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之间

打印

如果不是这次我自己下楼去丢垃圾,让我亲眼目睹那些老老少少的守候在垃圾桶边,等候人们丢了垃圾,他们就像抢宝般地上前挖宝,把那些旧碗旧碟子旧杯子,还有破椅破桶,还有那些已经过期的食品都抢着搬回家的光景,我大概还会继续盲目地相信新闻的报导,以为我们的国家有多富裕,国民生活多富饶,甚至相信这里没有贫富悬殊,贫者太贫,富者太富这类的问题…

 

 

贫富之间

 作者:明月   日期:2015年9月9日
 

文:明月

如果不是这次我自己下楼去丢垃圾,让我亲眼目睹那些老老少少的守候在垃圾桶边,等候人们丢了垃圾,他们就像抢宝般地上前挖宝,把那些旧碗旧碟子旧杯子,还有破椅破桶,还有那些已经过期的食品都抢着搬回家的光景,我大概还会继续盲目地相信新闻的报导,以为我们的国家有多富裕,国民生活多富饶,甚至相信这里没有贫富悬殊,贫者太贫,富者太富这类的问题……

 

那天,是八月中的某一天。我把家打扫一番,把一些不必要的物件全收拾了,搬去丢掉。当时大约七点多,天色已经暗了。我还不知道哪儿有人守候着,当我走近垃圾桶旁,正准备将手中几袋垃圾往桶里抛时,原来蹲着的人全站起来了,几个孩子是跳进那巨大的垃圾桶里,解开垃圾袋,拼命地挖,嘴里还喊着一些我听不懂的土话,但听见现场有人回应着“阿喔,阿喔”。也有大人就趴在桶旁,伸手往里挖。

那天,我丢了一珍过期的饼干,被一个大人捡到,我告诉他“苏打 expired”。他把珍子摇了摇,知道里面还有好多饼干,他回答我“tidak 拉拔”。我猜想他的意思是“不要紧”。既然如此,限于语言的障碍,我不能再说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后来回到家里,我偷偷从窗口往外看,看见那些人还在继续候着,直到九点多,垃圾车来到,他们才作鸟兽散。我后来又注意了几次,每天都有人守候着。小的才不过几岁大,老的看样子也有六七十岁了。

我后来跟人谈起这件事。有人就告诉我,有一批为数不少的土著人士,他们长期守候在垃圾场哪儿,每当看见有车子开来,没等得及事主把车上的垃圾倒下来,他们已经纷纷飞身上车,对着那臭不可闻的垃圾,竟然如获至宝,埋头勤挖。

前几天夜里,我们几个朋友约好出外用饭。那个请客的朋友点了各种各样的小吃,要大家尝尝不同的味道。真的是甜的,酸的,苦的,辣的,各种味道都有,任凭各人爱吃啥就吃啥。可是,量实在是过多了。我们吃到快十点了,大家都饱得不想再吃什么。可是,那么多剩下的怎么办呢?我又想起垃圾桶旁边的那班人,特别是那个个子黑黑的,瘦瘦的,很年轻的男子。如果他们在的话,这些剩下来的食物就可以让他们带走。既不浪费又帮助了人,岂不美哉?

对于捡垃圾的人,各人的看法也有所不同。有人认为那些人肯定好吃懒作,年纪轻轻的,有的是气力,有气力那有找不到工作的?有些人则同情那些人。认为一个人若有吃穿,何苦要去捡垃圾?我是属于后者。我也认为,当前物价高涨,马币猛泻。我们手头存着的那一点现金,够我们养老吗?许多老人家,若非老而有养,搞不好,不久的将来,有许多人也得去垃圾场排队寻宝了。

Wednesday the 2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