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交响曲

打印
分类:保健/ 医疗

蓝中华许多人以为以马克思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推崇的是独裁和压迫人权,殊不知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思想是解放人,让人成为自由人,确保新制度让人人得到真正的自由。这可能让许多人出乎意料或难以想象,但马克思主义核心思想确实是追求每个人得以自由发展。在现实中理想并没有离开我们越来越遥远,只不过是追求的代价越来越昂贵而已

 

 

海阔天空——理想的交响曲


 
 蓝中华     发表于 2015年10月28日  
 

  

 

有一种歌叫做经典,可以穿越时空流传多年;有一种歌叫做流行,宛如一阵风吹皱一池春水,稍后就恢复平静,风过无痕。

生长在80年代的人,Beyond、草蜢、小虎队和达明一派是中文圈熟悉的组合或乐队,他们的歌曲陪伴着70后和80后成长,成为时代的印记。但是,当时最红的不是Beyond,而是草蜢和小虎队,在各大颁奖典礼或排行榜,Beyond始终被比下来。

经历过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个Beyond、草蜢、小虎队引领风骚的人,你懂的,来不及经历的人只能从后来的Youtube想象那个时代。

陪伴成长期的歌曲总是教人印象深刻,教人在经历了岁月的磨练后,每当遇到人生不同际遇时脑海中仍不时会回荡起一串串熟悉的旋律和歌词,然后再印证当下的感受。

年少不屑融入主流

追求理想、做自己认为对或别人不做的事、不屑融入主流,是我年少时的想法。尽管凭着中六优异毕业成绩,我被新加坡国立大学机械工程系录取(如果我选择了,我当下可能正在新加坡享受着1新元兑3.03令吉的福利,对马来西亚人面对的经济苦难只能表示虚伪的同情),但我选择了前途不明朗的理科大学宇航工程系。

大学的最后一年,每人需要选择主修和副修课,我选择了更为冷门的设计人造卫星的航天课,而不是更容易找工作的飞机航空工程,只因为四个字——追求理想,热爱接触遥远、无垠的太空理想。

2015年的今天,红极一时的组合或乐队都已解散或归隐,70后和80后的一辈也进入了壮年期,或走上了领导的位置,理想距离我们是否已遥远了?

数十年过去,唯有Beyond当时为追求理想而创作的歌曲所记载的斗志、不放弃理想、孤独闯荡人生路和追求人生不羁放纵爱自由,顶住了时代的巨轮生存下来。这并不是侥幸,只因追求理想和做自己喜欢的事的自由,隐藏在每个青年人的基因内。

自由理想穿透时代

许多人以为以马克思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推崇的是独裁和压迫人权,殊不知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思想是解放人,让人成为自由人,确保新制度让人人得到真正的自由。这可能让许多人出乎意料或难以想象,但马克思主义核心思想确实是追求每个人得以自由发展。

在物理学说中,引力是唯一可穿透时光和空间的中介,在现实中唯有追求不羁的自由理想可以贯穿每个时代的青年想法。理想并没有离开我们越来越遥远,只不过是追求的代价越来越昂贵而已。

有理想,但工字不出头、加薪和加幸追不上通货膨胀、政府预算案暗算人民多过造福人民、马来西亚快要被印尼比下来、对生活不满但又无能为力、现实代价压垮了对理想的追求,这成为了当代国内青年的共同意识。

纳吉收取26亿令吉进个人户口、滥用权力整治任何对他提出异议的人、利用选举制度弱点上台执政,是平常人都会生气。怎么我一辈子的工资都赚不到26亿?怎么说真话的人反而被对付?怎么拿到少数选票的人可以当首相?怎么我追求理想的代价如此高昂,而当权者可以毫不费力成为大马十大富翁?

巨大的心理落差促使许多青年参与净选盟4.0的两天两夜抗议活动,认同和追求净选盟的目标成为了当代的共同理想。《海阔天空》的这部分歌词: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 谁人都可以

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歌词唱出了出席者的心情写照,歌曲旋律与思维频率产生了共鸣。追求理想要付出的代价不但是金钱上,也包括肉体可能遭受毒打和被控告。

理想能够战胜恐惧

出席净选盟4.0的民众早已从网络或朋友处得悉警方将使用各种手段打压出席者,同时国阵外围组织红衣人欲故意挑衅,企图把集会焦点从要求民主转变成种族冲突,故出席集会的时候心里不多不少都会忐忑不安,特别是首次出席“非法”集会者。

一些有心人就抓住这点在8月30日临近午夜12时前,发出许多匿名短讯和信息给手机和Whatsapp群组,企图以心理战(Gerak Saraf)方式制造恐惧,瓦解集会者的士气。

一则在Whatsapp群组的信息就说,红衣人在安邦设立路障,准备殴打穿黄衣人士,另一则完全不具名的短讯指出,有不测之事要发生了,所以最好现在尽快回家,不要犹豫。

还有传言说:吉隆坡警方说,4.0的集会必须在11.59分结束,警方将在今晚午夜12点开始逮捕在独立广场一带黄衣人士。

甚至有人制作假图混淆群众,把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聘请的保镖诬蔑为警方政治部,指玛丽亚陈在30日集会后被警方逮捕,企图恐吓出席者也会遭到警察逮捕的下场。

如同鬼片令人不安

这种心理状态就如买票看鬼片,内心早已有一股恐惧,知道鬼影会出现,只不过不知道鬼影会如何出现。全程看不到鬼的惊悚片,比鬼影不断出现的影片更令人惊怕。因看不见,而用内心去想象的鬼,让人疑神疑鬼,更加不寒而栗。

成功的鬼片制作人就善于利用人类内心恐惧的投射,与电影特效和剧情结合,制造出成功的惊悚效果。巫统就是出色的造鬼者,在巫裔心中制造华人是吸血鬼和自私鬼的印象。

忐忑不安的心情、集会现场网络不流畅,真的让匿名信息有机可乘。人在现场的我看到此类信息时都会选择忽略掉,但越接近午夜时分,一些焦虑不安的朋友按耐不住,就决定早一点离开,并拨电告诉朋友和家人尽快回家以策安全。不具名的短讯,比有注明来源的造谣信息更会引发群众恐惧。

尽管如此,争取干净选举和真正民主的理想战胜了恐惧感和不安情绪,人们选择继续留下来。即使集会现场有人故意燃放爆竹,但大部分群众不受影响,那种群众团结互助(solidarity)感觉充斥空中,互相帮忙揪出放爆竹者,人人知道团结互助是抵抗压迫力量的关键。虽然不认识坐在旁边的人,但只要双眼交接,都会互相意会到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来,这种感觉非亲身经历者难以想象。

唱出理想的交响曲

Beyond坚持搞摇滚音乐,在初期并不受到欢迎,也曾经说过香港只有娱乐圈,没有乐坛,失望之心尽显。然而,记述着他们迎着冷眼与嘲笑,但从未放弃过心中理想的《海阔天空》,2015年走遍千里成为了Bersih 4.0的主旋律之一。

从1993年至2015年22年,《海阔天空》的穿透力惊人。黑暗的尽头必定是光明,对理想的坚持让Beyond获得了超越乐坛的成就,其他香港歌手无出其右。

8月30日,当响起了:

Negaraku

Tanah tumpahnya darahku,

Rakyat hidup

bersatu dan maju,

内心是无比的澎湃,马来西亚是我们的国家,是我们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的土地,是我们追求和实现自己理想、理想交织的土地。当晚在独立广场风雨中我们抱紧仅有的自由,因为再放弃的话,前方路会走得更艰难。

无人能保证坚持Bersih运动会立即带来改变,正如Beyond知道他们的坚持不会立即带来回报,只知道继续埋头坚持和苦干下去。改变是一点一点累积的结果,做对的事和坚持下去,自信可改变未来,我对未来还是抱有希望。

 


 

蓝中华,大学本科修宇航工程系,25岁前曾经对物理研究有兴趣,其实现在也依然喜欢物理学,25岁后对社会科学萌生强烈的好奇心,遂在马来亚大学取得战略与国防研究系硕士,现仍在恶补社会科学理论基础。

Mon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