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后的政治风景

打印

「505,换政府」!一年前的这一天,这个豪气干云的口號激荡五洲风雷,期待变天的大马人从世界各地赶回家投票,似乎在做这一生当中最重要的决定;但他们 失望了。理直气壮的51巴仙选票並不能改变世界,也换不了政府。 一年以后,回顾5月5日那一天的激情与失落,人们学到了什么?

作者: 黄金城

在伊斯兰刑法、安华的官司及一系列不確定的事件中,民联受到强烈的衝击,国阵表面上扭转了被动的形势,似乎大有作为;但如果不能在即將到来的武吉牛汝莪及安顺两场国会议席补选胜出,加上消费税的挑战,未来的日子也不好过。

就 伊斯兰刑法而言,很难想像巫统是「来真的」。过去,巫统在马哈迪掌权时期力推的「伊斯兰国」概念一度锣鼓喧天,最终不了了之;吉兰丹州欲推行伊法时,他也 以违反联邦宪法为由,否定了聂阿兹要在丹州推行伊斯兰刑法的诉求。马哈迪以政治手腕挡住了伊斯兰党的攻势;现任巫统主席纳吉对对伊斯兰刑法的谈话则是「中 央政府不曾拒绝伊刑法,也不排除与伊党在伊刑法课题上协商」,但何时落实则没有具体的时间表。这种典型的政治辞令,己经摆明了伊斯兰刑法的结果像神奇的大 马股市,这一刻可以腾飞九天之上,下一分钟就藏于九地之下。

再者,国阵的策略家编写「奥巴马来马大收穫」的剧本,从建立马美「全面伙伴关 係」开始,就不太可能由「大马落实伊斯兰刑法」结束。国阵主席纳吉穿著伊斯兰刑法的大衣跑国际码头,对他个人、国阵甚至马来西亚是加分还是减分?然而,巫 统和伊斯兰党的「伊斯兰法探戈」还在眉来眼去的阶段,已有政治风水佬把它解读为「马来人∕穆斯林大团结」,提醒华人选民要捍卫宪法云云,其思维显然停留在 七十年代,没有考虑到政治的变化与资讯的革命。伊斯兰党和巫统的合作基础除了种族和宗教,更多的考量就是政治利益;「伊斯兰法探戈」最终是其中一方达到目 的后,就可宣佈玩完。伊斯兰党可能是紧急U转的那一位。

对民联来说,团结三党的也是政治利益,理念反而其次。林吉祥即说,伊斯兰刑法的爭 议可能导致民联瓦解;解读老林的话,你可以说民联陷入了「后安华时代」的焦虑,即没有共主,群雄割据的形势,三方都在搞最有利于己的政治博奕,最终可能导 致民联解体。但天下大势既然可以因了解而分开,也可能创造新的联盟方式。你手上有多少牌才是硬道理。只有21个国会议席的伊斯兰党独木难支,若因此產生分 裂,或个別议员「出走」,也会產生新的结果。

5月1日的反消费税集会,参与者大都为马来穆斯林,华裔与印裔较少,倒不一定是受到伊斯兰刑 法的影响,而是主办者没有办法燃起华人上街的意愿。没有绿潮、黄潮和黑潮的招唤,加上民间仍未具体感受消费税的杀伤力,也就缺乏参与的热情。如果集会的牵 头者是安美嘉,甚至黄德,你就会得出不同的结果。至于消费税是否「压倒国阵的最后一根稻草」,或是若安华入狱能否掀起「烈火莫熄2.0」,都只能像股市预 测,没个准儿。当时的社会情绪和讯息,都会强化或弱化它的力量。308大选的结果也令行家和仙家跌眼镜,所有的分析与詮释都是事后的补充,没有人是先知。

505大选一年,风云骤变;从今天起到2018年,政治舞台上也会有不同的人,不同的风景。

6-5-14

Sun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