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公司丑闻如何铸成?

打印

王德齐(上图):正是这样的体制,纳吉政府才能在在野党和报章开始揭露一马公司各种弊端时,仍然无动于衷。直到一马公司被揭以高价出售土地给朝圣基金,直接触动马来选民的神经线,巫统内部才起了骚动。马哈迪的逼宫行动目前仍在如火如荼进行,就算纳吉最终下台,但是只要体制不改,新的领袖上台,只是意味新的丑闻在开始酝酿,而且涉及数额可能更加庞大。

 

 

一马公司丑闻如何铸成?
 
 

从某个层面来说,一马公司(1MDB)所牵涉的420亿令吉债务丑闻在大马可说是前所未有。

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宗牵涉数额超过百亿令吉的丑闻,第一次有一名首相面对数亿令吉公帑汇入其私人户口的具体指控,以及第一次有一名首相夫人面对巨额款项汇入其私人户口的具体指控。

之前纵有许多高层领袖面对贪污滥权的指控,不过这些指控都不曾像首相纳吉和其夫人罗斯玛所面对般的具体和明确。

不过,从更长远的历史来看,一马公司爆发丑闻并不新奇。它其实只是重蹈我国之前一连贯政联公司丑闻的覆辙。

在马哈迪执政22年的时代,我国就曾爆发过无数的丑闻,累积亏损和公帑资助高达数百亿令吉(《马来西亚独行侠:在动荡时期的马哈迪》作者巴里韦恩的估计更是高达千亿)。只是这次单宗丑闻牵涉的数额更庞大,直接触及的层面更高。

1MDB:贪腐新极致

这次丑闻之所以会揭发如此多惊人的细节与指控,必须“感谢”巫统党内的权斗,以及网络科技的发达,让国家机关不再容易控制或抑止内情流传出去。不过,另一方面,这些惊人的细节与指控,也反映着巫统内部的贪污腐败,已经来到一个新的极致。

 
巫统自我国1957年独立以来就一直掌握中央政权,至今已经执政60年(包括独立前的两年)。相对于早期具有理想性,希望通过政治权力来改变民族命运,巫统自80年代马哈迪执政以来,就已经渐渐转化成为金钱挂帅,通过政治权力来牟取个人私利的政党。

马哈迪治下的朋党主义、政治恩庇、国库通党库和管理不善的问题,早在评论界和学界多有讨论。从80年代开始的私营化计划、发出南北大道计划来资助兴建巫统大厦,再到90年代拯救马航与兴建巴贡水坝等,无一不牵涉复杂的政商关系和利益输送网,导致国家流失巨额财富进入富商或政治掮客的口袋。

一马公司则将我国的贪腐丑闻推向新的极致。就如文章开头所述,这是我国丑闻史上,第一次出现具体和明确的指控,显示可能有部分公帑流向首相的个人账户里面。

耐人寻味的是,首相纳吉至今都没有直接否认指控,只是强调他“不曾为了个人利益而私吞公帑”,不过他并没透露更多详情。

尽管马哈迪治下曾引发颇多争议,不过许多丑闻都是指向其亲信,鲜有证据可以证明他直接沾手。纳吉则是首个面对具体贪腐指控的首相,因此无怪乎马哈迪自认可以站在“道德高度”上来批评纳吉。

马哈迪执政期的遗毒

不过,回到一个更关键的问题是,为什么一马公司这样的丑闻会在我国爆发?为什么一马公司可以恣意借贷数百亿令吉,供富商进行金钱游戏,以及协助国阵和纳吉实行政治计划,或是满足某些个人利益?

 
答案必须回溯到体制层面。经过巫统长期的一党独大,我国民主和三权分立体制已经千疮百孔,无法有效的监督与制衡,其中最大的罪魁祸首就是马哈迪本身。在他治下22年期间,他接连重手压制了司法、新闻自由等制衡机关,同时也在经济上纵容朋党主义和政治恩庇的滋生。纳吉实际上只是其“马哈迪路线”的继承者,并且更加民粹。

正是这样的体制,纳吉政府才能在在野党和报章开始揭露一马公司各种弊端时,仍然无动于衷。直到一马公司被揭以高价出售土地给朝圣基金,直接触动马来选民的神经线,巫统内部才起了骚动。

明显的,我国已经沦为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院教授戴伦艾塞默鲁(Daron Acemoglu)和哈佛大学政府系教授詹姆斯罗宾森(James A. Robinson)在《国家为什么会失败》一书中所说的“榨取型”(extractive)体制。少数特权精英不断透过政治权力榨取国家财富,而历史经验显示,这些国家就算取得经济成长,但是他们很难长期繁华。

马哈迪的逼宫行动目前仍在如火如荼进行,就算纳吉最终下台,但是只要体制不改,新的领袖上台,只是意味新的丑闻在开始酝酿,而且涉及数额可能更加庞大。




王德齐,毕业于马来亚大学会计系,曾担任《当今大马》中文版记者和新闻编辑,如今在澳洲奋进(Endeavour)奖学金资助下,于澳洲国立大学Crawford公共政策学院修读硕士学位。
Thur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