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云开:新冠疫情期间,我在英国的见闻

打印
分类:综合

亢云开:新冠疫情期间,我在英国的见闻

欧美国家是自由资本主义国家,国家要负责的自然就是资产阶级,甚至只是大资产阶级。命值不值钱完全取决于你的资产,你是资产阶级,你的命还是值钱的;不值钱的是无产阶级的命。对照英美国家资本主导的草菅人命的“群体免疫”式的抗疫,我比任何时候都更坚定的认为,社会主义必将战胜资本主义。试看将来之环球必将是赤旗的世界!虽然我们国家很久不提意识形态了,但当我把这句话发到访学群的时候,积极回应的人超乎想象的多!

亢云开:新冠疫情期间,我在英国的见闻

 

 

 

2020年6月15日,今天,英国大面积解封了。作为高校老师和留学基金委资助的访问学者,我觉得我应该借此机会,结合观察到的所在访学国家的情况,从无产阶级世界观出发,尽量通过理论思维,理解观察到的现象,为增强我们社会主义中国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等添砖加瓦。因此,不揣冒昧,将我新冠疫情期间在英国访学的见闻和一点不成熟的思考呈现出来,请大家批评指正。内容主要包含我自己的抗疫情况,我观察到的英国政府和民间的抗疫情况,我的工作和心理状态,我对备受争议的“五个一”的看法和我对身份政治的看法等八个方面。

1,我的状态

在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下,我于2019年9月初到达英国,访学一年,应该于2020年9月初回国。目前还剩下2个多月,正在准备回国,留学服务中心和大使馆已经明确告知让我自己买票。现在,10月份之前“五个一”航班的机票已经售罄,但我还没有买到回国的机票。我是T5签证,BRP卡将于2020年9月底到期。

为了让孩子能在语言快速发展期为英语学习打点基础,我带着3岁半的孩子和我母亲一起来到了英国。孩子是我的陪伴签,签证到期日跟我一样。我母亲是2年旅游签证,不可连续在英超过180天,到2020年3月20日就已经超过180天了。但她3月15日的机票被航空公司取消后,一直没能买到机票。如果到最后,我迫不得已要乘坐大使馆的包机回国,按照目前的政策,孩子和我母亲似乎都没有资格乘机。

2,英国式抗疫

截止今天,2020年6月15日,英国感染人数已逼近30万人,死亡人数将近42000人,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都还在增加,但今天英国已经大面积解封了。英国的总人口是6665万。它的每百万人口死亡数是所有总人口超过2000万人的国家中间最高的,高达615。我们印象中很惨的意大利百万人口死亡数为568,西班牙为580,感染人数超过210万的美国是357。而我们中国百万人口死亡数只有3。相差了2个数量级,200多倍!英国的情况几乎可以说跟我们湖北省差不多。

毕竟,英国很长时间都是轻症和中症不收治,进而导致不少发展到重症,最终不治,很多老人被NHS主动放弃,养老院大面积感染。毫无疑问,群体免疫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英国的免费医疗也是个笑话!

NHS人员防护装备严重不足,大面积被感染。据报道高峰期有三分之一的医护人员感染。我的访学邮箱中经常收到请求联名呼吁给NHS增加PPE的请愿链接。我也亲眼见到NHS的急救人员开着救护车在我隔壁楼下收治病人,他们的自我保护装备完全不能与国内的医护人员相比,甚至不能与我们回国的留学生相比,他们只是戴了蓝色的手套,连口罩都没有!顺便说一下,现在救护车在路上也不像以前有警报声,现在是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颇为神秘。

但我完全不能理解的是,英国老百姓似乎能够坦然接受现状。没有见到任何的抗议,死了4万多人,社会上竟然一点儿水花都没有,甚至还不如一个美国黑人的死引起的震动大。这阵子一个美国黑人被美国警察“跪”死,甚至引发了英国人的街头所谓的BLM游行!真是匪夷所思!我们都感慨,这英国和美国人真是配得上“群体免疫”,因为“群体免疫”是“herd immunity”,herd就是羊群!

英国、美国为什么没有学习中国抗疫?部分原因,当然是英美国家的傲慢与偏见。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先搞清楚为什么我们中国能够集全国之力支援武汉实施饱和式抗疫以及为什么我们愿意这么搞?

为什么我们能?与其他的“集中力量办大事”一样,根本原因是我们中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生产资料公有制占主体地位”的社会主义国家。所以,我们看到的,国内抗疫在习主席亲自部署,亲自指挥下,党中央直接指派孙春兰副总理到武汉现场督导,在这种情况下,援助武汉的绝大多数还是公立医院和国有企业等等。必须认识到,我们这种强大的组织能力是以党领导下的公有制单位为依托的。

为什么我们愿意?也是因为中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政府对人民负有无限责任,国家当然会为了“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英美国家能做到这一点吗?不能,他们是自由资本主义国家。政府责任非常有限,老百姓也清楚政府责任有限,这其实也是国外死了那么多人,社会上还是没有反应的原因之一。当然,英、美政府除了正面抗疫显得颇为消极之外,为维持社会正常运转,也做了不少工作,比如放水给员工直接发钱,但要求企业不能对这些人裁员,并保证开工后继续上班,政府补助相当于每个月正常工作工资的80%。但美、英等发达国家之所以能够大开印钞机放水的关键,其实还是凭借着他们在产业链和金融上的优势地位在剥削其他国家,也包括我们中国。

对比欧美国家的抗疫,我们更能明白这就是其中的关键。欧美国家是自由资本主义国家,国家要负责的自然就是资产阶级,甚至只是大资产阶级。所以,我们看到的就是,不收治中症和轻症,但很多方舱医院建成后没有病人,很快又关门;免费医疗的NHS,医院有大量空病床,大量老人在被明目张胆的放弃的同时,他们还在鼓吹“save lives”,美其名曰“protect NHS”;医护人员大量感染,百万人口死亡人数和感染人数均高于中国2个数量级,200多倍于中国!充分说明,资本主义社会人命根本不值钱!但是,你要说人命不值钱吧,很多高官或者有钱人感染新冠病毒,都能够很快的治愈出院,比如英国首相Boris Johnson和演阿甘的那个演员Tom Hanks。充分说明一点,命值不值钱完全取决于你的资产,你是资产阶级,你的命还是值钱的;不值钱的是无产阶级的命。

对照英美国家资本主导的草菅人命的“群体免疫”式的抗疫,我比任何时候都更坚定的认为,社会主义必将战胜资本主义。试看将来之环球必将是赤旗的世界!虽然我们国家很久不提意识形态了,但当我把这句话发到访学群的时候,积极回应的人超乎想象的多!

很搞笑的是,英国是四个地区组成的,Boris好像能管的也就英格兰。他的政策不要说在北爱,就是苏格兰和威尔士都不一定管用。他说封城或解封,其他地区也不一定跟他一致,都是各行其是,甚至提前唱反调。甚至,在英国自己的统计数据上,有时候不包含苏格兰的数据,有时候不包含北爱的数据,我们开玩笑说,这英国不分裂真是个奇迹。

更搞笑的是,英国政府在决策时,总是把“科学”这个大旗拿出来,但是一直到5月初,还没有就戴口罩有助于阻断疫情传播达成共识!今天(6月15日)开始强制在公共交通上面要戴口罩等面部遮盖物。为什么他们这么抗拒口罩?我觉得有两个原因,一是一开始根本没有口罩(今天Tesco里面有卖口罩了,10个一包6.9镑);二是抗拒向社会主义中国学习,他们意识形态这根弦儿绷得比我们紧多了,在他们眼里向中国学习就是他们的政治不正确。可以跟韩国、日本和新加坡学,学谁都可以,但就绝不能学中国。英国医学界甚至重新“发现”了几乎全部中国早已公开发表的各种关于新冠病毒及其防治的结论。我在访学群里说,世界上有两种科学,一种是科学,一种是英国科学。不少访学老师都表示认同!科学成了背锅侠。

3,我的抗疫

早在3月15日左右,我都已经做好了封城的准备。之前,孩子幼儿园还没有封校,我两次去跟园长沟通,她都让我放心,说他们做好了准备,但是我看她所谓的准备就是新增了几个消毒液。到了3月15日,我实在扛不住了邮件告知她,从16日开始我孩子不去上学了,她表示理解。因为我访学的学校3月10日左右发现了第一例感染,是个从意大利回来的学生;这个幼儿园是大学附属幼儿园,她们也了解这个情况。

有武汉封城的经验,此时我已经囤了不少的食品和生活必须品,堆满了冰箱和家里的走道,大概能支撑2个月左右。但没有口罩。甚至3月4日,我爱人结束探亲回国的时候,只有9个口罩,其中5个是我们2月下旬在附近药店买的人家仅剩的5个,这5个口罩,当时的市场价已经是10镑,不过那个英国老板还是只收了我0.5镑,老板还说口罩早都被你们中国人买走了,这是迷失在库房的5个。那个时候,群里确实是经常讨论如何购买口罩往国内寄。怕她路上不够用,又找中国同事借了4个,因为同事也没几个。所以,此后我们就都不再出门了。不是尽量不出门,是不出门!我们严格按照国内的防疫标准要求自己。

在国内疫情逐步好转,能买到口罩的时候,亲朋好友开始给我寄口罩,差不多在4月中旬,我收到了将近1000个口罩。其中,我要特别感谢一个我已经毕业的学生,他一个人给我寄了500个一次性的口罩,还有100个可多次重复使用的口罩。还了几十个给当时借我口罩的同事;送我房东几十个,捐了100个给孩子幼儿园,虽然幼儿园已经于3月底封校了,但他们还需要给个别关键工作人员的孩子提供服务,所以还有需要。本想再给NHS捐点,但又怕满足不了他们的标准就算了。当时群里很多中国人还是没有口罩,又送给需要的人了一些,一人10个,送了100个左右吧。有的朋友很客气,来取口罩的时候给我带了香槟放在门口。当然,如果是我去送,那我每次出去都做好了个人防护,回来也严格消毒。

5月中旬以后,囤的食品基本耗尽了。Tesco的送货slot根本预约不到,所以,从这时候起,我基本上是一周出一次门,购买食品。我母亲差不多从2月中旬起就一直待在家里,没有出过门了。孩子不再去幼儿园以后,也没有再出过门。幸好我住顶楼,上面有个阁楼,每天可以上下来回跑着玩儿。我出门一次背一大背包菜,手提满满两个购物袋,这还不够我们3口人一周的量,后来知道中超满35镑可以送货后,就从中超补充一部分食品。一周出门一次,持续到现在。物价基本平稳略有上涨。

进入6月以后,孩子情绪明显开始不稳定,会突然暴怒,可能是待在家里几个月,实在憋不住了。此时,英国已经准备于今天(6月15日)解封了,我就让他戴上口罩偶尔出去一下,他也很配合,在外面草地上踢踢球,跑一跑,回来开心多了。顺便说一下,英国的封城,并不像国内那么严格,人们其实是可以出门的,但目的必须是去购买生活必须品等,基本没人监督,其实也都是靠自觉了。

虽然看新闻报导,有亚裔遭到类似被当面喊中国病毒的歧视。但是因为我基本不出门,也没有碰到那种情况。偶尔去超市买些东西,超市的工作人员都还不错,至少看起来挺友善的。只有一个收银员,态度不太好,有点儿吊儿郎当的。但也只有一次,后来这个人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再也没有见过。

4,本地人的抗疫

距离我住的地方南边直线500米左右是个大医院,再往南边300米左右是本地区的南丁格尔医院,专门收治新冠病人。经常看到救护车,但是救护车基本没有鸣笛。封城之后,整条街上也很少见人,但感染人数和死亡数据不低于英国的平均水平,估计大面积感染都是在封城之前造成的。

民众对疫情的态度是个逐渐转变的过程。一开始可能都不以为然,就像我孩子幼儿园的园长,一再跟我说没事,说他们经历过很多次传染病了,都平安过来了。路上没人戴口罩,超市里除了亚裔或者中国人外也没有人戴口罩。当然他们很可能是他们已经买不到口罩了。我实验室的几个博士后和博士生,在2月底3月初的时候,我跟他们说新冠病毒时,当时还没有covid-19这个统一的名称,他们也都不以为意。这其实也很正常,就像在美国发生H1N1或者非洲发生埃博拉时,那么厉害的病毒,我们在国内其实也都不以为然。

大概3月10号左右,这边学校出现第一例从意大利回来的感染学生后,这边学校开始发邮件通报新冠情况,主要是安抚大家,没事,已经进行了妥善的处理,保持安全,一切尽在掌握中。他们很注意保护隐私,你并不知道这个病例发生在哪里,但同样小道消息满天飞。这个时候还没有紧张起来,也没有封校,实际上就表现出了他们的傲慢和偏见。但也能感觉到,他们也在逐渐紧张起来。

等我4月中旬有口罩的时候,此时已经封校几天了,我问合作导师和同组另外一个教授,还有实验室的博士后和博士的是否需要口罩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有应急用的口罩了,毕竟是知识分子,不是那么拒绝口罩。但是关于口罩,我的合作导师,一个塞浦路斯裔英国人还跟我讨论了半天为啥要戴口罩,我还给他普及了下新冠的知识。最后,他表示完全同意我的看法。后来,他从另外一个他的中国博士生那里拿了几个口罩应急。

真的封城以后,大多数人还是遵守social distancing规则的。一般我去采购食品都是周一早上七点钟Tesco刚开门我就到了,里面几乎没有人,地上有2米距离的标识,进出及购物都是单行道,门口也有专门的消毒用品,货架和购物车也都有人消毒,收银员和消费者之间有透明隔断,至少可以防飞沫吧。此时,顾客大多都戴了口罩,英国人基本还戴了手套。有一次我从Tesco回家之后,又去M&S,到的时候都快九点半了,里面控制人数,所以外面已经开始排队,人与人之间基本能保持2米以上,因为地上有2米标识,绝大多数人都戴了口罩,有人还戴了手套,看起来大家都很配合,大概几分钟我就进去了。对面有个nationwide building society也在排队,情况类似,但我一直不知道他们是在干什么,而且似乎每次过去都在排队,有点儿奇怪。

5,我的工作状态

我是工程学科,有很多试验要做,疫情对我的影响很大。在没有疫情时,我经常跟实验室一个来自波兰的博士后和一个来自法国的博士后一起在学校各个大楼的实验室之间来回穿梭做实验,校园是开放的,大楼之间也相距较远。封校后,所有的试验都不得不停止。我的合作导师跟我说这种不可抗力,谁也无能为力,反正我也不用他的钱,他让我先保持安全,研究后面再说吧。但我不知道他对两个博士后怎么说的。学校目前的打算是9月中旬以后开学,我这半年都只能在这儿待家里抗疫了。

同时,我在这边协助另外一个同组的教授指导一名硕士生和一个博士生。封校以后,他俩都顺利回国了,硕士生是印度人,博士生是巴基斯坦人。英国的硕士是一年制的,因此他不得不中途改变论文题目,在家里远程进行非实验性质的论文工作,今年9月份毕业,还不知道后面怎么办。那名博士生同样远程进行非实验性质的部分工作。我们都只能通过邮件保持沟通,所幸那个博士还是第一年,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所以对他来说目前影响还不是很大。

顺便说一句,我很吃惊的是,访学期间我遇到的真正的英国人没有几个,尤其是我所在的实验室里包括导师全是外国人!英国人只有房东和孩子幼儿园里面的几个助教,还有就是药店的那个老板和Tesco和M&S里面的店员了。

6,我的心理状态

武汉一封城,我像很多海外中国人一样担心国内,每天早晚都要刷丁香园的数据。看着国内一天天好起来,我们慢慢放心了。大概3月初吧,英国也开始出现疫情,但是英国政府信誓旦旦的反复强调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我像我们中国人在国内相信中国政府一样相信英国政府。后面他们说什么“群体免疫”,虽然很疯狂,很离谱,但是我已经不再出门,完全没有感染途径,所以也不怎么担心。

随着疫情的发展,访学学校的邮箱先是每天收到很多反对歧视亚裔的请愿书,后来变成请愿停课、封校等,反正各种请愿,各种联名。然后请愿给NHS提供PPE,请求捐助PPE给NHS等等,我很吃惊,居然连这些都没有准备充分,还谈什么准备好了应对疫情?!那时早已经买不到口罩了,我就让孩子退学待在家里,我囤积了大量物资,然后闭门不出了。也没有焦虑,因为不接触外面,已经彻底切断了传染源,我相信不会有事的。

2月底就有人开始讨论撤侨的事,似乎也的确有很多国家在撤侨,尤其是从中国撤侨。当时群里有人说,如果国外爆发了,我们会不会撤侨?我对撤侨这事的预期就是不可能,其实群里大部分人都是这样说的。因为疫情和战争不同,而且英美两国中国人这么多很难操作。毕竟,撤侨过程很难控制,很可能会发生类似当初武汉医院挤兑时的大面积交叉感染事件。3月底左右我在学联群里说了一句学联领导能否联系下大使馆帮忙弄一些口罩药品给大家,让我们安心在外原地抗疫,因为个人实在是买不到这些物资,当时这些都属于战略物资了吧,然后学联领导批评我不体谅国家困难。我也没再说话,毕竟我早就已经闭门不出了,不会有任何健康风险,其实也就是想要个心理安慰。不久之后,大使馆确实给留学人员送来了抗疫包,朋友圈后来4月底5月初都在刷“祖国永远在身边”的抗疫包,而且大使馆也邀请医生,包括心理医生给海外留学生开网络会议,帮助大家原地抗疫。

3月底有了“五个一”政策,我非常赞同,当时各个留学群里也的确没见到任何异议。因为大家都很清楚,国内的疫情好不容易才压下来,国外刚开始,不能再让国外倒灌国内,那样不就功亏一篑,国内已经严格封城近2个月了,国民经济不能长期停滞,全国几乎停摆2个月代价太大,国内再承受不了那么大的代价了。与此同时,留学基金委也给未能按期回国的人员资助延期到了6月31日;英国也把签证延期到了5月31日。

7,关于“五个一”

3月底国内出“五个一”航班政策的时候,大家的预期应该都是跟我差不多吧。我们在外安心待着,最多到了夏天,我们就能回去了。我知道有几个买了机票但是又被取消的到期的联合培养博士生重新租了房子一直待到现在还没有回去,说实话,因为租期不定,也确实难为他们了。考虑到我是9月初回去,我还想这是最好的回去时机。因为,当时我认为国家会趁着夏天疫情最弱的时候,大量增加航班让我们赶快回去。否则,如果叠加冬天的第二波疫情,回国就会遥遥无期了。

没想到的是,“五个一”执行了近两个月后,大概5月21号左右吧,有消息说“五个一”政策要持续到十月底!这一下完全打破我的预期,而且我应该9月初回国的,我有点儿慌了。网上一看,大家都慌了,机票价格已经从平时的3000~4000涨到了3万5以上,商务舱都在5万以上,而且买不到了,数量极其有限的大使馆包机价格也是3万块起!这时候大家都绷不住了,据说民航局的微博都被骂的关了评论!

我觉得访学老师这个群体还是很理智的,很多人都在群里都说,估计过了“两会”,“五个一”应该就会放松。但说实话,这时候不焦虑是不可能的。每天看着那些天价机票,甚至大使馆包机也是3万块一张,我感觉我都回不起了!此时,离我正常向留服申请回国机票的时间(通常提前三个月申请)还差几天,我想再等等吧。但是,群里的各种信息,每天都是直飞机票买不到了,退票的钱还没有到账或者压了不少钱在机票上了;终于买到了转机机票但滞留机场了,或者是被遣返了。

我真的有点儿慌,所以,就在5月25号网上提交了购买机票申请,想看看大使馆和留服怎么批复,也想着是否能捡漏买到几张便宜的机票。大使馆和留服都很快回复让我自己买票。我很意外,9月初的机票,他们都买不到,这不是个好兆头。我当然也买不到,即便有,这个机票价格,我们3个人,也不是个小数目啊。过了两天,民航局副局长在两会采访时说要增加航班。我很期待,但是毕竟航班增加量很小,还是提心吊胆的。今天早上,又听说有个“五个一”航班被“熔断”了。5月底的时候,英国把签证继续延到了7月31日。不知道6月底之前,留学基金委会不会有啥消息。

8,关于身份政治

国内舆论现在对海外中国人的态度,跟对武汉人的态度相比,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武汉至少被官方承认是个“英雄城市”,但海外中国人,在“千里投毒”这样的极端言论影响下,就因为出了国,仿佛就都成了阶级敌人,成了专政对象。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人类要对抗的是新冠病毒。我们要打击的是不服从抗疫管理的人,与身份无关!不管你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武汉人还是北京人,是海归还是土鳖,是工农兵商还是产学研官,是黑人还是白人,是女权还是LGBTQIA+,只要你踏入中国的国土,就要服从中国的抗疫管理;只要不服从抗疫管理,都是抨击的对象,与身份无关!

身份政治是大资产阶级用以瓦解无产阶级联盟、解构民族国家、制造人民内部矛盾的恶毒工具之一。现在西方社会不断强化的种族主义矛盾,比如从美国开始旋即席卷欧洲的BLM运动,就是身份政治的一种表象。中国人民一定要擦亮眼睛,清醒的认识到身份政治的恶毒之处,让它们远离中国社会。

如果非要使用身份政治的标签,我希望我们中国社会能够坚定的从马克思主义出发,使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这两个标签!而且一定要清楚,所谓资产阶级指的是占有生产资料的阶级,指的是不需要持续付出劳动就能拥有税后收入(剩余价值)的阶级!目的是不断提醒中国的资产阶级,尤其是大资产阶级,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是先富必须带动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其实,大部分无产者是能够在网上发声的,网上发声的大部分也应该是无产者。但是,很多人没有搞清一个概念,什么是资产。资产不是财产,资产是可以给所有者持续不断提供不再需要付出劳动的税后收入的财产。因此,很多人认为自己有点儿钱,不但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无产者,反而以资产者自居,替资产者说话。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舆论宣传战斗力这么低下!李克强总理前一阵子说我国还有6亿人的月收入不过1000块钱,甚至引起能够发声的很多人的不理解,认为不可能。可见,我们的社会割裂有多严重。

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私有制)和社会化大生产的固有矛盾带来的必然结果。中国共产党一直强调,牢记使命,不忘初心!但一段时间以来,在马克思主义教育中,有意无意的去无产阶级世界观,或者叫去意识形态化,导致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战斗力急剧下降,已是不争的事实。削弱了无产阶级世界观,导致我们在舆论战线上没有能够联合全世界无产者形成一个强大的统一战线,所以非但不能趁此次疫情,依托我们取得的伟大抗疫胜利乘胜追击自由资本主义,反而处处陷于被动。因为在无产阶级还没有联合起来的时候,资产阶级率先联合起来,开动资产阶级的宣传机器,给不同的人贴上不同的标签,不断挑动身份政治,制造人民内部矛盾,误导了很多群众,甚至很多人的屁股不自知的坐在了资产阶级一边。当然,我也欣喜的看到,随着社会的发展,已经有很多年轻人又重新拿起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武器!

这次疫情让我想了很多。希望新冠疫情能早点儿过去,我能够按时回国,我们的生活能早日恢复正常,社会主义思想在中国能早日成为显学!

  •  
 
Saturday the 11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