合作,为把中成药引进越南,扩大、提升同安堂药物的销售渠道和品级,做出了可贵的尝试和贡献。

 

我们与胡志明市的华人朋友相聚(前排正中为陆进义先生)。

在这里,我有一群朝气蓬勃的华文诗人小朋友。记得2008年我应邀参加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在胡志明市举办的活动,第一次接触越南华文青年诗人,我被他们青春的身影和充满灵气的诗作打动,他们涌动的诗心和洋溢的真纯情怀,让我仿佛看到了浩瀚银河里的闪烁群星、茫茫人海中的心之精灵般心旷神怡,遂写下小诗《<寻声>诗人印象》,其中“碧透的叶片/怎地就挂满在金秋的古藤/清脆的啁啾/唤醒着诗山诗野的朦胧”,正是我对他们在这片国土上的蓬勃生机与活力的美好感觉。九年后再相聚,我品尝到了他们刻意展示的特色十足的越南餐饮;伴着纯熟的华语,我了解到他们依然在写诗,并参加了一届届的东南亚华文诗人笔会,他们的诗作也不断结集出版,在中国和东南亚各国华文诗人间交流。

包括华文诗人们在内,我认识的青年人中,有人已华丽转身为旅游行业的后起之秀,有人在当地中资机构担任沟通国际往来的要职,有人成为中越贸易机构的业务骨干,还有人已担任了国家直属大学中文专业的负责人,更有人已出版了多部作品集,并在全市华人报道中成为令人瞩目的新星……他们随着越南革新开放的步伐成长着,放飞着理想,取得了骄人的业绩。

                      温馨的“邂逅”

越南的三轮车与中国不同,乘客在前边就坐,头顶上有遮阳、挡雨的凉棚,车夫在后边蹬车,车把手与前座的靠背连为一体,根据乘客需要和路况随时调整方向,把乘客送达目的地。大约十多年前,越南诗人怀雨来京时曾送给我一辆精巧、仿真的越南袖珍三轮车模型,用手转动脚蹬,车轮能前进或倒退,调整车把手,车就会转向,甚是可爱。

记得2000年到越南,我们被导游提醒:不要随便乘坐三轮车,以免被拉进小街后收取高价,还不一定能顺利返回。初来乍到的我,曾为此番告诫发怵,隔着酒店的玻璃幕墙向外张望这些有趣的三轮车,却没有勇气出去一试。

以后两次赴越,集体行程都被安排得满满的,透过大巴车窗望向路上不时出现的三轮车,一些金发碧眼的老外悠然坐在三轮车上左顾右盼,想来那种国际流行的“慢生活”模式,体现在越南乘坐三轮车带来的“深度游”感觉,应该十分惬意吧,不禁对老外的选择生出几许羡慕来。

之所以把“邂逅”两个字放在本文的小标题中,是因为这次在河内,曾先后两次偶遇三轮车夫的邀约,并由此真实地感受了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的情怀,却没能体验乘坐越南三轮车的感觉,为此调侃自己曾经的“叶公好龙”,更珍视与他们的不期而遇。

此行越南目的之一,是想了解和借鉴华人会馆的建筑风格和社会功能。于是从南到北,我们考察了十几家风格各异的华人会馆,它们大多被修葺得富丽堂皇,成为当地特色十足的旅游景点。其中就有河内行帆街的粤东会馆,我五、六岁时曾在那里开设的中华小学幼稚园上过学。据说孙中山先生搞辛亥革命前曾经在那里居住过,是个很有故事的地方。

一个上午,我们拿着学长给出的地址,乘的士来到了那条小街,刚找到会馆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大门,就被近旁的一个声音叫住,原来是三轮车夫在向我们招徕生意,我刚要抬脚迈上车,又想起会馆就在眼前,只得歉意地摆摆手,指着街边的会馆,示意我们已经到了,遂转过身去。声音又在后边响起,转过身来还是那张年轻的脸,他打着手势表示着诚心诚意的邀请。同事朱宏佑见状请车夫坐在乘客的位置上,自己则跨上后座,充当“车夫”骑行了一小段距离,“乘客”在凉棚下的客座上笑着伸出了大拇指,我赶紧掏出手机拍下这珍贵的瞬间。我也想充当车夫的角色,为“乘客”蹬车,于是如法炮制地跨上后座,“乘客”会心地笑着,又伸出大拇指,我们为此留下了这美好的纪念。

 

同事朱宏佑在河内行帆街当了一回“车夫”。

另一次“邂逅”,可没有这么轻松又快乐。那天我们参观博物馆,正看得入神,手机响了,是越南朋友告知半小时后在宾馆见。担心路远赶不及,我们马上到街上拦的士。心里着急,就走得匆忙,路边几个三轮车夫纷纷请我们乘坐他们的车,我边摆手婉拒,边扭头向后看是否有的士过来,一不留神脚下踩空,倒地的刹那间在重力加速度作用下,肋骨被加在腋下的书包狠狠地硌了一下,与胸骨猛地挤压在一起,痛得我眼前一片漆黑,气都喘不上来。这时,先前被我拒绝的三轮车夫们一齐跑过来,帮助同事朱宏佑小心地将我扶起,让我不知如何表达内心的感激和歉意……

两次与三轮车夫们相遇,我感受到了他们的真诚、淳朴、善良与厚道,这些最普通的越南民众就像中国的父老乡亲那样亲切、随和,让在异国他乡的我感到宽慰、放松和安全。我暗暗发誓,下次再到越南,一定要找机会乘三轮车出行,融入到当地社会的风景画卷和氛围中,延续曾经温馨而美好的“邂逅”,结识更多的底层民众,深入体验越南乡情的真实与厚重,这是我最在乎的、真真切切的民意、民风。

                 “派出所”的遭遇

在中国,派出所是社会治安的基层单位,最接地气的地方。在越南也不例外,只不过名字是否叫“派出所”,我这个中国人就不清楚了。不清楚归不清楚,我们这次却意外地进了河内棉花街的“派出所”。

那天上午去粤东会馆幼稚园,被告知上课时间不会客,让我们晚上七点再来。傍晚我们乘的士过去时却不料出了点小差错:由于不懂越南语,鹦鹉学舌地把行帆街(Pho Hang Buom)说成了棉花街(Pho Hang Bong)(这两个完全不同的街名,在越语发音里十分相似,其间的细微差别让外国人很难分辨),使我们的目的地变得南辕北辙。

的士司机是位美丽、热情的女士。我们一路唱着歌进发,穿过几条热闹的大街小巷后不久,被告知到了目的地。但眼前景象似乎与白天不同,在我们的疑惑之中,司机尴尬又仓促地将车停在十字路口的拐弯处,有些不知所措。这时,一位警员敲着车窗、打着手势让司机下车。看来,人生地不熟的我们遇到麻烦了。

我们只好硬着头皮跟司机走进附近的“派出所”,看着她被办公桌后边的两位警员问话。面对着严厉而不容解释,她紧张的神色和两行长泪显得委屈与无奈。我意识到这是因为我发音不准造成的“恶果”,赶紧拿出书包里五颜六色的中国结送给警员们,并请同事朱宏佑用英语向警员们解释缘由。当得知我们是外国游客后,他们便请来了一位老警官。

看来老警官能听懂一些英语,朱宏佑赶紧让我把与胡伯伯的合影给老警官看,并告知我半个世纪前曾在行帆街的粤东会馆幼稚园上学,这次是回母校看看。因为越南语发音不准确,才使司机师傅走错了地方,这完全是我的过错。老警官仔细地看了照片后,安慰了司机,帮她放松因紧张、焦虑而有些抽搐的手臂,又与警员们说了些什么,大家的面部表情缓和了下来。老警官搀扶起还在哭泣的女司机,笑着向我们招招手,我们就随他走出了“派出所”。

的士向行帆街驶去的途中,司机告诉我们:如果没有人为她解围,她一个月的收入将被罚没,她和两个孩子生活就困难了。这让我想到棉花街“派出所”处理交通事故的迅速和严格,罚款力度也比北京大得多。但是管中窥豹,这种严格带来的是河内交通秩序的井然有序,和交通事故率的低下,对保护首都人民生命财产和大量外来游客的安全,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尤其是警员们处理问题严厉而又灵活,原则而不失人性,实在应该点赞!

也许,正是胡伯伯的在天之灵和他在中越人民心中的崇高威望,冥冥之中指引、佑护着我们大家去努力工作、认真开车、认识错误并立即改正,让社会更加和谐、更加美好吧,我一路在想。

 

几次赴越的最大心愿,就是祭拜中国共产党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老朋友,越南人民的伟大领袖胡志明主席,由于旅行团和邀请机构的安排,又几次错失了机会,只在一个傍晚,我与伙伴们临时脱团来到巴亭广场,在胡主席陵前留了影。今年,我终于能自主选择在河内的行程,去祭拜我久久怀念的敬爱的胡伯伯了。

对于童年的我来说,最动心的是父母讲述胡伯伯爱孩子的故事,让我知道了胡志明主席为带领越南人民争取独立和解放,没有成家、没有孩子,为此,全体越南人民都深深地敬仰和爱戴他。这故事强烈地震撼了我幼小的心灵,我要求父亲一定要带我去见胡伯伯,并终于见到了这位我日思夜想的慈祥可亲的外国爷爷。随着成长的岁月,我逐渐了解着越南的历史和胡伯伯的伟大与坚忍,了解着中越两国人民年深日久的情谊。几十年来,无论社会及人生轨迹如何曲折多变,我都始终珍藏着我和胡伯伯的照片,珍藏着这段美好的回忆,盼望着有一天来到河内,祭拜我永远爱戴的胡伯伯。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我们在警卫战士的引导下,从巴亭广场进入了胡伯伯陵墓的建筑。沿着幽深的过道默默前行,终于看见了胡伯伯,他静静地安息在庄严肃穆的大厅里,那样安详,那样栩栩如生。望着追光中的他,我的视线渐渐被泪水模糊起来……围绕着胡伯伯,我们深深地向他鞠了九个大躬。

 

作者在胡伯伯陵前。

对胡伯伯的怀念和敬仰,正像我对新中国的缔造者毛泽东和老一代革命者的崇敬那样,贯穿了我的大半生。众所周知:由于中越两国在历史上都遭受过帝国主义的侵略压迫,也都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进行过长期的浴血奋斗。胡伯伯曾在中国革命遇到重大挫折的困难时刻与中国共产党人患难与共,建立起至死不渝的友情。越南抗击法国殖民主义者的日子里,他带领着人民和军队经历了长期艰苦卓绝的抗法独立战争,在革命力量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他以伟大政治家的睿智,抓住新中国诞生的历史契机,取得了中国党和政府援越抗法的强力支持,使越南人民赢得了最后胜利。

我崇敬胡伯伯坚定的信仰和超乎常人的韧性与毅力,敬佩他带领人民为越南缔造出前无古人的灿烂辉煌,他是越南千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不可多得的领袖,他无愧为越南人民最伟大、最忠实的儿子。我深为曾经见到过胡伯伯这样的伟人而感到幸福和幸运,他的人格魅力,无数次地鼓舞着我,在跌宕起伏的人生中不断追寻真理、修正谬误、战胜自我、迎接挑战,磨练自己成为真正的人、大写的人,为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

此前在越南中部会安古城,我们祭奠了太平洋战争时期在那里开展抗日活动,被日寇残忍杀害并被身首异处的十三位华侨先烈。曾一直遗憾的是,1995年我们新华社与国侨办搜集海外同胞抗日历史图片制成图集,并组织了同名影展在中国大陆和欧、美、亚三大洲共十一个城市同日展出时,还不知道在越南的抗日烈士同胞在哪里,他们当年又是怎样英勇、顽强地抵抗日寇入侵越南……后来,我看到一本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组织出版的图集,才了解到在越南中部有这样一群热血青年,在反抗日寇入侵越南时义无反顾地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这次在会安,我们找到了罗允正烈士的后人、广肇会馆馆长罗家雄先生,并随同他到烈士陵园去祭拜。烈士们青春的面容和他们被捕后惨遭酷刑并慨然赴难的历史,让我们看到了七十多年前,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的中华同胞誓死捍卫第二故乡的意志和行动,顿生感佩,肃然起敬!

 

越南会安十三位华侨抗日烈士遗像。

我们在中国驻越南大使馆的协助下,还来到了坐落在谅山省宋化(现改名为“岗村”)的中国援越抗美烈士陵园,祭拜安葬在那里的烈士。当年此地有一处铁路与公路的交汇点,延伸着两条中国援助越南的重要运输线,由援越的中国高炮部队驻守着。美军为阻断中国军援,派出机群密集轰炸,中国高炮部队狠狠打击了敌机,也付出了沉重代价,牺牲的官兵中就有与我们同龄的北京中学生赵建军。他当年跨境到越南前线,坚决要求参军援越抗美,经周总理特批留下编入高炮部队,不久就在激战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这位老红军的后代与其他牺牲的战友们,被越南政府和老百姓妥善安葬在曾经用生命守护的这片国土上,距今已整整五十周年。

 

谅山省外办领导与前来祭拜中国烈士的我们亲切握手。

我们乘车从河内北上,来到公路通往陵园的岔路口时,谅山省外办主任、当地民政部门领导和村庄负责人已在此等候。放眼望去,两座解放军烈士墓园相距不远,周边是大片绿色的植被和农田。一路树影婆娑,不知名的野花随轻风摇曳着,在连绵起伏的山峦映衬下,一派静谧与祥和。

如果不了解五十年前这里曾经历过美国飞机机群的轮番轰炸,则无法想象出山川今夕巨大的反差;如果没有水泥砌成的烈士墓群静卧在这里,与墓碑上烈士们飞扬、鲜活的青春留影强烈对比,更难以想象到战争的残酷、血腥与和平、安宁的来之不易。我们把从祖国带来酒和泥土轻轻地撒在烈士墓前,对半个世纪前舍生忘死、义无反顾的忠魂肃立默哀,焚香长拜,表达了最深切、最深挚的怀念。

 

中越双方共同祭奠为援越抗美牺牲在这里的中国高炮团指战员。

我们亲眼看到,这里被打扫得干净整洁,一切井井有条,并得知当地政府多年来一直派专人看守和维护着墓园。谅山省外办主任对我们说:“这些中国烈士们,年纪轻轻的就为了越南的和平,为了我们当地老百姓的安宁,付出了鲜血和生命,我们一定要好好地爱护他们。要对得起他们的父母、亲人和家乡父老,对得起这些死难的烈士,对得起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为我们做出的这样大的牺牲。”她发自肺腑的话感动着我们,让我们不由得想起了赵建军烈士临战前写在日记本上的情真意切的诗句:“……愿在我们流过血的地方,友谊的花朵开得又红又艳!”相信烈士们在天之灵一定感应到了越南人民的心意。这是两国人民之间挚诚的情感表达,是多年来超越了国界和民族的心灵默契!

                          新朋旧友情无限

临行前,草拟赴越要见的朋友名单时,我颇费了一番思量,尤其在河内的老朋友里有当年越南三大媒体的驻京记者,有使馆的外交官,其中不少人与我一样,已过退休年龄,他们在做些什么?一切还好吗?回想起2000年胡志明市旅游局长张玉水女士的邀请,把我和越南连在一起后,我和他们也就成为了朋友,从旅游到歌曲、到工作互动、到个人之间的帮助,友谊在不断扩大、加深,我为此写了一篇又一篇文章,记述这些令人难忘的往事,还在他们的参与下,把一首首越南歌曲变成中文歌曲,并将这些中文越南歌曲唱遍四面八方。

时间紧,朋友多,见面的名单只能有所取舍。一路上,我揣着筛来选去的名单,心头既有沉甸甸的喜悦,又夹杂着空落落的遗憾。

 

作者与越南朋友久别重逢啦。

久违的朋友们相拥在一起了,相互打量着对方:头发白了,眉毛长了,发福了……然而依然熟悉的模样、爽朗的笑声、风趣的言谈和激越的演唱,又把大家拉回到在北京相处的日子,彼此间的欣赏、配合的默契、情长的回忆……远去的日子仿佛重现眼前。

被称为“博士后”的大使馆原一秘韦文福,会唱许多中国歌曲,还能幽默出许多中文小段子,让我和北京的朋友们刮目相看。最初,如果没有他在2000年底接过我和胡志明主席的照片,反复端详并“审问”我的那份认真,以及为了让我早一天拿到签证,跑步追上已离开大使馆的我,告知赶在休息日之前立即为我办签证的工作精神,我会因此误了起飞日期而与越南失之交臂。这段可贵的交往被作为经典故事,每每在中越友人聚会时,都被我俩绘声绘色地谈起。

越通社北京分社原社长梁益坚汉语水平之高,让人无法分辨出他是外国人,我最欣赏和敬佩他工作的高效。一次,新华社摄影部图片征集办负责人苏航看到我赴越回京后写的文章,提出能否为他们联系越通社征集越中友好的历史图片。我将此信息告知梁社长后,他当天就把越通社领导同意在两国通讯社之间交换图片的答复告诉了我,使这件事最终以双方免费交换各六百张图片的成果得以实现。此后,苏航高兴地对我说:社领导表扬了摄影部,并决定以此作为新华社与世界各国通讯社图片合作的好方法推广。而我,却为此感谢和敬重梁社长,正是他以“四两拨千斤”的努力,成就了这次“神作之合”!越南朋友用“拼命三郎”形容梁社长,其中的敬意让我感同身受。

这次河内重逢,我们唱起了许多中国歌曲和<Việt Nam Trung Hoa> 、<Giải phóng miền Nam>、<Em oi , Ha noi pho>、<Nguyễn Sơn, Lưỡng Quốc Tướng Quân>等越语歌曲。这其中有越通社记者、唐诗专家阮友升先生最先翻译成中文歌词的《河内啊,美丽的姑娘》,有越南之声广播电台记者吴氏碧顺女士和大使馆一秘韦文福先生为我录下的《越南—中国》《解放南方》越语发音,还有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顶级播音员李慧莹为我朗诵的《两国将军—阮山》越语歌词。多年来,越通社历届北京分社长和记者朋友们送给我许多越南歌曲光盘,阮春正分社长和韦文福先生还特意为我买来越南歌曲集<Nguoi La niem tin tat thang——115 bai hat ca ngoi bac kinh yeu>< Nho ve Ha Noi>。当年我们曾一同倾情合唱,感受歌曲深情动人的旋律,表达对胡志明主席的挚爱……桩桩件件在这一刻都涌上彼此的心头,溢出肺腑,化作高亢、抒情的旋律,荡漾开去。

尤其让我难以忘怀的是,2006年父亲因感冒导致肺炎、心肺衰竭突然离世,在我悲痛万分的时刻,越南驻京三大媒体同人在时任驻华大使馆政务参赞胡士慧先生率领下,一同到八宝山革命公墓告别厅,代表越南政府和媒体向父亲这位曾在新华社河内分社工作过的老朋友献上鲜花花篮,并表达了真挚的惜别之情。每当我看到身着黑色正装的胡士慧先生向父亲遗体深深鞠躬的照片,心中总会涌起感激的涟漪,为父亲身后能得到越南政府和媒体的尊重与厚爱,感到由衷的安慰和刻骨铭心的感动。

 

在河内与越南驻华使馆官员和越通社北京分社朋友们欢聚一堂。

今次胡士慧先生联络曾在华工作过的老朋友们齐聚宾馆做东宴请我们,在重温美好往昔的同时,也聊起了这次赴越寻求合作的项目。我表示,希望在越南开展有科技含量的经济合作,扎扎实实的做事,保护当地环境,助推经济腾飞,搭上“一带一路”的快车,更有助于我们加强项目推进,实现两国经济的共同发展,得到了大家的充分肯定。席间,朋友们提出相互加强沟通,形成直接联络的渠道,开展密切合作等非常有建设性的建议,为下一步的实际运作拓宽了思路,奠定了基础。                 

 胡志明市越中友协副会长陈抗战,特意到酒店与我们见面,送给我们有关他父亲陈子平大使的书,让我想起派驻里约工作的父亲因六十年代巴西政变,被非法关押在该国军事监狱时,陈子平大使代表越南政府强烈谴责巴西反动军政府的倒行逆施。这久远的伟大友谊和强有力的支持,让我情不自禁地向陈抗战先生表达了对他父亲迟来半个世纪的满心的感激。陈抗战先生表示:中越双方的合作将是全方位的,且前景十分广阔。

 

胡志明市越中友协副会长陈抗战等越南朋友与我们在八达酒店。

芹苴是位于越南南方的稻米主产地,又是越南的四个直辖市之一,我们在这里受到了越南友好组织联合会芹苴市会长黎氏清江女士等有关领导和当地华人企业家、教育家的真诚欢迎。大家聚餐并亲切交谈,在唱起越南抗战歌曲时得知,黎女士的前辈是参加过越南抗法战争并集结到北方的军人,我们肃然起敬!她对我们提出到芹苴开展经济合作的设想非常欢迎,认为我们两党两国人民的友谊是久远的、牢不可破的,相信我们之间的合作一定会结出丰硕的成果,我们为此对在芹苴的合作充满了许许多多的期盼。

 

越南友好组织联合会芹苴市会长黎氏清江会长(右二)、市越中友协

主席和华文教育辅助会主席吴国俊(右四)等友人与我们在一起。

还有,准备把越南华人同胞的文化和在革新开放中为当地做出的贡献,用视频记录下来,播放到全世界的华文新媒体;还有,越南诗歌已经开始通过华文诗人翻译成中文推向海外,中国的唐诗也已由越南诗人翻译成越南文结集出版,这在文学王冠上的明珠间进行的跨国传播交流的尝试,真值得我们从文化研讨上大书特书;还有,与越南餐饮业联合起来,把越南的餐饮文化全方位地介绍到北京;还有,继续把动人的越南各民族歌曲做出中文歌词,开展中越音乐领域的深层合作,让两国在文化艺术的交流中更进一步……交谈中数不清的愿望和希冀,还没来得及展开细谈,都在行色匆匆中暂时告一段落,甚至仅仅才开了一个头。

时隔八年后,重返越南的十八天我们行色匆匆,只想看到更多、遇见更多、收获更多、感受更多。回顾如愿以偿的同时,我真觉得超载而归,因为我看到了越南欣欣向荣的发展脉络和社会的前进步伐;遇见了不少意想不到的惊喜,并几次“化险为夷”、“遇难成祥”;我收获着来自社会深层的新知和美好,进一步了解着我的第二故乡;结识了更多的朋友,不断感受着旧友新朋的关爱与信任,为此,对今后与越南各界的合作充满了十足的信心。

5月,中国将举办“一带一路”合作高峰论坛,欣闻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同志将应邀来华,与习近平主席会面共商合作发展,这是两国老一辈领导人革命友谊的延续,也是两国人民新时代共同富裕的开始,我感到自己必须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来告慰毛主席和胡伯伯以及许许多多的两国老一代革命者;必须将发现的更广阔的领域,介绍给我的中越两国朋友们相识合作;必须尽力实现更多的目标,以回馈我的祖国和第二故乡越南,这将是我不断充实心中幸福,发掘无穷潜力的源泉。为此,我衷心地感谢所有无私、尽力地帮助过我的两国朋友,并愿与大家一同风雨兼程,肩并肩地走向光明的未来。

 

Friday the 23r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