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会记住这一天

打印
分类:综合

社论:塔利班的胜利与中国提升在中亚影响力的努力- Shangbao Indonesia

历史会记住2021年8月16日这一天,塔利班战士不费一枪一弹,和平接管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在总统府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告了阿富汗人民抗美救国的斗争,取得完美的胜利,向世界宣布了经历了四十年战火洗礼的阿富汗战争的平息。

《历史会记住这一天》

 

         村夫

       2021/8/19

(一)

历史会记住2021年8月16日这一天,塔利班战士不费一枪一弹,和平接管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在总统府的记者招待会上,向世界宣布了经历了四十年战火洗礼的阿富汗战争的平息。

犹如平地一声雷,宣告了阿富汗人民抗美救国的斗争,取得完美的胜利,而美国仓惶撤退的景象,透过视频,向国际社会,展示了美国威严的扫地。

2001年西方强权在阿富汗奏起了一首狂想曲,却形成了今日狼狈仓惶而逃,满地鸡毛,恐怖的回音。

在视频中,我们看到犹如丧家之犬的美军,在喀布尔国际机场为了確保美侨和美军优先撤离,竟开枪射杀不遵守秩序的昔日盟友。塔利班不费一枪一弹收复失土,反倒是美军却向惊慌失措的昔日友军开枪。

昔日的塔利班,经受了二十年的战争洗礼,虽然背负着好些骂名,面对着记者,神情凝重和谦卑的态度,值得我们给予审慎的期许;而一向把规则和文明挂在嘴上的美国人,竟向惊慌失措,曾为自己卖力的友军开枪。可怜的冤魂来不及细数美国人打赏他们的美金,却带着美国人的虚伪去秉告他们的先知!

这些为美国做事的人肉棋子,在你推我挤的仓惶逃难中,奋不顾身的抓住了飞机的起落架,以为从此可逃出生天。但飞机飞上半空,却表演了没有降落伞的空中飞人,成为血肉模糊的冤魂,通过现代媒体的飞速传播,无情的打脸了美国口口声声所强调的规则和西方文明。

前些天,一位“勇敢”的高人还说,东升西降是一句鬼话,美国是获得诺贝尔奖最多的国家,是当今世界无可匹比的超强,阿拉应该向诺贝尔委员会,推荐这位高人,以感谢这位先生的睿智,为世界和平作出伟大的贡献。

塔利班在九天之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态势解放了阿富汗,让阿富汗人民重新获得了自己国家的政权。

 

(二)

让我返回历史的轴线,把阿富汗的史诗,旧曲重唱。

2001年,美国曼哈顿市区,爆发了两架飞机撞毁两幢商业大楼的911恐怖事件,六千多条鲜活的生命就止报销,这是美国有史以来的恐怖袭击,极端回教徒的报复行动,震惊了全世界,美国情治单位查明了是宾拉登的团伙干的,要塔利班交出首恶宾拉登,塔利班没在美国的通碟下交出宾拉登,美国的小布斯总统就召集欧洲同盟军,犹如再版的十字军东征,入侵阿富汗。

在奧巴马执政期间,美国的情治单位,获悉宾拉登的准确行踪,以美国的尖端武器,在视频可见的快速袭击下,在巴基斯坦境内消灭了宾拉登。既然恐怖袭击美国两幢大楼的元凶已剷除,但美国还是想倚重这欧亚大陆的中枢要地,以建立自己帝国霸权的美梦。

美国以亲手培殖的亲美政府,长期的以代理人的方式,侵佔着阿富汗,让阿富汗一直处在兵荒马乱的内战状态!

阿富汗山多,有利于进行游击战。自古以来,阿富汗始终是各民族部落化的生活方式过着特有的生活,未曾真正的形成一个具有现代文明体系的统一化的政府。

阿富汗的穆斯林骁勇善战,热爱自己土地,不容他人侵犯。

英国人入侵,灰溜溜地走了;

苏联人入侵,拖跨了国力,铩羽而归。

从此,这山地居多的民族国家,获得了帝国坟场的称号。塔利班神学士以该国最大的派系,在苏联退出后,曾管控着这个国家,直到2001年美国狂妄的入侵。这打打停停的战火,消耗掉两千三百多的美国大兵,两万多人受伤,冲突也造成四万多阿富汗平民丧生和六万多阿富汗士兵死亡。在过去四十年里,战争导致两百七十万阿富汗人被迫逃离家园,近四千万人口的阿富汗人有三百五十万流离失所。

美国击毙了宾拉登后,举着重建阿富汗,为阿富汗建立一个民主国家的伪旗帜,继续留在阿富汗的土地上,赖着不走。

战火纷飞、残梁断瓦,乡区市民苦不堪言,除了居住在城市区域享受着美金支援的政府团队和政府军。民主为何物?文化教育普及率极低的平民,以困惑的眼神,盼望着阿拉赐他们以和平。

替美国服务的政府人员和军方将领,如同外太空飞来的外星人,养尊处优的过着优渥的生活,当地的阿富汗人却流离失所。

塔利班的队伍固然夹杂着卡伊达、东伊运、巴塔和基地组织等流派,但这些混合体中主要还是以阿富汗塔利班为主流,这支队伍在苏联入侵时,也注入了一批具有社会主义色彩的流派,这或许也为这支武装力量增添了正能量。

塔利班在历经四十多年反抗外国入侵的运动中不断成长壮大,经历战火的洗礼,组织民众对抗外敌。美国军方曾透露,在战火中,曾从塔利班战士的行军袋中,搜出阿拉伯语的《论持久战》,由此可见,这股势力也懂得用毛泽东思想来武装自己。

七月二十八日,塔利班的二号领导人巴拉达尔率领的团队获得中国国务委员王毅外长接见,让我意识到,这支队伍,必有成功的未来,我给予祝福和期待!

 

(三)

且让我以唯物辩证法的立场和观点,来剖析阿富汗塔利班,作为本文的结尾。

唯物论告诉我们,要认清事实,学过唯物论的朋友都明白“物质决定精神,存在决定意识”。

在人们的印象中,塔利班都是一群极端回教主义的信徒,是宗教狂热派,是凶狠、残酷无道的一群,我也看过“回教战士”把西方人剁成一块一块不忍睟睹的视频,肯定的,我不会为这些人鼓掌,但正如上所述,阿塔的队伍中,夹杂着各种分支流派,我们或且就把它视为负资产,负能量,也暂且不加分析而蔑视它。

让我们再读一点辩证法,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在不同的历史階段和条件底下会互相转化,好的也许会转为坏的,坏的也可能转为好的,毛泽东的相对论和矛盾论就很深刻的说明了这一点。

咖啡店的常客阿中就经常说:

“你说我是鬼,我就是鬼,你说我是人,我就是人。”

可不是吗?当你把别人看成是鬼,投予蔑视的眼光,人家必然用斜眼回敬你,当你把别人视为人,当为朋友,他也会多要一杯咖啡,与你熟络。

阿塔给人留下的凶残、恐暴,并不代表它是这股主流武装力量的全部,要不它怎能获得阿富汗人民的支持和拥护,在极短的时间内攻城略地呢?

从俄国人的入侵,它注入了一定成分的社会主义的元素;在艰苦卓绝的抗美救国中,它努力学习《论持久战》;在九天之内,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喀布尔,神学士领导下的部队,并没有在国际视野中,高举手中的枪杆子,狂喊阿拉,对过去的敌人猛烈的扫射;面对国际媒体的访问,巴拉达尔神情严肃告诉媒体,他们还有很多事要办,任重道远,并不急于掌权。

喀布尔机场偶发传来的枪声,那是美军为了自保,让美国人优先撤退而向友军施予的紧急执法。

当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满嘴的规则、民主、人权、西方价值,我们是否能以辩证唯物主义的视角,不给予阿塔野蛮、凶残的不科学的定性,而更乐于给这股坚韧不拔的力量,予与祝福和喝彩!

 

最后,我谨以此文献给:

 

为阿富汗的解放事业进行艰苦卓绝斗争的阿富汗人民!

 

为阿富汗塔利班走向成熟理性的政治欢呼鼓掌!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