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让我们承认抗疫已经失败……

打印
分类:保健/ 医疗

郑丁贤.让我们承认抗疫已经失败……

抗疫需要一个果断,有能力,有魄力的政府来领导。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看不到有这么一个政府。从疫情的扩散,几近失控,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迷失的政府,半调子的MCO,前后矛盾的SOP,缺乏执行力的政策,以及逼近的灾难。让我们承认,过去的抗疫工作,已经宣告失败,无须再掩饰,也甭拖拖拉拉,这些都已经没用了。

郑丁贤·让我们承认抗疫已经失败……

 
 
 

── 5725这个数字出现,人民吓呆,惊慌失措,感觉灾难临头。

只是,财政部长赛夫鲁说:“情况再糟,也不会全面封锁。”

然而,不封锁又怎样?坐以待毙吗?

── 2个星期内,大马冠病增加5万确诊病例,全球排名窜起,名列29;在东南亚仅排在印尼和菲律宾之后。(印尼人口是大马的9倍)。

只是,连打先锋的诺希山都说:“MCO在2月4日结束后,不会再延长”。

不延长?疫情受到控制了吗?

── MCO 2.0落实以来,每日确诊人数从1月中旬的近3千,节节攀升到超过3千,4千,5千……

只是,MCO的管制措施,一天比一天放宽;餐饮业和超市开放尚情有可言;然而,建筑业、制造业、零售业也都一一开放;接着,夜市、农民市场也开放了;汽车乘坐人数也不设限了。

一切如常,病毒放假去了吗?

── 宗教场所应该是严格限制群体祈祷,根据SOP,清真寺、教堂和庙宇,只准5名管理人员入内。

森州落实MCO之后,有人拍到芙蓉一间清真寺,车辆排满了几条街道,人群鱼贯进入祈祷(州宗教机构较后声称获得批准);在马六甲,首席部长宣布,州清真寺开放500人祈祷,一般清真寺250人,祈祷室75人。

说好的最多5个人呢?

(只有雪州,苏丹沙拉弗丁谕令不准州内清真寺和祈祷室开放,苏丹英明。)

x       x      x      x

冠病疫情愈来愈严重,防疫却措施愈来愈松弛;这是大马独特的抗疫景象。

人民已经不只是担心,而是开始恐慌,但是,政府似乎没有当一回事,连国州议员都可以跨州跨县了。

究竟是政府胸有成竹,以为疫情已经受到控制?还是如坊间传言,疫情已经失控,一切顺其自然,只能听天由命?

第一个假设无法成立。MCO 2.0没有带来预期的成果,所有的数据都显示疫情愈来愈严重,而不是趋于缓和。

如果大家敏感一些,也都知道社区感染已经增加和扩大,感染群深入职场、社区和家庭,而不是局限在外劳聚集的工厂和宿舍。

公立医院的资源吃紧,已经无法接受所有的病患。无症状感染和轻度感染者,被劝告自行居家隔离,而不是强制送往隔离中心和医院。然而,当局缺乏一套有效追踪自行隔离者的系统,不但难以追踪感染者的病况,也无法限制感染者的行踪,以至患者可能成为行动中的病毒,让冠病扩散。

连新加坡都知道情况不对,而暂停了和大马、德国和韩国的绿色通道。新加坡和德韩两国没有接壤,绿色通道主要配合和大马的商务和劳务需要,为日后的全面开放铺路;暂停绿色通道,显示它对大马的疫情不抱乐观。

相对于政府的无为,民间部分人士的无感放任,最可怜的是那些还在前线苦苦支撑,奋战到底的医疗人员。前线的医生和护士,乃至救护车司机等,每日工作十几个小时,体力和精神都已经紧绷到极限,还看不到一线曙光。

在他们付出精力和时间的同时,本身也是最容易被感染的群体。登嘉楼一家医院,已经有48名医疗人员集体感染;如果病毒在医院扩散,医疗体系率先崩溃。

抗疫需要一个果断,有能力,有魄力的政府来领导。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看不到有这么一个政府。

从疫情的扩散,几近失控,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迷失的政府,半调子的MCO,前后矛盾的SOP,缺乏执行力的政策,以及逼近的灾难。

让我们承认,过去的抗疫工作,已经宣告失败,无须再掩饰,也甭拖拖拉拉,这些都已经没用了。

如今,只有重新开始,真正进入疫情紧急状态(不是政治紧急状态)。从公共卫生着手的疫情紧急状态,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控制疫情,拉平感染曲线。

政府必须尽快召集体制内外的精英专才,组成高层团队,拟定新的全盘策略,令出必行,没有妥协;民间也要全面总动员,每一个人都要为疫情负起责任,而不是作为旁观者或搅局者。

承认失败,才能发觉过去的错误,才有能力重新站起来;否则,就很快的倒下去。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30
Saturday the 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