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囚阿兹拉大爆料:“是纳吉命令我杀阿旦的”

打印
分类:综合

13年前,蒙古女郎命案震惊大马社会。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在雪州八打灵武吉拉惹一片丛林中遭人枪杀及残忍炸尸,经过漫长审讯,两个特警被告阿兹拉和西鲁的谋杀罪名成立,被联邦法院判处死刑。然而,阿兹拉(Azilah Hadri)目前未上绞刑台,仍囚禁于加影监狱。但如今,他却抛出惊人指控,声称前首相纳吉及他的亲信拉萨巴京达才是这宗命案的幕后指使人。

死囚阿兹拉大爆料:“是纳吉命令我杀阿旦的”

纳德斯瓦兰发表于今天13:44  |  更新于今天17

下午3点44分更新

13年前,蒙古女郎命案震惊大马社会。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在雪州八打灵武吉拉惹一片丛林中遭人枪杀及残忍炸尸,经过漫长审讯,两个特警被告阿兹拉和西鲁的谋杀罪名成立,被联邦法院判处死刑。

然而,阿兹拉(Azilah Hadri)目前未上绞刑台,仍囚禁于加影监狱。但如今,他却抛出惊人指控,声称前首相纳吉及他的亲信拉萨巴京达才是这宗命案的幕后指使人。

无论如何,阿兹拉直言不讳地承认自己跟西鲁杀害了阿旦杜亚(Altantunya Shaaribuu),但他坚称自己当时仅是以警队特别行动部队(UTK)的成员身份,按照合法指令行事。

联邦法院于2015年1月13日判处阿兹拉与西鲁(Sirul Azhar Umar)死刑,惟下判前夕,西鲁却潜逃澳洲,而后遭当地政府羁押在悉尼维拉伍扣留中心至今。

促法院检讨裁决和重审

上述指控出现在阿兹拉向联邦法院提出检讨申请的文件里,他要求联邦法院检讨其罪成死刑裁决。

阿兹拉也要求法院允许案件重新审讯,以便他能提呈完整的证据,让“司法正义得以伸张”。联邦法院已择定明日(12月17日)为此申请进行案件管理。

阿兹拉也宣称,高庭及上诉庭的审讯期间,部分证据及物证遭人刻意隐藏。

伴随着申请文件,阿兹拉也附上了一份法定声明(statutory declaration),以支持自己的论调。

阿兹拉在法定声明揭露了更多阿旦杜亚案的案情。他宣称,时任副首相兼国防部长纳吉向他形容,阿旦杜亚是危害国家安全的“外国间谍”,因而指示他“逮捕和消灭”她。

副首相比了个割喉手势

“我问副首相,’逮捕和消灭’外国间谍是什么意思,他答说,‘格杀勿论’,边说边比了个‘割喉’手势。”

“当我再问,用炸药摧毁外国间谍尸体的目的时,副首相回答说,‘用炸药处理掉外国间谍的尸体以免留下痕迹,而炸药可以到警察特别行动部队的仓库拿。’”

除此之外,阿兹拉也声称,纳吉也告诉他要提防这名所谓的“外国间谍”,因为她狡猾而且擅长撒谎,包括假装自己怀孕。

此外,阿兹拉在另一份法定宣誓书(affidavit)解释自己为何这么迟才申请检讨裁决。

 

 

感觉遭到特定群体背叛

他声称,早在2018年初,他就有计划要立一份法定声明,但基于第14届大选已近,他担心自己的法定声明为人所滥用,以服务自己的政治目的,因此决定延后行动。

“我(如今)公开这些证据和重要事实,除了我因为认为自己遭特定利群体所背叛,也是为了把阿旦杜亚谋杀案的真相公诸于世。”

“我也希望我在特别行动部队及其他警队的同事知道,他们在执行命令时务必小心谨慎,避免这种背叛及沦为代罪羔羊的事情再度发生。”

纳吉伦敦见过阿旦杜亚

在厚达数十页的法定声明里,阿兹拉从2006年10月17日,他到纳吉在北根的Seri Kenangan Residence住宅会晤对方开始说起。

阿兹拉宣称,纳吉当天指示他执行一项涉及国家安全的秘密行动,即杀掉一个威胁到纳吉及拉萨巴京达的“外国间谍”。

隔日10月18日,他回到吉隆坡之后,按指示会晤了拉萨巴京达,而对方也下达了跟纳吉相同的指示。

阿兹拉在法定声明声称,拉萨巴京达在会面时询问,是否记得他和纳吉曾经在英国伦敦一栋公寓大厅内所见过的一名女子。

“我告诉他说,我不记得了,但我记得我曾护送副首相和他从酒店到公寓去。拉萨巴京达告诉我说,那个女子就是他所说的外国间谍。”

再见到阿旦就有了印象

阿兹拉宣称,后来当他于2006年10月19日于拉萨巴京达位于武吉白沙罗(Bukit Damansara)的住家外看见那个女人之后,就想起了自己在伦敦护送纳吉和拉萨巴京达时,确实在公寓的大厅见过她。

此前,纳吉曾多次否认曾经见过或认识阿旦杜亚,并且强调与她的死无关。2008年峇东埔补选期间,纳吉甚至曾到清真寺发誓不认识阿旦杜亚。

相信纳吉必会竭力保护

阿兹拉也宣称,在指示和汇报后,他相信该次秘密行动攸关国家安全,而指令直接来自纳吉,或通过纳吉的随扈慕沙沙菲力(Musa Safri)副警监所下达。

他在法定宣誓书强调,他根本没有杀害阿旦杜亚的动机或原因,只是纳吉和慕沙却都说,该次行动是“国家安全所必需。”

“任务完成后,慕沙曾经向我保证,若发生任何问题,只要我不把副首相牵扯进去,则副首相会把问题处理掉。”

“由始至终,我都相信我有责任保密,必须对有关这项行动的资讯守口如瓶。”

“我有信心副首相必会穷尽一切途径来帮我,包括不会让我上庭挨告,并且不受任何衍生问题的纠缠。”

“除了从命,我别无选择”

阿兹拉也宣称,警方调查阿旦杜亚命案时发现,纳吉涉及其中,但此事并非他所供出,反之他相信是西鲁所说。

不过,西鲁2016年在澳洲录制一段视频发誓说,纳吉并没有涉及阿旦杜亚命案,他更声称有人企图贿赂或欺骗他,以把纳吉扯入命案。

阿兹拉在其法定宣誓书所揭露的事件,还有:

(1)时任副首相纳吉及随扈警官慕沙给他下指令时,并没有任何的书面指示,所有的指令都是口头发出。

(2)他在真诚下同意和执行了谋杀阿旦杜亚的任务,因为相信此事攸关国家安全。

(3)他相信国阵是个稳固的政权,若不遵从副首相的指令,势必有损其名誉,最终伤害自己。

他宣称,联邦法院于2015年维持高庭的判决后,他曾经联系慕沙,但慕沙叫他要保持耐心。

“我告诉慕沙:‘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戳破秘密,公诸于世。’”

阿兹拉说,他尝试拖延向雪州苏丹申请特赦,这样就能推迟死刑的执行。

他也为自己的杀人行动道歉,因为他摧毁了一条无辜的生命。

“我为所发生的一切,向阿旦杜亚的家人寻求原谅,我当时除了服从命令,我别无选择。”

无论如何,纳吉多次强调自己的清白,同时挑战希盟政府重开档案调查阿旦杜亚命案,而他如今形容,阿兹拉这次指控是“完全捏造”出来的。

《当今大马》已经联系慕沙和拉萨巴京达寻求回应。

目前,《当今大马》仍无法联系上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以寻求回应。

Wednesday the 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