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8月6日文告

打印

董总今天面对的危机不单是内部的夺权,外部的势力也蠢蠢欲动。如华总主席方天兴的言论就间接的告诉我们华社“是时候成立新董总”的意思。 刘华才也来插一脚会见了社团注册局总监,要求他承认60+1独中成立特别委员会或三大高院独立主持统考。看以上华团和政党介入董总纠纷,没有咨询董总现任主席,无视董总主席职权范畴,视董总为死婴。这就是令我最悲哀的理由。

 

 

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文告

《赤道论坛》2015年8月7日星期五 

 

2015年8月6日

今日见报证实傅振荃已收到雪州社团注册局总监来函限董总必须在三十天内解释为何董总注册不被吊销的理由。

 

我深感遗憾及悲伤,董总有史以来都是以和为贵秉承章程办事,团结一致为华教发展做出巨大贡献,华社团体都引以为荣的机构。今日局面沦为傅陈夺权派争权的舞台实为不幸,我也感到万般无奈。

 

作为合法的董总主席(据7月27日法庭禁令)我必须针对五州董联会联署致函要求召开特大给予回应。我对其称呼我为“前董总主席叶新田”的说法,不能接受此般侮辱。所以这封通知书是无效的,我会依章程回复他们的信函。

 

有关7月31日五州董联会的代表律师向吉隆坡高庭申请单方庭令并获得批准,并把我和社团注册官列为被告,禁止我们阻止五州董联会在8月23日召开特大选出新领导人。这看似很复杂的案件,说白了只是障眼法,是旧瓶装新酒,是一项明显的阴谋。

 

召开特大以所谓民主的方式选领导人,无非是要超越董总章程第5A9。董总改选年在2017年6月30日,他们等不及要换掉我和邹寿汉及中委,以方便他们打着民主的美名,顺利的掌控董总资源。这特大的课题已经在高庭二位法官面前提过无数次,就连傅振荃在他的答辩书中也公开承认2015不是改选年,2017才是改选年。

 

我们董总今天面对的危机不单是内部的夺权,外部的势力也蠢蠢欲动。如华总主席方天兴今日对华社呼吁:“在这个水深火热的时候必须痛定思痛,重新定位和重新整合,并重新出发……”
上述言论就间接的告诉我们华社“是时候成立新董总”的意思。而在另一厢民政副主席刘华才也来插一脚会见了社团注册局总监,要求他承认60+1独中成立特别委员会或三大高院独立主持统考。看以上华团和政党介入董总纠纷,其目的就是在捞取个人的声望提高,或获得政治资本,或表示高人一等,在没有咨询董总现任主席的情况下,无视董总主席职权范畴,视董总为死婴。这就是令我最悲哀的理由。

 

无论如何,新上任的马华副教长张盛闻昨晚在TV8的言论是值得赞赏的,他说:“既然双方已交由法庭处理,就应该等待法庭的判决。”我很欣慰他保证教育部不会干预统考事宜,他也相信统考能在十月顺利进行。

 

我在此敬告所有关心华教的团体及个人,耐心等待8月26日高庭的判决,我身为董总主席将尽一切努力达到和平协议的签署,不到最后一分钟我绝不放弃。

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

         主 席:叶 新 田 博 士

Thur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