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市场化医疗:当今世界最失败的医疗模式

打印
分类:保健/ 医疗

美国这种既没有效率也没有公平的医疗模式的失败,让中国人有可能避免走上美国的资本主义医疗的邪路上去。没有效率是指,美国用世界上最大医疗费用的支出,却没有取得较好的医疗保健效果;没有公平是指,美国的医疗设计和实践完全是为了富人服务的,穷人要么根本买不起医疗保险,要么只能选择非常廉价的医疗服务。

美国市场化医疗:当今世界最失败的医疗模式

红色小兵1226 2021-03-17 来源:红色小兵

美国人民彻底解决医疗问题,还是靠美国人民自己的奋斗,还是需要美国工人阶级掌握国家政权,等待美国资产阶级政府的施舍,终究是不可能的也是不靠谱的!

   这是红色小兵探讨医疗问题的第6篇文章了。

 

  曾经有那么一个时期,中国的医疗前进的榜样,在一些中国专家和官员的心目中是那个闪耀着光辉的灯塔国——美国:医疗完全市场化,尽可能地消灭公立医院,以商业保险模式接管公民的医疗保障事业,商业保险的目的是以盈利为目的。

  但是,2020年的一场疫 情,让世界人民见识到了美国纯市场化医疗的真相,美国在从政治、经济、文化、思想、舆论和国家道义等各个方面,被病 毒撕下了面具,露出了“吃人”的满嘴獠牙!

  曾经的市场化医疗的灯塔熄灭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将目光又重新投向了社会主义的免费医疗,投向了公立医院。

  所以,小兵特别感谢美国这种既没有效率也没有公平的医疗模式的失败,让中国人有可能避免走上美国的资本主义医疗的邪路上去。

  没有效率是指,美国用世界上最大医疗费用的支出(据统计,美国的总医疗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五分之一,高达3.6兆美元这样的天文数字),却没有取得较好的医疗保健效果;没有公平是指,美国的医疗设计和实践完全是为了富人服务的,穷人要么根本买不起医疗保险(据报道,3亿多美国人中近5000万人享受不到任何医疗保险),要么只能选择非常廉价的医疗服务。

  这是一个完全完全,毫无人性的资本主义国家!

  而同样是老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还多少会将医疗服务视为国家公民享受的权利,会有相对公平的医疗保障,比如德国和日本实行的是社会保险模式,加拿大实行的是全民保险医疗模式,英国实行的全民免费医疗NHS体 制,而美国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超级大国,在最基本的医疗保障上也是紧盯着金钱的,全世界最富裕最强大的国家是唯一的一个从没有承诺为所有需要者提供医疗服务的发达国家。

  由此,我们完全可以说,美国是最反动的帝国主义国家,不仅仅对第三世界国家人民,对他们自己本国的无产阶级、中产阶级,亦是如此!

  美国的医疗保险分为两个部分:商业保险和社会医疗保险,以前者为主,后者只是补充和起到稳定社会的作用。

  美国的商业保险医疗模式主要特点是参保自由,灵活多样,有钱买高档的,钱少买低档的,没钱就不买,适应了全社会各阶级的需求。

  美国的社会医疗保险主要针对的是老人健康保险、贫困者医疗援助(Medicaid)、儿童健康保险(SCHIP)和军人与少数民族医疗保险。

  美国的医院可分以为私立营利性(承担费用较高的医疗项目)、私立非营利性和政府公立三种。虽然可以享受政府补贴的私立非营利性医院占了全美医疗机构的一半以上,但“非营利性”却只是个幌子,在医院创收与发展的利益驱使下,这些医院实际上成为全美最赚钱的机构,成为华尔街资本最喜欢投资的领域之一。

  在美国,私立的保险公司是按市场法则、以盈利为目的来制定经营策略的,他们通过“精算”,往往拒绝接受健康条件差、收入又偏低的居民投保,这就导致了许多穷人因为没有保险而不能进入医院治疗。每年约有2.2万美国人因为缺少保险、看不起病,而死于可治疗的疾病。很多穷人不得不试图通过“挤急诊室”来获得医疗救助。

  美国的资本家也很聪明,他们会想尽办法逃避给雇员买保险的规定,这就使得很多美国的工薪家庭,因为老板不给交保险而自己又交不起商业保险,而失去基本的医疗保障。

  在美国,私人的保险公司分别与医疗机构、医生和投保人签约,由保险公司来管理、协调他们之间的关系:医生负责治疗,医疗机构提供场所和设备,投保人在得到治疗后向保险公司支付费用,而后保险公司再支付医生和医院的费用。

  您也一定想到了,私人保险公司可以从保人、医生、医院和政府四个方向上割肉,他们作为中间商所能赚取的利润空间,实在太大了。保险公司,成为了美国医疗模式的最大赢家。

  还有一个令我们中国人不敢相信的现象,美国的医疗管理系统中的行政费用占医疗总费用的31% ,也就是说每一元的医疗费中,有0.31元用在了公文往来上。因为美国的医院或者健康中心,往往要面对数以百计的不同私人保险公司,他们为了处理如此庞杂的保险信息,不得不依赖专门处理这种信息的第三方机构,所以才产生了巨量的行政费。

  请迷信市场化的人看一看吧,这就是你们心目中的市场效率?

  请不要忘记,美国医疗中的过度竞争,导致的美国医疗成本的高涨。

  请不要忘记,完全相信市场的美国政府,对医疗服务价格没有明确的规定,这导致了医生有能力通过专业技能欺骗患者,获得更多收益。保险公司与医院之间的讨价还价余地非常大,比如同一种手术,价格差别可以高达许多倍,最终受害的还是美国的普通病人。

  医生的职业道德更是令人堪忧的,他们将行医变成犯罪的营生。

  他们滥开止痛药及伪造医疗账单骗取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全美约有200万人对镇痛药物上瘾,每11分钟就有一个美国人死于过量使用镇痛药物。

  他们小病大治,大病拖治,不轻易治好病,以从病人身上获取更多的利益。

  美国的医生,为牟利竟滥做手术,也不愿意给有并发症的高风险病人看病,病人经常被医院拒之门外。

  在美国,看病等候时间越来越长,有的人需要等待几天才能得到一张病床。

  美国的医生数量不够,在繁华的纽约,就曾发生过病人死在候诊室约1个小时无人问津的悲惨事例,引起美国舆论震动。

  美国的医药业会通过通讯、广告和大众传媒等“制造”疾病,以使尽可能多的人相信自己生病了,从而扩大新药市场,攫取更多利润。

  美国在新技术和新药品的使用上,走在全球前列,但美国的基础医疗体系薄弱,重视个人治疗却忽视了公共卫生建设,美国的医疗预防体系也极为薄弱,在这次疫情期间表现尤为明显。这就导致,美国在很多慢性病、老年疾病、肥胖等健康干预上非常被动,从而造成了更大的医疗压力。

  而对比社会主义国家的医疗体系,无论是朝鲜、古巴,还是我们中国,基础医疗和预防体系都是比较健全的,从而花小钱办了大事。

  美国拥有最先进的医疗技术,最前沿的诊疗方案,最优质的医学人才等,但这些东西,都是为富人服务的。在2000年至2012年间被诊断患有癌症的近1000万美国人中,有42%的人为了支付医疗费用而被迫倾家荡产。

  美国的人均医疗支出,伴随着新自由主义的狂飙,从1995年开始急剧增长,由3788美元增至2014年的9402美元,2018年这一数字又达到了10586美元,超过中国的人均GDP,位居世界第一。

  但这样高昂的医疗成本,并没有给美国人带来更高的健康水平,从人均寿命上来说,美国远远落后于日本,和中国不相上下,但中国的人均医疗卫生支出却不到500美元,与美国相差20多倍。从婴儿出生死亡率、孕妇死亡率等指标上来看,美国的表现都要差于其他发达国家,甚至也落后于一些中等收入国家。

  绝大多数美国人民,特别是美国的无产阶级,生活在全世界最昂贵、最没有效率、最不文明、最没有安全感、医疗质量又是二流的医疗体系之下,已经越来越被人们认识到了。

  当然,美国的富人能享受到的医疗服务水平也是全世界最高的。

  放任的自由市场经济体系在医疗领域带给美国的不可估量的冲击和风险,美国的统治者也是看到了。

  1945年,杜鲁门曾在国会上提出,为全体美国公民提供医疗保健服务的方案,但受到了强大抵制。美国大资本家认为,这是一个与共产主义有瓜葛的政策。美国学者说,全民医疗体系将成为社会主义侵入政府机构的一扇门。

  2009年,当奥巴马提议成立由政府经营的保险公司,从而与私营保险公司竞争,以降低庞大的医疗开支,制止私营保险公司拒绝中低收入公民入保及作弊骗保的医疗改革时,立马招致的口诛笔伐是:奥巴马的医疗改革是“社会主义医疗”。

  而实际上,资本家只不过是拿社会主义当靶子,核心是为了保障他们自身大财团的利益。美国的医改之所以困难重重,是因为政府被太多的私营保险、药业公司、财团等所限制。

  而从根本上讲,这是工农利益与资本利益的对立冲突,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政府的任何公私制度的调整,任何向无产阶级的妥协政策,任何一丁点财富重新分配的变化,都必将触及到既得利益者,必然会遭到华尔街的阻挠和反抗。

  更不用说,美国工人阶级的革命运动了!

  所以,美国人民彻底解决医疗问题,还是靠美国人民自己的奋斗,还是需要美国工人阶级掌握国家政权,等待美国资产阶级政府的施舍,终究是不可能的也是不靠谱的!

 

Wedn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