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在他乡的日子

打印

毕业典礼是在复旦大学正大体育馆举行,各科系三千多位的毕业生,穿着黑色或深蓝色的毕业袍,戴着四方帽,看过去会场内,几乎都是黑压压的一片,加上老师、教授和家长,大约有五千多人聚集一堂,共同见证这荣耀的一刻。

作者: 忆寒

六月下旬,和我家老爷子去了一趟上海,那是因为我家老大毕业了,要去参加他的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是在复旦大学正大体育馆举行,各科系三千多位的毕业生,穿着黑色或深蓝色的毕业袍,戴着四方帽,看过去会场内,几乎都是黑压压的一片,加上老师、教授和家长,大约有五千多人聚集一堂,共同见证这荣耀的一刻。

我们是第一次参加毕业典礼,还好事先叫老大要帮我们报名,领取入场券,不然还进不了会场呢!就算进得了,也只能站着。

毕业典礼的仪式简单而不失隆重,而且场面很温馨,不是那种非常沉闷和严肃的场面。舞台上的幕景,播放着毕业生和老师们的温馨感人寄语,骊歌一首接一首地播放着,虽然很动听,但是听起来却让人有点伤感,我不是毕业生,却也感染到那一份的依依不舍。会场里的空调(冷气)开得很大,感觉身上还微微有点冷,但是我的眼里却有点发热了。

正如复旦杨玉良校长致词时说道:“热烈祝贺并欢送2013年毕业生奔赴世界各地”,是的,毕业了,大家都各前程。四年,五年前,满怀求知渴望,带着青春的萌动,去到复旦,今天,将肩负责任,积淀着校园洗礼带来的成熟,奔向世界各地,创造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说真的,我心中是蛮激动的,孩子只身在外学习五年,那是一个不算短的日子,远在他乡的日子,应该是过得蛮孤单的,尤其是每逢佳节时,我们在家团聚一堂,他一个人远在他乡,几时有喝过一碗热腾腾的鸡汤?现在毕业了,很快就可以回到温暖的家。

坦白说,未到上海之前,我还没有这么深刻地感受到,孩子一人在外生活的孤独和辛苦,此次到了上海,了解到他每天的生活作息,到了他住的留学生公寓,那小小的房间,小小的卫生间,然后一张单人床,一个破烂的衣橱,还有一张书桌,空间小的可怜。那一刻,我的眼睛真的发热了,孩子在外,真的受苦了。

我们在上海住了六个晚上,老大跟着我们在酒店住,那几天,我们同进同出,我觉得我们母子俩之间的心灵更接近了。我家老大从小就很内向,很少会在我们面前表露出他的喜怒哀乐,也很少会与我们分享他的事情。那几天,他主动和我分享和诉说他在上海的点点滴滴,他的恋爱、他的失恋、他得意的事、他失意的事、喜欢他的女生、他的女朋友、他在教会担任司琴、领唱、吉他手等等,很多都是我不知道的事情。

原本以为我家老大七月底就能回国,但是由于马来西亚医药理事会要求医学生必须留在中国医院进行骨科、妇产科、儿科及神经科多实习半年,回国后免考 MQE,可申请直接进入政府医院当实习医生。这对我们来说,算是一个好消息,不用承担庞大的培训费和考试费,留在上海多半年,费用还比较少,只是,我家老大又得在他乡多渡过一个寒冷的冬天了!

Fri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