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仁:过渡时期 改革伴随着痛苦

打印
分类:综合

张健仁表示,希望联盟执政联邦之后,就努力落实各种政策来恢复国家经济,但是这个过程需要三年至五年,人民才能感受经济复苏他认为,希望联盟致力恢复国家经济的努力,砂拉越会从中受惠,人民会看到此事,因此继续给予支持。

张健仁:过渡时期 改革伴随着痛苦

在Facebook上分享
 
分享到twitter
  

张健仁表示,希望联盟执政联邦之后,就努力落实各种政策来恢复国家经济,但是这个过程需要三年至五年,人民才能感受经济复苏!

他以自己负责的部门职务举例,整体而言,国阵执政落实消费税期间,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俗称通胀率)是每月3%,但是希望联盟执政之后,废除消费税,改以销售与服务税取而代,消费者价格指数每月都低于1%。

他坦言,在外用餐的开销依然很高,消费者价格指数维持在2%至3%,因为我国是自由贸易制度,不能限定饮食业者的售价,只能由消费者自由选择光顾合理价格的摊位。然而,人民自己买食物在家煮食,消费者价格指数是每月都低于1%。

他说,废除消费税之后,大部分商品价格其实有下跌。

他声言,虽然人民投诉没有感觉物价有下跌,或是生活经济开销减轻,不过看回最基础的一点,国家税收在废除消费税之后少了200多亿令吉,这在经济层面,是减轻了人民纳税的压力。

“如果没有废除消费税,全国人民要额外承担200多亿令吉的税务,物价肯定比现在更高,经济压力负担更重。”

他称,至于市场如何调整物价,则是要经由市场压力去进行。

与此同时,张健仁表示,该部门另一个已经做到的是,给予津贴来稳定油价。

他指出,RON95燃油价格和柴油价格被稳定在每公升2令吉08仙及每公升2令吉18仙,政府为此每星期需要津贴1亿3300万令吉。

“没有稳定油价的话,RON95燃油价格如今是每公升2令吉51仙 ,柴油价格则是每公升2令吉48仙。”他说,稳定油价多少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

划一城乡特定物价

另一个成就,张健仁表示,该部门落实“运输津贴计划”,一改过去直接委任的采购模式,在遴选合约运输公司方面,第一次采用公开招标模式。他指出,今年有80多个区域公开招标,吸引了大约1200多个公司竞标,这让运输经费都很合理。

 

“但是,这个计划也遇到一些阻碍,比如当地恶势力的干涉、使用木材公司道路和甘榜路需要付费、内陆商家不断赊账等。”

他声言,虽然“运输津贴计划”在监督方面有不少困难,但是该部门的官员会尽力而为,确保乡区人民真正受惠。张健仁披露,内陆地区的每个家庭以往是一年只有7桶煤气的限制,本身觉得不合理,经过探讨之后决定提升到一年12桶。

谈及统一城市与乡区物价方面,张健仁表示,该部门落实了“运输津贴计划”,就是委任了合约运输公司,运载7项必需品,即煤气、柴油、RON95汽油、白糖、米、面粉和食油到砂拉越的偏远乡村地区。

他指出,在此计划下,贸消部将承担运载以上7种必需品的运输费,委任合约运输公司把该7项必需品载送到乡村地区,以便这7项必需品在乡村地区的售价,与在城市地区的售价一样。

他举例,偏远乡村的一桶14公斤煤气以往售价60多令吉,如今的售价是26令吉60仙。

希盟政府于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拨出了1亿4000万令吉进行“运输津贴计划”,其中大约8000万令吉是供给砂拉越的“运输津贴”。

张健仁承诺,该部门接下来将会落实更多惠民经济的政策,包括废除白糖垄断问题,让白糖市场恢复自由贸易。

张健仁以此作为比喻, 来形容为何人民目前对希望联盟的支持率大幅度下跌一事。

需时间改变思维

他表示, 前朝政府挥霍无度,虽然人民知道国家无法长期负担债务,但是获得金钱利益的时候依然都感到高兴,然而,如今由负责任地管理国家财务的新政府接管, 减少了各种金钱援助,人民难免感到不高兴。

他指出,这个是新马来西亚要度过的时期,毕竟,改革整顿都伴随着痛苦,不过这个过程是需要的。

谈及华社对砂行动党的支持率时,张健仁坦言,来临的州选举,华社支持率或许会下跌,因为希望联盟政府在联合执政制度下,在涉及种族的政策需要有很多考量的因素。

“我们虽然已经换了政府,但是人民的思维还未完全转换,还需要长时间去改变。”

他表示,有些政策是行动党希望立刻实行,但是遇到其他方面的阻力,所以无法短期内落实,这造成华社感到失望,该党有意识到这个情况。

他指出,能够做到的,比如经济复苏,希望联盟已经第一时间着手去做,但是涉及种族的政策,需要达到一个平衡,无法看到立刻的整顿效果。

迟早对付砂贪官

不过,张健仁相信联邦内阁会有更强的政治愿景,来面对这些挑战。

此外,张健仁表示,砂华社也有不满为何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没有对付砂拉越贪官,其实这是迟早会展开的行动。他指出,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目前先集中在前首相纳吉的案件,以及一些巫统领袖的贪污案件,时机一到,就会开始调查砂拉越的贪污政治领袖。

重新检讨工程经费

张健仁表示,新的政府要落实公开、透明、问责的制度,要合理价格落实工程,因此在全国各地中止远远高于合理价格的工程,重新检讨工程经费。

他指出,国库已经空虚,所以新政府要尽快止血。因此,他呼吁砂拉越政府与联邦政府合作,先中止不合理建筑经费的工程,毕竟这是为了国家和砂拉越的经济利益。针对砂拉越工程被中止,以及砂拉越拨款被减少一事,他说:“事实上,通过直接协商方式而实施的工程被中止,是全国性的,而非只有砂拉越。西马半岛被中止的工程更大型,涉及更多金额。”

他解释,被中止的工程,是为了重新检视经费,一旦承包商愿意以合理价格施工,就会允许再度施工。

他举例,其中一个例子是工业发展训练学院,承包商经过磋商愿意降低工程经费,如今继续施工兴建。

他同时披露,联邦内阁下周会宣布泛婆大道工程的新工程经费,预计会节省十亿令吉以上。张健仁强调,砂拉越政府要意识到新的联邦政府在推行公开、透明、问责的工程制度。

他表示,砂拉越政府要接受联邦政府已被替换长达一年,不能再任性使用前朝方式来处事。“我建议砂拉越政党联盟应该更开明、减少政治化、接纳公开透明与问责的政策。”

官僚作风层层关卡

“无论谁当政府,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都要面对商家和消费者的不同期望。商家想要赚取更多的盈利,消费者则想要更低的物价,这是一个冲突。我们要做的就是达到双方平衡。这是一个必然要面对的挑战。”

张健仁在分享担任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之后,所面对的挑战时,语重心长的说了这一番话。

他表示,经济市场就是商家和消费者的对立,前者想要更多的盈利,后者则希望更低的物价,因此该部门要让双方达到平衡。他指出,在这一方面,该部门会做出努力。

另一个挑战是内部的官僚作风,要完成一件事,需要通过层层关卡,很难一次过完成。

“一件事要去到不同的部门,让很多领导签名同意。这导致有时候会忘了这件事,三四个星期之后,发现文件还没处理,依然在某个部门,有关领导还未签名。”

他表示,这导致本身要兼顾很多需要做的事,比如监督文件的进度。

他举例,该部门如今要废除白糖垄断,来让人民受惠,但是落实这个政策的过程艰难,需要不断的督促进展,所幸已经很接近成果。

与此同时,张健仁谈及成就方面时表示,隶属该部门的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在纳吉时代,规定要进行“个人索引搜查”关于某人在公司里的股份和职位,需要当事人的同意。

不过,这个规定如今已被废除,如今只要有大马卡资料,就能搜索任何人涉及的公司资料。他指出,这对于打击贪污很有效,大众可能公开透明监督贪污滥权的现象。

种族政治加深仇恨

张健仁披露,马华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的很愉快,彼此配合挑动华裔和巫裔的敏感神经线,以让希望联盟政府在实施涉及种族的政策时,陷入为难的局面。

他认为,我国反对党应该作为有建设性的角色,应远离种族政治,如果反对党一直玩弄种族政治,只会加深族群的仇恨与裂痕。

他表示,承认统考、废除教育固打制等政策,新政府都想要立刻去落实,但是反对党玩弄种族情绪,导致需要有各方面的考量。“马华如今天天抨击行动党无法兑现华社所要看到的改革,同时,巫统和伊斯兰党在马来社群就煽动说行动党掌控整个政府,其他政党都是行动党的傀儡。”“在这样情况下,我们要施行公平的政策,就更加困难。我们要权衡各方面的要求。”

他声言,联邦政府是联合执政制度,并非一党独大,虽然行动党希望立刻就承认统考,但是盟友考量到马来族群的反弹,毕竟反对党一直用此事煽动马来族群。

“涉及经济改革,我们尽快做到,如公开招标已经落实。但是涉及种族因素的政策,我们就要一段长时间去处理,毕竟马来西亚是多元种族社会,要顾及各族。”

他呼吁人民提高判断力,看透事情的本质,不要被反对党的表面政治伎俩所混淆,导致涉及种族的政策难以尽快落实。

来届州选五五波

张健仁声言,来临的砂拉越州选举, 会是一场五五波的战役!一旦希望联盟执政砂拉越,本身的意愿是回到砂拉越服务。

张健仁披露,本身还会出战砂拉越州选举,一旦希望联盟执政砂拉越,自己会倾向在砂拉越内阁服务人民。

他表示,虽然人民对于希望联盟政府的支持率有所下跌,但是换新政府之后,选举委员会变得独立,严打金钱政治,严格执行选举法令,就如之前的补选曾经有内阁成员乘搭官车去政治演说现场,成为一个课题,令选举委员会介入调查。

他指出,大马电台与电视台如今也公平报导双方的新闻,人民可以获得更平衡的资讯。

他声言,砂拉越会成为国阵的定存州,主要是选举涉及金钱政治,因此来临的州选举将无法再用金钱政治,在双方更公平的竞选下,会是势均力敌的一战。

他认为,希望联盟致力恢复国家经济的努力,砂拉越会从中受惠,人民会看到此事,因此继续给予支持。

他披露,希望联盟执政联邦之后,砂希盟更容易深入乡区,因为有了资源和拨款,联邦政府机构也从中协助,令砂希盟从而与乡区人民有更多的接触。

人民未感受经济好转

张健仁揶揄,砂拉越政党联盟现在对砂希盟很忌惮,甚至已经是狗急跳墙,在今次的砂拉越州立法议会中“攻击”砂希望联盟州议员们。

谈及州选举所面对的挑战,他坦言,人民还未感受到国家经济复苏,是最大的挑战。

他表示,改善经济的过程是困难的,为了恢复国家经济,联邦政府必须减少津贴、拨款等,这导致能够获得金钱援助的人,觉得援助变少了,或是失去资格。

“至少要3年到5年,人民才能感觉到经济复苏,然而,砂拉越州选举将在一年半进行,人民还是对于希望联盟的改革未有感受。”

他继称,另一个挑战是工程的实施,因为砂拉越政党联盟正在与希望联盟唱反调或玩手段,来让砂拉越人民认为希望联盟政府没有照顾砂拉越的利益,实际上是砂拉越政府不愿意配合联邦政府来实施惠民计划,造成很多争议。

他表示,大部分人民都不会去彻底了解真实情况,所以砂拉越政党联盟就可以玩弄资讯,把国阵执政联邦多年来造成的问题,转变成是新的联邦政府所造成。“我们的挑战是如何让人民了解公开、透明、问责施政的重要性,来让国家朝向正确的发展方向。”

加强传达清楚信息

至于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和砂拉越主权的课题是否有影响,张健仁表示,这其实是区域性政治效应,希望联盟政府已经有意恢复砂拉越权益,但是砂拉越政党联盟却对此玩弄政治,就如4月9日在国会不支持联邦修宪法案的通过。

他指出,联邦政府愿意权力下放,让砂拉越州政府有更多的自主权,这是希望联盟政策的一部分。

“他们一边高喊要恢复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赋予的地位和权益,一边却让此事的落实变得困难,来保护他们的政治议程,也不断攻击联邦政府的诚意。”

“砂拉越州立法议会通过恢复砂拉越地位和权益的动议,不过他们在抨击联邦政府之际,其实就是在抨击55年来执政的前朝政府,也就是他们自己。这些情况可以轻易被扭曲,操控情绪。”

Wednes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