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灾难委员会和卫生部难咎其职

打印
分类:综合

砂州眼Sarawak Eye - 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今天公布了3个新的SOP,包括: 1)公务员及重要服务... | Facebook

我们平民的命在砂朥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和卫生部的眼里难道就是这么不堪?这么容易被搁置被遗忘?这次的经验告诉我,现在确诊新冠,真的不能靠政府了,只能靠自己。多少确诊者或怀疑被确诊者遭受着和我一样的罪?多少条人命在这个所谓医疗崩溃期间被忽略?

 

砂拉越灾难委员会和卫生部难咎其职

 Max Lee 代笔

古晋疫情高居不下?
处理疫情超过一年了,砂朥越灾难委员会和卫生部难咎其职? 沟通不良?安排不当?还是医疗体系已经崩溃?

8月中,当我发现我失去味觉的时候,我立马跑去私人药剂行买了4盒测试剂,来让我,我太太,以及我两位分别念中学和小学的儿子个别测试。结束,庆幸的是我的两位儿子negative, 不过,我和我太太则是positive。

为了避免感染扩大给我儿子,我当下的意识是要自我隔离。为了避免走冤枉路,因此,我立刻打电话到999,告诉他们,我需要被隔离,希望有救护车来载我去再次测试以及安排隔离等等一系列的后续安排。

结果,999把线转到本地(估计是古晋)的接线人员,本地的接线人员告诉我,并给我一个号码,说是南市民众会堂新冠病请控管中心的专线。

我立马打去这个专线,接电话的某官员说,他们不接受外面药剂行的测试结果。不过由于南市民众会堂现在人满,要等很久,因为南市民众会堂的官员建议我们自费去私人医院自费测试,比较快。

我们立刻驱车到私人医院安排检测,结果私人医院说他们的test kit 没货了,所以建议去中央医院(GH).

当下,我们立刻从私人医院驱车往中央医院紧急救援处,希望得到当局的妥善安排。在找了很久很久的停车位后,终于去到emergency部门,并在注冊部门告诉他们我们夫妻是自己怀疑确诊covid-19,希望得到妥善安排。

结果,注冊部的员工告诉我,covid-19的case应该是全部去南市民众会堂处理,古晋中央医院不处理新冠病患事宜。

结果,在转了半个古晋后,我们又直接去到南市的民众会堂。到了民众会堂,我们也是等了半天,才轮到我们去做他们口中所谓official的检测结果。

检测做了之后,我们还不能直接被安排隔离,而是被要求回家,等待结果,而且需要3天的时间来等待结果。

在南市的测试结果出来前,我不懂要去哪里隔离,我不可能回家和两位小孩一起隔离?结果我庆幸的是,我还有一间空店屋,可以让我和我太太自行隔离,并等待南市新冠疾病控管中心发出的检测报告。

我此刻在想,那些没有第二个空置地方可以让他们在等待报告出来前的三天时间内可以进行自我隔离而要被逼和其他没有确诊家人一起居家隔离的人,是不是会无形中把新冠病毒传染给住在一起的家人? 古晋疫情高居不下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当局没有妥善处理这些等待确诊报告的病患而把新冠病毒在这个所谓等待期间传染给自家人?这样安排法,古晋的新冠疫情怎么可能不爆发?自家人传染是不是疫情高居不下的其中一个原因?

此时此刻,我不明白的想着,古晋的疫情自去年农历新年后爆发至今已经接近一年半,砂朥越灾难委员会和卫生部干嘛连一个自我怀疑新冠确诊的病患都像球一样被踢来踢去?即便是新冠专线的接线员却好像是刚刚上班一样,什么都不知道?给的资讯不准确,让人民带着病毒不断地在跑冤枉路?

我明白过去一年,你们很努力在抗疫,我也认同你们的努力。不过你们过去一年的努力,从我今天被踢来踢去的经验看来,你们过去一年的努力好像白白被浪费了。你们过去一年究竟是怎样安排新冠病患的?

好了,我在我的旧仓库等了三天,南市新冠控制中心还是没有通知我的报告。直到第四天,终于告诉我,我和我太太确诊了。于此同时,根据南市新冠疾病控管中心给我的资讯,我的身体脂肪以及各个检测指数都比较高,不适合自行居家隔离,因此我被告知必须到隔离中心观察隔离;而我太太的各个指数则是可以自行隔离的,因为我太太在自行居家隔离期间是有戴着手环的而我却没有)。

坦白说,在这几天的等待期间里面,我的体温超过39度,我没有嗅觉味觉,舌头没有功能,身体发冷发热,喉咙咳嗽,鼻子感冒,呼吸偶尔困难,四肢无力发麻。我觉得这几天是我人生中最接近死亡的几天。

终于南市的电话来了,也告知确定确诊了。过去这几天的痛苦,让我一直觉得救护车在我的确诊报告出来后应该很快就会来载我去隔离中心,并获得更进一步的看顾。没想到等了一天后并没有接到任何救护车来载我的通知。由于体温持续超过39度,因此我便打电话给救护车的官员,可以来载我到医院和处理我体温高居不下的病情吗?因为自行隔离了几天我感觉我好像在等死。没想到救护车的官员竟然告诉我,他手上还有400多个病患要安排载送,并问我可以自己到医院的紧急救护处吗?放下电话后,我便收拾行李,准备到古晋中央医院做下一步安排。

就在我收拾到差不多的时候,南市民众会堂的新冠疫情控制中心官员突然来电话给我,咨询我的状况,我告诉他,我打算自行到古晋中央医院进行隔离和治疗,因为我感觉我的身体已经不耐了。结果南市民众会堂新冠控管中心的官员告诉我,他会安排救护车了载我到适宜的隔离医疗中心。

好咯,我就再耐心等待南市民众会堂新冠控管中心官员的安排。

结果,我这一等,就从8月中等到8月尾,从刚开始的生不如死,每一天等得过程里面,我几乎每一天喝清肺汤,吃清肺胶囊,自己救自己,每天不断做运动出汗,每天检查自己的血氧指数...等到我自己慢慢恢复嗅觉味觉,感冒痊愈,四肢渐渐恢复正常,就是咳嗽一直不能痊愈的状况,所谓南市民众会堂新冠疾病控管中心安排的救护车依然没有来?

此刻我在想,难不成网上传言的医疗崩溃是真的?还是确诊太多了,他们根本无法处理?我们平民的命在砂朥越灾难管理委员会和卫生部的眼里难道就是这么不堪?这么容易被搁置被遗忘?

这次的经验告诉我,现在确诊新冠,真的不能靠政府了,只能靠自己。多少确诊者或怀疑被确诊者遭受着和我一样的罪?多少条人命在这个所谓医疗崩溃期间被忽略?

我自认比较庆幸,可以在自行隔离时就靠着自己的意志力和自己不断的努力让自己慢慢复原,让自己存活下去,因此我才能在这里口述,把我的可怕经历写下来。

如果是那些身体复原比较缓慢的,无法自行康复的,没有亲戚朋友的,是不是因为呼吸困难而死在自己家里都没有人知道?

Part 2

8月29日,我觉得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太自行更新的MySejahtera app也通知我太太可以去剪掉她手上的环带的时候,我就驱车载我太太去被告知的对面港体育馆(新的CAC)剪掉手上的环。结果,我们被告知剪环的要在这里排队,我就从早上8时排到中午12时(没吃不敢喝没上厕所),结果轮到我太太时竟然被告知排错队?

我当下立刻气炸了,立马跑去找当时的官员理论,结果官员竟然告诉我,如果你有能力把这个乱像反映给他们的高层最好,不然他们也只能跟着上面的混乱指示跑。

当下我立马发了语音信息给我认识的某位高高层,结果才有医生来先向我道歉。不过我要的不是道歉,我是要他们明白,这样混乱的安排,让已经几乎痊愈的太太整个早上4个小时竟然和刚刚确诊新冠的病患在一起?而且搞了半天,竟然甚么都做不到?我和我太太还算年轻没关系,当下我还看到很多年纪很大拿着拐杖的老人,以及手中抱着牵着的小孩的母亲,也是暴露的新冠病患群当中。这样的安排法,这个疫情怎么可能压下来?

砂朥越灾难委员会和卫生部,你们注射疫苗真的一级棒,全马第一,我给满分。不过就我确诊这半个月的经验看来,你们已经把所有的精神力放在注射疫苗和发送救援物资这两方面而已。对于疫情的控制,把疫情曲线压下来,妥善处理新冠病患的后续事宜,你们根本是在原地踏步,不思进取。

人民的性命,人民的健康在你们眼中的价值,难道比你们发布媒体的新闻新闻稿更重要?你们每一天发布大大小小的媒体发布会,每一天告诉人民你们打了多少疫苗并且是全马第一等等是多么的厉害,不过你们连确诊新冠的病患都兼顾不到,还发布什么狗屁新闻?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